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1 榜上有名天庭追剿

中洲,狐仙福地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紫薇仙子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她一身錦繡紫袍,難掩窈窕身姿。眼若幽潭,眉宇間籠罩一陣哀愁之意。膚若白雪,青絲垂至腰間,渾身八轉氣息充盈洋溢。
  吐出一口濁氣,她收回智道殺招,從半空中降下。
  “小煌參見紫薇祖師。”在地面上,鳳金煌早已經等候多時,見到紫薇仙子,連忙恭謹的跪拜在地。
  紫薇仙子嘴角微翹,露出一絲罕見的笑意,頓時眉間哀愁消淡,整個人仿佛綻放出光彩來,麗顏仙容,動人心魄。
  她開口道:“煌兒起身,不必多禮。說起來,你母親還和我有些血脈聯系呢。”
  看得出來,她對鳳金煌這位后輩十分滿意。
  鳳金煌站起身,神態恭敬,又帶著仰慕之色。
  眼前這位,可是八轉蠱仙!
  在鳳金煌心目中,九轉境界她不敢奢望,八轉卻是她的畢生目標。眼前這位紫薇仙子,出身于靈緣齋,門派中輩分極高。她至少已活了一千六百年,修行智道,加入天庭。人又端莊美麗,可以說,具備鳳金煌崇拜的一切條件,簡直就是后者理想目標的現實參照。
  “紫薇祖師,在狐仙福地中推算了三個月,可有所獲嗎?”鳳金煌好奇問道。
  紫薇仙子微微點頭。
  此時,她已經降落到鳳金煌的面前,只是腳未著地,悠悠懸浮,和地面還有一段距離。
  她生性如此,有些潔癖。
  本來這些事情,沒必要和鳳金煌多說,但紫薇仙子卻仍舊開口,答道:“經過這些天的推算,我可以肯定,這片狐仙福地的原主人狐仙,便是逆組織的一員。”
  “逆組織?!”鳳金煌瞳孔微縮,神色訝異。
  她雖是凡人,但雙親都是蠱仙名流,清楚很多世間隱秘。
  這逆組織她也曾有所耳聞,乃是中洲的一些蠱仙,秘密聯合起來,隱藏在暗處的一股強大力量。
  中洲十大古派,占據絕大多數的資源,把持大權,控制或者壓制著其余勢力或者散修魔仙。
  哪里有壓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
  聯合抵抗中洲十大派的組織,不再少數。
  但這些組織,往往存留不久,就被十大古派或是攻潰,或是離間,分崩瓦解。
  然而,這逆組織卻是當中隱藏最深,存在時間最久的聯合力量。
  十大古派不是沒有針對過,但收效卻不大。關鍵就是,這個組織隱藏得真的太深了!
  甚至組織中的各個成員,相互之間,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,只以數字代號相稱。
  現在,鳳金煌冷不丁地聽到,原來狐仙就是逆組織的一員,這著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。
  “狐仙表面上是一位散仙,但當年卻機緣巧合,能獲取蕩魂山。現在看來,是有逆組織在背后幫襯的。”紫薇仙子繼續道。
  鳳金煌目光一閃,想到當初自己慘敗在方源腳下的情景,猜測道:“這么說來,方源也是逆組織中的一員了?難怪他當年,忽然出現,又那么巧合!”
  這次,紫薇仙子卻微微皺起眉頭:“我推算出來的結果,卻是似是而非,是又不是。但不管怎樣,方源和逆組織必有很深的瓜葛。小煌,你一直留著狐仙地靈,沒有成為這片福地的真正主人,是還想將來把這片福地還給方源嗎?”
  “紫薇祖師……”鳳金煌頓時額頭冒冷汗。
  紫薇仙子淡笑一聲,安撫道:“我們是自家人,你不用擔心。我知道,方源無疑間救了鳳九歌。你父親這個人,才情驚艷,天賦驚人,歷史上都屬一流的人物,更難得的是,他恩怨分明,有情有義。他讓你這么做,我也很理解。”
  鳳金煌連忙道:“紫薇祖師寬宏大量……”
  紫薇仙子擺手,阻止鳳金煌的話,語氣微沉,繼續道:“但你要記住,方源是我天庭通緝的要犯,誅魔榜上有名!你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,也要適可而止。將來,你真的將狐仙福地歸還給他,我不會阻止,甚至還會替你們擔待下來。但這一點,已經是極限,是底線,希望你們父女二人,不要執迷不悟,犯了大錯。”
  鳳金煌低頭:“祖師之言,煌兒必定銘記心中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微微頷首,隨后身軀飄搖,悠然飛上高空。
  她伸手一劃,狐仙福地中頓時空開一個缺口,直接溝通了外界。
  隨后,她化作一道紫光流彩,宛若流星般飛射出去,瞬間消失在鳳金煌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紫薇仙子一路飆飛,直至天庭。
  天庭中,宮殿重重,正大光明。
  紫薇仙子化身的流星,劃破長空,落入一座大殿之中。
  大殿里,紫薇仙子本體正盤坐在蒲團上,與另外兩位天庭蠱仙商議著事情。
  紫光閃耀,投入她的手中。
  化作一股意識,還有數只仙蠱,幾顆仙元。
  原來,之前留在狐仙福地中的“紫薇仙子”,近乎真人,但真正的身份竟只是紫薇仙子的一份意識!
  這份意識,帶著推算成功的結果,一路向上,直至紫薇仙子的腦海之中。
  紫薇仙子將仙蠱和仙元,都收入仙竅里面,緩緩閉上雙眼,獲悉推算成果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她便睜開幽深的黑眸,淡淡地道:“已經找到了方源的線索。”
  她面前盤坐的蠱仙老者,號稱萬海龍流,頓時微笑出聲:“紫薇仙子不愧是天庭中,與監天塔主齊名的智道好手,居然用一股意識,就推算出了關鍵線索。”
  意識越是思考,就越禁不住損耗。就連巨陽仙尊在八十八角真陽樓遺留的特意,都要選擇沉眠,避免因為思考,而損耗自身。
  但紫薇仙子的手段,卻玄妙高絕。
  竟然直接動用一股意志,替她本體來進行推算。不僅成功了,而且這份意識的損耗也不到兩成。
  如此造詣,實在叫人嘆為觀止。
  紫薇仙子本體眉籠輕愁,對萬海龍流的恭維不置可否,繼續道:“若非狐仙福地被方源執掌經營過一段時間,我也不會算出線索。方源和逆組織關系密切,我雖然沒有得到方源的具體位置,但卻知道只要順藤摸瓜,將逆組織連根拔起,就能尋到方源。”
  萬海龍流連連點頭:“方源身懷春秋蟬,又搗毀了王庭福地,繼承了紅蓮魔尊、盜天魔尊、巨陽仙尊的一些傳承,本身是天外之魔,竟又從南疆戰場存活下來。這種危險分子,必須要將其鏟除!不過要對付他,必須要首先對付他身上的春秋蟬。”
  “這點還請放心,我蘇醒以來,就立即著手準備。前幾日,已經催動殺招成功,這春秋蟬已被我感應到,成功封印,三個月內都無法催動。”在場的第三位蠱仙開口道。
  他聲音沙啞,中年模樣,眼袋深沉,無精打采,給人精力消耗過度,疲憊不堪的感覺。
  但紫薇仙子、萬海龍流對他似乎都很信任。
  后者笑道:“既然是威靈仰你出手,那春秋蟬就不足為慮了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接著道:“那么接下來,就是前往明堂谷,俘虜公孫良了。”
  與此同時,中洲,罐河河畔。
  影無邪站在河岸上,看著楊柳青青,清風和煦,河水舒緩,心中卻是有些焦躁。
  繞開了地淵塌方之后,他帶領著太白云生、黑樓蘭、石奴,又趕了一段路,借助蠱陣,傳送到了中洲的東部。
  這里是風云府的管轄地區,影無邪頂著方源的肉身,已經成為天庭、中洲十大古派通緝的要犯,卻還冒險停留在這里,并且一停留就是三天時間。
  他在等一個人。
  是什么人,能值得他冒如此巨大的風險,等待會面?
  一道青影,低空飛來。
  影無邪頓時心頭一震,迎接上去。
  青影落到地面上,站定,卻非真人,而是一個傀儡。
  這個傀儡,狀似人形,雙手雙腳,體格健壯。但渾身上下,似乎都是用青草粗藤編織起來,頭上,雙肩,乃至后背都長滿了青草,一根根好似匕首,豎直向上。
  青草傀儡看了一眼影無邪手中捏著的蠱蟲,辨認出他就是目標,帶著傲慢的口吻,嗡聲道:“我家主人因被邀請,參加空空老祖的鑒寶會,不能來了。你若要見他,就再等三天罷。”
  “再等三天?”影無邪面色微變。
  “怎么?你若沒有耐心,也可以不等,我這就帶訊回去告知主人便是。”青草傀儡冷漠地道。
  “等。”影無邪連忙笑道,“我已經等了三天,再等三天又何妨呢?只是三天過去之后,那就是整整六天了。如果再無緣見到你的主人,那我也只好放棄這場交易。”
  青草傀儡冷哼一聲,轉身便走。
  幾個跨步之后,他雙腳輕輕蹬地,身體蹦到半空,再次化作一團青影,疾飛而去。
  他走后,影無邪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,望著青草傀儡的背影,目光閃爍不定。
  直至青草傀儡飛出影無邪的視野,三道蠱仙身影,從周圍顯現而出,向影無邪圍攏上來。
  正是太白云生、黑樓蘭、石奴三人。
  “剛剛那具青草傀儡,難道就是傳聞中的草頭神?”太白云生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“不錯。”影無邪點頭,“正是草頭神,乃是六轉草傀蠱凝成,有六轉戰力。風禪子開竅之時,他的爺爺悲風老人就將草傀仙蠱當做禮物,送給了他的這位愛孫。”
  “風禪子高傲狂妄,我們等待他這么久,居然都見不到他一面?最后就派遣一位草頭神,來打發我們?”黑樓蘭語氣不滿地道。
  石奴嘆了一口氣,無奈地道:“唉,要煉定仙游,就必須得有太古之光,任何蠱方都繞不過去這道坎兒。而太古之光這等稀罕蠱材,正是風云府的庫藏之一。我們有求于人,沒有辦法。”
  影無邪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。
  他要拯救本體,就要穿透界壁,可他不像方源,定仙游是穿透界壁的捷徑,近乎“必須”,極其重要。
  眼下,他只有暫時忍耐。
  他心中暗暗思量:“春秋蟬已經被封印,看來天庭已經開始搜查我了。中洲不能久待,有了定仙游,就趕往北原,上長生天借運!說不定,還能借力順便鏟除掉方源。嗯?不對,算算時間,明天就該是方源渡劫的日子。這至尊仙竅的災劫,可不是那么容易渡的。天意雖然影響不了方源,但仍舊可以對他布局。所以,可怕的不僅僅是天地災劫,還有**啊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