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0 自己嚇自己

方源的情形,尤其古怪,讓戚災不得不在意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“他究竟身懷何種道痕,為何使用各種流派的殺招,都能增幅威能,而不見任何損耗?!”
  戚災表面上運籌帷幄,穩坐釣魚臺,實則在暗中苦思冥想。
  “據我所知,歷史上只有一個人,做到這種程度……那就是狂蠻魔尊!”
  人族歷史上,有數的魔尊強者——狂蠻,他開創力道,是力道始祖,同時也兼修變化道。
  根據歷史中的明確記載,他能千變萬化,同時道痕可以隨意轉變。
  舉個例子,當狂蠻魔尊變成電狼,他就能催發雷道殺招。當他又變成泥沼蟹,他又會運用土道殺招,不受其他道痕的抑制和減損。
  而尋常的變化道蠱師,通常只能專修一種變化。比如在北原的王庭爭霸中,成龍、成虎兩位蠱師,就只能變作龍形和虎形。
  至于變化道的蠱仙,諸如曾和方源交手的賀狼子,他能變化三種狼的形態,身負不同道痕。但相互切換的時候,就要等候一段時間,趁機運用手段,將原本的道痕清理了,防止不同流派的道痕之間相互干擾。
  這個弊端,可謂為難著從古至今,修行變化道的蠱師、蠱仙們。
  除了一人。
  那就是狂蠻魔尊。
  他似乎可以隨意變化,不考慮道痕之間的干擾。
  可惜,狂魔魔尊隕落之后,他的這個手段并沒有隨之流傳下來。無數先賢,才智卓絕之輩,想要領悟到狂魔魔尊的手段,皆以失敗告終,毫無所獲。
  “難道說,我眼前這個敵人,恰巧繼承了狂魔魔尊的這個變化道的關鍵傳承?”戚災想到這里,心頭頓時火熱無比。
  除了這個解釋,他想不到更大的可能。
  “當然,蠱師修行,繁雜難測,龍蛇混雜,手段之多宛若夜空繁星,不可用常理估算。”戚災瞇起雙眼,仍舊是相當的冷靜。
  其實,他猜測方源獲得狂蠻魔尊的真傳,還是低估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之所以能達到如此程度,是因為魔尊幽魂煉出的九轉至尊仙胎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可不一般!
  不僅是魔尊幽魂借以重生的關鍵寶物,而且還是他寄托希望,今后可以超越其他所有尊者的基石。
  當年,幽魂魔尊死后,不甘心現狀。
  于是,建立影宗,辛辛苦苦籌謀。期間,他不僅自己整理了平生所學,而且還四處搜刮到無數的傳承。這些傳承中,有蠱師傳承,不乏精品,能帶給魔尊幽魂許多靈感和全新的思路。更有蠱仙傳承,甚至囊括不少其他尊者的傳承。
  就連最神秘的紅蓮魔尊,影宗都能搞到一道他留下來的真傳。更何況其他尊者呢?
  魔尊幽魂駕馭影宗,又開設下宗僵盟,分部五域,歷時數萬年,潛心積累,不斷研究,付出無數心血和犧牲。
  最終,才海納百川,提取精髓,融匯一爐,得到了九轉至尊仙胎蠱。
  可以說,這只仙蠱,已經不單單只是幽魂魔尊的魂道結晶,更是他兼收并蓄,有容乃大,囊括無數流派精華,許多尊者真傳,凝結而成的絕世奇珍。
  天意雖然安排方源為棋子,但方源最后關頭,卻是憑借天外之魔的本能,掙脫枷鎖,將至尊仙胎蠱納為己用。
  戚災心中存疑,雖然方源只是六轉氣息,但他卻絲毫不敢大意。
  他在試探方源。
  他是七轉蠱仙,就算沒有七轉仙蠱,六轉通常也是有的。
  之前從爛泥漿中煉出怨氣泥球,而后化成泥人倪健,正是仙道手段。
  但他沒有動用仙蠱。
  仙蠱是蠱仙的底牌,動用起來,消耗的可是仙元!
  戚災不過是下等福地,等閑時刻,他不會動用仙蠱。
  當然,仙元不是主要原因,主要因素在于一旦動用仙蠱,就會被敵人判知。
  要知道蠱師手中的蠱蟲,究竟有多少,是什么,都是嚴格保密的。一旦情報流露出去,就會被針對和克制。
  蠱仙也同樣如此。
  初次對戰,不知根知底,蠱仙之間都要有一番試探。
  戚災試探方源的同時,方源也在試探他。
  各種凡道殺招,在方源手中層出不窮,再配合他清秀俊逸的形象,很是吸引了戚荷的目光。
  和戚災一樣,方源手中雖然也有仙蠱,但不能濫用。
  雖然七轉劍道仙蠱,威能強大,但方源只是六轉青提仙元,這點遠不如七轉蠱仙戚災。
  若非方源投靠了瑯琊派,他沒有大量的仙元石及時補充仙元,此戰他必輸無疑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攻防互換,聲勢煊赫,讓戚荷看得目不轉睛,心中連連驚嘆。
  不可避免的,戚災被方源漸漸壓入下風。
  凡道殺招,就算再優秀,也沒有一只仙蠱。因此受到戚災身上道痕增幅,也有極限,絕不會超出單純動用仙蠱的范疇。
  漫漫歷史長河之中,唯有一例凡道殺招,催發出來,能媲美仙蠱。
  那就是傲骨魔君沈桀驁所創的白骨戰車。
  此人是八轉魔道蠱仙,的確有自傲的資本。單純論這項成就,就連歷史上的十大尊者,都比不上他。
  仙尊、魔尊雖然曾經無敵天下,但并非代表無所不能。
  術業有專攻,當初巨陽仙尊、盜天魔尊,都要尋找長毛老祖來幫助他們煉蠱呢。
  反觀方源,雖然身上的道痕積累,遠不如戚災,凡道殺招的威能增幅有限,但勝在手段層出不窮,應對起來游刃有余。
  所以,漸漸的,方源攻多防少,越加占據主動。
  戚災心中雪亮,也知道戰局如何。他眉頭微皺,開始反擊。
  戰場殺招——氣鎖一方。
  頓時,附近長空被禁錮起來,空氣凝住不動,形成一個半透明的臨時戰場。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,毫不驚慌。
  這種戰場殺招,只是凡道級別,對于他這種掌握仙蠱的蠱仙而言,威脅性很小。
  除非是沒有仙蠱的六轉蠱仙,才會如臨大敵。
  而且這種戰場殺招,方源也有。
  當即,他使出雪松子的招牌,戰場殺招雪境。
  于是,氣鎖一方被排擠開來,空中寒氣四溢。
  戚荷終于忍不住,驚嘆出聲。
  在她的眼前,戰場被涇渭分明地劃分為兩塊。一塊冰天雪地,一塊氣息凝固。
  戚荷的眼界,還局限在凡人階段。這種戰場殺招,雖然只是凡道級數,但也是每個凡俗勢力的底牌,不到決戰的關頭,一般不會輕易動用,以防次數多了,被其他有心人破解了去。
  這一次,她驟然看到兩個戰場殺招,在她眼前上演,頓時讓她感覺此行不虛,有大開眼界的滿足感。
  見到方源仍舊游刃有余,戚災終于不耐煩,率先動用仙蠱。
  他也是個謹慎的人。
  沒有直接動用仙道殺招,而是催動仙蠱。
  一只六轉的氣道仙蠱。
  方源不知道是什么,戚災才不會傻到一邊出招,一邊開口報出仙蠱的名號。
  仙蠱祭出,場面頓時發生翻天覆地的劇變。
  戰場氣鎖一方,陡然全消,為仙蠱增勢。雪境沒有抵擋得住,被一股入侵的陰沉氣索,直接洞穿。
  這股長索一般的陰氣,繚繞身姿,仿佛一條碧綠毒蛇,長達數丈,向方源迅速襲來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直接催動七轉仙蠱劍遁。
  嗖!
  瞬間,他好似化為一柄利劍,刺穿空氣,直接飛走。
  “好快!”戚荷張開嘴巴,十分吃驚。幾乎一眨眼間,方源已經飛到她的視野盡頭了。
  畢竟是七轉層數的移動仙蠱,速度自然卓絕驚艷。
  戚災也為之一愣。
  他原本估計,方源會是雪道、風道或者暗道,因為他之前使用的凡道殺招,多是這三個流派。
  但方源真正運用仙蠱的時候,卻是劍道!
  并且,還是一只七轉劍道仙蠱。
  “搞什么鬼?難道他也不是什么變化道蠱仙,而是劍道蠱仙?”戚災只感覺腦筋要有一種打結的趨勢。
  試探了這么久,他覺得已經多多少少對方源了解了一些。
  但真正動手了,方源居然掏出一只七轉劍道仙蠱!
  還他喵的飛得這么快!
  “若是換做我之前,就只有望而興嘆。可惜,你運氣不好,剛好不久前,我設想三年的仙道殺招成功了。”
  戚災冷笑三聲,開口長嘯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渾身噴涌出澎湃的氣息,氣息包裹著他和戚荷,同時滲透進氣宗獅的每一寸皮毛骨肉之中。
  氣宗獅痛得慘嚎一聲,雙眼赤紅,向著方源的背影疾奔而去。
  在戚災的仙道殺招的作用下,氣宗獅的速度極其驚人!
  半刻鐘不到,氣宗獅就載著戚家兩位蠱仙,追趕上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見此,頓感頭疼。
  戚災再次催動仙蠱,發出陰氣長索。
  很顯然,就是剛剛的那只仙蠱。
  陰氣長索,向方源飛繞過來,迅速接近。
  “他沒有動用其他仙道殺招,只是單純運用了一只六轉仙蠱,難道是因為他的這個移動殺招,包含蠱蟲數量很多,需要牽扯去大量心神嗎?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四射。
  危機關頭,他的心仍舊是冰雪般冷靜,不斷思索,顯示出他底蘊雄厚的戰斗造詣。
  催動仙蠱的時候,蠱蟲氣息就會澎湃外溢。而催動仙道殺招時,外溢的氣息就會復雜龐大許多。
  所以,戚災很輕易地就分辨出方源所用的仙蠱,高達七轉,隸屬劍道。
  而方源也很容易,就得出此刻戚災出手,只是單純用的一只六轉仙蠱。
  當然,這只是常識,不是絕對的。
  也有一些少見的手段,可以遮掩仙蠱氣息,達到誤導的作用。
  飛劍蠱!
  方源手指一指,仙蠱射出。
  飛劍仙蠱鋒銳無當,陰氣長索在瞬間被絞碎成渣。
  戚災心頭輕顫,再次一驚:“怎么又是一只七轉劍道仙蠱?”
  “難道他真的是劍道蠱仙?”
  “那這如何解釋,他剛剛使用凡道殺招時的狀況?”
  “他的仙蠱,怎么都是七轉?”
  “難道說,他本身就是七轉蠱仙,故意掩蓋氣息成六轉,想扮豬吃老虎?”
  戚災哪里料得到方源的真實情況。
  他性情謹慎,思維縝密,越是分析,越是驚疑,自己嚇住了自己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