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1 天意為難便斬難

戚災腦海中,思緒起伏不定,連帶著臉色也變得凝肅起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方源也是眉頭緊皺。
  他之前動用飛劍蠱,絞碎的陰氣,轉眼間又都恢復如初。
  碧沉沉的陰氣長索,再次向方源絞來。大有不糾纏上方源,誓不罷休之勢。
  “飛劍蠱雖強,但對付這種聚散如意的敵人,卻不拿手。”方源心中閃過一絲明悟。
  之前,他對付荒獸泥怪的時候,就有同感。
  如今面對氣道蠱仙,這種感覺再度浮上他的心頭。
  當然,這也是他缺乏相關殺招的緣故。
  若是有一種劍道殺招,能夠輔助飛劍蠱,令其攻擊擴散,而不是集中一點。這種麻煩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  其實,方源早已預感到了這種情況。
  所以他才動用劍遁仙蠱,明智撤離。
  但沒想到,對方居然有移動殺招,可以追得上來。
  方源陷入下風。
  之前,試探的時候,他憑借層不出窮的凡道殺招,占據過上風。
  但現在,動用了仙蠱、仙道殺招,開始玩真格的,他不可避免地陷入劣勢。
  對方畢竟是七轉蠱仙,修為上要比方源高出許多。
  方源打不過,很正常。
  能夠掙到這種局面,也屬不易了。
  “我只不過有兩只仙蠱,而對方七轉,修為比我高,手段比我多。若是有仙級戰場殺招,我就算有飛劍仙蠱,也突破艱難。此地不可久留!”
  劍遁!
  方源再次催動這只七轉仙蠱,一飛沖天而去。
  “嘿,倒是機警。”戚災冷哼一聲。
  他的爭伐手段,最擅長的就是打陣地消耗。
  陰氣長索被絞碎,氣息彌散開來,隨著時間推移,整個戰場就會越發偏向于氣道。
  到那時,戚災不僅使用仙蠱時,威能更快更大,而且消耗仙元也相應縮減,有利無弊,十分了得。
  但方源只是交鋒一下,就立即飛撤,迅速轉移。
  打一槍換一個地方。
  這就讓戚災完全沒有優勢積累下來了。
  蠱師移動速度有限,常常局限于一地。但蠱仙卻能出入青冥,縱橫千里,大大有別于蠱師。所以,擊敗一位蠱仙容易,但要殺死蠱仙,卻很難,除非有仙級戰場殺招圍困。
  不過,這種戰場殺招,鋪設起來的時候,也需要耗費時間。蠱仙對戰時,當著別人的面,只有暗中鋪設,手段必須隱秘,才能鋪設成功。
  或者就像方源對付黑城的那會兒,提前布置戰場殺招,再將敵人引誘進去。
  方源雖然遁去,但戚災卻又仙道殺招,可以迅速轉移。
  方源屠戮了倪家一族,這地方就是戚災負責的,若就這樣放過方源,戚災回去不好交代。
  更主要的一個原因,是戚災擔憂方源是其他四家的余孽。
  事關千年賭約,戚家已經勝利在望,這個關鍵時刻,可不能出幺蛾子。
  所以,戚災必須要將這個事情,調查得水落石出。
  他不可能善罷甘休。
  方源遁去片刻,就發現戚災追趕上來。
  “到底多大仇?要如此追殺我?”方源郁悶不已。
  前世記憶中,這個倪家根本就沒有什么蠱仙長輩,所以方源才行事恣意。沒想到卻真的因此,引來了蠱仙追殺,還是一位六轉一位七轉,兩位蠱仙。
  方源猜測戚災的動機,毫無成效。因為對于五相賭約,他一無所知。
  他只好且戰且退。
  每次交手,就動用飛劍仙蠱,打個兩三回合,然后就動用劍遁仙蠱撤退。
  交手次數多了,方源也漸漸看出端倪。
  “他身邊那位六轉蠱仙,神態有異,似乎是晉升蠱仙不久之人。她口中稱呼七轉蠱仙為七爺爺,兩人血脈相連,應當是親族。”
  “這位六轉蠱仙,應當不足為慮。若是她能出手,早就應該出手,干擾圍困我。可整個戰斗,她都一直坐在后方,無動于衷。”
  方源得到不少情報,戚災也同樣對方源了解加深許多。
  “這個古怪的家伙,似乎真的是位六轉蠱仙。呵呵,居然用兩只七轉仙蠱……”
  戚災對這情況,都不知道怎么評價才好。
  一般而言,大多數的六轉蠱仙,連一只六轉仙蠱都沒有,十分渴求。
  眼前這位,也是沒有六轉仙蠱,但卻跨越了一大步,直接擁有了兩只七轉級數的。
  “可是這一步,你跨得未免太大。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青提仙元,可以催動七轉劍蠱的!”
  戚災心中冷笑。
  他本就擅長打消耗戰,現在修為比方源高一轉,方源還越階動用七轉仙蠱,所以他更不著急了。
  方源邊打邊退,他就隨戰隨進,陰險狡詐,難纏至極。
  方源暗道不妙:“交戰以來,我已耗去數萬仙元石。這都是從瑯琊地靈處輸送過來,耗費的都是我的門派貢獻。”
  “此人打得好算盤,是想消磨我的仙元,偏偏我知道他的陰謀,卻無可奈何。”
  若是用六轉仙蠱,方源的持續作戰能力,就要強很多,不至于落到如此尷尬的境地。
  以他六轉修為,運使七轉仙蠱,實在有些勉強了。
  戚災尾大不掉,方源甩不掉他,只能僵持下來。
  雙方又交戰了十多次,方源為了支撐場面,不得不飲鴆止渴,不斷地向瑯琊地靈索要仙元石。
  而他的瑯琊派貢獻,已然見底。
  戚災暗暗驚奇,方源能支撐到現在,大大超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“這個六轉蠱仙,著實古怪得很。此人身上必有大秘密,若是我能得到,說不定是我修仙以來,最大的機緣!”
  斗到如此程度,戚災心里越發火熱,看著方源的陰寒目光,仿佛就是打量一個會移動的人形寶庫。
  但下一刻,戚災目光一凝,臉現驚詫之色。
  他暗叫不好:“前面那道山脈,不就是五界山脈?糟糕,他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。絕不能讓他逃進山脈中去。”
  這五界山脈,來頭不小。
  乃是源于南疆的一位八轉蠱仙,其名陶鑄,號稱禁師。
  此人專修禁道,禁道乃是律道的分支,好比從智道流出的情道一脈。
  人稱他為禁師,意喻此人乃是當代的禁道蠱仙之師,可見他在這方面的造詣有多驚人。
  他對五域界壁深有研究,企圖找出方法,能供蠱仙輕松跨越界壁。
  這五界山脈就是他為了研究,故意改造而成。
  可惜,自他隕落,也未得到什么有效成果。但這五界山脈,卻是遺留下來,成為南疆一處特殊所在。
  方源在被戚災糾纏住后,就已急尋脫困之法。
  他對南疆地形十分熟悉,五界山脈便成了他的希望。
  戚災一心想消磨方源的仙元,這正中方源下懷,讓他利用劍遁仙蠱,費盡一番周折后,飛越數十萬里,終于趕到了這里。
  戚災久不出戶,又被方源牽扯了注意力,沒想到此節。
  他連忙出手,想要阻攔方源,但方源手上兩只七轉仙蠱在手,且有早已戒備,哪里能讓他得逞?
  戚災面色陰沉地看著方源,一頭扎進了五界山脈之中。
  他猶豫了一下,便下定決心,對身旁的戚荷道:“你就坐在這里,我讓氣宗獅護著你,不會有事。待我殺了此人,再來尋你。”
  “七爺爺小心!”戚荷忙道。
  戚災點點頭,身涌氣浪,緊追著方源的背影,也扎進五界山脈。
  一入山脈,戚災頓感到一股強大的排斥之力,想要把他排擠出去。
  原來這五界山脈,乃是當初禁師陶鑄仿造五域界壁,凝造而成。蠱仙進入此處,宛若穿梭五域界壁。
  方源選擇的這處山脈,外散金白之光,乃是仿造的中洲圣賢界壁。
  戚災乃是南疆蠱仙,進入其中,自然要被排擠。
  他心知方源打算:“這狡猾的小子,來了此處,他六轉修為,反而成了優勢。我七轉蠱仙在這里遭受的排斥,要比他大得多。”
  “不成!此人身上疑點重重,且又關乎我戚家數千年賭約得勝之事。我必須擒殺了他!”
  戚災意志堅定,沒有因為眼前的難關,而有所動搖。
  雙方都不再飛行,開始在五界山脈上艱難跋涉。
  就在這場追逐戰再次展開的時候,中洲地淵深處,一場戰斗已經終止。
  影無邪、太白云生、黑樓蘭三人,圍繞著上古魂獸的尸軀,正在抓緊時間,搜尋魂獸體內的魂核。
  魂獸的體內,孕育一顆魂核,只有雞蛋大小,但卻凝結了大量的魂道道痕,是上佳的蠱材。除此之外,魂獸的尸體會隨著時間,緩緩消散,并無利用之處。
  “究竟在哪里?”太白云生一心一意地搜尋著魂核。
  黑樓蘭則開口,有意無意地贊道:“布置在這里的蠱道大陣,居然如此厲害。短短片刻,這頭上古魂獸即便有仙蠱魂嘯,也只能飲恨身隕。”
  影無邪沒有開口,眉頭緊鎖。
  “這是天意害我,將這頭上古魂獸,引到這里來。這一次,我雖然剿殺了這頭魂獸,但也動用了蠱陣。”
  “蠱陣動用的次數越多,這里暴露的危險就越大。畢竟中洲天庭,一定會千方百計地搜尋我的。”
  這時,石奴暗中向他傳來訊息。
  影無邪暗自分析:“嗯?剛剛不久前,瑯琊地靈利用寶黃天,再次向方源傳輸了暗渡仙蠱?”
  “這只仙蠱本是我影宗之物,可惜隨著姜鈺身亡而毀。后來,瑯琊地靈創建瑯琊派,為了今后門下蠱仙行走方便,就煉制出了暗渡仙蠱。”
  “此蠱能針對天意,遮掩氣息。呵呵,也是。我這邊被天意針對,方源那邊肯定更加糟糕,說不定是被蠱仙追殺呢。”
  影無邪隨意一猜,卻真的被他猜中。
  不過,戚災追殺方源,卻沒有成果。
  雙方在五界山脈中交手,方源重傷,但他仗著自己修為低,行動更加自由,終究還是逃脫了戚災的追殺。
  戚災見方源逃脫無蹤,自己又狀態不佳,無可奈何之下,只得往返。
  快出五界山脈之時,他卻見到了戚荷。
  “七爺爺,你回來了,孫女好生擔心。”戚荷在原地踱步,看到戚災后連忙迎接上去。
  戚災心頭一暖,但臉色卻沉下來,口中訓斥道:“糊涂!我叫你和氣宗獅待在一起,怎么不聽話,到這里來?這可是險地!”
  戚荷腳步一滯,慢慢走到戚災面前,低垂下頭,歉然道:“孫女,孫女錯了……”
  戚災嗯了一聲:“剛剛那人已經被七爺爺重傷,算他運氣好,讓他逃走了。不過將來若是讓我見到,絕不會像今天這般……呃!”
  戚災陡然驚呼。
  他瞪大雙眼,死死地瞪著戚荷。
  一道晦暗的飛劍,正中他的眉心,鋒銳的劍尖從他的腦后突出。
  戚荷還原成方源相貌,對著戚災淡淡而笑。
  震驚、懊悔、恐懼無數情緒,充斥戚災的心頭。
  但一切都已經晚了。
  砰。
  他倒在地上,發出輕微的悶響。
  他,死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