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40 血漂流

北原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至尊仙竅內,第一重天。
  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,精芒一閃即逝。
  “耗費數日推算完畢,還是采用原先的名目,仍舊叫做血漂流罷。”這般想著,方源身邊的蠱蟲,就跟隨他的心念調動起來,四下飛散。
  數百只凡蠱,在他身邊環繞飛舞,宛若碩大圓環。
  血本仙蠱就寄生在他的胸口,赤紅的印記開始綻射光芒,同時發揮澎湃的熱量。
  忽然間,一股耀眼奪目的血光從方源胸口綻放。
  血光沖天,眨眼間就化作一股澎湃的血泉。
  血泉載著方源,沖突而起。
  激射到空中后,嘩啦一聲,在空中拉開一道長長的猩紅軌跡。
  一道血光長河,在一重天中噴射飛行。
  所到之處,逸散濃郁的血腥之氣,令人聞之作嘔。
  血光長河中,方源全身都被包裹在里面,不見蹤影。這點很好,有偽裝的作用,敵人就算攻擊,也不知道該具體攻擊血光長河哪一部位。
  飛行一陣,方源便停息下來。
  血光長河驟然消失,把方源孤零零的身影顯現在空中。
  “這血光長河的速度,還可以再提高一些,只要增加更多的凡蠱。”方源仔細體悟,總結得失。
  “但就算凡蠱再多,直線速度還是不如劍遁仙蠱的。”
  劍遁仙蠱是七轉仙蠱,這份血漂流仙道殺招,采用的唯一仙蠱,也就是六轉的血本仙蠱,速度比不上劍遁,很正常。
  除非方源將血本仙蠱的級數,提升到七轉,這個血漂流方能在直線速度上,超越劍遁。
  不過這樣一來,方源只是六轉蠱仙,運用七轉仙蠱,又會遇到之前的尷尬情景,得不償失。
  “直線速度上不如劍遁,早在我預料之中,沒有關系!我推算這份仙道殺招,完全是想在轉折彎曲方面,彌補劍遁的短板。我可以將血漂流和劍遁仙蠱,交替運用。如此一來,也夠勉強應付楚度了。”方源早已考慮清楚。
  血漂流是血道殺招,劍遁仙蠱卻隸屬劍道,這兩者之間一點聯系都沒有,換做其他蠱仙兼顧兩者,必定兩頭都不討好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個特例!
  他的這具肉身,極為特殊,乃是至尊仙胎蠱所化。一身道痕,五花八門,包含諸多流派,更妙的是互不干擾。
  方源完全可以將血漂流、劍遁仙蠱交替運用,一點都不損失這兩者原有威能分毫。
  劍遁仙蠱令人直線飛行,雖然速度極快,但只能直線飛行,實在太傻了,極其容易被針對。
  若是停下來調整方向,這個瞬間的破綻對于霸仙而言,完全可以把握住。
  但劍遁、血漂流交替運用,互補短板,差不多能從容面對霸仙了。
  楚度是力道蠱仙,力道這個流派,擅長攻擊和恢復,作戰持久力最強,但速度方面通常欠佳。
  當然,這一切都只是方源的估算。
  是否有效,還得實踐來檢驗。
  畢竟,霸仙楚度上一次的大肆出手,還要追溯到百年前。
  自從他和劉家太上大長老一戰后,就鮮有行蹤,一心潛修。
  方源這些天不僅推算血道殺招,還在千方百計地收集楚度的情報。
  但大多數的情報,都是一百年前左右的,早就過時了。
  這時候,方源就懷念起黎山仙子來了。黑樓蘭的這位小姨媽,掌握山盟仙蠱,人脈極其廣泛,與魔道、正道、散修都有極多往來。若是她還健在,必定能采集到更多更新的有關楚度的情報。
  “瑯琊派雖然勢大,但也隱居多年,最近才有積極入世的思想。情報方面,完全比不上黎山仙子。信道……這是我的一個短板,我今后得彌補起來。”
  方源思緒稍微發散了一下。
  他想起義天山大戰。
  啊,那就是個坑!
  方源現在回想起來,還有點心驚肉跳。
  他能存活下來,完全是兩個巨人打架,最后讓他這個小螞蟻撿了大便宜。險死還生,有不少運氣的成分。
  說起來,還是信道造詣不深,情報不足!若是方源早知道有這樣的內幕,他必定會改變計劃的。
  “不過就算是我有了黎山仙子的信道手段,恐怕也打探不出關鍵情報來吧。義天山的水,實在太深了。五百年前世,完全沒有搞這么大!”
  方源將逸散開來的思緒,都收斂起來。
  不得不說,他現在重獲新生,思考問題時靈光閃現,游刃有余。完全不是之前的仙僵之軀,能夠比擬的。
  再加上他智道宗師境界,許多智道手段輔助,比五百年前世時還要思維縝密,靈活聰穎。
  這個方面,他已經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歷史高度!
  血漂流雖然推算出來了,但還要演練,并且在演練的過程中,不斷修改。
  仙道殺招開創出來,并不意味著就放著不管了。還需要蠱仙不斷地調整、精修,甚至大改。
  想當年,東方長凡設想出的萬星飛螢,就精修了無數次,大改了三四次。就算這樣,他還私底下覺得不滿意。
  有一些仙道殺招,不僅是設計者終其一生都在修改完善,甚至他(她)的歷代傳承者,都參與休整改進。
  例如無雙偃月斬,這個仙道殺招就被天妒樓的歷代蠱仙,改進過許多次。也正因為如此,這個仙道殺招,才成為天妒樓的招牌,在中洲赫赫有名,震懾四面八方。
  方源的仙級血道殺招,都還是草創,距離無雙偃月斬這種層次,還差的很遠。
  接下來的幾天里,方源就專門練習血漂流和劍遁仙蠱。
  不斷的實踐,加深他的經驗,令他對血漂流和劍遁的運用,有更多更深的體會。
  演練中,他也不斷的進行調整,最終,他并沒有再繼續為血漂流增添凡蠱,反而在原來的基礎上削減了一部分。
  “我需要血漂流配合劍遁,是需要它為我蜿蜒曲折。劍遁停息下來后,一瞬間,我就要催動血漂流成功。這個時間有點短,所以凡蠱數量多就顯得麻煩。不僅浪費寶貴的時間,增添了催發難度,而且增添了那一點速度,也收效甚微。”
  “差不多可以了,現在應該嘗試一下收起仙竅,逃脫這里。看看能不能擺脫楚度。”
  雖然方源還可以繼續推算出更多的血道殺招,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。
  自從他得到血本仙蠱之后,他就以這只仙蠱為核心,憑借五百年前世的凡道殺招積累,順利推算出了舍命血印、血愈湖、血漂流,這三個血道殺招。
  做到這個程度,已經足夠了。
  畢竟血本仙蠱只有一個,用了這個血道殺招,那個血道殺招就不能同時運用。
  其他方面,方源完全可以用其他仙蠱來替代。
  自從義天山大戰之后,他丟失了幾乎全部的蠱蟲積累,現在的這些蠱蟲涉及許多流派,雜亂不堪,不成體系。但目前沒有辦法,只能將就著先用了。
  “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也仍舊會,也必然會選擇至尊仙胎蠱!”對于這點,方源毫無猶豫。
  雖然現在,方源鎮守至尊仙竅,易守難攻,但也要防備楚度請他人援手,或者在冰原上布置仙級戰場殺招什么的。
  總之,停留在這里越久,越是不利。
  主意已定,方源就沒有再猶疑不決。
  心念調動,整個仙竅世界都開始了嗡嗡震動。
  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,持續了片刻之后,仙竅世界驟然收縮。
  它收縮的速度極其快速,簡直是電光火石!一剎那間,方源再睜開雙眼時,已經來到外界,置身在北部大冰原中。
  無風無雪。
  蒼白的陽光,映照著這片平緩廣袤的冰雪大陸。
  仍舊很寒冷。
  方源提起十二分精神,目蘊神光,輕輕一掃,便見到楚度。
  霸仙楚度!
  和方源料想的一樣,他一直留著這里,并未離開。
  但有點出乎方源意料的,是楚度的態度。
  “這位仙友,且慢,且慢!”楚度并未出手,而是面帶微笑,看著方源,聲音也很柔和,一點廝殺之意都沒有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閣下這是先兵后禮?”
  “慚愧,慚愧。”楚度居然坦言承認自己的過錯,以道歉的口吻道,“之前的事,是在下莽撞了。只因見到仙友渡劫景象,實在對在下今后的修行影響太大!所以一時間,心馳神搖,魯莽出手。事后細想起來,后悔不迭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緊緊盯著楚度,嚴加防范。另一邊則一直在用諸多手段,偵查周遭環境。
  見方源沉默,楚度主動提出:“仙友,我無意與你為敵,只在意你引動狂蠻真意的竅門。我希望和你進行交易。”
  “交易?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以斟酌的語氣道,“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你出的價碼能打動我心。”
  楚度臉上喜色一閃。
  但緊接著方源又道:“但在交易之前,你故意出手,干擾我渡劫的事情先得好好算一算!”
  “我的賠償,必定會讓仙友滿意!”楚度立即接道,態度非常誠懇。
  就連方源私下都有點小驚奇——這還是霸仙嗎?
  不過仔細一想,方源對楚度更加警惕。
  此人能屈能伸,是大丈夫!誰若因此輕視他,那就是十足的蠢貨。
  “你想要賠償的話,先將我的飛劍仙蠱還來,以示誠意罷。”方源旋即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