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1 楚度的短板

聽到方源想要索回飛劍仙蠱,楚度笑了笑,立即答道:“只要達成交易,本人不僅將飛劍仙蠱雙手奉上,更會付出其他,必定讓閣下滿意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”
  開玩笑,這飛劍仙蠱當然要扣在自己手中,這是要挾對方的上佳籌碼。
  楚度怎可能輕易就將其交還?
  楚度態度雖然溫和客氣,但心中卻冷靜清醒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臉上毫無失落、失望之色。
  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答案,當即臉色一冷道:“楚度,你毫無誠意!此事不談也罷。”
  說著,他便催動劍遁仙蠱,一時間身形如劍,猛地射出,刺穿天地,眨眼間就到了遠方。
  “仙友慢走。”楚度臉色一變,連忙追趕。
  方源筆直斜射,直插遠方蒼穹,飛了只一會兒,楚度的身影就出現在身后數里之外。
  “仙道殺招么……”
  方源回首一望,感應到楚度身上的蠱蟲氣息十分龐雜。
  明顯力道的移動殺招,還是七轉層級,竟比劍遁仙蠱的直線速度,還要高出一籌!
  方源不禁心中一沉,這情形對他相當不利。
  說實話,他把大部分的希望,都放在劍遁仙蠱上。畢竟這速度已經十分快速,就連上古云獸都追不上。
  沒想到,霸仙楚度居然有仙道殺招,使出來的速度比劍遁仙蠱還快!
  “恐怕,這楚度培養蠱師升仙,遠不止我眼前看到的一例,還有其他。近百年來,他定是暗中汲取了不少的狂蠻真意,力道境界深不可測,方才創出這等力道殺招來。”
  “既然劍遁仙蠱不成,那就再試試血漂流吧。”
  方源心念一轉,立即停下劍遁,他的身體還是靠慣性在飛,只是速度迅速減慢。
  隨后,他渾身血光乍起,包裹他的全身,化為一道澎湃的血河。
  血河劃破長空,宛若一道蜿蜒游走的血蟒長蛇,血腥氣味在空中四處彌漫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血漂流,催發成功!
  方源立即轉了個彎,向左前方飛去。
  之間銜接,十分完美,就連方源都暗感滿意:“我將凡蠱數量減少,這是對的!這樣一來,催發血漂流失敗的可能就更低,而且催發更快。當然,我先前在仙竅中練習那么多次,也是功不可沒。”
  這思緒只是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,他的主要注意力,一直都牢牢的掛在霸仙楚度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忽然改變方向,楚度的應對是什么,無疑是接下來最關鍵的。
  “若是楚度能追上來,那我就只好停下來,和他扯皮,商量交易的事情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里正做著最壞的打算,然后就看到霸仙楚度轟的一下,威勢無量地,從他眼前筆直地飛出去了!
  方源神色一愣。
  他的視線跟著楚度轉移,就看到后者像是地球上的火車,一路悶沖,速度飛快,力量更是強大,飛過去的路線上掀起一股股磅礴的氣浪。
  一直飛出了十多里的距離,楚度的速度這才慢慢下降,直至靜止。
  然后,他掉過頭來,又開始緩緩提速,向方源這邊猛沖過來。
  他的速度越來越快,很快就又達到了之前的程度,比劍遁仙蠱還快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,立即催動血漂流,轉變了方向。
  于是,他又看到了之前的一幕。
  霸仙楚度十分拉風的,或者說十分莽撞的,從他身前轟隆隆的飛走了。
  方源一下子樂了。
  他之前擔心劍遁仙蠱,只能直線飛行,所以推出血漂流來彌補這個短板。
  沒想到,這個短板落到霸仙楚度身上,比他還嚴重!
  情勢瞬間變化,方源心思電轉,忽然決定不走了。
  他現在要逃脫這里,甩開楚度,是很輕易的事情,只要謹慎一些,這就等若立足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“有點意思了。”方源心中嘀咕一句后,決定和楚度繼續商談下去。
  楚度見方源停下高空,再不飛走,心中頓時大喜。
  “好險,好險,看來我手中這只飛劍仙蠱,還是很有作用的。對方到底還是不舍!”
  方源等著楚度遠遠地飛過來,達到一定距離后,忽然豎起手掌:“停住,咱們就這個距離,可以談談。”
  方源謹慎,雖然自家移遁這塊有優勢,但還是保持一定距離的好。
  楚度便立即停下來,笑了一笑,頗有些灰頭土臉的感覺。
  方源挪揄道:“楚兄的風采驚人,著實令在下大開眼界!這殺招是什么名目,居然如此厲害,連我的劍遁仙蠱都比不上。”
  “這殺招名為身體力行,是我精心揣摩出來,憑借自身仙軀的力道道痕多寡,增長速度。只是有一大弊端,只能直線前進,飛行途中方向萬萬不能更改,就連后退都不可行。平日演練不足,今日情急之下,著實獻丑。”楚度竟真的坦言相告,承認不足,意態豪邁,風度讓人心折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露出認真的神色:“楚兄神威赫赫,平日里就算戰斗,偌大的北原,誰能讓你使出此招撤退呢?”
  “承蒙閣下謬贊!北原蠱仙界深不可測,我楚度也只是有些名聲而已,越是修行越體會到自我的渺小。八轉蠱仙,在北原之中,絕不只是明面上的那五位。七轉之中,亦有叫我忌憚的強者,閣下就是當中一位。說來慚愧,閣下姓甚名誰,什么跟腳,我卻一點都不清楚呢。”楚度的笑容帶著一絲苦澀之意。
  他這話并非客氣,完全是真心實意。
  方源不了解霸仙楚度,楚度更不了解方源。
  方源催動劍遁仙蠱后,速度快得讓楚度震驚!畢竟,論直線速度,劍遁仙蠱是能和同轉的氣遁比一比的。
  楚度是資深的七轉蠱仙,其實手中掌握著不少的移遁手段。但是和劍遁仙蠱一比,絕大多數都差了。只剩下最后一個仙道殺招身體力行,還能比得上。
  方源猜測的不錯,這個身體力行仙道殺招,就是楚度設想出來,專門用來撤退的。
  但當今北原,很少有人能讓楚度不敵撤退。
  再加上楚度這些年,都是隱姓埋名,偷偷培養蠱師升仙,也很少出手。
  這個仙道殺招其實也不是他疏于演練,而是包含的蠱蟲數量太多太多,催動起來十分麻煩。
  楚度第一次見到方源,方源在仙竅中渡劫。楚度出手,但方源動手比他還快,還要果斷!
  方源在搜刮楚度的情報,楚度這些天也沒有閑著,也在想方設法,搜尋方源的情報。
  楚度當然毫無成果。
  在他看來,方源這個家伙,就好像是忽然從石頭里蹦出來的。什么時候北原蠱仙界,居然有這樣的人物?!
  別的先不說,氣息方面就很古怪,之前在仙竅中時的第一眼,是六轉氣息。這一次出現,就七轉氣息了。
  不過,應當是北原本土的蠱仙,這個氣息應當錯不了。
  只是,不知道他修行的究竟是血道,還是劍道?
  這個問題,讓楚度感到十分好奇。
  這兩個流派,完全是不搭邊啊!你要說魂道、奴道兼修,或者律道、禁道兼修,智道、情道兼修什么的,還情有可原。
  劍道、血道?
  你就不怕這兩者相互掣肘嗎?
  偏偏方源不僅有劍道七轉仙蠱,而且血道殺招出色得叫楚度都為之暗驚不已。
  還有,還有。
  你修劍道、血道,也就罷了。也不關隘我什么事,居然還有法子勾動狂蠻真意?!
  我絞盡腦汁,嘗試了無數次,都以失敗告終,最終只能選擇培養徒弟這個笨法子。
  你到底用的啥方法啊?
  狂蠻真意,絕對需要智道造詣!
  難道說,你智道造詣也很不低??
  這一次追逐戰,整個過程只是很短的時間,但楚度愣是沒追上方源!
  見方源沒有飛走,而是停下來的那一刻,楚度都感到自己的小心肝噗噗的跳,激動和驚喜的情緒充盈胸膛!
  實力勝于一切,所以楚度現在,已經完全將方源當做同等的存在來應對。
  方源沉默了一會兒,這才以斟酌的語氣,慢慢地道:“其實,我們之間交易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  楚度沒有說話,豎起兩只耳朵,仔細傾聽。他眼中的熱切,好似火焰,騰騰灼燒。
  但等了半天,方源這個壞蛋居然不再說話,好像是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  楚度忍耐不住,只好開口:“我相信,以我的財力,一定能讓你滿意。”
  方源看了他一眼,脫口而出道:“閣下不是之前參加了一場北原拍賣大會嗎?”
  楚度神情微微一僵,轉眼他試探道:“原來閣下當時也參加了這場大會嗎?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方源坦言承認,“拍賣中,我還利用了你一把呢。”當然這后半句話,方源也只是在肚子里嘀咕了一下。
  “閣下到底想要什么,不妨直說。”楚度追問。
  “不好說啊。”方源長長嘆氣,眉頭緊鎖,一副為難的樣子。
  楚度氣悶。
  這要是換做其他人,他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。
  “沒有什么不好說的,我就算現在沒有,也會盡力為閣下籌謀得手。”楚度接著道。
  他已經決定,不惜任何代價,也要搞到這個法門!
  方源又長長嘆氣一聲:“之所以不好說,是因為我現在還沒有想好,要和楚兄你交易什么。”
  楚度差點氣歪了鼻子。
  搞半天,你一副為難猶豫的樣子,只是因為沒想好?
  楚度皺眉,語氣低沉下來:“閣下莫非是故意停下來,消遣我的么?”
  “楚兄息怒,自然不是!”方源立即道,“但凡蠱仙,都是災劫懸頂,自有無數需求。只是我沒想好,該如何交易,才能對我修行有最大幫助。不如這樣,待我思考一段時間,深思熟慮之后,再答復楚兄你吧。”
  楚度面色有些難看,想了想,只好點頭,無奈地答應道:“也好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