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39 罐河察運

罐河,宛若一條修長的玉帶,雕綴在中洲東部之中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罐河的水,永遠是這么舒緩的流淌,仿若一首優美長歌,曲調悠揚柔轉。
  影無邪站在罐河河堤,等待風禪子的到來。
  而黑樓蘭、石奴、太白云生等人,則隱藏在附近,為影無邪保駕護航。
  河水潺潺流淌,河面上一兩只蜻蜓,時而懸飛,時而停在罐草的尖端。
  罐河中生長著許多的罐草。
  這種草,根扎在河底泥濘之中,汲取營養。莖修長而又柔韌,支撐著草尖,探出河面。
  罐草的草尖,結著一顆棕褐色的果實。
  這種果實此時還只是拳頭大小,沒有成熟。果實是中空的,并不密合,頂部張開大大的口。
  正巧這時,一只蜻蜓,循著果實內部的香味,莽撞地飛進果實之中。
  它掙扎了幾下,就被濃郁的香味迷昏,再也飛不出來。
  影無邪靜靜地看著這一幕。
  他知道:等到再過幾個月,果實越長越大,會吸引更多的飛蟲、水蟲,甚至是小魚小蝦。隨著生長的過程,果實的開口漸漸閉合。完全成熟之后,罐草草尖像是吊著一個褐色的瓦罐,徹底密封起來。
  然后罐河就迎來每年一次的汛期。
  汛期中,罐河一改溫和的景象,水流洶涌湍急,將無數生長在河水中的罐草沖刷。一個個的褐色罐果,就被水流帶動,脫離草莖,隨波逐流。
  罐河兩岸,蠱師們會紛紛行動,打撈罐草的果實。
  敲碎它們,就能得到魚蟲,還有罐草的種子。更有一定的概率,會在罐草中產生蠱蟲來。
  這些蠱蟲,在罐草中陷入沉眠,能被人輕易煉化。
  十大古派的超級勢力風云府,掌管罐河,每到這個時候,都會組織一場罐河祭典。吸引無數蠱師,男女老少,不僅是風云府中的弟子,還有周圍大大小小的勢力,熱鬧非凡。
  影無邪看著河面上的罐草,目光卻是離散游蕩的。
  為了搞到太古之光,他在罐河附近已經停留了一段時間了。
  表面上他云淡風輕,平靜如水,實際上心中卻積壓著許多焦躁,并且這種焦躁不安隨著時間的積累,越發濃重。
  “我身上有春秋蟬,它已經被封印住,無法運用。在我重煉之前,天意能時刻關注著我。天意不僅會悄無聲息,不動聲色地影響我的思緒,還會布局,影響其他存在,來圍剿我。我不能給天意從容布局的時間,停留在某個地方,絕不能太久。如果這一次,風禪子再爽約的話,我就只好放棄這條線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心中暗下決心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道青綠色的身影,緊貼著罐河寬闊的河面,急速低飛,向影無邪迅速接近。
  “是那頭六轉草頭神!”
  “提高警惕,防止意外。”
  影宗眾仙暗中傳音,紛紛打起精神。
  草頭神再見到影無邪,態度倨傲,昂首道:“太古之光就在我的手中,但主人說了,要換可以,但之前的價格不行,你們還得在這個基礎上,提價三成!”
  “什么?居然還要提價三成?”
  “這是獅子大開口,他風禪子還真敢提啊。”
  “本來價格就已經很高了,這要提高三成,實在太不劃算!”
  石奴、太白云生暗中討論。
  影無邪其實心中也頗為惱火,但沒有辦法,他實在太需要太古之光了。要煉制定仙游,必須需要太古之光。這是一個繞不開的坎兒。
  沉默了一下,影無邪點頭:“我答應你。”
  草頭神冷哼一聲:“那就開始交易吧。”
  影無邪早就做了充分準備,雙方很快交易完畢。
  草頭神仔細清點之后,神情露出一絲滿意。
  影無邪損失慘重,付出代價頗高,但他千盼萬盼,終于將太古之光弄到手中,心中還是歡喜更多一些。
  他對草頭神笑道:“這次交易大家都很愉快,將來有機會咱們可以再合作。”
  草頭神:“哼,再合作?那就得看我家主人心情了。其實本來這次,主人是不打算和你們交易的,但不久前他和浪子秋打賭輸了,想要翻本,才派我前來。你們可要死死記住,這太古之光絕不是我家主人給你們的!”
  “明白,明白。其實貴府家大業大,庫藏豐富,可稱得上浩如煙海。少一件小小的太古之光,算得了什么?根本不會有人察覺的。”影無邪恭維道。
  “可以了,此事已成,你速速離開,不可在這里逗留太久。”草頭神最后關照一聲,轉身離去。
  其實不用它提醒,影無邪已經決定要立即離開!
  隱形匿跡,一直飛出十多萬里后,影宗一行人才落足在一處無名森林之中,進行短暫休整。
  “這一次雖然換得太古之光,但風禪子要價太狠,我們付出太多。想要煉出定仙游,還得尋找其他輔助仙材。”石奴道。
  “好在太古之光已經得手,接下來就好辦得多了。畢竟我們可以借助逆組織。”太白云生提議。
  “關鍵是這份太古之光有多少,能煉多少次?”黑樓蘭的話一針見血。
  蠱仙要煉制仙蠱,不是光只準備一份仙材就可以的。
  不算毛民天地流,單以人族隔絕流的煉法來論,煉制六轉仙蠱的成功概率不到百分之一。
  從這個理論數據而言,影無邪他們至少要準備一百份仙材。
  但實踐經驗看來,事實更加殘酷。
  因為成功概率,不是單靠仙材數量多,就能提高的。很多時候,就算超過一百份仙材,也會煉蠱失敗。
  “這份太古之光頗多,能嘗試九次煉制。”影無邪說到這里,頓了一頓。
  他暗中催動體內一只仙蠱。
  六轉仙蠱察運!
  這只仙蠱,原本在秦百勝身上。機緣巧合之下,因為需要,所以被送到石奴手中,借給他運用。
  義天山大戰后,影宗失敗,這只察運仙蠱便又輾轉到了影無邪手中。
  這是一只偵查蠱蟲,專門用來觀察其他存在的運氣如何。
  影無邪雙目散光,抬眼看向自己頭頂。
  視野中,景象大不相同。
  一個運道氣柱,如夢似幻,落在影無邪的眼中。
  影無邪稍稍意外了一下:“咦?我的運氣怎么忽然之間,好轉了這么多?”
  他早在之前,就查探過自家運道,十分不理想。并且因為春秋蟬的弊端,運氣還在不斷地衰落下去。
  現在這個情形,比他估算的,要好太多了!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”影無邪腦海中靈光一閃。
  他想到了方源。
  又想到了瑯琊地靈手中的己運真傳。
  “上一次,我影宗突襲瑯琊福地,搶奪了部分煉爐,還殃及了狗屎運仙蠱,無意間毀掉了它。瑯琊地靈就一直準備重煉狗屎運仙蠱。最近正好煉成了。恐怕他是將狗屎運借給了方源。”
  影無邪一下子,就想到了這個最大的可能。
  幾日前,他就知道方源渡劫成功的情報。
  因為影宗方面,還殘存了一個毛民蠱仙內奸,留在瑯琊福地之中。
  “恐怕真是如此了!”
  “原先方源和幾人連運,運道均分。義天山大戰之后,我的肉身是方源的,而他保留魂魄,兩者仍舊連運。”
  “他在那邊動用狗屎運仙蠱,增強自身運氣。但增幅的運氣,好像水從高處流下,灌給葉凡、洪易、韓立、黑樓蘭四人。這四人又和我這具肉身運氣相連,所以讓我討了個便宜。”
  “難怪我之前,等候那么久,都沒有成果,希望更是渺茫。這一次,風禪子忽然就打賭輸給了浪子秋,急需要資本,所以才和我交易,讓我得到了太古之光!”
  思考了一番,影無邪發覺,原來方源大有利用價值!
  “他的仙竅兩個月就要渡一次劫。渡劫前,他必定要用狗屎運,增幅運氣,減弱地災威能。這樣一來,我就能因此受益!甚至都不需要去北原,找長生天借運了啊!”
  “就算他知道此舉資敵,也不得不這樣做。因為至尊仙竅的災劫,恐怖得遠超常理,他必須要盡一切可能,爭取渡過生死難關!不過……他選擇在北部大冰原渡劫,真是英明舉措。天意要對付他,千方百計地想要鏟除他,必定借助地災。但在北部大冰原渡劫,卻是讓狂蠻真意替代了一部分的天意,大大降低了其中的危險。哼,希望你能活下來,你的這具身體,我遲早要重新收回!”
  在無名湖畔停留了一會兒,影無邪見無人追蹤,再次率領三仙啟程。
  影無邪行色匆匆。
  他要抓緊時間。
  不僅是因為本體殘魂陷落在夢境中,日夜煎熬,時刻消磨。而且,他要趁著運氣好時,煉制定仙游,這會使得成功的可能大大提高!
  北原,北部大冰原。
  “師傅,我們還有在這里停留多久?”剛剛晉升成功的力道六轉蠱仙,弱弱地問道。
  霸仙楚度站在冰原上,望著被他拍出掌形深坑的地面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沒有回答徒弟的話,而是陷入懊悔之中。
  “我之前太過魯莽了,怎么會想都不想,就直接動手了呢?”
  “他既然知道提取狂蠻真意的法門,此法不管是仙道殺招,還是仙蠱屋,我想要得到,絕不容易!”
  “就算打殺了他,也要防備他魂魄自爆,否則就竹籃打水一場空,眼睜睜地失去這份天大的問道機緣!”
  “我應該更穩妥一些的,至少我應當先禮后兵才是啊!”
  “現在對方彌補了漏洞,居于仙竅之中,易守難攻,我卻沒有突破的手段。”
  “亡羊補牢,為時未晚。或許我可以和他商量?對,我手中還有他的劍道仙蠱,這就是談判的籌碼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