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8 狗屎分運

西漠,某一段商路中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“殺啊,殺了這群畜生,錢財都是我們的!”
  “搶了他娘的!!”
  “守住,都給我守住,這些貨物丟了,主家絕不會繞過我們!”
  喊殺聲震耳欲聾,圍繞著一座低矮的沙丘,一場盜賊和商隊之間的血腥拼殺,正在展開。
  這只盜賊團伙,常年流竄在沙漠中作案,成員皆是人族蠱師,各個兇殘勇悍,久經沙場,身手不俗。
  而商隊中,人族反而稀少,占據主體的還是羽民。
  這些羽民蠱師,有的站在地面上,護衛商貨,有的則飛在空中,和盜賊激戰。
  一**的火彈紛射,熱浪滾蕩,時而夾雜著風刃,在空中劃過陰損的線路,砸在對方的陣型中,掀起一陣血花。
  西漠中盛行炎道、風道蠱蟲,蠱師們也以這兩種流派最為常見。
  片刻之后,盜賊們牢牢占據上風,損傷不大。而商隊中,卻是死傷慘重。
  韓立夾雜在貨物之間,已經渾身是血,眉目焦黑。
  他在剛剛的激戰中,不幸被一枚隱形的風刃射中,在胸膛處劃了一道又長又深的傷口,現在還血流不止。而眉目間的焦黑,則是一顆火焰流彈,砸在他身邊,滾燙的沙子四下飛濺,大半罩在他的臉上所致。
  “可惡!難道我今天,就要將這條命交代在這里了嗎?”戰場情景,讓韓立心生絕望。
  他好不容易踏上了修行之路,僥幸成為蠱師。但被驅逐出來,只能四處流浪。
  為了糊口,他應聘成為這支商隊的一員,沒想到這么大型的商隊也會遭受劫匪的搶掠。
  “逃啊!”
  “這支商隊完蛋了,老子才不和他們陪葬。”
  “聰明的就跟我走,這些羽民完蛋了,就算是活著回去,也要被主家處死的。”
  敗局已定,商隊中開始出現了逃兵。
  都是受聘擔當護衛的人族蠱師。
  “這些家伙!”
  “別管他們了,節省真元,就算是死,也要戰死!”
  羽民蠱師們咬牙啟齒,憤懣不已。
  “怎么可以這樣?”韓立呆住了,他還很年輕,初入江湖,十分稚嫩,看著這些逃跑的人族蠱師,他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  “你怎么不逃?”一位羽民蠱師走了過來,看到了韓立。
  韓立啊了一聲,有些手足無措,他認識這位羽民蠱師,他可是這個商隊的首領。
  “雖然你的修為低微了一些,但某些方面可比你的那些同族,要強百倍啊!”羽民首領感嘆一聲,拍了拍韓立的肩膀。
  他的手掌閃著光,拍了韓立的肩膀三下,頓時就讓他的傷勢痊愈了!
  “好厲害!這就是四轉蠱師的威能嗎?”韓立震驚,張口想要感謝,但羽民首領已經邁過他,奔向前線。
  前線已經十分危急,羽民首領不得不親自參戰。
  四轉蠱師一出手,頓時殺得盜賊們人仰馬翻,一時間傷亡慘重。
  盜賊團伙中,也有四轉強者,但此刻卻坐鎮后方,冷漠地看著,嘴角帶著絲絲冰冷的笑意。
  羽民首領很快統治了這個戰場,大殺四方,看得韓立熱血沸騰,其余羽民更是紛紛叫好。
  但羽民首領心中,卻是陰郁沉重。
  他知道,對方心思殘忍,是用這些炮灰來消磨他的真元。等到盜賊中的強者登場作戰,他真元不如對方多,必定會落入下風。
  呼——!
  就在這時,從天邊傳來劇烈的風聲。
  風聲浩大,宛若荒獸嘶吼。
  眾人循聲望去,頓時有人驚呼:“糟!是金絲龍卷風!”
  西漠中的龍卷風,分金絲、銀絲、鐵絲、銅絲等等,威力各有大小。金絲龍卷風威力強悍,就算是四轉蠱師,只要被陷入進去,也要兇多吉少。
  羽民們一陣慌亂,盜賊團伙也亂了一下,旋即就像是爆炸的火藥,紛紛吶喊咆哮,面色猙獰地向商隊沖殺而去。
  他們要趁著金絲龍卷風席卷這里之前,將這只商隊拿下,然后攜帶珍貴貨物,揚長而去。
  “支持住!”羽民首領大喊。
  龍卷風雖然恐怖,羽民陷入進去,九死一生。但他們天生能飛,處境會比人族蠱師要好得多。
  這場慘烈的激戰,進入白熱化階段。
  幾乎每一刻,都有人喪失生命。
  韓立縮在貨物之間防守。
  他修為低微,并不惹人注目,悍匪們覺得他不足為慮。
  韓立的確不足為慮,他淺薄的真元已經耗盡,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。
  戰場上的火彈、風刃也很少波及韓立,因為韓立身邊的貨物,讓雙方都心照不宣地選擇收斂手腳。
  龍卷風速度極快,之前還在天邊,但很快就卷席到了戰場附近。
  大風呼嘯,無數黃沙漫天飛舞,擊打在韓立的身上,源源不斷,又麻又痛。
  “撤!”盡管非常不甘心,但明智的匪徒首領,還是大叫一聲,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劫匪們像是一陣風,帶著渾身的傷,和赤紅的雙眼,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
  “快!將這些貨物盡量都搬走。”羽民首領身上傷勢恐怖,但關鍵時刻,還是把貨物放在第一位。
  羽民們忙著搶救貨物,沒有人關心韓立。
  龍卷風襲來,韓立身不由己,第一時間被吸入風中。和他同樣遭遇的,還有不少羽民,以及大量的貨物。
  韓立被卷入風中,天旋地轉,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。他身如柳絮,隨風狂舞,時上時下,危在旦夕。
  砰的一聲,他不知道撞在石頭上,還是貨物上,一下子暈死過去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悠悠醒來。
  “少年,你終于醒了。”一位老者盤坐在他的身前,虛弱地道。
  “你,你是誰?”韓立神智還不太清楚,他掃視四周,發現自己躺在沙子上,身邊盡是石頭、尸體,還有隨處灑落的貨物。
  “龍卷風停了?我居然活下來了?!”韓立楞了一下,旋即大喜。
  “沒有我救你,你如何能活下來?”老者笑了笑。
  “韓立多謝老人家的救命之恩!”韓立連忙施禮,真誠道謝。
  老者欣慰地點點頭:“想當年,我未成仙時,也如你這般處境。今朝你被卷入風中,也是因我而起。我和田勁的賭斗,終于還是我輸了……臨死之前,老夫就將這一生真傳,都付于了你罷。”
  中洲。
  劍斷山谷之中。
  “劍氣蠱飛到哪里去了?”
  “快追!”
  “這只劍氣蠱是我的,誰都別想搶走!”
  一群蠱師大呼小叫,形成一股奔騰的人流,從谷內一頭撞出來。
  “小子,讓開路!”
  “擋路者死!!”
  洪易剛走到劍斷山谷的谷口處,就見到一大群蠱師瘋子般,飛撲過來。其中不乏三轉、四轉的強者。
  洪易臉色刷的雪白,連忙逃竄,讓開道路。
  一群蠱師卷起漫天煙塵,轟隆隆地從洪易身邊奔騰而去。
  “這,這是怎么回事?”洪易口中喃喃,還是一陣心驚肉跳。
  身旁路人的交談,算是替他解惑。
  “聽說那是一只四轉的劍氣蠱呢。”
  “難怪引起這么多人哄搶啊。”
  “我們也快進去,說不定也能碰到四轉的劍氣蠱。”
  “想得美呢。這個劍斷山谷才形成多久?四轉劍氣蠱,說不定也只產生一只。別異想天開了。”
  “劍氣蠱……四轉?!”洪易心中震動了一下,目光中透射出羨慕之意。
  他連忙動手,跑進山谷。
  這山谷其實他早就探索過,只是之前,并不是如此地貌。
  原來,義天山大戰之前,仙僵薄青出世,從落天河源頭河底,暴射出無窮劍光。
  有一道劍光,就落到這里,將這里的山脈斬成兩段,形成了山谷地貌。
  這就是劍斷山谷的由來。
  起先,人們并沒有過多在意,但很快,中洲蠱師們意外發現,這里的山谷中漸漸出現了野生的劍道蠱蟲。
  原來,當初的劍光并非尋常,每一道劍光都蘊藏劍道道痕,劍光落到這里后,劍道道痕就刻印在山谷中,形成了特殊環境,孕養出越來越多的野生劍道蠱蟲。
  紙包不住火,越來越多的蠱師前來這里尋寶。
  剛剛的一幕,就是四轉劍氣蠱被人發現,逃竄中引動眾人哄搶。
  “四轉野生蠱蟲,可遇而不可求,我就算遇到了,恐怕也捕捉不了,太過危險了。”洪易一邊心中思量,一邊小心翼翼地在谷內搜索。
  他漸漸遠離人流,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,發現了驚人的一幕。
  一只普通的毛毛蟲,正在蛻殼。
  但奇妙的是,毛毛蟲的硬殼上,正閃閃發光。
  洪易楞了一下后,旋即認出了這一幕,他心中狂喜:“好運道!我居然碰到了蟲子升華為蠱的那一刻。這股逸散出來的氣息……好強!不知道是四轉,還是五轉蠱?”
  洪易不待毛毛蟲完全蛻殼,連忙上前,將其捉拿到手。
  立即轉移,到了更安全的地方,他就催動真元,開始煉化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煉化成功,得到一只很古怪的劍道五轉蠱蟲。黑不溜秋,巴掌大小,像是縮小的鐵制劍鞘。
  五轉劍鞘蠱!
  “這只蠱有什么用?我雖然得了五轉蠱,但我真元跟不上,根本用不了啊。”洪易正暗暗惋惜,忽然一只野生的劍道蠱蟲,從一旁的草叢中鉆了出來,悠悠地飛到他的身邊,然后飛進他手掌中的劍鞘蠱內。
  洪易驚得呆住,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南疆,無名小山。
  夜幕籠罩,暴雨傾盆。
  “商心慈,今天你就把命交代在這里罷。”一個矮壯的男子,背負雙手,昂然走向小山之巔。
  在那里,有三位蠱師,正據險防守。
  一男二女。
  其中一位女蠱師,傷勢很重,是商心慈的婢女小蘭。
  另一位女蠱師,一頭柔順如瀑的青絲,膚白若雪,清麗絕倫,正是商心慈。
  望著來者,商心慈慘然一笑:“商赑屃!想不到真的是你,你我何必同室操戈?”
  商赑屃哈哈大笑:“父親死了,大哥死了,嘲風也死了,只要殺了你,我八哥就能登上商家族長之位。所以你今夜必須死!”
  商心慈聽聞這話,像是被無形的巨力狠狠撞擊了一下,身軀一晃,差點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她語氣凄涼哀婉至極:“就為了一個族長之位,商蒲牢就真的如此冷血無情嗎?”
  商赑屃冷笑一聲:“是,你是救過我八哥一命,但那又怎樣?指望他知恩圖報,將族長之位拱手讓于你?哼,商家族長之位,是萬人之上的權柄!你婦人之仁,怎可能爭得過我八哥!”
  商心慈搖頭:“我救他時,從未想過什么族長之位。”
  “正是如此,你才落到現在這個下場。哈哈哈!”商赑屃緊接著道。
  “心慈小姐,何必與這種小人多說!”葉凡眉間扭成疙瘩,語氣中對商赑屃厭惡至極。
  “葉公子,你走吧。他想要的只是我的命,我給他便是。你本身局外人,不必摻這趟渾水。你快走!”商心慈推葉凡的后背,催促他離開。
  “我不走!”葉凡大叫,“心慈小姐,解我困頓,滴水之恩涌泉相報,我怎能一走了之?”
  “哼,說得很動聽啊。不過你就算想走,也走不了。今天你們三個,都必死無疑。商心慈,你還是這么天真!我不把你們三個全殺掉,難道日后讓幸存者來詆毀八哥的名聲嗎?”商赑屃說著,步步逼近。
  葉凡緊緊咬牙,哪怕他身受重傷,站都站不穩,也要擋在商心慈的面前。
  “嗯,是個漢子。”商赑屃淡淡地評價了一句,旋即一揮手,就將葉凡揮倒在地。
  “你若是巔峰狀態,我還顧慮你三分。可是你現在真元早就耗盡,一點威脅都沒有。哈哈哈。”商赑屃大笑,走近商心慈。
  商心慈緩緩閉上雙眼,放棄了無謂的反抗。
  臨死之前,她的心底最深處,忽然浮現出一個男子的身影。
  一個念頭,不由自主地泛起——如果能在死之前,在見他一眼,該有多好。
  然而等待了片刻,卻久久不見商赑屃動手。
  商心慈困惑地睜開雙眼,只見商赑屃一動不動的站在她的面前,距離她只有幾步之遙。
  但他僵如石像,一臉驚恐的表情,都定格住了。
  “哼,因為些許權利富貴,就罔顧親情,簡直是我商家的敗類!”一個女仙顯現出身形。
  “您是?”商心慈滿眼驚異。
  女仙欣賞地看著商心慈,溫聲寬慰道:“別怕,我是你商家先祖,商青青。我已決定,從即刻起,由你繼任商家族長一職。”
  Ps:這章4000字,因此來晚一點。歡迎大家關注蠱真人微信公眾號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