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7 東海追逃戰(下)

周禮身邊原本承載湯誦、劉青玉的波濤虛影,徑直向前奔騰,朝著方源淹沒過去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方源心中頓生壓抑之感。
  波濤雖只是虛影,但他卻感覺自己仿佛面對百丈高的海嘯,自己茫然無助,宛若螻蟻,要被這海浪一口侵吞!
  “好厲害的仙道殺招!”
  “七轉蠱仙,果然不好糊弄。”
  危在旦夕,方源的腦海中迅速閃過這兩個念頭。
  沒有波濤承載,三仙停下腳步。
  “此事已成。”周禮笑吟吟地道,雙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輝。
  湯誦、劉青玉對視一眼,已是猜到周禮的籌謀,不禁對此人刮目相看。
  原來,周禮不動聲色,暗中收集方源情報,漸漸摸清楚方源的底細,知道彼此長短,要用何種手段才能克制方源的長處。
  表面上他是主動幫助二人飛行,實際上卻是借助二人牽扯方源的機會,自己不斷地醞釀腳下的波濤虛影。一路追趕下來,這波濤虛影規模越加壯大,漸漸釀成大勢。
  到此刻,周禮出手。
  他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便是驚濤海嘯,天翻地覆。夾裹大勢,更是速度快過劍遁仙蠱,難以躲閃和抵擋!
  方源有七轉飛劍仙蠱,但對付波濤虛影,和對付泥怪、云獸一樣,效果不佳。
  他還有劍遁仙蠱,但波濤虛影漫天而來,已經將方源包了餃子。方源的躲閃空間,只會越來越小,劍遁仙蠱亦來不及脫離波濤虛影的圍剿,難有良效。
  “想不到這周禮表面上懦弱可欺,實際上卻是胸有籌謀。我之前還對他大呼小叫,他居然一聲不吭,此人城府比我還深!”劉青玉對周禮心生忌憚。
  湯誦的面色也不好看,他辛苦醞釀仙道殺招,本想挽回顏面,但至始至終都沒有機會,最后反倒是讓周禮大大露臉一回。
  六轉蠱仙也就罷了,能成就七轉的,哪一位能簡單?
  周禮一出手,方源便如甕中之鱉。
  “戰局已定!”
  三位七轉蠱仙,均是相同的念頭。
  卻冷不防方源發出大笑:“哈哈哈,三位仙友,何其不智?居然趕來送命。以我看來,那些六轉蠱仙卻比你們聰明得多。”
  三仙望去,只見方源不閃不避,背負雙手,懸停于空,好整以暇。
  三仙渾身一震,心中同時叫道:“不好!他有恃無恐,難道這里就是埋伏之處不成?”
  方源又道:“此招何名?居然是連變之招,不過……能否能否突破我族的仙道戰場殺招呢?呵呵呵,我認為希望不大。”
  明明這些驚濤虛影,攻勢卓絕,能取其性命,但方源竟然置若罔聞,仿佛面對的不是致命殺機,而是和煦的春風。
  他甚至將身上的防御殺招獅毛甲,當著三仙的面卸除了。
  “要糟!我這招幾乎耗用了我全部的仙蠱,攻強守弱,一旦對方發動攻擊……”周禮瞳孔猛地一縮,來不及多想,下意識地就調動波濤虛影回來,維護自身。
  驚濤虛影,本來疊影重重,已成必殺之勢,但周禮調動大部分回轉,只余下一小部分對付方源,頓時就形成破綻,讓方源抓住。
  “三位,不送!”方源狂催劍遁仙蠱,一飛沖天,穿過間隙,電閃雷鳴之間,就扎進蒼水界壁之中。
  三仙齊齊一愣,旋即惱羞成怒。
  “此子好生狡詐,居然虛張聲勢!”
  “他剛剛已經窮途末路,卻掩飾而如此逼真。咱們快追!”
  湯誦、劉青玉怒不可遏,再次向方源追去。
  周禮臉上忽青忽白,楞了一愣,忽然出手打了自己一個巴掌,這才啟程重新追趕。
  但剛剛那么好的局面,都親手葬送,接下來還能有什么好機會?
  方源險死還生,進入界壁之中后,拼命地往界壁深處鉆營。
  三仙叫苦不迭。
  修為的優勢,在這里,卻變成了阻礙。
  這一刻,三仙都恨不得自己成為六轉蠱仙。
  越是界壁深處,他們受到的吸攝之力就越是強大,令他們速度暴降。
  被逼無奈之下,三仙只好寄希望于身后陸續趕來的六轉蠱仙們。
  但這些六轉蠱仙,也受到很大影響,和方源毫無阻塞,出入自由的情形相比,差距甚大。
  很快,身后的蠱仙追兵,就離方源漸行漸遠。
  “這人到底什么修為?在界壁中,居然受到的影響如此之小?”東海蠱仙們納悶。
  殊不知,這還是方源故意收斂的結果。
  方源不想將這個秘密,徹底暴露出來,所以故意降低速度,表現出一副艱難跋涉的形態,讓人只是心生懷疑。
  追趕不上方源,東海蠱仙們卻不愿就這樣放棄。
  “我就不信,他就真的藏身于此,不出來了!”
  “他是六轉蠱仙,在這里飛遁,仙元耗費更多。我倒要看看,一位六轉蠱仙的底蘊,能必得上我堂堂七轉?”
  盡管東海蠱仙們十分不甘,但事實卻很殘酷。
  方源將他們甩得越來越遠,甚至身后的上古云獸群都后來居上。
  再造成一番混亂之后,東海蠱仙們只能滿嘴的苦澀,看著上古云獸群超越他們,追向方源。
  這些上古云獸,來自白天,五域界壁對其毫無影響。
  漸漸的,方源已經脫離了東海蠱仙們的追蹤范圍。他們只能追著上古云獸。
  上古云獸和方源逐漸拉近距離。
  見時機成熟了,方源就再次催動劍遁仙蠱,速度激增,揚長而去。
  東海蠱仙們追趕片刻,終于有人忍受不住,選擇放棄,掙脫界壁出來。
  “真是倒霉!竟然碰到這種人物!”
  “此人是誰,我等都毫無所知,他身后究竟有沒有超級勢力撐腰,恐怕還得打一個問號。”
  湯誦和周禮交流,他們也感到希望渺茫。
  唯有劉青玉一聲不吭,始終奮力直追。
  “劉兄,不要再追了。”
  “他已經不見蹤影,此事憑添許多麻煩,咱們還是先出去,一起商量一下吧。”
  湯誦、周禮勸道。
  劉青玉卻道:“我有手段,擅長追蹤。不追到他,我絕不善罷甘休!二位稍待,我再嘗試一次,去去就來。”
  說著,他身化一道青綠長虹,速度竟然再度暴漲一大截,向著上古云獸群追趕過去。
  湯誦望著這道遁光,詫異道:“看來劉兄是急眼了,居然連這招都用出來。此招可是要耗費他身上的道痕,才能施展。代價高昂,是他壓箱底的手段,很少使用。曾經他以此,擺脫過不少強敵。”
  “你說什么?”周禮的臉色頓時一變。
  湯誦楞了一下,臉色也跟著一沉。
  二仙對視一眼,均看到彼此眼中的怒意。
  這劉青玉恐怕不是追殺方源去了,而是自己暗中得了傳承印記,借此擺脫他們!
  畢竟,方源擊潰血道魔仙送出來的傳承印記,大家都是親眼目睹。
  而斬殺血道魔仙的人,就是劉青玉。
  “劉兄慢走。”
  “賊子狡詐,恐有幫手,我們二人來助你一臂之力,劉兄!”
  湯誦、周禮連忙追趕。
  劉青玉聽到這話,跑得更急了,連回頭的動作都沒有,仿佛沒有聽到一樣。
  湯誦、周禮更加堅定自身的推算,臉色更沉一分,心中暗暗發誓,不追上劉青玉誓不罷休。
  大半個月后。
  一道身影,穿透青綠如玉的甘草界壁,正式進入北原。
  “終于來到北原了。”來者正是方源,他滿臉疲憊之色,渾身傷痕累累。
  能自己治療的傷,他早就治愈了。
  但大部分的傷勢,是由上古云獸、仙蠱甚至是仙道殺招造成的,這些傷勢都有道痕附著,至少得用治療仙蠱,才有治愈的可能。
  方源手中只有三只仙蠱,只能拖著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那邊,應當有治療仙蠱,只要回歸瑯琊福地,就能得到休養的機會了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為自己鼓勁。
  之前他和東海蠱仙們一戰,這些天來,為了擺脫上古云獸,又屢次動用劍遁仙蠱。現在他已經欠下瑯琊地靈一屁股的債。
  關鍵還是東海蠱仙,因為他們的追趕,導致方源選擇在界壁中穿行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繞了很長一段路,消耗仙元極多。
  但這些都不重要。
  重要的是接下來的仙竅災劫!
  時間越來越短,方源的不妙預感,也越發濃郁。
  轉頭回望,上古云獸群的身影,已經在界壁中若隱若現。方源嘆息一聲,再次催動仙蠱劍遁,向著東北方向飛去。
  具體的位置,方源也不知曉。
  之前,瑯琊福地是在北原的月牙湖,但因為影宗突襲戰,瑯琊福地便從月牙湖搬遷了。
  和瑯琊地靈聯絡之后,瑯琊地靈沒有告知方源,瑯琊福地的具體位置,只給他一個方向,并說到時候會有蠱仙前來接引。
  三天之后,方源來到接應的位置,卻并未等到人來。
  上古云獸追上,他只好再次奔逃。
  和瑯琊地靈聯絡之后,他這才得知,原來瑯琊地靈派遣了毛民蠱仙,但居然在途中遭遇人族蠱仙,被當場擊殺了。
  瑯琊地靈只好再派人接應,結果又出現意外。
  這位毛民蠱仙居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,怎么也聯系不到他。
  為了接應方源,瑯琊派居然折損了兩位毛民蠱仙,并且還未真正將方源接應回來。
  瑯琊地靈心中滴血,難以承受這樣的損失,索性將關鍵地點,直接告知了方源。
  七天后,方源趕到風伯崖。
  在風伯崖底,他找到了瑯琊地靈的布置。
  這是一處仙道蠱陣,作用類似于僵盟的綠晶華英道。方源借此,這才真正擺脫了上古云獸群的追殺,回到了瑯琊福地。
  幾經周折,他終于安全了!
  ps:今日3更,能力有限,時間有限,一天天的補。經歷越多,越發現身不由己。很多事情,心意是有的,但往往受困于現實的種種方面,有心而無力。見笑,心生感慨,就當是牢騷了,大家勿怪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