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9 傷勢痊愈

這一日,云蓋大陸上,忽然散射出一股沖天華光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華光五彩繽紛,流光溢彩,宛若一根天柱,直沖九霄。
  它是如此的耀眼,黑毛、黃毛、白毛三大陸上,毛民們只需要仰頭,就可目睹。
  “這是仙跡啊!”毛民們紛紛感慨。
  若是以前,三大陸上,關于蠱仙的消息,都只是捕風捉影的縹緲傳說。
  但當瑯琊地靈改變個性之后,這個情況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。
  瑯琊地靈親自頒布仙旨,效仿王庭之爭,挑動三大陸之間的戰爭,并從中挑選出精英種子,帶入云蓋大陸修行。
  三大陸的戰爭,影響了所有的毛民,而現在云蓋大陸上的“仙跡”,再次激發了毛民們的熱情。
  “成仙得道……”黑毛國主凝望長空,雙眼綻射出精芒,令人不可逼視。
  精芒收斂下去,黑毛國主忽然下了一個決心:“來人吶,傳我旨意。仙跡當前,此乃大大的吉兆。我國上下感念,特舉辦比武大會。比武大會中的優勝者,我將開放國庫,任其挑選珍藏!”
  “是。”侍衛立即領命,躬身退下。
  黑毛國主的這個念頭,并不是突發奇想,而是已經深思熟慮過好多時日。
  三大陸戰爭,讓黑毛國主意識到,往日煉蠱第一的狹隘思想,需要拋棄了。為了今后的戰爭,他急切地需要強大的精銳,擅長戰斗的蠱師。
  黑毛國主一聲令下,一場巨大的風波就從王城,迅速向四面八法輻射,影響越來越大。
  晃晃乎,半個月后。
  鐵絲城中,迎來了一位貴客。
  這位貴客,得到了鐵絲城主的親自招待,因為他的身份同樣也是一位城主。
  “話鋒城主,你這次來,有什么要事嗎?”迎接的宴會中,酒過三巡,鐵絲城主問道。
  “鐵絲城主,你是明白人,我的來意你早已知曉。”話鋒城主笑了笑,指著身后站著的幾位毛民蠱師道,“國主大人要召開比武大會,但每個地區只選送三人。我們這塊地方,只有我們兩座城池。現在我身后的這些蠱師,就是我要送上去才加大比的人選。不過國主給下的人數有限,我們就先來比試幾場,決定究竟是誰去參加比武大會!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很好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鐵絲城主大笑幾聲,拍拍手,將幕后的幾位毛民蠱仙,都召喚上殿。
  兩方各派遣一人上場,開始了交鋒。
  幾輪下來,話鋒城一方屢戰屢勝,鐵絲城這邊卻是無一勝場。
  話鋒城主含笑,悠然喝酒,鐵絲城主面沉如水,心頭沉重:“沒想到話鋒城主這次有備而來,挑選的蠱師竟都是如此精銳。糟糕,我方若是毫無得勝,此戰結果必定會被大加宣揚,今后數年,他話鋒城就要壓住我鐵絲城一頭了。”
  “只剩下最后一場了。鐵絲城主,還請調兵遣將吧。”話鋒城主發難道。
  鐵絲城主冷哼一聲,將目光集中到最后一位毛民身上。
  但這位毛民蠱師,滿頭冷汗,現在這個局面,他也明白肩頭的重擔。但正是因為如此,他才感到越發信心不足。
  不只是他信心不足,酒宴上鐵絲城的上下高層,都感到信心不足。
  這時,一位城中元老向鐵絲城主暗中傳音道:“城主,我有一個人選,可為我方挽回顏面。”
  鐵絲城主聞言大喜,連忙相問。
  這位元老便答道:“城主大人,您莫非忘了,您最近收了一個人奴,他可是五轉修為呢。”
  鐵絲城主一愣,面泛苦澀,傳音回去:“這不妥!我這邊和話鋒城主交鋒,是名正言順,堂堂正正。若是要讓我這位人奴出場,敗了不說,就算是勝了,他就要被我舉送上去,參加比武大會。這要是讓國主看到,我鐵絲城什么毛民不送,卻送一位人族上來,還不責難我嗎?”
  元老一笑。
  他心知,這都是鐵絲城主的托辭。
  其實是鐵絲城主心中不舍罷了。
  那個叫做“方源”的奴隸,自從被城主買下,幾乎夜夜都要被鐵絲城主臨幸。這個情況,早已引起了許多高層的不滿。
  云老接著道:“城主大人,你盡可寬心。當今國主,宏大雅量,唯才是舉,身邊輔佐的國老中,就不乏雪人、羽民。城主若派遣方源出戰,若敗了,就可讓他擔負責任。若勝了,就保留了我城的顏面,將他選送上去,國主大人必定對城主大人您刮目相看,甚至引為知己,也未可知啊。”
  鐵絲城主大有深意地看了這位元老一眼,心中嘀咕:“這個老不死的,好算計!不就是因為我最近,冷落了你送上來的侄兒嗎?居然獻出如此毒計。勝了,我要把方源送上去。敗了,我也要殺掉方源,將責任推卸給他。不管勝敗,我都要失去方源。”
  “唉,罷了!”鐵絲城主心中大嘆一聲,“我豈會是因美色而棄大業于不顧的蠢貨呢?”
  鐵絲城主雖然夜夜臨幸方正,為他著迷,但她本質是卻是個鐵石心腸,權力**旺盛的毛民。
  在她心中,區區美色不算什么。
  于是,鐵絲城主便臨時撤換下那位毛民,將方正喚來,對他囑咐一番。
  方正得知緣由之后,走下場中。
  “竟是五轉蠱師!”話鋒城主心中戈登一下,察覺到方正的五轉氣息,頓時警惕起來。
  他笑道:“按照道理,這一場該由我方來決定比試的內容。前幾場,咱們都是比試了武斗,但咱們毛民的精髓和傳統,怎么能夠丟棄?這一場,就以煉蠱論輸贏罷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鐵絲城主差點破口大罵。
  鐵絲城一方的元老們,也都紛紛向話鋒城主投去鄙視的目光。
  但話鋒城主擔任一城之主多年,早已經練出深厚的臉皮,對這些目光視若無睹。
  鐵絲城主無法反駁,畢竟是之前設定下來的規矩,只好對方正揮手道:“你下場比試吧。務必把你的全力發揮出來。你要記住一點,此戰有勝無敗。若是敗了,你就用你的性命來抵罪吧。”
  方正聽了,仍舊面無表情。
  他這些天受盡了屈辱。鐵絲城主**強烈,喜好各種姿勢,一夜十七八次,毫無節制的索求,讓方正生不如死。
  方正真想一死了之,但身為階下囚,受制于人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  鐵絲城主此時用死來威脅他,他反而有一種解脫之意。
  腦海中,頓時一個念頭泛起:“我還會留戀這個世界嗎?不如直接認輸,索性求死!”
  但就在這時,他的腦海中響起一道聲音:“愚蠢!大丈夫活在世上,要能屈能伸,點點侮辱算得了什么?有種的,就在將來復仇,將給與你一切屈辱的仇敵,都斬成碎肉骨渣。這才是英雄所為!”
  “什么人?!”方正嚇了一跳,驚呼出聲。
  那邊,話鋒城的最后一位毛民蠱師,剛剛下場。
  還以為方正是問的他,于是胸膛一挺,大聲地道:“在下茅十八!”
  方正毫無反應。
  他此時已經得了自由,還借得許多蠱蟲,那個腦海中的聲音陡然出現又消失,任憑他此時如何內視審查,都尋找不到任何痕跡。
  “可惡的家伙,安敢辱我?!”茅十八大怒。
  他報了姓名,但方正卻無動于衷,似乎是不屑于將姓名報給他聽,頓時讓茅十八火冒三丈。
  “這家伙怒什么?”方正被茅十八的吼聲驚醒,心中暗暗奇怪。
  因為這個誤會,這場比試還未開始,就已經火藥味十足。
  在眾人注目之下,比試開始。
  茅十八是話鋒城最強的蠱師,堪稱文武雙全,不僅擅長爭斗之法,也很擅長煉蠱。
  反觀方正,雖然在仙鶴門中進修過一段時日,然而卻是主修的奴道,煉道方面只是淺嘗輒止。
  比試剛剛開始,茅十八就一路領先。
  比試到了中期,茅十八已經將方正甩得老遠,領先優勢十分巨大。
  到了最后關頭,觀戰的毛民們,不管是鐵絲城一方,還是話鋒城,都不認為方正有獲勝的可能。
  就連方正自己,也是這么認為。
  “就要輸了嗎,也罷,死了也算是個解脫。”他心中嘆道。
  “放屁!”這時,剛剛出現的聲音,又忽然再次響起。
  方正一驚,雙手一抖,煉出的半成品頓時功虧一簣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話鋒城主大笑。
  鐵絲城一方,則皆臉色難看。
  方正的腦海中,那股聲音卻是繼續道:“男子漢大丈夫,小小的挫折,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“你,你是……方源?!”這一次,方正終于聽出了聲音。
  “呵呵,我的本體,早已經死了。只剩下這一股意志,殘留在你的腦海中。你身為我的弟弟,活在世上,卻不思進取,不圖報仇,實在讓我看不下去!”方源意志喝斥道。
  方正冷哼一聲,暗道:“已經死了,你怎么還出來作怪?”
  他以前有天鶴上人的魂魄,附身指導修行,現在對話方源意志,輕松自如,甚至帶給他一絲淡淡的熟悉之感。
  而外表上,毛民們也看不出什么蹊蹺。只當這面無表情的方正,是不是被這個結果嚇傻了。
  方源意志感受到方正的敵意,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:“我既然已經死了,那你為什么還要冒名頂替我?”
  方正沉默。
  方源意志接著道:“你受到屈辱折磨,不愿以真名告知他人,是說明你心中還有羞恥、憤怒和仇恨。那么你為什么現在,不發憤圖強,爭取這個上佳的機會呢?你也知道事情緣由,只要你勝了這場,你就能名正言順地參加比武大會,脫離奴籍,成為自由之身!”
  “我也想得勝,誰不想報仇,誰不想自由?可是此戰敗局已定了!”方正憤然地道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意志大笑,“你只需要按照我的指點,就可一舉超越茅十八,反敗為勝。”
  方正一愣,旋即道:“你又有什么陰謀詭計?”
  “哼。”方源意志冷哼一聲,“我雖已亡故,但不甘心!我要報仇!殺死我的毛民蠱仙,一個都跑不掉。而你就是我復仇的希望!你不是假冒我的名字嗎?那就替我報仇!”
  “我為什么要替你這個魔頭,喪心病狂到屠戮全族的人報仇?!”方正怒道。
  方源意志卻直接道:“你再啰嗦,就沒有時間了。聽我的吩咐,起文火,放三金。記住,玄金、冰金、淚金,要依次放入火中烤制。”
  方正狠狠咬牙,雖然他心中極不愿聽方源的吩咐,但方源意志的一番話,卻讓他看到了勝利的點微希望,事關又關乎他的性命。
  猶豫了一下,他終于伸出了手。
  重新煉蠱!
  圍觀的毛民們見此,發出一陣的嗤笑聲。
  但半盞茶之后,他們都笑不出來,而是震驚地望著場中的方正。
  他高高揚起右手,手中捏著的蠱蟲,正是他在眾目睽睽之下,煉制出來的。
  “我勝了!”他深呼吸一口氣,大聲地宣布道。
  殿中,仍舊無人開口。
  就連他的對手茅十八,也似乎接受不下這樣的事實,一臉呆滯。
  氣氛微妙。
  在場的毛民們都不愿承認,一位人族在煉蠱的比試中,戰勝了毛民蠱師中的強者!
  半晌,忽有人道:“你們快看,云蓋大陸上的五彩華光,正緩緩消散!”
  眾人不由地循聲望去。
  數十道目光,穿過殿中大門,果然看到云蓋大陸上的五彩華光,逐漸消散。
  消散的五彩華光中,走出一個人影。
  “看來你已經痊愈了。”瑯琊地靈望著來人,笑道。
  “是的。”來者點頭,“這還得多謝太上大長老你啊。”
  說話間,五彩華光散盡,露出來者的真容。
  若是方正見到這個人,必定會大吃一驚。
  來者正是方源!
  瑯琊地靈哈哈大笑:“你要謝我,還不簡單?將蕩魂山、落魄谷或者智慧蠱,直接送我吧。”
  方源亦淡淡笑道:“送是不可能的!但我們之間可以交易。不知道太上大長老你,能出什么價呢?”
  “呃。”瑯琊地靈的笑聲戛然而止,“這……”
  他口中遲疑,滿臉尷尬之色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