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4 方源渡劫(下)

三頭鐵冠鷹,齊齊向方源撲殺而來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劍痕索命!
  方源心中低呼,卻不想關鍵時刻,卻掉了鏈子。
  殺招催動失敗,反噬之下,讓他口角溢出一絲血跡。
  畢竟,接觸這個劍道殺招的時間還是太短了點。緊急情況下,心神不集中,失誤的概率就會節節攀高。
  一聲鷹啼,刺破耳膜。
  左前方的鐵冠鷹,首先撲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躲閃,后背閃爍虛影,輕虛蝠翼出現,勉強躲過雄鷹的撲擊。
  但罩在他身上的流風氣罩,卻是破了,只是擦了一個邊,就被鐵冠鷹的鷹爪撕扯了開來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決心再用劍痕索命,這次成了!
  劍光鋒銳至極,輕而易舉地洞穿鐵冠鷹的后背,繼續朝前方射出。
  忽然腦后寒風乍起,方源心臟漏跳一拍,根本不及多想,他直接催動劍遁仙蠱。
  嗖的一下,他身形似箭,帶著刺破蒼穹之勢,猛地拔升而起,險而又險地讓襲擊他后背的鐵冠鷹撲空。
  暫時脫離險境,方源停下劍遁。
  劍遁仙蠱直線飛行,速度極快,方源一下子就攀升到高空,距離腳下方的鐵冠鷹十里有余。
  吐出一口濁氣,方源的心跳這才平穩下來。
  穩住陣腳后,他立即用心念,召喚飛劍仙蠱。
  剛剛他來不及召回飛劍,此時這只仙蠱洞穿鐵冠鷹之后,已經射出老遠。要召回到方源手中,還需十幾個呼吸的功夫。
  而那頭被洞穿的鐵冠鷹,發出一聲哀鳴,直接往地面墜落下去。
  還未摔到地面上,它的整個身體就已經化為了一大蓬的冰雪,四下灑落。
  剩下的兩頭鐵冠鷹猛力振翅,一左一右,夾裹風雪之勢,再度向方源殺來。
  方源不愿硬碰硬,便利用劍遁,不斷后撤。
  他現在的肉身雖然優異無比,但本身卻不如仙僵那會兒剛硬。
  劍道更是以攻強守弱著稱。
  劍遁仙蠱令方源身形似箭,劃破長空,瞬間就和追殺的鐵冠鷹拉開距離,效果立竿見影。
  就連飛劍仙蠱都沒有方源這般快速!
  方源在高空繞了一個圈,終于迎上飛劍仙蠱,將其收回。
  方源把飛劍仙蠱握在手心之中,灌注仙元,同時默默調動身上的其他蠱蟲。相繼催起了上百只輔助蠱蟲之后,一股玄光產生,投入到飛劍仙蠱的身上。
  正巧那兩只鐵冠鷹追近,一前一后。
  方源五指張開,只感覺手心隨之一震,飛劍劍蠱暴射而出,化作驚鴻劍光,近似有洞穿宇宙的威能!
  飛劍仙蠱、鐵冠鷹雙方一來一去,相向而行。幾乎眨眼之間,距離就縮減成零,飛劍仙蠱刺中前一只鐵冠鷹后,余勢不減,又洞穿后一只。
  一箭雙雕!
  前頭那只鐵冠鷹,飛行一陣,忽然全身崩解。
  后面那一頭,卻安然無恙,繼續飛撲過來,仿佛方源和它有不共戴天的仇恨。
  方源正要收回飛劍仙蠱,忽然心頭一震!
  冥冥當中,一股真意灌輸到他的心頭,方源眉頭一挑,難掩驚喜之色。
  “這是狂蠻真意灌體!看來我原先的設想并沒有失敗,而是成功了。”
  方源故意選址在北部大冰原中渡劫,就是為了狂蠻真意。
  因為歷史原因,力道、變化道的蠱師若在冰原中升仙渡劫,就會得到狂蠻真意的灌體,從而得到境界拔升的奇遇。
  但這個待遇,只有蠱師升仙時的天災地劫才有。蠱師成仙之后,經歷的災劫,是在仙竅中發生,并不會引發真意灌體的待遇。
  但方源獲悉了仙劫鍛竅殺招之后,就猜測利用這個殺招,是否可以得到真意灌體呢?
  先前他點殺荒獸雪怪,屠殺小雪怪的時候,并沒有得到真意灌體,還以為失敗了。剛剛殺死第一頭鐵冠鷹時,似乎是有真意灌體,但情勢兇險,他并未感受切實。
  現在,真意灌體終于被他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了。
  一股明悟,在他心頭泛起。
  他仿佛變成過來一頭鐵冠鷹,從小到大,從出生到第一次飛翔,再到搏擊蒼穹。他感受到雙翼拍擊大氣,反饋而來的力量。他握緊雙手,兩只鷹爪宛若鋼鉗。再舉目四望,千里之外,洞若觀火。
  力道、變化道的境界,都大幅度上升。
  還有飛行的境界,也在略微上漲!
  得到真意灌體,就好像是得到狂蠻魔尊毫無保留的教導。
  毫無疑問,境界的直接提升,帶來的增益是巨大的,更是全方位的。
  若按部就班,境界的提升,動輒數十年,上百年。除了夢境之外,恐怕也就只有這里的狂蠻真意灌體,是直接拔升境界的無上捷徑了。
  “其實夢境本身,就是情感的宣泄,執念和渴望的結合,也是無數意志的殘留。進入夢境探索成功,能提升境界,也就是排除夢境中情感的干擾,不迷失自我,從各種紛雜的意識提純出真意,從而拔升境界。”
  “真正要說本質,都是真意灌體!”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閃爍。
  鐵冠鷹撲面而來,方源輕易避開。
  只剩下最后一只鐵冠鷹,方源拉開距離后,再度用劍痕索命,將其毫無懸念地殺死。
  檢查了一下仙元,還有許多剩余。
  雖然動用了數次劍道殺招和七轉仙蠱,但方源準備充分,并不向之前趕路時那般捉襟見肘。
  還沒有到向瑯琊地靈借貸的地步。
  之前損失大半,完全是仙劫鍛竅殺招耗費太多了!
  空中暫時沒有敵人出現,方源便將目光投到地面上。
  雪怪們佇立在地上,仰著頭,向他咆哮。
  “數目更多了。”方源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下一刻,無數青綠色的銳利風刃,還有黑沉沉的暗漩,憑空出現,暴射而下。仿佛長河奔騰,大江傾斜,火力狂猛至極,簡直是鋪天蓋地,瞬間將地面上所有的雪怪淹沒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雷霆般的炸響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持續了十幾個呼吸,方源才停下攻擊。
  密密麻麻的雪怪們,驟然減少無數,冰面上被清空了一大半,只剩下荒獸級雪怪屹立不倒,宛若數十根巨柱。
  剛剛不過是凡道手段,不足以對它們構成威脅。
  噗噗噗。
  一聲聲輕響,完全被風雪的呼嘯聲掩蓋。
  更多的小雪怪,從雪堆中冒了出來。
  “才耽誤這么一會兒工夫,這些雪怪竟有頑固不化的趨勢!”方源大感頭痛。
  只好繼續動用劍痕索命,加緊點殺荒獸雪怪,同時,也用凡道手段,覆蓋打殺似乎綿綿不絕的小雪怪。
  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他殺死雪怪,不論多少,是不是荒獸,都沒有得到任何的狂蠻真意。
  “這場地災很是古怪,歷史上根本就沒有此類記載。不過目前的強度,已經遠超黑樓蘭的升仙劫了。”
  這時,高空中風雪形成漩渦,再度異變。
  一只只飛鶴,從漩渦中振翅飛出。
  這些大鶴,羽色素樸純潔,體態飄逸雅致,鳴聲超凡不俗,赫然是荒獸九宮鶴。
  方源舔了舔嘴唇,帶著嗜血之意,挺身而上。
  殺了一頭,果然有真意灌體,不禁讓方源更加興奮,雙眼幾乎要放光。
  大雪紛飛,狂風呼嘯,方源和這群九宮鶴展開激戰。
  他身形忽退忽進,縱橫左右,飛騰上下,靈活多變。
  起先,他孤身作戰,以寡敵眾,難免落入下風,場面被動。
  待等到他斬殺了幾頭九宮鶴后,便爭取到了更加開闊的空間,進退更加自如。
  隨著戰果越來越大,他漸漸把握主動,開始游刃有余。
  這次的九宮鶴,直接出現了九頭,數量是鐵冠鷹的一倍還多,但仍舊被方源一一斬殺,只是耗費的時間延長了許多。
  成果是可喜的。
  方源感到各個方面的境界,又有了長足的進步。
  這種明顯讓人感受到自身變強的感覺,是如此的讓人迷醉。
  不過,等到方源看見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雪怪時,心情頓時又沉重起來。
  剛剛,他面對的荒獸雪怪,才不過十多只,現在卻已經有五六十頭!
  并且風雪中,更多的小雪怪在成長,荒獸雪怪也在向上古級數靠攏。
  這種愈演愈烈的勢態,讓方源下定決心要盡快阻止。
  “目前情況,就只能動用第三個劍招了!”
  仙級殺招——劍浪三疊。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六成以上的心神都集中起來,同時催動五百多只凡蠱,并且更多的輔助蠱蟲陸續被催動起來。
  這個殺招的難度,還有醞釀的時間,都要比劍痕索命要超出許多。
  因此,不能常用。
  最后,方源放出浪劍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,似刃似水,在半空中不斷膨脹,很快化為一圈淡藍水浪,將方源四面八方,前后上下都包裹起來。
  方源正要對地面上的雪怪們出手,這時,一片巨大的陰影忽然籠罩下來。
  方源抬頭一看,微抽一口冷氣。
  只見一頭巨大的墟蝠,已經成形,橫霸長空,覆蓋方圓上百里!
  “糟糕!”方源心中戈登一下。
  這墟蝠的體型龐大,已經是上古荒獸,可戰七轉蠱仙。
  同時,墟蝠乃是宇道猛獸,在仙竅中作亂,破壞力極為驚人,搞不好它甚至會打穿仙竅的竅壁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