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3 方源渡劫(中)

方源本就擅能吃一塹長一智,之前在趕往北原的路程中,碰到泥怪、云獸,他連番吃虧,今番渡劫,怎么可能不彌補這處短板?
  說起劍痕索命這道仙級殺招,還有些曲折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方源進入瑯琊福地之后,一邊為自己療傷,一邊求助瑯琊地靈,要求他為自己逆煉飛劍蠱等等七轉仙蠱。
  他現在是六轉蠱仙,運用七轉仙蠱,實在過于吃力。
  瑯琊地靈單純,覺得方源已經加入瑯琊派,成為瑯琊派的客卿太上長老,是自己人了,便給他提了一個中肯的建議。
  “逆煉仙蠱,我當然可以為你做到。并且從七轉逆煉回六轉,遠比六轉提升七轉更容易成功。但你不覺得可惜嗎?更關鍵的是,逆煉絕非一蹴而就之事,距離災劫,已經沒有多少時日。你現在開始逆煉,根本來不及。不如選用這份殺招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說完,便將劍痕索命這份殺招,交給了方源。
  “你可真是走運啊,這份殺招,是我上一任在數百年前收購回來的,適用于很多的劍道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當時就感覺奇怪,長毛老祖生前只是單純的煉道蠱仙,瑯琊地靈憑白無故,收購他用不到的劍道殺招做什么?
  結果,他只是稍微瀏覽了一下,心中便釋然了。
  原來,劍痕索命這個殺招,是永久性地耗費劍道仙蠱中的道痕,刻印在目標的身上。劍道仙蠱飛走之后,劍道道痕就會自尋目標的弱點,加以攻擊。
  就好像剛剛,方源以飛劍仙蠱為核心,催動劍痕索命,洞穿了荒獸雪怪。這一擊并不致命,仙蠱貫穿的傷口,很快就自己愈合了。但它刻印下來的劍道道痕,卻游走在雪怪體內,將雪怪體內深藏不漏的雪核絞殺。雪核一破,雪怪遭受致命打擊,立即分崩瓦解。
  如此一來,飛劍仙蠱就能絞殺掉雪怪之類的對象,再不會事倍功半,收效甚微了。
  但這個殺招,有個最大的弊端。
  那就是永久性的消耗仙蠱上的道痕。
  仙蠱可以看做一塊大道碎片,無數道痕的集合。轉數越高的仙蠱,大道碎片的規模就越大,道痕數目就越多。
  劍痕索命這個殺招使用次數越多,劍道仙蠱本身的道痕就越少,無法回復。這樣一來,劍道仙蠱會越來越弱。次數達到一定程度之后,就會引來質變,使得六轉仙蠱跌落到五轉凡級,或者七轉仙蠱跌落到六轉。
  這個弊端相當嚴重,使得劍痕索命這個殺招價值不高,并不太受歡迎。
  上一任瑯琊地靈以價低的代價,收購回來,看中的乃是殺招本身。
  事實上,每使用一次劍道殺招劍痕索命,就相當于一次逆煉仙蠱的過程。只是它逆煉的成效,十分微小。需要成百上千次,才會見到成效。
  方源明白這點之后,也就理解了當初瑯琊地靈為什么會收購這個殺招了。
  畢竟,上一任的瑯琊地靈,最大的興趣愛好,就是煉蠱。
  方源思索了一下,就當即接受了這份劍道殺招。
  不得不說,這個殺招實在太適合現在的他了。
  大風吹鼓,雪花翻飛。
  一道劍光,鉆入風雪之中。漫天的風雪,遮蓋不住耀眼的劍光,被它輕易洞穿。
  劍光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,正中荒獸雪怪的胸口,隨后就從背后刺出,繞了一圈,又回到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傷勢眨眼間痊愈,荒獸雪怪得意地嗷叫一聲,正要跨步,忽然全身崩散開來,化為一堆冰雪。
  一個呼吸之后,從這堆冰雪中,又鉆出數十個小雪怪。
  但這些小雪怪,身高都是一兩丈,不足為慮。
  又是一記劍痕索命!
  這一招下去,效果極佳。荒獸級的雪怪,只需一擊,就能擊潰。
  方源滿意的點點頭。
  直到此刻,他終于見識到劍道流派的優勢之處。
  “蠱師修行,養用煉三大方面,皆是博大精深。仍舊是飛劍仙蠱,只是我換了一種運用方法,就收到翻天覆地的巨大成效。再來!”
  方源再次施展劍痕索命。
  風雪中,荒獸雪怪相繼形成,又旋即被方源干脆利落的斬殺。
  雪怪的實力和體型,有著相對應的聯系。
  一兩丈高的雪怪,一轉二轉蠱師都可對付。六丈高的雪怪,便是荒獸,戰力媲美六轉蠱仙。七丈高的雪怪,可敵七轉蠱仙。
  這些六丈高的雪怪,被方源一一點殺,簡直像是送菜。
  方源的戰力有了巨大的提升,想當初他在狐仙福地,面對荒獸泥沼蟹的狼狽,現在面對綿綿不絕的荒獸雪怪,卻是云淡風情,牢牢控制著場面。
  方源心里卻沒有一絲放松,時刻保持著警惕。
  “我之所以如此輕松,一來是七轉飛劍蠱,對付荒獸,二來是劍痕索命本就是耗費道痕的強勁殺招。而且當初泥沼蟹攜帶仙蠱和稀泥,這些雪怪卻沒有。嗯?”
  方源忽然神色一凝。
  他細心的觀察到,那些從荒獸雪怪死后,成形的小雪怪,體型正慢慢膨脹壯大。
  一丈的變成兩丈,兩丈的升上三丈……
  這些雪怪的戰力在迅速增長!
  “若任由它們發展下去,會不會長成六丈的荒獸雪怪?”方源不敢大意,手中飛劍仙蠱暫停,大手一揮,無數暗漩噴射而出。
  嘭嘭嘭……
  這些黑球飛彈,密密麻麻,宛若暴雨般,傾瀉而下。
  小雪怪們立即遭受滅頂之災,一時間死傷慘重。
  但很快,從這些小雪怪的尸雪中,又站起無數同胞。
  方源殺了數十個小雪怪,但站起來的卻是上百個!
  方源見此,眉頭輕皺,感到微微棘手。
  不過他細心的觀察到,站起來的上百個小雪怪,雖然數目增多,但體型卻比之前更加微小了。
  方源有了猜測,心念再動,立時,成百上千道淺綠色的風刃,從他身邊憑空而生,嗖嗖嗖飛射而出。
  一**的風刃,在空中交織成緊密的火力網,交替覆蓋住地面上的眾多雪怪。
  荒獸雪怪屹立不倒,但小雪怪卻被切割成無數飛雪。
  一時間,地面上無數刀痕淺壑,白雪四下飛濺。
  方源催動著偵查蠱蟲,眼綻精芒,觀察整個戰場。
  “果然,一丈的雪怪死亡之后,就無法再產生新的雪怪了。”驗證了心中猜想,他的心稍稍放下。
  旋即,他的腦海中又閃過一道靈光:“是因為這片風雪的緣故嗎?”
  分出幾份心神,他在幾個呼吸的時間,接連催起上百只凡蠱。
  一片幽暗的領域,從他腳下蔓延開來,很快就鋪散出一片夜幕。
  正是得自蠱仙黑城的戰場殺招——夜幕。
  仙竅中,通常不能鋪設戰場殺招。這是因為戰場殺招是臨時刻印道痕,改造環境,對仙竅本身的道痕,存在沖突和傷害。
  但這里的戰場殺招,是仙級戰場殺招。方源使出來的夜幕,卻是凡級,無傷大雅。
  他還掌握了雪松子的凡級戰場殺招雪境,使用出來,恐怕要增益雪怪,不適合現在的局面。
  夜幕一出,范圍之中的風雪頓時減弱了許多威勢。
  果然,籠罩在其中的小雪怪,成長速度緩慢了許多。
  但好景不長,風雪像被觸怒,狂風越加咆哮,冰雪瘋狂肆虐,夜幕的邊緣不斷被壓縮,很快就縮減到方源的腳邊,轟的一聲,被徹底壓潰。
  組成夜幕的上百只蠱蟲,存活不到兩成,被方源收起。
  “荒獸雪怪接連出現,尸雪中會新生出更多的小雪怪,小雪怪還會隨著風雪,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成長。但若要從根源上隔絕風雪,反而適得其反。目前看來,只能不斷斬除小雪怪,同時點殺荒獸雪怪么……”方源心中總結。
  果然,他的感應沒有出錯。
  這場災劫,十分強大。
  這只是至尊仙竅的第一次災難,卻已經遠遠超出狐仙福地的第五次(魅藍電影),第六次(泥沼蟹),第七次(血毒棠)地災了。
  手中的仙元,在迅速的消耗。
  注意力高度集中,心神也開始疲憊。
  不過,方源催動劍痕索命殺招,也越發熟練了。
  時間流逝。
  仙竅內的天地二氣仍舊在不斷地動蕩,形成越來越磅礴的風雪,起先只是覆蓋方源周圍數百里地,現在卻已經擴張到上千里。
  方源面色漸漸凝重。
  他意識到,這才地災不僅規模空前,恐怕時間方面也將持續很長,遠遠超出十大兇災!
  荒獸雪怪越來越多,方源動用劍痕索命,已經來不及點殺。
  新生的小雪怪數量增多,方源還得動用凡道殺招進行剿除。
  兩頭兼顧,令他難以周全。
  “好在這些雪怪,無法飛行。我占據高空,雖然要留一份力抵御風雪,但主動權仍舊在我的手中。”
  這個念頭,剛在方源的腦海中閃過,一聲尖銳的鷹啼,便刺入方源的耳膜。
  方源抬頭一看,頓時臉色一沉,暗道不好!
  只見漫天的風雪中,一頭冰雪組成的鐵冠鷹,已經形成。
  鷹翅撲扇,帶動鷹身,夾裹著兇悍氣勢,直向方源撲殺而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掉轉槍頭,動用劍痕索命,除去這鷹。
  但短短功夫,又有三頭鐵冠鷹成形,盤旋飛舞,包圍住他。
  壓力暴漲,危機來臨!
  Ps:上個月煉制多更蠱失敗,遭受了強烈的反噬,身受重傷。現在傷勢漸好,我不甘心,還是想煉吶。丟失的節操雖然碎了一地,還是想撿起來啊。唉,說多了都是淚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