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8 重獲肉身和春秋

一汪魂水,幽幽沉沉,表面蕩漾著無數漣漪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影無邪睜大雙眼,眼中鬼火燃燒,盯著魂水表面察看。
  在他的視野中,有外人難以觀察到的景象。
  魂水中浮現出毛六的身影,他半跪在地上,滿臉懊悔羞愧之色:“大人,我有大罪!在方源渡劫之時,若非我動用……”
  “我說了,此事不怪你。說起來,也是我動用了底牌,增長運道,讓方源占得了便宜。”影無邪的聲音,直接傳到蠱仙毛六的心底。
  這是毛六和影無邪相互溝通的手段,本是魂道力量,卻有信道的效果,極其厲害。
  雙方各自處在中洲、北原,間隔兩個界壁,更有一個瑯琊福地。不僅可以做到實時通訊,而且還能屏蔽瑯琊地靈的感知。
  此時的影無邪,已經不再是方源面貌。
  他已經換了另外一個力道仙僵的軀殼。
  但這個軀殼因為年代久遠,原本的仙竅已經散滅,影無邪得到的只是純粹的肉身。不像之前的方源肉身,有一個空竅,還有一個仙竅。
  這樣一來,影無邪用蠱就很不方便。不論仙蠱、凡蠱,都只能寄生在他的皮發血肉骨骼等等之中,不僅會令氣息泄露,讓敵人容易偵查,而且很不安全。肉身遭到打擊,蠱蟲也會倒霉遭殃。
  蠱蟲本身是很脆弱的。
  影無邪這一次和方源交易,可謂大虧血虧,不過此刻的他臉色卻很平淡。
  他反而激勵毛六:“你這一次任務,辦得很好。整個交易過程,不停地向方源示弱,很不錯。尤其是最后的昏厥……若沒有你的周旋和努力,我絕不會得到想要的仙材。”
  毛六嘆息道:“我故意昏厥,試探方源,可惜方源沒有向我動手。”
  “他既然知道我們的跟腳,自然會十分謹慎。再加上我們已經交易多次,雙方各有把柄,他也忌憚我們向瑯琊地靈告發。”影無邪道。
  他此次身陷絕境,左思右想,發現除了方源這條路,再無他法。
  決定和方源交易之前,他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。
  他交給方源的仙材清單,內容夸張,數目擴大,將真正想要的仙材隱藏在其中。
  總之,他的目的達到了。
  他從絕境中掙扎,求得了一線生機。
  只要渡過這個難關,接下來又是一番海闊天空!
  “別的仙蠱倒也罷了,關鍵是方源不僅重獲他的肉身,而且還得到了春秋蟬!他現在的底蘊,未免太大了!”毛六還是很擔憂。
  影無邪冷哼一聲:“方源就算得回他的肉身,他敢用嗎?春秋蟬也不必顧慮,它本身已經被封印,都快要餓死了。方源就算解決了這個麻煩,春秋蟬本身就有失敗的概率,內里還蘊藏天意,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無法運用。更何況天庭蠱仙的注意力,也會被吸引到那里去。”
  毛六神色一震,眉宇間的憂愁少了許多。
  他連連點頭:“大人說得是。”
  影無邪長嘆一聲:“接下來,你仍舊要好生監視方源。你已經暴露,但方源也不會動你。若無法遏制他,那就算了,也無所謂。他這一次得到那么多的仙蠱,必是極大負擔。而且一次次的災劫,更牽扯了他主要精力。就讓他發展發展,等我匯聚了力量,救得本體,再找他好好算賬!”
  吃一塹長一智,經歷得多了,影無邪正在迅速成長。
  他懂得了取舍,更學會了忍耐。
  他到底是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有成為強者的巨大資質。
  折磨、挫折都是人生的財富,他正在迅速的成熟。
  北原,瑯琊福地。
  距離和影無邪的交易,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。
  方源望著眼前的仙僵肉身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不敢用啊……”方源摩挲著下巴,感到麻煩。
  雖然得到手后,他就動用了幾乎現階段所能用的所有手段,對這具仙僵肉身進行了大量、仔細的排查,沒有發現任何問題。
  但是影無邪是什么來歷?影宗是什么來歷?
  幽魂魔尊!
  他可是魂道的創始人,有數的蠱尊,曾經統治天地,制霸蒼生的人物!
  他的分魂之一影無邪,會不會擁有什么魂道手段,將這具肉身布置成了一個險惡的陷阱呢?
  大有可能!
  方源和影無邪的交易,至始至終都不在信道的約束下。
  因為雙方都不信任對方。
  而且方源的信道手段,肯定不如對方。動用信道手段約束自己,很可能對方卻暗中解開,這就對方源更加不利!
  所以,完全不能保證這具肉身的安全。
  方源要回這具肉身,主要目的就是得到智慧蠱的承認,引發智慧光暈。所以他要將魂魄投入到這具仙僵軀殼里。
  這就很危險了。
  涉及到魂魄的事情,都是影宗最為拿手的。
  方源雖然沒有查出一點問題,或許影無邪沒有做手腳,但更有可能的是,這具仙僵肉身上隱藏著巨大的問題,但方源沒有能力發現。
  幽魂魔尊是魂道的祖師爺,方源在他面前玩魂道,簡直就是班門弄斧。
  “看來這具肉身,還要再檢查檢查,不能草率。一不小心,就會著了影宗的算計。”方源心中告誡自己。
  只有到了十分確信安全的時候,方源才會運用這具肉身。
  或者到了迫不得已的情境,方源會選擇冒險。
  “雖然不能利用智慧蠱,但重奪肉身,還有春秋蟬,已經算是上佳的成果了。”
  春秋蟬一直都是方源重生以來的最大底牌。
  現在方源要回肉身,它作為本命蠱,一直固定在第一空竅中,自然也跟著回來。
  之前談判時,方源剛剛提出要索回春秋蟬時,就遭到了毛六的堅決否認。
  他死不承認影無邪那邊擁有春秋蟬。
  因為雙方沒有信道約束,他怎么說,方源也辨別不了真假。隨意撒謊毫無惡果。
  但方源比他更蠻橫,直接道:“不可能沒有!如果真沒有,那你們就煉。我反正不管其他的,必須還我春秋蟬!”
  方源攤開來玩,毫無底線,態度極其堅決。
  毛六就算是自殘賭咒,聲嘶力竭的發誓,都沒有讓方源改變態度。
  費了好一番周折,方源才重得肉身和春秋蟬。
  不過得到的春秋蟬,也有問題。
  它被天庭蠱仙的詭異手段封印起來,已經隔絕了光陰長河,目前正處于相當饑餓的狀態。
  而且方源還知道,春秋蟬的內部藏有天意,這可是最大的內患!
  仙僵肉身、春秋蟬,都有禍患潛伏著,不能利用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方源也很開心了。
  我就算用不了,只要控制在我的手中,那就是一場巨大的勝利!
  尤其是春秋蟬可是大殺器!
  要回了春秋蟬和肉身之后,方源第二次就開口索要定仙游。
  結果毛六哪里能拿得出來?
  方源就算再強行逼迫也沒有用。而且他多少也有點猜到,定仙游恐怕真的毀了。若是有定仙游,對方早就可以借助定仙游跑路了,何必主動找上門來,被方源勒索呢?
  當然,更關鍵的是,之前方源和毛六已經做了一次交易。
  只要做了交易,就算是背叛瑯琊派。
  毛六手上有了方源的把柄,而地靈單純固執,若發現此點,方源就算再怎么解釋,恐怕也是無用。
  所以,方源最終放棄了定仙游。
  雖然沒有得到定仙游,但方源在此次交易中還是收獲一大把的仙蠱。
  一大把!
  其中就有原本屬于黑樓蘭的力氣仙蠱、我力仙蠱、飛熊之力仙蠱。還有太白云生手中的江山如故、人如故。方源自己的拔山仙蠱、挽瀾仙蠱、星眸仙蠱、招災仙蠱。
  鐵冠鷹力仙蠱、連運仙蠱都被影無邪,先后放入寶黃天販賣了。這一次寶黃天關閉,這兩只仙蠱也都陷入寶黃天中。
  而吃力仙蠱、凈魂仙蠱、定仙游、星芽、星痕、星光都毀在方源的特意之下,影無邪沒有來得及拯救。
  當然,以上情況或許不都是真實情況。
  方源和毛六交易,是沒有信道約束的。雙方的底線,都是各自試探出來的。也許影無邪還暗中扣下了一些仙蠱。但方源已經盡力,沒有辦法讓影無邪再吐出來了。
  畢竟方源每一次交易,他就算是背叛了瑯琊派一次,他的強勢就要消散一些。而影宗方面,得到了一部分的仙材,弱勢也會減輕一些。
  當然,至始至終,都是方源牢牢占據上風。誰叫影無邪境況不妙呢。
  但方源也不想影無邪這么快就死了。
  他若死了,只要留下一些線索給了天庭蠱仙,那方源就要緊接著遭殃。
  有他在前面吸引火力,是很好的。天庭和影宗之間,可以相互削弱。而方源隔岸觀火。
  雖然方源清楚,自己奪了至尊仙胎蠱,影宗絕對會向自己下殺手。但這一點,也是影宗暗中維護自己的理由。
  馬鴻運的例子,就在眼前。方源知道,自己就是影宗眼中的馬鴻運,影宗定是想要重煉至尊仙胎蠱的。只是現在時局不允許他們這樣做罷了。
  影無邪既然主動找方源來交易,這就說明他真的已經山窮水盡了。方源必須保留給他一個希望。
  若是真逼急了他,讓他絕望之下破罐子破摔,方源也得跟著倒霉,甚至玩完。
  其實,毛六最開始的那番話,還是有作用的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