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3 上古云獸福極禍至

中洲,地淵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影無邪望著眼前的塌方,臉色難看至極。
  在他身后,是黑樓蘭、太白云生,以及七轉異人蠱仙石奴。
  四位蠱仙戰力!
  其中,自然以石奴最強,黑樓蘭次之,太白云生再次,影無邪還未脫離仙僵身份,只有借來的幾只仙蠱,方源殘留的仙蠱還未收復,目前戰力墊底。
  黑樓蘭已經被影無邪直接逼降,擺脫了和方源建立的盟約,成為影無邪的助臂。
  石奴對影無邪最為忠心耿耿。
  而太白云生,雖然并不知情,但他從未懷疑過影無邪。黑樓蘭、影無邪聯手哄騙,使得他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太白云生看著眼前,不解發問。
  石奴沉聲答道:“地淵中并不平靜,時而地力洶涌澎湃,就會造成震蕩。震蕩有時候會引起超級塌方,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樣。”
  黑樓蘭眼蘊異色:“這種塌方,未免也太過于恐怖。”
  石奴點點頭:“是的,地淵中的每一次塌方,往往涵蓋數十億畝,造成數百萬,上千萬的生靈慘死。塌方之后,億萬斤的土石堆疊在一切,結合慘死生靈的怨恨、死氣、精血,還會在其中形成無數荒級血獸、骨獸,更有血道、土道的野生仙蠱孕育而生。主人,我們接下來該如何行事?”
  影無邪凝視著眼前,半晌后,才緩緩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他心中郁郁,暗道:“這條路線,乃是影宗之前秘密經營,脫離地淵最為安全隱秘。我剛想要離開地淵,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,意外地發生了地淵塌方。偏巧,還發生在這里,正好切斷了我們前進的道路。呵呵。”
  影無邪肚中冷笑。
  “這當是天意作怪了!”
  “本體逆天煉蠱,抗衡天意,導致天意劇烈損耗。但現在看這樣,恐怕天意已經恢復大半。”
  “我身上還有春秋蟬,里面有不少天意存在。因此在天意感知中,宛若黑暗中的火炬!”
  “我若是偵查手段不濟,沒有故意緩了一步,現在恐怕要被困在塌方里面。或者貪圖這里將要形成的野生仙蠱,戀棧不去,保不齊會被其他趕來探查的蠱仙發現。說不定我之前動用蠱陣,一番動靜早已經被天庭方面有所察覺懷疑,開始四下搜查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得到紅蓮魔尊真傳中的本體意志的指點,對天意了解甚深。
  天意也有極限,也會被劇烈損耗。但因為根基是五域天地,所以天意不會被徹底消滅,恢復能力也是極快。
  關于天意這點,方源還被蒙在鼓里,毫不知情,遠遠比不上影無邪。
  “天意如此難纏,很大程度上還得歸功于星宿那個賤人!”
  “我這身軀相當平凡,必須要煉出定仙游,才能順利穿梭五域。再將各地影宗殘余收攏起來,形成一股可觀的力量,然后嘗試拯救本體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影無邪自然又想起了方源。
  心中再次翻涌起綿綿恨意!
  “當初設計至尊仙胎蠱方,本體就考慮到了五域界壁。因此,方源現在不僅可以跨越五域界壁,視若無睹,還可以自由轉換氣息,變成任意的一域蠱仙!”
  “不過……你的日子也別想好過。你雖然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天意不能再影響你的思考,但天意卻可以影響其他存在,布局除你。”
  “還有,將來你每一次渡劫,都是天意鏟除你的最好機會。”
  “希望你能捱過來,等到我抽身鏟除你的時候!”
  影無邪雖然恨極了方源,但他現在最要緊的,還是拯救本體殘魂。
  如今他的本體殘魂,陷落在夢境之中。
  眾所周知,魂魄困于夢境,會被夢境逐漸侵蝕消磨。所以,留給影無邪的時間,也很緊迫。
  和拯救本體相比,對付方源,就是一件小事了。
  所以,影無邪等人現在最要緊的,就是趕煉出定仙游,收攏殘留勢力,再回到南疆,將超級夢境周圍的南疆蠱仙封鎖打破,營救出魔尊幽魂。
  南疆。
  仙蠱劍遁發動!
  嗖。
  方源身形如劍,鋒銳至極,穿刺長空,在他身后拖出一道長長的白色云尾。
  光是動用劍遁仙蠱,自然沒有這個顯眼的云尾。
  問題是,方源此時身上傷勢沉重。
  深可見骨的傷口上,凝結著濃郁的云道道痕,正不斷地向外翻涌出騰騰的白色云氣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也是蒼白如紙,眉頭緊鎖。
  而在他身后,十里開外,一大群的上古云獸正朝著他追殺而來。
  造成方源一身傷勢的,正是這些太古云獸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七轉飛劍仙蠱,但對這種聚散如意,和泥怪仿佛的云獸,最是無奈不過。
  “據說薄青當年,創下仙道殺招萬劍劫,就是以飛劍仙蠱為核心,以一化萬,形成劍雨似的磅礴攻勢。我回到瑯琊福地之后,一定要尋找到類似的仙道殺招,再也不吃這樣的虧!”類似的內容,早已經在方源腦海中翻騰了不知多少次。
  原來,方源自從發現新軀的秘密之后,臨時起意,果斷拋棄之前的計劃,想要穿透界壁,趕回瑯琊福地。
  但不久之后,他居然落進了一群太古云獸的攻擊范圍之內。
  這種云獸,不管在南疆,還是在其他四域,都相當罕見。用“絕跡”一詞形容,也不夸張。
  但方源卻偏偏碰到一群云獸,甚至還都是上古云獸,每一頭戰力都能媲美七轉蠱仙。
  上古云獸不動的時候,宛若飄飄白云,根本難以察覺。
  方源盡管一直在動用偵查手段,但到底沒有相關仙蠱,只是凡道殺招而已。因此一頭撞進上古云獸的警戒范圍。
  一番激戰后,驚險逃脫,但上古云獸并不打算放過方源,緊追不舍。
  視野中,忽然從山巒中升騰出一線的紫黑之色。
  南疆的瘴氣界壁,已經遙遙在望!
  方源大喜。
  速度卻驟降下來。
  原來是他主動停下了劍遁仙蠱。
  這仙蠱催動起來,代價太高了。如今方源已經將瑯琊派貢獻,徹底耗盡。
  節約起見,方源只能時斷時續地催動劍遁仙蠱,和身后的云獸群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。
  沒有劍遁仙蠱相助,方源就催起凡道殺招。
  說實話,這種移動速度也很快,可惜不能和上古云獸群相比。
  片刻后,上古云獸群就已經大大拉近了距離,和方源一里不到。
  眼見云獸追近,方源被逼無奈,只好再次催動劍遁仙蠱。
  嗖!
  他速度再次激增,迅速甩開上古云獸群。
  紫黑色的瘴氣界壁,漸漸占據了他的大半視野。
  終于,方源飛到南疆界壁面前,沒有一點猶豫,他一頭扎進其中。
  毫無阻礙!
  仿佛滿眼的瘴氣界壁,只是單純的光影幻覺。
  方源心頭大喜,振奮地雙手捏拳:“果然!我的猜測是正確的。這至尊仙胎蠱真是奧妙至極!今后,我就算沒有定仙游,也能在五域中自由穿梭了。”
  當然,方源想到的,還不只這些。
  “這一點,還能幫助我戰斗。之前和戚災一戰,就是個絕佳的戰例。今后我可以將蠱仙強敵,都引進界壁中,再出手斬殺!”
  但他的興奮,只是持續了很短的時間。
  很快,他就再次眉頭緊鎖。
  因為他發現,身后的那群上古云獸,也穿梭界壁,針對他的追殺沒有停息。
  原本的猜測被驗證,方源不禁哀嘆一聲:“果然如此,我竟然如此倒霉啊!”
  “南疆中的云獸可稱絕跡,就算有,也是一兩頭的荒級云獸。這種成群結隊的上古云獸,只有白天、黑天中才有。”
  “看來這些上古云獸,潔白如雪,是專門從白天中飛下來的,目的就是為了繁衍下一代。”
  其實,云獸本來就是太古九天中的奇妙生物。五域中的云獸,也都源自太古九天。
  云獸有個習性。
  就是每隔一段時間,它們就會飛下太古九天,落到五域中,借助天空中的云朵來寄存云精。
  被云精寄存的云朵,只要不遭受強勁外力,就會經久不散。
  數百年之后,這些云朵就會轉化為云獸。
  新生的云獸,每一頭都有荒獸級數。它們剛一出手,就會遵循生命的本能,朝高空升去。
  穿透天罡氣墻,回歸到各自的源頭——太古九天中去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云獸會被天罡氣墻阻擋,會被沿途的猛獸獵殺,會被種種自然氣象等等陷害。真正能回到太古九天中的云獸,往往百不存一。
  “我居然倒霉到,剛巧碰到繁衍后代的云獸群,這運道也真是……”方源對此相當無語。
  “按照道理,我已經和許多強運之人連運,就算肉身、魂魄各分一半,我的運氣也不至于如此差勁啊。難道說,我得了至尊仙胎,消耗了海量運氣,福極禍至了嗎?”
  方源在瘴氣界壁中疾飛,身后始終吊著一群上古云獸。
  方源撞破了上古云獸寄存云精的地方,為了后代打算,上古云獸勢要消滅方源,絕不善罷干休。
  只要方源身上傷勢不除,云獸就能繼續追蹤。
  偏偏這些上古云獸,還同樣在五域界壁中來去自如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