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54 話本平常蛇龍變

毛六看著方源,哈哈一笑,卻是一點都不害怕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若是要審辦他,那么方源早就該在之前,毛六剛剛傳音的那一刻,就直接動手的。
  但是方源卻沒有,而是坐下之后,才虛言恐嚇。
  至于內中緣由,毛六也心知肚明,當即便道:“十二云城,本就是由我負責督辦。你來之前,這里也已經被我布置了仙道蠱陣。不僅可以完美偽裝,不讓瑯琊地靈發現,而且還有壓制盟約的功效。你大可以試一試。”
  方源已經加入了瑯琊派,身負盟約,不可能隨心而欲。
  尤其是和毛六這個瑯琊派內奸洽談,更是違背盟約的事情。
  不過聽毛六這么一說,方源便開始稍稍嘗試,果然一些觸犯盟約的小事,都沒有引來反噬。
  方源目光深沉,半晌才道:“看來你真是瑯琊派的內奸。你要與我做什么交易?”
  毛六心頭微微一松,他也害怕方源什么都不問,直接把他拿下審辦。現在看來第一關算是過去了。
  不過……也不能大意,方源卑鄙無恥,陰狠狡詐,毫無底線。
  而自己冒險前來,不惜暴露身份,仍舊危機四伏。
  但沒辦法,影無邪那邊實在是山窮水盡了,只有出此下策。
  和方源交易,簡直是與虎謀皮,實在是太危險了。
  唯有交易達成之后,才能坐實證據,隨時都能反咬他一口,拖他下水。到那時,毛六才會徹底安全。
  但如何才能確保達到己方的目的,又不喪失過多的利益。毛六感到很難辦,因為他本就處于弱勢的地位。
  “影無邪和我有深仇大恨,現在忽然主動找上門來,連內奸都不惜暴露,有求于我。有意思……我倒要看看他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”方源腦海中也在流轉著種種心思。
  “實不相瞞,影無邪大人那邊已經到了山窮水盡,危在頃刻的存亡關頭。否則的話,我也不會主動現身,和你交易了。”毛六忽道。
  “哦?”方源挑了挑眉頭,不由再次打量了對方一眼。
  毛六如此坦誠,讓方源暗自驚異。
  哪里有交易談判之前,先暴露自家的短處?
  方源眼里精芒一閃,旋即察覺到毛六故意反其道而行之的妙處——毛六即便不說,方源也能猜到。說出來,看來是想破釜沉舟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  “看來和瑯琊地靈相處的時間長了,心中放下了戒備。對方雖是毛民,但骨子里卻是影宗內奸,怎可能像地靈那般單純可欺呢?”方源暗自提高警惕。
  想了想,方源開口,語氣慢條斯理地道:“影無邪有我肉身,以及一身的蠱蟲積累,還有黑樓蘭、太白云生幫襯,怎可能落魄到如此地步?我不相信。”
  毛六搖搖頭:“方源你又何必再做試探呢?你種下特意,令蠱蟲自毀,打了影無邪大人一個措手不及。他盡全力保存下來的蠱蟲,不過只有三成而已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方源這才徹底確信,眼前的毛六真的是影宗潛藏在瑯琊派中的內奸。
  方源心思電轉,剛剛他也有部分詐語,結果毛六一番回答,讓方源立即得到了很多寶貴情報。
  “沒想到影無邪真的控制了黑白二人。黑樓蘭乃人中梟雄,本來不好控制,但大小姨媽盡皆隕落,控制難度降低了不止一籌。她可是大力真武體,若能利用得好了,絕對是個上佳的棋子。”
  “而太白云生是老好人性格,雖然優柔寡斷,但是兩只宙道仙蠱,平時的時候能幫襯不少。居然都被影無邪控制,還真是可惜!”
  方源心中有很多感慨。
  命運正是奇妙詭異。
  義天山大戰之后,他和影無邪二人,等若對調了位置。自己奪得了至尊仙胎蠱,而影無邪則繼承了自己大部分的積累。
  自己可以利用黑樓蘭,控制太白云生,影無邪乃是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看來手腕也很不俗,將這兩人牢牢控制在身邊。
  “影無邪得到我的仙蠱,還得到黑白二人輔佐。這次主動求我交易,怎么也得讓他付出慘重代價!”方源心頭暗暗發狠。
  然而接下來,毛六在自爆其短之后,忽然有話鋒一轉:“交易之前,我先來表明我方的誠意。就當我無償奉送給你一個情報吧。這個情報極其寶貴,關乎著方源你未來的修行,更準確的說,是關乎你的生死存亡!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沒有好臉色地道:“情報是否寶貴,不是看你吹噓。而是讓我獲悉內容,自己估算。”
  “方源你可知道什么是天意?”毛六問道。
  “天意?”方源疑惑。
  毛六察言觀色,點點頭,了然地道:“你果然忘記了很多呢,方源。”
  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方源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毛六便說道:“你曾經依靠天意的指點,和影無邪大人換魂,偽裝成純夢求真體,最終搶奪走了至尊仙胎蠱。但你卻不知道,這個第十一絕體,是硯石老人研發出來,本身有著重大缺陷。任何入駐純夢求真體的魂魄,都會陷入沉眠,遺忘一切記憶。后來硯石老人雖然盡力彌補弊端,但也只是消除了沉眠的弊端,純夢求真體內的魂魄仍舊會不斷失憶。時間越長,忘的就越多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影無邪大人才會淪喪記憶,只能記得引魂入夢仙道殺招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毛六取出一只信道凡蠱。
  他用手指摩挲了蠱蟲幾下,心中則在嘆氣。
  這蠱蟲對于他自己的價值,沒有多少。但是對于方源的價值,卻極其巨大!若不是情勢所逼,怎么可能把這蠱蟲交到方源手上?
  原本在影無邪的計劃中,他還要靠著方源的這個破綻,來對付方源。
  萬萬沒想到,會有這么一刻,由他們主動來彌補了方源的這個破綻。
  “這只信蠱中,記錄著義天山大戰的前后經過,你先看看吧。”毛六說著,便將手中蠱蟲拋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接過來,查了查,沒有問題,便催使蠱蟲,義天山的一幕幕在他的腦海里重現。
  他發現真的欠缺了許多關鍵記憶。
  “難怪我總感覺有些不妥,但又發現不了什么。原來是失憶了。”
  這是真正的失憶。
  徹底喪失記憶,獨自一人根本發覺不了。若是感覺自己忘記了什么,那不是徹底的忘記,還是有可能想起來的。
  不過,信道凡蠱中的情景,帶給方源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但也不排除對方欺哄隱瞞的可能。
  反復查看了兩三遍之后,方源面容平靜,目光深沉無比地道:“我似乎是失憶了,但怎么知道這里記載的是真的,是假的也大有可能。”
  毛六咬了咬牙。
  他知道,這點正是這場交易難辦之處。
  方源、影無邪,雙方本身就有深仇大恨,是不共戴天的死敵,難以信任。如何表明誠意,讓對方相信彼此,是最重要的難點。
  如果這個難點攻克了,那么這場交易就很容易辦成了。
  毛六心思電轉,腦海中念頭此起彼伏。他在斟酌措辭,他不得不如此小心翼翼,方源可是殺人不眨眼!一旦說錯話,自己隕落無妨,關鍵是影無邪那邊可是擔負著拯救本體的重任,不容有失的。
  好半天,毛六這才開口道:“方源你擁有春秋蟬,經歷重生,這點為人公知。但其實,你還有更多的秘密,自己反而不如我們這些外人清楚。”
  “天意浩蕩,無處不在,遍布五域九天,縱貫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天道,損有余以補不足。人道,損不足而奉有余。兩者恰恰相反,互為矛盾。”
  “所以,歷代尊者,任何傳奇,都是天意的打壓對象。災劫、壽蠱,就是天意的兩大殺手锏。方源你前后渡劫兩次,一次是地災,一次是仙蠱成劫。兩次災劫威力暴漲,遠超常理,正是你以至尊仙胎蠱重獲新生,新的肉身和仙竅潛力無窮無盡,一旦成長起來必定超越歷代尊者。因此天意深深忌憚,極力制約,想要提前扼殺了你。”
  方源心頭震動。
  自從渡劫一來,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  現在毛六忽然提供給了他答案。
  “天意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咀嚼著這個詞。
  毛六幽幽嘆息一聲,繼續道:“我本體魔尊幽魂,創建影宗、僵盟,煉制至尊仙胎,籌謀了十萬年,最終失敗。這也是天意作祟,不僅有浩劫、萬劫加身,更有人劫圍剿。以監天塔主為首的天庭,就是其中代表。而你方源,亦是人劫中的潛藏殺手!”
  “此言何意?”方源瞇起雙眼,精芒爍爍。他心中興趣大增,敏銳地感覺到,毛六接下來的一番話,將帶給他翻天覆地的改變!
  毛六猶豫了一下。
  他心知:接下來的話,一旦說出口,方源不知天意的這個巨大破綻,就會被徹底彌補。甚至,還會造成方源不可遏制的上升之勢。
  方源現在,就像是一只困在泥潭中的巨蟒。這頭巨蟒雙眼被一層黑布蒙蔽,不知道東南西北,只能在泥潭中打滾。
  但如果將這些告知方源,就相當于解開巨蟒雙眼上的黑布。巨蟒會眼前大亮,看到廣闊的天地,看到困著自己的泥潭,原來很淺很小。
  有了明確的方向,明白自己的處境,這頭巨蟒將會昂首向天,呼風喚雨,更會成就蛟龍,縱橫世間!
  別看這只是輕飄飄的一席話,但是對于方源而言,卻是質變的點,價值無可估量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