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4 是機緣還是麻煩

一般而言,南疆、中洲、北原、東海、西漠這五域中的荒獸,難以跨越界壁,前往他域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這些荒獸、上古荒獸、太古荒獸,可以媲美蠱仙,相當于一域之精華,很難脫離撫養它們的那一域天地。
  五域界壁,對它們而言,就像是一個枷鎖。
  相比較而言,反倒是普通野獸,獸王,異獸,更加自由些,可以出入界壁。
  但現在追殺方源的這群上古云獸,并非南疆撫育造就,而是來源于太古九天之一的白天。
  五域界壁,對它們來講,都沒有親疏遠近之分,一視同仁,沒有任何的束縛或者排斥。
  或許也是因為不論哪一層太古九天,都是覆蓋整個五域。
  這個特性,早已廣為人知。
  之前,魔尊幽魂逆天煉蠱,天庭蠱仙之所以能這么快趕到南疆,就是利用監天塔,穿梭白天。
  再之前,方源的星門蠱,能夠利用太古黑天中的星光做引,跨越五域。
  兩者的本質,和現下這群上古云獸是相同的,都是利用的太古九天的這份特性。
  方源在界壁中急速穿梭。
  身后的這群上古云獸,方源也想管也管不過來,只能任由它們跟在身后。
  這群云獸都是一根筋,盯上了方源,不達目的誓不罷休。
  這個時候,方源不禁又懷念起定仙游的好處了。
  若是有定仙游,他定能干脆利落地擺脫這些麻煩。
  就算方源身上有傷,上古云獸追蹤方源總得有個范圍的極限。利用定仙游,超出這個極限即可。
  但方源身上的移動仙蠱,只有劍遁仙蠱一只。
  一味狂催劍遁仙蠱,雖然可以拉開距離,但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點。
  最關鍵的一點,上古云獸的追蹤距離的極限方源并不清楚。萬一這個距離極限很高,方源就算耗費了整個身家,估計還不夠催動劍遁仙蠱的損耗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雖然單純,不會撒謊,但他也一直在算計我呢。”
  “之前對付戚災,就被他算計了一把。輸送暗渡仙蠱借給我,可是耗費了我不菲代價。”
  “我若是急于擺脫上古云獸的追殺,恐怕還要被他趁火打劫!畢竟落魄谷、蕩魂山、智慧蠱,實在是誘人!”
  眼前的界壁,驟然轉為深藍之色。
  原來方源已經過了南疆的瘴氣界壁,正式進入到東海的蒼水界壁。
  沒有什么可說的,方源繼續悶頭疾飛。
  一路暢通無阻。
  界壁中沒有任何生靈定居生存,也無其他艱難險阻。
  因為五域界壁本身,就是最大的阻礙了。
  又疾飛一陣,方源扭頭回望,那群上古云獸仍舊在他身后,不斷追趕。
  云獸沒有固定的形態,騰飛之時,宛若流云滾動,潔白如霜雪,姿態曼妙。但落到方源眼中,卻是實在討厭。
  到此時,方源的瑯琊派貢獻已經完全燒光,開始倒欠瑯琊地靈仙元石。
  “如果不是這些上古云獸,我何至于此?嗯?怎么回事?”
  飛行途中,方源忽然神色變幻起來,眼中精芒瞬間暴漲。
  他驚奇地發現,在這蒼水界壁之中,自身的氣息開始發生一種玄妙的改變。
  屬于南疆蠱仙的氣息,正在不斷地減弱縮小,而另一股屬于東海蠱仙的氣息,卻隨之不斷地壯大。
  若是方源此刻催動見面曾相識,他絕不會如此驚奇。
  關鍵是,他此刻并沒有催動這個殺招。
  “難道說,我的這具全新的身軀,不僅可以自由地穿梭五域界壁,而且還可以不斷轉換氣息,變成各域的蠱仙?”
  方源心中暗自猜測。
  當他正式飛出蒼水界壁的那一刻,他渾身上下的南疆蠱仙氣息徹底消散,真正轉變成一位東海蠱仙。
  方源當然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這至尊仙胎蠱真是玄妙,我現在根本不用見面曾相識,就能完美地融入到五域當中去,不會被本域蠱仙排斥。”
  “不過現在,我還是催起見面曾相識為妙。”
  方源回頭望了望身后吊著的那群上古云獸,嘆了一口氣,老老實實地催起見面曾相識,變化成一副陌生相貌。
  他原本想要靜悄悄地穿過東海,回到北原的。
  但現在身后吊著這么一群上古云獸,原先的想法自然落空了。
  如此招搖,并非方源所愿,但他也實在是沒有辦法。
  “不過,這里距離亂流海域,卻是不遠。或許我可以繞一個路,轉折到亂流海域,借助地利,甩掉這群上古云獸?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,忽然泛起了一個念頭。
  得益于他五百年前世的顛沛流離的人生經歷,使得方源對五域的地形都了然于胸。
  思考了一會兒,方源還是選擇謹慎穩妥,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  亂流海域宛若迷宮,一旦不慎陷入進去之后,就會身不由己,把自己給坑了。
  傳聞中,亂流海域乃是蠱仙大能生死激戰,形成的戰場。一場血戰,許多蠱仙大能隕落,留下不少傳承和遺藏。
  許多東海蠱仙,以及來自中洲、北原、南疆的蠱仙,常會來亂流海域探索,尋求機緣。
  可惜,方源五百年前世,就從未聽說過有人從中獲得巨大機緣的。反而時常聽到:某某蠱仙在亂流海域中失蹤。或者某某蠱仙在消失數個月或者數年之后,脫困而出,重新現身。
  亂流海域并不危險,但是因為特殊的地形,導致蠱仙常常被困,不得自由。
  方源身形似箭,在高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光線。
  他沒有選擇亂流海域的方向,而是直朝最靠近北原的界壁飛去。
  劍遁仙蠱催起,漸漸將身后的上古云獸甩遠。
  他早在許久之前,就咨詢瑯琊地靈,詢問上古云獸的情報,但瑯琊地靈所知不多。
  方源又派出數十股意志,在寶黃天中搜尋,企圖尋找到上古云獸的追蹤距離的極限,但一直沒有可喜的音訊。
  沒辦法,方源只好先試著嘗試,看看能不能甩開上古云獸。
  狠下心來,方源一直催動劍遁仙蠱,一刻不停!
  終于他將上古云獸甩出視野之外。
  方源停下劍遁仙蠱,動用凡道殺招,繼續飛行。
  速度因此陡降。
  “付出如此代價,若能甩開就好了。”方源心中暗暗擔憂。
  看不到上古云獸了,并不代表已經甩開了它們。
  這種媲美七轉蠱仙的存在,追蹤的方式,往往并非簡單的視覺目光。就看它們的追蹤距離的極限究竟是多少了。
  就在方源時不時擔憂回望的時候,一道血芒,忽然從東南方向飛來。
  血光劃破天際,察覺到方源之后,頓時速度微微一滯,然后向著方源迅速接近。
  “是一位六轉血道蠱仙,似乎經歷了一番激戰!”方源察覺到來者的氣息,頓時皺起眉頭。
  不管來者是何意圖,方源已經不想再惹上什么麻煩。
  他已經夠麻煩的了。
  身后的那群上古云獸,還不知道有沒有甩掉。還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,災劫就要來臨。
  于是,他立即轉折方向,遠離主動接近過來的血光。
  血光中的蠱仙察覺到方源的意圖,連忙大叫:“仙友慢走!我在亂流海域尋得無上機緣,只要你能助我脫離此劫,我愿動用血誓仙蠱,發血誓,將這份無上機緣和你分享!”
  “亂流海域?無上機緣?還真有人從中獲得過好處嗎?”方源心中著實詫異了一下。
  就在這時,又有數位蠱仙從血光的后方出現,急逼而來,氣息強烈,氣勢洶洶。
  他們似乎聽見了,剛剛血道蠱仙對方源喊的話。
  一位位皆連叱罵道——
  “血道魔頭,危害蒼生,人人得而誅之!”
  “一律和魔頭同流合污者,殺無赦!”
  “前方仙友,攔下這位魔頭,我湯家必有賞賜。”
  “無須如此。這魔頭中了我劉青玉的仙道殺招,肯定跑不了了。前方來者,若識好歹,就趕緊給我滾!”
  一時間,方源被這些東海蠱仙又是勸說,又是警告,又是喝罵的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。
  他絕非怕事之人,但此刻他的當務之急,是要趕往北原瑯琊福地,好應付仙竅災劫。
  方向一折,方源直接朝血道蠱仙,反向撤離。
  血道蠱仙大急,他已經到達了自身極限,方源是他唯一的生存希望。
  方源一退,他就連忙也改變方向,迅速朝方源靠攏過去。
  “你若助我,我愿將這份機緣,都統統送于你!”他大喊道。
  方源冷笑,義無反顧地后撤。
  見此,東海蠱仙中有人大笑:“對!你這小子識時務得很,快給老子滾!”
  也有人喊道:“前方仙友,不妨出手相助我等,事后必有酬謝。”
  方源眉頭皺起。
  自己只想悄悄地回歸瑯琊福地,怎么一路行來,麻煩事一樁接著一樁。自己不想沾染,但這些麻煩卻主動來黏上他。
  “仙友,這就是傳承的關鍵信息,你若得之,必將修為突飛猛進,成為仙上之仙啊!”血道蠱仙拋出一只信道蠱蟲,飛給方源,企圖誘惑他。
  方源冷喝:“滾開!”
  揮手一掃,發出一縷勁風,就將蠱蟲擊爆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身形陡然拔高,一飛沖天。
  血道魔修算計不到方源,見此頓時絕望無比,他忽然打出一道奇光,射向方源。
  “我已將傳承的關鍵,交付此人。你們要取機緣,殺我無用!”血道魔修大喊一聲,身形猛折,向著反方向急退。
  奇光速度極快,向方源逼來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極不愿沾惹麻煩,低喝出聲道:“老子有要事在身,都別來惹老子!”
  說著,他同時催起劍遁、劍光兩只七轉仙蠱。
  劍遁讓他速度激增,劍光仙蠱則直接劈中奇光,將其粉碎。
  “啊,兩只七轉仙蠱!”
  “此人是誰?!”
  方源陡然爆發,眾仙頓時大為驚詫,一時間臉色皆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