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5 東海追逃戰(上)

方源氣息只是六轉蠱仙,在他沒有出手之前,并無非凡之處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再加上兩番避讓,不由地讓東海蠱仙們心生輕視之情。
  但當他暴然出手之后,頓時讓人心頭一震。
  東海眾仙驚詫,來勢頓滯,無不重新打量方源。
  但見方源一身白衣,長發在狂風中飄揚。飄逸絕倫,英俊多姿,別有一番氣度。此時方源滿臉怒色,宛如雷霆森然,殺意好似冰霜凝聚,讓人感到分外壓抑。
  東海蠱仙人多勢眾,此刻卻沉默下來。
  他們不約而同地掉轉槍頭,對準血道魔仙。
  這血道魔仙想要逃跑,但似乎身上的傷勢發作,速度陡然下降,幾個回合之后,就被圍攻的蠱仙們殺死。
  以此看來,他的確是強弩之末,難怪他不惜讓出機緣,想要從方源身上祈求那么一絲生機。
  殺了血道魔仙,東海蠱仙中的一位七轉領頭人劉青玉,卻是臉色微變,沉聲道:“印記不在他的身上。”
  另一位七轉蠱仙頓時反應過來,轉頭對方源輕喝道:“這位仙友且慢!”
  方源身懷兩只七轉仙蠱,已經讓眾仙心中的印象改變,再沒有人如剛剛那般叫囂。
  他們彼此互望,隨后一同飛行,向方源徐徐壓來。
  方源停在半空,冷笑不已。
  “這位仙友……”說話的七轉蠱仙停頓下來,他說了一半,忽然發現很難啟齒。
  開啟傳承的印記,至關重要,現在找不到了。
  最大的嫌疑,就是方源。
  但若要方源讓他們搜身,對方肯定不愿意。更別提察看他人仙竅,本身就是一件犯忌諱的事情。
  若是方源只是普通六轉蠱仙,這話仗著人多勢眾,說了也無所謂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卻是坐擁兩只七轉仙蠱,并且這還只是對方表現出來的東西而已。
  “周禮,你怕什么?”第三位位七轉蠱仙,長袖一拂,跨步而出。
  他面容冷酷,目光尖銳,直接盯著方源,道:“鄙人乃是東海湯家蠱仙湯誦,今天這個事情難以善了。不過我有一法,只需你照做,就可證明自身清白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!”方源驀地大笑,“證明自身清白?我為什么要證明自身清白?”
  笑聲中,戰意四溢。
  “看來諸位是認為,我是一個懼戰之人了。”方源聲音低緩。
  東海蠱仙臉色皆微微一變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:“可笑你們被他人當面欺瞞,卻還不知。劉青玉,你親手殺了那血道魔仙,分明獲得了傳承印記,卻來誣陷我,也算你有點計謀了。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眾仙氣勢再次一滯。
  許多人紛紛看向七轉蠱仙劉青玉。
  劉青玉望向方源,目蘊怒意,暗中卻道一聲:“好厲害!此人言辭鋒利,明明六轉蠱仙,卻有兩只七轉仙蠱。究竟是何方神圣?東海蠱仙界何時出了這樣人物?我卻居然不知曉!”
  同時,他口中高呼:“諸位勿忘了我們定下的約定,我劉青玉是什么樣的人?怎么可能欺瞞諸位?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什么約定?我只知道不管是什么信道盟約,都可以用信道手段驅除。什么樣的人?我只知道人都是會變的,重利當前,知人知面不知心啊。”
  方源句句誅心,令東海蠱仙不禁更加遲疑。
  劉青玉大怒,手指著方源:“我明明看到,他將傳承印記拋給你了!”
  “那其他人也看到了,我親手斬了印記。”方源迅速接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劉青玉陰測測地笑起來,“世間障眼法太多了,誰知道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,暗中將印記接下。”
  方源仰頭長嘆一聲,語氣蕭索:“我有太上大長老的要務在身,本不愿惹麻煩,但麻煩卻主動撞來。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做過一場罷。”
  聽到太上大長老幾個字,許多蠱仙無不瞳孔微縮,暗想:原來此人并非孤家寡人,而是背靠超級勢力。難怪他有兩只七轉仙蠱!
  一時間,心中忌憚之意更深一分。
  尤其是當中的散修,獨來獨往,身單勢薄,自然是不愿意得罪一個龐大勢力的。
  “慢來。”這時,湯誦再次站了出來,“我以湯家名譽保證,只要閣下配合我們檢查一番,只要查明傳承印記不在你的身上,我們必定放行,絕不阻攔。”
  湯家是東海的超級勢力,地位相當于中洲的十大古派之一。
  “湯家?”方源冷笑一聲,眉頭微挑,銀光璀璨的飛劍仙蠱,在他身邊旋繞,“好了不起么?搬出湯家,難道我族會懼怕你?呵呵,既然如此,那我就試試你湯家的手段!”
  話音未落,方源催動劍遁,竟反向七轉蠱仙湯誦攻去。
  “你!”湯誦未料到方源竟然不買賬,一時間猝不及防,被方源一陣快攻,落入下風。
  其余的東海蠱仙則一哄而散,作壁上觀。
  “此人毫不懼怕湯家,來頭肯定不小。”
  “湯家雖然在東海堪稱霸主,但和它不對付的,還有沈家、蘇家。難道此人就是這兩家中人?”
  “他既然挑上湯誦,這是好事。我抽身事外,不妨耐心看看這兩位的手段。就算接下來動手,也有所準備。”
  這群東海蠱仙根本就人心不齊,之前眾志成城,是因為要追捕血道魔仙。
  方源深諳人心,一番言辭和舉措,就在無形當中將眾仙分化。
  他挑選出來的對手,也很有講究。
  若挑選六轉蠱仙,只會讓人覺得他是仗著兩只七轉仙蠱欺負人。唯有挑選七轉蠱仙,才有威懾力。
  至于為什么挑選湯誦,正是因為方源察言觀色,知曉他是三位七轉蠱仙之中,唯一一位身后有龐大勢力的蠱仙。
  散修蠱仙不愿招惹超級勢力,超級勢力通常也因為家大業大,顧忌散仙之流。
  所以,湯誦身處在組織當中,行事說話,就會平添許多顧忌。皆因他代筆的不是自己,還有他背后的超級勢力湯家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交手不斷。
  十多個回合之后,湯誦仍舊處于下風,被方源殺得一身冷汗。
  原來,這飛劍仙蠱著實鋒銳,湯誦乃是音道蠱仙,防御手段稍顯不足,不能硬抗飛劍仙蠱,只能四下閃避。
  他又驚又怒。
  堂堂一位七轉蠱仙,居然被一位六轉,逼迫至此,臉皮都要丟盡了。
  湯誦面沉如水,暗想:“要挽回臉面,非得施用那個仙道殺招了。只要我生擒活捉了這個六轉蠱仙,之前落入下風的表現,也會被人認作故意示弱的戰術。”
  只是這仙道殺招,并不容易催動,統共包含七七四百九十只蠱蟲。
  湯誦要應付方源的鋒銳攻勢,只有慢慢擠出一些心神,一只只調動仙竅內的蠱蟲,然后在慢慢組成殺招。
  “這飛劍仙蠱,雖然對付泥怪、云獸不行,但對付蠱仙,卻是異常好用。一旦刺中湯誦的頭腦或者心臟,他就會立死當場。當初劍仙薄青橫掃中洲,號稱九轉之下第一人,由這飛劍仙蠱就可見一斑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暗暗感慨。
  他雖然占據上風,但一刻都未曾大意。
  湯誦乃是七轉蠱仙,底蘊肯定比方源深厚。只是失了先手,被方源一陣搶攻而已。
  此時局面,非常危險。越往后拖延,方源就越加難以脫身。
  關鍵,他現在想要動用暗歧殺,也不行。
  因為他必須時刻保持對湯誦的壓力,方源先下手為強,一直逼壓他。若讓他喘過氣來,從容施展手段,恐怕就不是這般局面。
  所以,方源得催動飛劍仙蠱不停。飛劍仙蠱乃是暗歧殺的核心,需要和暗渡仙蠱搭配來用。
  醞釀一段時間之后,結合其他輔助凡蠱,才能催動暗歧殺。
  “仙蠱稀少,若是手頭上再有幾只仙蠱的話……”就在這時,方源心有所感,手上動作一緩,回望身后。
  那群上古云獸,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邊際處。
  再次見到這群上古云獸,方源卻沒有厭惡之情了,反而充盈著喜悅。
  他苦等已久的變數,終于來了!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些是什么鬼東西,氣息竟然如此強盛。”
  “那是云獸,我的天,好多的云獸!”
  “這是上古云獸,怎么會忽然出現這么多?!”
  東海蠱仙們也相繼發現了上古云獸,驚疑不定。
  湯誦的主要注意力,卻是集中在方源的身上,見方源攻勢松懈,他頓時大喜,仙竅中醞釀的仙道殺招,頓時進程加速,短短功夫,已經催動了三分之一。
  “就快了!待我用出這招,將你生擒活捉,看我如何整治你。”湯誦暗自咬牙切齒。
  方源高呼:“哼!這些上古云獸乃是我出入白天,親自引下來了。就是為了配合家族的幾位太上長老,將這些上古云獸引入陷阱之中,一舉圍獵。爾等阻我于此,壞我族大事,定會找你們一一清算。現在想來找死的,就跟過來罷!”
  說著,方源舍掉湯誦,一飛沖天而去。
  眾仙訝異無比,很快又釋然。
  方源身上的傷勢,很明顯就是上古云獸造成的。
  上古云獸又緊追著方源不放。
  這一切似乎都佐證了方源的話。
  畢竟,普通的云獸就已經十分稀罕,這一大群的上古云獸,恐怕真的來自白天。
  ps:最近和妻子鬧矛盾,唉,一言難盡。心情很不開朗,昨日苦悶至極,枯守在電腦前幾個小時,只憋出了幾百字。其實她說的話,也有道理,我除了工作,就是寫小說,一天里很少有時間陪她和小孩。關鍵是寫小說,收入寥寥,讓她不能理解。自己的夢,旁人又如何能真正的理解呢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