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0 三道無上真傳

不管是蕩魂山,還是落魄谷,亦或者智慧蠱,都是無價之寶,天底下獨一份,絕世無雙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方源說可以交易,但瑯琊地靈拿什么出來交易呢?
  方源并非拒絕,而是飽含期待。
  瑯琊福地底蘊深厚,絕非普通存在。經歷兩位尊者,從中古時代屹立至今。王庭福地毀滅之后,更可以說是五域第一的福地!
  地靈生前的身份,更是號稱古往今來煉道第一,隱隱超越之前的天難老怪、空絕老仙。
  這等人物,怎么可能拿不出東西來交易?
  就像仙蠱交易,每一只仙蠱,都是唯一的,舉世無雙。
  絕世無雙之物,自然也可用同樣絕世無雙的物品,進行交換。
  其中價值的衡量,只在于具體雙方對于自身處境的估量!
  蕩魂山、落魄谷、智慧蠱,這三者在方源看來,也沒有什么不能交易的,只要利益相符。
  瑯琊地靈開始踱步。
  他眉頭緊皺,陷入思考當中。
  如果是之前那位地靈,這根本不用考慮,肯定不會和方源交換。但轉變之后,這位瑯琊地靈卻有與上任不同樣的心思。
  “白毛地靈,是關于遁空蠱的執念所化,所以他只對煉蠱感興趣,將所有的毛民蠱仙都培養成了煉道人才。而這位黑毛地靈,卻一心想自身種族稱王做霸,這點正是我可以大大利用的地方。”方源心中思量,看著瑯琊地靈在眼前不斷踱步,耐心的等待著對方的決定。
  方源心中縈繞著一份自信。
  他相信,瑯琊地靈必不會讓他失望。
  果然,不出方源所料,瑯琊地靈思想掙扎了片刻,下定決心,要和方源交易。
  “太上大長老,我不懷疑你有資本和我交易,但交易向來你情我愿。若是你手頭上的東西,打動不了我,恐怕……”方源故意說道。
  瑯琊地靈一瞪眼睛,沒好氣地道:“放心!我瑯琊派的珍藏,絕不比你那三樣差到哪里去!”
  說著,他遞給方源一只信道蠱蟲。
  方源伸手,將這只蠱蟲接過來。
  這只蠱蟲,形如蠶蛹,雖分頭、胸、腹三個體段,但通體如紡棰一般,有些渾圓可愛。它通體潔白,仿佛是瓷器,表面宛若上佳的釉質。方源將其握在手中,感覺光潤絲滑,手感十分舒適。
  “這是書蟲?”方源微微吃了一驚。
  書蟲他是見過的,乃是一轉蠱中的珍稀蠱。但叫他驚異的是,現在他手中的這只書蟲,卻明明散發著三轉氣息。
  瑯琊地靈哼了一聲,道:“這是我上任搞出來的玩意。他突破了書蟲一轉的桎梏,發展出了二轉、三轉的蠱方。你說他搞這些,有什么用?敵人打上門來,這些書蟲能抵御嗎?”
  話雖然這么說,方源還是從語氣中,感受到瑯琊地靈隱藏的那股微微得意之情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,不再說話,而是調配仙竅中的無窮真元中抽出一絲,用來催動書蟲,同時將一份心神灌注進去。
  書蟲并非他所有,但瑯琊地靈相借,自然讓他催用起來,沒有任何阻礙。
  方源雙眼精芒驟盛。
  書蟲中記載的內容,讓他心神振奮,渾身氣血都情不自禁地翻涌起來。
  “不出我所料!”方源心中贊嘆,腦海中思緒起伏不定。
  方源趕回瑯琊福地,又耗費許多時日療傷,此時此刻,他的仙竅災劫已經盡在眼前。
  什么影無邪、黑樓蘭,或者狐仙福地、定仙游等等,都拋之一邊。最大的難關,就是如何渡過這場災劫!
  蠱仙仙竅每隔一段時間,就有災劫降臨。仙竅底蘊越深厚,災劫威能就越強。
  方源現在的仙竅,還來不及經營,一片空空蕩蕩,但本身空間廣闊到恐怖,宙道資源更極其豐厚,且又不禁五域界壁。如此仙竅,已經超越十絕總和,可想而知,面臨的災劫將史無前例的危險!
  可以說,這是懸在方源脖頸上方的一面雪亮斬刃。
  在之前療傷的時候,方源一面調教布局方正,一面就在思考目前處境。
  距離這次災劫,已經沒有幾天。方源卻殊無把握,心中沒底。
  他大部分的仙蠱,都留在肉身中,自毀了不少,還有一些殘留在影無邪手中,這都使得方源實力大降。
  太白云生、黑樓蘭也不知所蹤,黎山仙子、焚天魔女已然身死,唯一可以借力的地方,就是瑯琊福地。
  而瑯琊福地,屹立至今,必然渡過了不少災劫,卻是仙竅渡劫的成功楷模,必定有許多值得稱道,能讓方源學習求教的長處。
  “怎么樣?”瑯琊地靈笑道。
  他向方源豎起三只手指:“我瑯琊派有三大底蘊。第一,是我本體留下的煉道真傳,涵蓋一生修行精髓。第二,是巨陽仙尊留下的一份運道真傳。第三,是盜天魔尊的偷道真傳。我本體在時,為兩位尊者煉蠱,要求的報酬就是各自一份真傳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。
  書蟲中記載的內容,正是關于這三份真傳的。
  不論哪一份,都是博大精深,方源只是瀏覽到一些膚淺的表面信息,就被深深的吸引住,可以說俱都價值非凡。
  瑯琊地靈繼續道:“這三份真傳當中,盜天真傳稍次。那是因為,本體雖然煉出遁空蠱,卻無法催動,主動退了一部分報酬。不過,盜天魔尊的真傳,都是兩兩相對的。你若運氣好,得到這份真傳,而相對應的那份真傳沒有被人繼承的話,那么你還能因此得到第二份盜天真傳的線索呢。”
  “盜天魔尊一共留下八道真傳,但必須是天外之魔才能獲得,惟獨我這一份例外。方源你恰恰是天外之魔,若是獲得了另外一份盜天真傳,就可以輕松繼承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。
  他親眼見識過無相手的厲害,有了偷道手段,他甚至可以盜取他人的仙蠱,為每次戰斗保留最大的戰利品。
  而他賴以生存的見面不相識,見面似相識,見面曾相識,也是盜天魔尊本人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偷盜的妙用,方源深有體會。得到這份真傳,絕不會讓他失望。
  頓了一頓,瑯琊地靈繼續道:“盜天魔尊有八道真傳,巨陽仙尊卻只留下三道。我本體生前,為他成功的煉出仙蠱屋八十八角真陽樓,所以這份真傳的價值,要比盜天真傳高出一些。”
  “巨陽仙尊的三道真傳,囊括了他對運道的一切手段,分別為己運、眾生運、天地運。其中己運這份真傳,就在我的手上。眾生運真傳,藏在王庭福地中。天地運那份真傳,則在長生洞天之中。”
  己運、眾生運、天地運。
  連運仙蠱、斷運仙蠱、排難仙蠱,就是眾生運真傳中的一部分。王庭福地被方源搗毀之后,這些仙蠱一部分流落在外。至于修行的具體內容,已成絕響。
  方源和馬鴻運打過交道,知道運道的厲害。
  “別的不說,若我有排難仙蠱,那我便可直接學習王庭福地,將災劫排到外界去了。”方源心知運道對自己渡劫會有奇效。
  就算這份己運真傳中,沒有類似排難仙蠱的存在。方源本身的運氣越佳,他面臨的災劫威力也會隨之減弱,更容易應對。
  “方源,我建議你選擇己運真傳。因為你的運氣,似乎很壞。”瑯琊地靈開口道。
  “這一次,你從南疆趕回來,一路上出現了多少意外和變故?就連我這邊,都損失了兩位毛民蠱仙。起因你恐怕都猜不到!”
  “雪胡老祖要煉制鴻運齊天蠱,勒令大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蠱仙,為他收集蠱材。結果此舉大失人心,事到臨頭的時候,大雪山中蠱仙反叛,將其中一份關鍵蠱材偷走。”
  “雪胡老祖大怒,派遣蠱仙捉拿一切可疑人員。我派去接應你的那位毛民蠱仙,就是遭了池魚之殃啊。”
  “至于第二位神秘失蹤的蠱仙,他究竟遭遇了什么,我到現在都還沒調查出來!”
  “我相信,真相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。他們絕不會白白犧牲的!”方源勸慰道。
  瑯琊地靈磨了磨牙,沒有糾結這個方面,而是繼續剛剛的話題:“其實照我看,最適合你的還是第一份真傳。煉道分有兩大流派,你知道嗎?”
  “略有耳聞。”方源答。
  瑯琊地靈緩緩地道:“兩大流派,分別是毛民天地流,人族隔絕流。我們毛民煉蠱,和你們人族不同,能夠利用天地間的道痕,營造出煉蠱的最佳環境,從而增大煉蠱的成功可能。”
  方源耐心地聽著,瑯琊地靈說這話,必有他的原因。
  “曾經,巨陽仙尊、盜天魔尊之所以求助我的本體,正是因為本體走的毛民天地流的煉蠱法,煉制仙蠱的成功性,要大大高于你們人族隔絕流派。”
  “本體不僅掌握毛民天地流的精髓,更參照了空絕老仙的一份真傳,超脫原本的桎梏,更上一層樓,構思出一道仙級殺招,名為仙劫鍛竅!”
  “仙劫鍛竅?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心中大起興趣。
  瑯琊地靈帶著一臉驕傲和得意,繼續介紹。
  原來這仙級鍛竅殺招,是采用數只仙蠱,十多萬只凡蠱輔助,醞釀而成的煉道殺招。
  它構思極其巧妙,竟是將福地洞天當做煉制的本體,通過殺招,和仙竅之外的五域天地勾連在一起,從而影響災劫,并利用災劫鍛煉仙竅本身。
  “仙竅災劫千奇百怪,令人難以應付。但運用這個殺招,往往就能限定住災劫類屬。你知道之前,瑯琊福地為什么要寄托在月牙湖那里嗎?這是因為,月牙湖附近,充斥著濃郁的水道道痕,以及煉道道痕。”
  “我的上任,每次都運用仙劫鍛竅殺招,應付災劫。通常,都會形成和水道、煉道有關的災厄。渡過之后,仙竅中就會增添水道、煉道的道痕了。”
  “十八萬年前,瑯琊福地中可沒有什么海洋。但現在你看,汪洋一片,原本的廣袤大地,只剩下三塊大陸了。這就是水道道痕充裕的象征!”
  方源聞言,不由想起魔尊幽魂利用萬劫,煉制至尊仙竅蠱的那一幕。
  “這仙劫鍛竅殺招,卻是和魔尊幽魂的手法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不,影宗方面曾在瑯琊福地中布置過臥底,或許魔尊幽魂的手法,正是來源于殺招仙劫鍛竅呢?”
  方源猜的很對。
  魔尊幽魂的手法,正是脫胎于仙劫鍛竅殺招。但他的手法更加完善,借助智道推算出了災劫具體是什么,再加以著手準備。
  不像這仙劫鍛竅殺招,只能影響災劫,有失敗的可能。瑯琊福地渡過的災劫中,也有炎道、雷道等等災劫,不全是水道、煉道之災。
  “好了,你有落魄谷、蕩魂山、智慧蠱,我也有三道真傳,一樣換一樣,你想怎么交易?”瑯琊地靈最后問道。
  這次,輪到方源陷入沉思之中。
  他究竟該如何抉擇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