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6 方源渡劫(結)

楚度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世人稱之霸仙,乃是北原蠱仙界的傳奇!
  他出身貧寒,并非黃金血脈,起點甚低,開竅都是僥幸。沒有師傅和親族教導,他獨自修行。他主修力道,卻并未被力道的窘境所限制。而是憑著他橫溢的才情,硬生生以一己之力,創造出斤力蠱、十斤之力蠱、一鈞之力蠱、十鈞之力蠱等等。
  憑借這些蠱蟲,他一步步成長,在世人瞠目驚愕的注視下,最終蛻去凡軀,成就蠱仙。
  但這并非他傳奇的結束,站在蠱仙的層次上,他回首整理,創出人力鈞力流。
  這個小流派,給予日暮西山的力道一記強烈的振奮力量,仿佛是枯木中灌注進生機,令力道綻放出全新的氣象。
  繼獸力虛影流、氣象天地流之后,力道流派中增添進人力鈞力流,被世人認同。
  他以一人之力,改變了力道流派的格局。
  沒有任何一個人,可以否定他的偉大成就。
  至今,北原的蠱師們,十有**都兼修力道,走的路數就是人力鈞力流。
  命運是很奇妙的,常人無法揣度。
  不管是楚度,還是方源,都未想過,會在這種情形下與對方相遇。
  方源渡劫,因為上古墟蝠的力量,自身仙竅福地的竅壁,被撞毀一塊,打通了外界。
  而楚度是護衛徒弟,對付升仙災劫,吸收狂蠻真意。
  北部大冰原那么大,偏偏兩人選擇渡劫的位置,距離如此相近。
  相隔千里,兩人的視線在第一時間,對撞在一起!
  楚度剛剛擊潰徒弟的災劫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拿捏著手中的霜雷,云淡風輕,淵渟岳峙。
  方源白袍翻飛,劍眉星目,渾身帶傷,戰意滔天,仿佛整個人都化身成一柄絕世神劍,鋒銳的氣息讓楚度都輕輕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“竟有人在這里渡仙竅災劫。這是怎么回事?里面的上古墟蝠明明就是狂蠻真意,借助天地災劫顯化。此人手中竟掌握著絕世妙法,能復制蠱師升仙,師法狂蠻的成果,增益自己!”楚度心中充滿了震驚,還有狂喜!
  “霸仙楚度!”方源心中亦是震驚不已,“這個家伙護衛他人渡劫,定然是打狂蠻真意的主意。糟糕,我此番情景落到他的眼中,他定會主動找我的麻煩!”
  方源從瑯琊地靈處得到的仙災鍛竅殺招,對于霸仙楚度而言,誘惑力是絕對巨大的。
  “只要我得到他的法門,我何須勞心勞力,培養徒弟升仙渡劫呢?我自己就可以在渡劫中,引動狂蠻真意,并且災劫更強,真意更多,效率絕佳!必須,必須得到這個法門!!”楚度心中大吼,身形如電,直朝方源射來。
  他號稱霸仙,當年晉升六轉,有資深散仙來找麻煩,被他打得半死。散仙又搬來救兵,結果三位散仙被剛剛升仙的楚度,一路追殺數十萬里,終將三仙陸續殺死。
  百年之后,楚度和劉家蠱仙產生矛盾,對戰十幾個回合,劉家蠱仙不敵,當眾求饒,楚度毫無猶豫,直接殺之。
  之后,劉家出動數位蠱仙,楚度雙拳不敵四手,隱形匿跡了數十年。再出現時,已經是七轉修為,他四處騷擾,三日內搗毀劉家十八個資源點。劉家三仙追殺,他不退反進,不僅殺退劉家三仙,還差點打進劉家的大本營。
  楚度圍在劉家福地,停留不走。劉家太上大長老夾怒歸來,楚度與其大戰三百回合,劉家太上大長老,乃是資深七轉,竟然奈何不得楚度。最終只能任由他退走。
  此戰,令楚度名聲大噪,更令蠱仙界領略到了他霸道的行事風格!
  再沒有任何一位蠱仙,膽敢輕視他。想要找他的麻煩,往往都要深思熟慮,三思而行。
  不過此戰之后,楚度卻收斂行跡,以隱修為主,鮮少現身。最近也只是參加了北原拍賣大會,才顯現在北原諸仙面前。
  原來,當年楚度之所以能夠實力暴漲,戰勝劉家,就是因為得益于狂蠻真意。
  他培養了數位蠱師,護其升仙,令自身的力道境界達到了宗師級數,創造出屬于自己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時機成熟之后,他抓住劉家虛弱的大好時機,打上門去,不僅報了當年之仇,還正式確立了自己的赫赫威名。
  這些年來,他隱形匿跡,仍舊是在北部大冰原里,孜孜不倦地挖掘狂蠻真意這份巨大的寶藏。
  楚度見到方源,不僅是覬覦方源手中勾動狂蠻真意的妙法,而且還有一種自家寶物被人發現、偷取的惱怒。
  所以,他沒有多想,直接進攻,想要將方源拿下,再嚴刑拷打出勾動狂蠻真意的奧秘。
  千里之距,對于蠱仙而言,算不得什么。
  雙方的距離,迅速拉近。
  “嗯?”楚度正緩緩伸出右掌,遙遙對準仙竅中的方源,卻不想一道劍光,已經先他射來。
  他反應很快,但方源的反應比他更快!
  幾乎在第一時間,方源就催動劍痕索命,射出了仙蠱飛劍。
  飛劍射破長空,璀璨的亮銀劍光,竟讓楚度也有不可逼視之感。
  楚度嘿然一笑,伸出右掌,照準飛劍緩重一抓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爆響,空氣炸裂開來。
  一只巨大的力道虛影,顯然就是楚度的右手掌模樣,擠壓空氣,宛若小山橫撞,似緩實快,一把抓住飛劍仙蠱。
  方源眼中閃過一抹驚異之色。
  楚度的力道虛影巨手,和他的大手印竟十分相像。但很明顯,他的力道巨手不僅比方源的大手印更強大,還要更靈活。
  楚度的力道巨手,和他的右手掌同步動作。
  抓住飛劍仙蠱之后,楚度重重一握,竟然直接將飛劍仙蠱封印住。
  方源頓時感到,自己和飛劍仙蠱之間的聯系,變得微乎其微。
  楚度眉頭忽然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,他開口握緊的右手,發現手掌中央,出現了一道血痕。
  正是殺招劍痕索命的傷害。
  “有點意思。”他淡淡地評價一聲。
  話音剛落,他手心的血痕就已經痊愈。
  “交出妙法,饒你一命。嗯?”楚度發出通牒,抬頭一看,神情再變。
  關鍵時刻,方源竟直接斬斷自己的下半身,動用了某種血道殺招,將下半身當場煉化成一股濃稠的血漿。
  血漿撲上仙竅漏洞,竟然眨眼間,就將宇道漏洞填補起來,迅速修復成功。
  楚度連忙催動力道巨手,狠狠撲上。
  但差之毫厘謬以千里,他失去了良機,巨手撲了個空,如流星隕落般,順勢砸在地面上,將地上直接砸出了個深達十丈的巨坑。
  楚度飛到方源落下仙竅的地點,臉色鐵青。他可沒有直接破進仙竅福地的手段。
  “該死!怎么會偏偏碰到霸仙?”仙竅內,方源只剩下上半身,懸空飛行。傷勢慘重,他的腹部以下都已經被血煉掉了。
  劇痛被身上蠱蟲吸納,方源不受影響,面對兩頭上古墟蝠,保持著冰雪般的冷靜。
  “必須盡快殺死這兩頭墟蝠!”方源狠狠咬牙,神色無比兇殘。
  劍浪三疊!
  這個殺招被他連續催動,澎湃的劍浪洶涌而至,硬碰硬地和上古墟蝠對撞。
  慘烈!
  方源七竅噴血,頭暈眼花,處在暈死的邊緣。
  他頭疼欲裂,浪劍三疊這個殺招,涵蓋了許多蠱蟲,催動過程一點都不簡單,為了調動那些眾多的蠱蟲,方源的念頭耗得一干二凈,整個腦海處于極度干涸的狀態。
  而且為了保護竅壁,不讓上古墟蝠的力量再次破壞,方源只能以螳臂當車之勢,拼死擋下上古墟蝠的每一次沖撞。
  讀秒如年。
  每一次擋下上古墟蝠的進攻,方源都眼前一黑,對下次能否再抵擋得住,毫無把握。
  根本沒有能力想其他的東西,所有的念頭剛剛生出,就被方源立即消耗,用來調動渾身上下的無數蠱蟲。
  雙方就像是狹路相逢的死士,赤身刺刀拼殺,一刀刀刺在對方的身上,就看誰先支持不住,失敗倒下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風吹來,方源恍惚的雙眼,現出一絲清明。
  “成功了嗎?”他望著高空中,正在墜落的上古墟蝠,口中無意識地呢喃。
  很快,他腦海中的念頭豐富起來,讓他能夠更多思考。
  一只上古墟蝠,終于被他殺死。但還剩下一頭。
  方源舔了舔干燥至極的嘴唇,慘白如紙的臉上,再現一絲扭曲的神色,他繼續撲向上古墟蝠。
  接下來的情景,卻輕松多了。
  獨自對戰一頭上古墟蝠,方源壓力大減,腦海中的念頭越來越多,讓他能想得更多,更冷靜明智地選擇應對墟蝠攻擊的方式。
  但他不敢有絲毫的放松。
  萬一在凝聚出一頭上古墟蝠,那就糟糕了。
  更糟糕的情況,還是外界的霸仙楚度,若讓他闖進來,方源的下場極度堪憂,比直接死在災劫中還要可怕。
  不過最終,天地二氣緩緩平息下來,方源成功斬殺掉第三頭上古墟蝠,也不見更多的墟蝠產生,楚度更是不見蹤影。
  “災劫停息了。這一場災劫,總算是渡過去了!”方源無力地俯瞰下方,這一方天地已經成為冰雪之地,無數的荒獸雪怪,仰頭咆哮,仍舊對他面露兇光。
  “好在我的仙竅夠大,也沒有什么資源,這些雪怪就先放這里罷。單憑他們是打不通竅壁的。”方源直接飛升上了一重天。
  他傷勢極重,急需休養。
  療傷的同時,還要積極備戰。
  萬一楚度忽然打進來,可不是鬧著玩的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