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56 和影宗交易(中)

“那么我們該如何交易?貴方需要什么?”方源和顏悅色,問道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“方源,我們知道你手中有大量仙材。從地溝中拾取的仙材,都有問題,內部充斥天意。這些我們不要。但在落天河中,你得到的大量仙材,正可以用來此次交易。這是清單,你過目一下。”毛六又拋出一只信道凡蠱。
  方源接過來,檢查無誤,探入心神,一邊瀏覽一邊點頭。
  片刻后,方源對毛六道:“這些仙材我大多都有,但你身為瑯琊派的一員,難道不可以從瑯琊派的庫藏中,取得這些嗎?”
  毛六苦笑一聲:“今時不同往日了,新一任的瑯琊地靈不同以往,我瑯琊建派,門派貢獻是最大的規矩。我想要領取庫藏,就要耗用我的門派貢獻。可是我的貢獻,遠遠達不到影無邪大人的最低需求。”
  “你說的不錯。”方源點點頭,又問,“我可以支付這些仙材,但這些仙材你又該如何送達到影無邪的手中呢?要知道寶黃天已經關閉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販賣仙蠱,那么大的動靜,方源自然是知道的。
  毛六便道:“沒有寶黃天,的確麻煩一點,不過要送到影無邪大人那邊也是有方法的。僵盟本就是影宗的下宗,義天山大戰之前,因為雪胡老祖偷盜仙僵尸軀,所以僵盟總部勒令其余分部,布置超級蠱陣,將五域各部聯通一起。將來就算有人攻打分部,也可以將仙僵尸軀通過這些超級蠱陣,傳送到其他地域的僵盟手中。”
  “我原以為這只是你們陷害所有仙僵的借口,沒想到是真的?”方源微微訝異。
  毛六苦笑:“這的確是真的。犧牲僵盟,用于煉制至尊仙胎蠱,不是我影宗的首選計劃。義天山大戰時,也是因為迫不得已,才出此下策。事實上,保留僵盟的好處更多,如若可能,不會犧牲他們的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他忽然想到五百年前世。那個時間段,五域僵盟都還存在著,一直到五域亂戰,方源重生之前,都還在天下大勢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。
  但現在不一樣了。
  五域僵盟已經成了空殼子,絕大多數的仙僵都被當做仙材,煉化在了十絕無生大陣之中。
  搞得現在,五域都因此動蕩。
  畢竟五域僵盟健在之時,控制了不少的資源。
  這些資源如今無主,引起各域的蠱仙強者和超級勢力,相互角逐爭奪,掀起一片片腥風血雨。
  “看來五百年前世,影宗果然是成功的。僵盟健在,就可說明這一點。還有天庭攻打瑯琊福地,鳳九歌死在瑯琊福地之中,這也有可疑之處。影宗在天庭中安插了內奸,說不定魔尊幽魂重獲新生,早已經將天庭控制,化為己用了。”
  方源思緒稍微發散了一下,頓時覺得記憶中的很多事情,都似乎有其他的可能,別有重重內幕。
  “這個世界的水,真的是太深了。一個個的傳奇,層出不窮。無數的強者,相互角力、算計,宛若夜空繁星璀璨亂眼。我雖然算得上一號人物,但在這些人杰之中,也算不得什么。呵呵……正是這樣,才更有趣,不是嗎?哈哈哈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心情越發愉悅起來。
  表現在臉上,他的嘴角跟著微微翹起,散發出淡淡的笑意。
  毛六有些莫名其妙,暗想:“他笑什么?還有我心底,為何總縈繞著一股不妙的感覺……”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目光灼灼地盯著毛六看,嘴上的笑意更加明顯:“那么我付出仙材,又能得到什么呢?”
  “仙蠱。”毛六答道,意態從容。
  “有意思,很有意思。”方源撫掌輕笑。
  影無邪要賣的仙蠱,還能有什么?肯定就是方源自己的仙蠱了。
  把原本屬于方源自己的仙蠱,再賣給方源,影無邪算盤打的是噼啪響。
  不過就連方源自己,都覺得影無邪的這個想法有點妙。
  試問天下,還有誰能比方源自己,更希望得到這些仙蠱呢?就算有,恐怕數量上也很少。
  對于其他蠱仙而言,這些仙蠱都很陌生,需要熟悉。但方源本身就對這些蠱十分熟稔,有成熟的運用方法。這些仙蠱在方源心中的價值,往往比其他人要更大一些。
  而且,很多仙蠱就算是賣,也要有合適的蠱仙。比如力道仙蠱,其余流派的蠱仙就不太感興趣。因為流派不合,不僅會因為道痕沖突,效果削減,而且也不利于豢養。除非是當做仙道大招的輔助蠱蟲。不過這種情況,自然相當稀少了。
  可以說,方源幾乎是最合適的買家。他不僅對這些仙蠱都有需求,而且更關鍵的是——他很有收購的資本!
  至于如何交換仙蠱,想必就是靠各處僵盟的超級蠱陣了。
  方源繼續笑著道:“我的仙蠱還剩下多少?我不僅想買下它們,而且對黑樓蘭的我力仙蠱,太白云生的人如故、江山如故,也很感興趣。這三只仙蠱,我也要納入交易的清單之中。”
  毛六思考了一下,點點頭:“這事情我可以做主,可以答應你。”
  影無邪對太白云生、黑樓蘭的控制,絕對可以讓他們交出仙蠱。而現在最重要的,就是擺脫險境,逃出生天。其他的事情,可以先暫且放在一邊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你帶來仙蠱,我交付你仙材。”
  這時,毛六卻露出了難色:“實不相瞞,方源你要看到仙蠱,還需一段時間。五域的情勢,你肯定清楚。各部僵盟都受人覬覦,北原的陰流巨城若不是沉入地溝之中,早就被人光臨無數遍了。超級蠱陣就布置在陰流巨城之中,我要得到仙蠱,還要一段時日。但是在此之前,我方希望貴方能夠提前提供一些仙材。因為這些仙材都要用于煉蠱,現在就要煉,越早越好。影無邪大人那邊,不知道能支撐到什么時候。”
  方源聞言,肚中冷笑:“毛六的話虛虛實實,前面剛說影無邪危在旦夕,現在卻又講還能支撐一段時日。”
  表面上,方源臉色一板,斷然拒絕道:“不,這絕不可能。我要先付出仙材,你們不賣我仙蠱,那我豈不是成了冤大頭?”
  “這點,方源敬請放心。我已準備好信道仙級殺招,約束雙方,絕不容一方反悔!”毛六滿臉誠懇之色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擺手道:“別跟我提什么信道手段,我不信這一套!你們既然能收服黑樓蘭,對她身上的信道盟約已經清除了吧?而我不通信道,跟你們達成信道盟約,豈不是傻子嗎?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毛六沉吟一番。
  他也理解方源的想法,若換做他,他也不會和影宗訂下盟約。
  “不如這樣?”毛六很快又想到一個好主意,“我用情報先換取一部分仙材,如何?這些情報和秘密,對方源你的價值巨大無比。方源你不想知道天意的局限在哪里嗎?我們影宗對付天意的珍貴經驗嗎?還有天外之魔的情報,甚至是瑯琊福地的情報,你不想知道嗎?”
  方源不禁怦然心動。
  天意!
  明白天意的算計之后,方源怎能對天意不留心?而在這個世上,對付天意,誰還能比影宗更具權威?
  若不是影宗這次主動來交易,方源還會被蒙在鼓里,不知多少時間呢。
  而天外之魔,方源也一直很好奇。他為什么會穿越到這里來?其他的天外之魔都有誰?是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嗎?為什么天外之魔就能改變過去呢?
  還有瑯琊福地的情報。
  瑯琊福地佇立了三十多萬年,潛藏的東西還有什么?這對借助瑯琊地靈之力的方源,同時也想圖謀瑯琊福地的他而言,是多么重要的情報啊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些情報的價值的確極其珍貴,對方源的幫助特別巨大。
  此時,大廳中安靜下來。
  雙方都沉默不語。
  方源陷入思考。
  毛六靜待方源答應,他自信十足,覺得方源必定答應無疑。皆因這些情報對他的誘惑,實在太過巨大了。
  當然,若不是情況所逼,毛六寧死也不想方源知道這些秘密。
  方源開口,卻左顧而言它:“我還有一事不明。既然有超級蠱陣,那么為什么,影無邪他們不通過超級蠱陣,直接逃走呢?”
  毛六誠實地解釋道:“超級蠱陣只能傳送仙材。仙僵尸軀也可算作仙材,但必須不含仙竅。蠱仙的跨域傳送,還是太難了。鮮有的幾個方法,也都不可復制。定仙游算是一例,但仙蠱唯一。而且仙竅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鉆的。星門蠱也算一例,但局限更大。”
  影宗方面知道星門蠱。方源使用過多次,又將蠱方給了瑯琊地靈,影宗知道這個,一點都不奇怪。
  不管是定仙游,還是星門蠱,都對傳送的蠱仙很有要求。
  蠱仙身上的道痕,必須很少,才能傳送。尤其是星門蠱,只是凡蠱,雖然借助了黑天的力量,但也只有六轉墊底修為或者只渡過數次災劫的六轉蠱仙,才可運用。
  當然,蠱仙仙竅中的東西,因為在另一個天地之中,不計算在內。
  所以當年,方源用死竅裝載了九轉智慧蠱,都能從星門蠱中來去挪移。
  將底層蠱仙或者仙僵當做舟船,采用定仙游、星門蠱的方法,進行跨域輸送?
  這個方法大有可行之處。
  不過,根本無法推廣。
  首先定仙游只有一只,星門蠱的方法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。而且八轉蠱仙,高轉的仙材、仙蠱,道痕太多,是對仙竅的巨大負擔。活的仙竅會被撐破,死的仙竅會加速崩潰,運輸不了多少次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方源才將得到的高轉仙材,都放入狐仙福地或者星象福地之中。坐落在外界天地中的福地,是十分穩固的。
  八轉蠱仙有獨屬于他們的跨域之法。
  就是通過白天、黑天。就像之前,監天塔主領著一幫人,突襲到南疆,破壞影宗大計的那樣,走的就是白天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