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35 方源渡劫(終)

“不過只是第一次地災,那么多的荒獸雪怪也就算了,居然還出現上古墟蝠……”方源仰望,滿臉苦澀之意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上古墟蝠體型極大,投下的巨大陰影,將方源、還有無數雪怪都籠罩在內。
  一時間,風雪都減弱下來。
  雪怪們也停止了嚎叫和咆哮,紛紛仰望天空中這個威凌天下的猛獸。
  “在離開瑯琊福地之前,我已經用了運道殺招,暴漲我現在的氣運。渡劫以來,也一直催動狗屎運仙蠱,毫不停歇。如此氣運,應當減少了地災的不少威能。就算這樣,這次地災仍舊如此艱巨!”
  方源暗自咬牙,強振精神。
  上古墟蝠在空中劃過一道優雅的弧線,龐巨無比的身軀像是山巒一般,朝著方源鎮壓而下。
  一時間,威勢無兩,就連空氣都被壓縮,凝重得重重壓迫而來。
  劍道殺招——劍浪三疊!
  方源無路可退,只有迎難而上,悍然發動第三劍招。
  嘩啦!
  一聲巨響。
  他身邊的劍浪,頓時由靜轉動,洶涌澎湃,卷起百千浪花。
  這些浪花都呈現璀璨的白銀之色,鋒銳至極,殺傷力驚人。
  大浪洶涌,逆天而上,在空中分散開來,形成數里長的浪鋒,重重地撞上上古墟蝠。
  墟蝠悶聲不響,竟將這波浪鋒直接撞碎。
  方源雙掌一推,嘩的一聲,再推出一波巨浪。
  這波巨浪,比第一波要更加龐大,綿延十多里,風頭浪尖上無數銀白浪花,璀璨奪目,散發出強烈的危險感覺。
  劍浪所到之處,一片純凈。皚皚風雪被瞬間清空,甚至就連空氣都被斬碎。
  顯然,這是群攻殺招。
  以七轉浪劍仙蠱為核心,還有幾只水道仙蠱輔助,這些水道仙蠱自然是方源從瑯琊地靈那里借出來的。
  第二波劍浪,撞上墟蝠。
  墟蝠下落之勢,頓時隱隱一頓,同時,它發出一聲嚎叫,似乎在宣泄痛楚。
  劍浪并不持久,迅速消退之后,方源便見到上古墟蝠的身上,布滿一道道深邃的劍痕。
  若是正常情況下,墟蝠趨吉避兇,感到自身性命受到威脅,都會主動退去。可惜這頭上古墟蝠,并非純正的血肉之軀,而是地災所化,受此創傷,連一絲停歇都沒有,繼續俯沖下來,不殺死方源誓不罷休。
  墟蝠本身乃是宇道怪獸,在它面前,方源的劍遁仙蠱都收效甚微。
  因為方源周圍的空間,都已經被墟蝠的力量影響。看上去一兩步的距離,真正行走的話,沒有數百上千步,根本走不出去。
  一味躲避,乃是下下之策。雖然墟蝠飛行速度緩慢,但宇道力量也同樣限制了方源的速度。
  唯有抗爭,以攻對攻,滅了源頭,方是上策!
  好在劍浪三疊,共能發出三波劍浪,威能一波比一波強大。
  第三波!
  劍浪掀起三丈高度,排山倒海一般沖向上古墟蝠,浪潮洶涌之聲,響徹天地。浪花綻射犀利劍光,璀璨奪目,讓方源這個始作俑者都感覺渾身一緊,心中寒意升騰。
  轟!
  劍浪和墟蝠狠狠相撞。
  上古墟蝠沖勢頓止,仰頭張嘴,發出充滿了痛楚的嚎叫。
  劍浪覆蓋它的腹部,從原先的傷口處不斷滲透,劇烈消耗。最終,只剩下最后一絲水線,十分勉強地從上古墟蝠的背部透射出去。
  蓬。
  一聲悶響,大片的血肉從上古墟蝠的身上,四下散落開來。
  被第三波劍浪切割,上古墟蝠瞬間“瘦身”,龐巨的身軀,一下子變得十分苗條。
  原本巍峨如山,鎮壓而來的恐怖氣勢,已經消散一空。
  方源感到渾身上下,自由輕松。原本影響他周圍空間的無形宇道力量,徹底消失不見。
  重創的上古墟蝠,宛若斷了線的風箏,飄飄蕩蕩一陣后,重重地砸在地面上。
  一聲巨響,掀起漫天的雪花。
  “殺掉了!”方源心中一喜,忽然面色驟變。
  大量的感悟,宛若九天而下的瀑布,直接灌注到他的心田之中。
  這股感悟,遠超之前所有的總和。
  一下子,竟然將方源的自我意識都擊潰了。
  方源忘記了自己,仿佛真的成為了一只墟蝠,從出生,到成長,再到滅亡。飄揚在空中,洞穿寰宇,逍遙遨游在廣袤的天地之中。
  一陣恍惚之后,方源驚醒過來,失神的瞳孔重新綻射出屢屢精芒。
  “看來是感悟太多,我如蛇吞鯨,一口吃成胖子,也有被撐死的危險!”明白這點后,方源的額頭隱見汗漬。
  狂蠻真意是好的,是提升境界的無上捷徑。
  但世間之事,都要講究適可而止。過度之后,好的東西,往往會讓人因此受害。
  狂蠻真意太多,會將蠱仙本來意識徹底消磨。幸虧方源本身就有智道的底蘊,身上的防護仙蠱之一,就是從瑯琊地靈手中借來的智道仙蠱。
  否則,方源的意志被真意徹底沖毀,恐怕真的會認為自己就是一頭墟蝠,失去清醒的神智,在隨后的天災地劫中隕落。
  “仙元所剩不多了,好在上古墟蝠也被干掉……”
  方源懸浮于空中,俯視地面。
  墟蝠尸體落到地面后,徹底化為雪堆,形態散盡。
  不過地面上的那些荒獸雪怪,竟然已經多達百頭,小雪怪不計其數,七丈高的上古雪怪都開始出現了!
  “可惡,只是耽誤了這么一點功夫而已。”看到這樣一幕,方源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,密密麻麻的雪怪群,讓他心中的無力感越發強烈。
  “要清除掉這些雪怪,看來還得向瑯琊地靈借貸仙元石。”方源并不太愿意,之前的交易已經將他的欠債還清了,但現在沒有辦法,他只能再去借。
  原本減弱的風雪,又漸漸強盛起來。
  巴掌大的雪花,漫天飛舞。呼呼呼的狂風,四處肆虐。
  兩頭上古墟蝠,在狂風大雪中漸漸成形。
  方源渾身一震,面色鐵青,心中破口大罵:“我干脆死了算了,這哪是什么地災?就算是天劫也沒有這般恐怖吧!”
  這當然只是單純的抱怨,小小的發泄了一下,方源咬緊牙關,身形似箭,開始主動出擊!
  剛剛那一頭上古墟蝠,就差點要了他的老命。這若要同時出現兩頭,圍攻方源,這根本就打不下去!
  似乎地災的力量,已經開始衰落,步入了尾聲。
  這兩頭上古墟蝠,成形緩慢,遠不如之前的那些迅捷快速。
  方源打算趁著這兩頭上古墟蝠還在成形,先下手為強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天空中忽然下起了雪彈風暴。
  好幾個巨大的雪球,仿佛馬車一樣,高速撞來,幸虧方源有準宗師級的飛行造詣,躲閃及時,沒有被砸中。
  方源定睛一瞧,原來始作俑者正是地面上的那些雪怪。
  經過風雪的灌溉培育,上古級的雪怪,數目激增,出現井噴一樣的情況,似乎之前還是數頭,如今已經多達二十八頭了。
  這些上古雪怪,雙手一握,就能憑空凝聚出雪球。咆哮一聲后,雙臂猛振,馬車大小的雪球,就好似流星一般,逆空而上,直向方源轟擊過來。
  方源一顆心沉入谷底,本來這兩頭上古墟蝠就不好對付,現在這些雪球來勢洶洶,極大地阻礙了他的行動。耽誤了他的戰斗計劃,真的讓兩頭上古墟蝠成形,那恐怕方源的這次渡劫,就將以失敗告終了!
  就在方源在仙竅內渡劫,情勢危急的同時,在冰原上,也有人正在渡劫。
  這是一位蠱師升仙,引動天地二氣,形成的災劫。
  “師傅,救命!”蠱師慘叫一聲,面對霜雷兜頭打來,他毫無還手之力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死亡降臨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。
  關鍵時刻,一個身影擋在渡劫蠱師的面前。
  對于蠱師而言,無可阻擋的霜雷,在這個身影面前,卻是脆弱如紙。
  霜雷出現的快,消失得也快。
  無功而返,甚至連那個身影的一絲衣角,都沒有掀翻。
  “師傅的修為,是多么的強大啊!”蠱師心中充滿了驚嘆。從渡劫開始,他就不斷的感慨,連續的震驚,自己都有些麻木了。
  “這不過只是飛霜跳雷劫,連十大兇災都算不上。”蠱仙楚度面無表情,看著手中殘留下的一絲霜白雷光,滿是遺憾地道。
  “師傅,聽你這話音,似乎還嫌棄這災劫不夠猛烈的樣子啊?”蠱師叫道。
  楚度坦然而言:“蠱師升仙,會引動天地二氣灌體,在這個過程中,和天意接觸。蠱師詢問任何修行上的難題,天意都會解答。這就是世人常說的師法自然。”
  “但是到了北部大冰原,力道蠱師升仙,會引發狂蠻真意。這個時候,蠱師就不是和天意接觸,而是和狂蠻真意交流,令自身的力道、變化道境界突飛猛進。”
  “災劫的威力越強,狂蠻真意就越多。為師培養你們這些徒弟,看中的就是你們升仙時的狂蠻真意。得到這些真意,能讓為師的力道境界,飛速提升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蠱師恍然大悟,“這就是師傅當年收我為徒時,說的要借助徒兒的地方嗎?”
  楚度正要開口,忽然一聲驚天巨響,從千里外傳來。
  “嗯?”楚度愿望,只見千里外空間破開,宛若一面碎鏡,顯現出仙竅內方源和上古墟蝠苦戰的情景。
  “這!?”楚度雄軀一震,眼中頓時放射出無窮的精芒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