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3 操縱凡命算地靈

瑯琊福地,黑毛國國都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人聲鼎沸,一場舉國的大比已經進入決賽關頭。
  比武場上,最后的兩位蠱師正激烈對戰,角逐最后的勝利寶座。
  圍觀的毛民們,幾乎一面倒的支持其中一位。
  因為另一位正是古月方正。
  他是一個純正的人族蠱師,當然得不到毛民的支持了。
  甚至就連高臺上,觀看此戰的黑毛國國王,也皺著眉頭。他可不希望第一次全國比武,決出的最終勝利者,會是一位人族蠱師。這不叫其他兩國笑掉大牙嗎?更會覺得黑毛國人才凋敝,讓一個人族蠱師輕易揚名。
  方正若是勝出,無異于嚴重地損害了黑毛國的政治利益。所以黑毛國主早已經提前安排,在此戰中做了手腳。
  “終于發作了。”黑毛國國主心中突喜,眼中精芒爆閃。
  比武場上,方正頓感頭暈目眩,差點一頭栽倒下去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!”方正大驚失色,同時下意識地雙手一推。
  呼啦一聲,水浪滔滔,憑空而生,向他的對手傾瀉而去。
  和方正作戰的,是一位毛民五轉的炎道蠱師。
  方正突然爆發強攻,嚇了這位毛民一跳,他立即選擇跳躍到空中去,避開水浪的席卷。
  他毛絨絨的雙腳下,踩著兩團燈籠狀的火焰,讓他可以懸浮一段時間。
  不過正因為這樣,反而讓他失去了打擊方正的最好時機。
  方正緩過勁來,仍舊感到十分頭暈,狀態很糟糕,但他到底是經歷了好多挫折和磨礪,此時此刻神情已經收斂起來,面色不改,從外表看去并無不妥之處。
  水浪來得快,去得也快,毛民五轉蠱師趕緊從空中落下。
  他不是飛行大師,這種站在空中的狀態,會讓他成為最好的標靶。
  剛剛躲避水浪,也是逼不得已的下策。此刻立即將破綻彌補過來。
  雙方重新對峙。
  “方正,你被人暗算了。不知何時,你的魂魄離被人暗下了一個蠱蟲。”方源意識為方正揭示了真相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方正心中又驚又怒。
  方源意志嘆息一聲:“這只魂道蠱蟲還和高臺中的那位黑毛國主,有隱隱的聯系。看來是他暗算的你。”
  “可惡!可恨!”方正雙拳捏緊,此時此刻,終于流露出憤恨之色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方正的對手察言觀色,忽然見到方正色變,還以為他又要放大招,連忙全神戒備。
  方源意志冷笑:“現在你相信了嗎?我早就告訴過你,黑毛國的高層是不會容許你獲勝的。這場比武從始至終,都是統治者的工具,雖然表面標榜公平,但真期望它是公平的,那就是傻子了。”
  “你說的不錯!”方正咬牙切齒,雙眼瞪眼,似在噴火,“不過我更要獲勝了!”
  “呵,這股心氣勁兒……還是年輕啊,我愚蠢的弟弟。”方源意志對方正此刻的不甘洞若觀火,暗中冷笑。
  其實最佳的應對,就是故意輸給對手,成為第二。
  這樣一來,自己不會勞累,黑毛高層也樂于接受。這樣的結果,不僅顯得黑毛國人才輩出,而且國主寬容大量,提拔人才不論出身,連人族蠱師都能接納。
  但方正執意要取得第一,不僅給自己為難,還讓其他毛民敵視。
  第一,第二有什么區別?
  一時之間的高低勝負,又不是關鍵的人生轉折點,真有這么重要嗎?
  不過方源意志也樂得于此。
  方正對他成見很深,只有用外力不斷壓迫,才能讓他和方源意志相處在一起,耳濡目染,潛移默化。
  而現在方正的選擇,引出的阻礙將會十分巨大,對方源的調教計劃大有益處。
  所以,方源意志決定一力促成方正的愿望達成。
  他道:“我只是一股意志,這只魂道蠱蟲你也只能戰后,想方設法驅除了。現在你的魂魄受到傷害,不能再用吞江蟾了。畢竟駕馭吞江蟾戰斗,是要耗費你巨大心神的。雖然喪失了這個王牌蠱蟲,但是你仍舊有獲勝的希望。接下來,你要聽我的指點行事!”
  方正悶哼一聲,雖然十分不爽,但當下局面,也只能默認了方源意志的話。
  方正自己可能感覺不到。
  經過這些天的相處,他的確正在改變。
  當方源從落魄谷中出來時,他正好接收到他的一股意志回來。
  小心檢查之后,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,方源這才讓這股意志匯入自家腦海。
  在他腦海中,無數的念頭如潮水席卷,將這股意志團團包裹,相互之間進行緊密無間的交流。
  短短一瞬,方源便得知了方正的近況。
  “哦?他已經在我的意志的指點下,擊敗了對手,獲得了第一么。”
  “倒是混得風生水起。”
  “可是,這樣一來,就落了黑毛全國上下的臉面啊。哈哈,有意思。贏了大比卻輸了更多,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了。”
  “不過,這亦對我接下來的調教,大有好處,不是嗎?”
  “而且,鐵絲城中我還有一記后手,正在醞釀呢。”
  方源得知情況,便再次凝出出一團自己的意志,規模很大,比之前歸來的意志要多出數倍。
  調教方源,就要思考,這樣一來,意志就要不斷消耗。必須時常得到方源的補充。
  當即,方源手指一點,又有數只五轉蠱蟲飛出,護住這團龐大的意志。然后便朝著地下的黑毛大陸飛去。
  等到飛到黑毛大陸上空時,這團意志卻又分成兩股。
  一股朝著黑毛王都飛去,另一股則飛去鐵絲城。
  鐵絲城城主就是那位寵幸過方正的女毛民。方源意志靜悄悄地潛入她的腦海之中。
  要讓一位蠱仙暗算一位蠱師,還是很容易的。
  女城主伏案處理文書,一絲不茍地治理城中事務,她絲毫沒有感覺到方源的意志存在,也沒有察覺到自己小腹,有了那么一點點微微的隆起。
  “暗手已經布下了。”九霄高空,云蓋大陸上,方源輕輕一笑,悠然地收回目光。
  這種操縱凡人命運的感覺,的確有仙家氣象。
  究根結底,還是蠱仙的力量遠超凡人所致。
  “方正的調教,已經收到些微成效,并且進行得很是順利。可是,血神子仙蠱方還未推算好。”
  “問題還是那一個,就是智慧蠱。”
  此時,距離方源往仙竅中收納流光果,已經數天過去。
  方源越發感覺到,沒有智慧光暈的麻煩。
  但仙僵肉身的問題,也正在解決當中。
  方源自忖自己魂道造詣,是遠遠比不上影宗的。但他仍舊想到了一個解決方法——增加自身的魂魄底蘊!
  這是以不變應萬變。
  假若他的魂魄經過修行,變成魔尊幽魂本體那樣的驚天動地的程度,那么肉身上再有什么魂道暗算,也無妨了。
  當然,方源要變成魔尊幽魂本體的程度,有一段超級遙遠的距離。但方源的仙僵肉身,也只是影無邪經手過,他只是分魂,和本體手段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因此方源這些天來,不僅是經營仙竅,而且指點毛民蠱仙作戰,賺取大筆的門派貢獻,還每天都安排時間,進入落魄谷中淬煉魂魄,然后出谷用膽識蠱療傷增益。
  蕩魂山、落魄谷不愧是得到幽魂魔尊盛贊的兩大魂修圣地。
  雖然只有十天不到,方源的魂魄底蘊,卻是一日千里,已是積累得相當渾厚。
  不過此時,方源還仍未有自信,去以身試法,嘗試一下仙僵肉身中的可能陷阱。
  又一日過去,方源從落魄谷出來,卻見到一只信道蠱蟲向自己飛來。
  方源接過一看,是瑯琊地靈召他前去商談要事。
  方源頓時一喜,心道來了,其實他這些天也在暗中等待瑯琊地靈的反應。
  當即動身,不久后,再度變化成毛民形象的方源,便來到了第一云城。
  瑯琊地靈招呼道:“你來啦,這邊坐。”
  方源剛坐下,便聽瑯琊地靈道:“你之前的建議,我考慮了幾天,甚是合理。但是選取地溝,不太妥當。你可能不太清楚,現在的地溝龍蛇混雜,比以往熱鬧了很多。大量的北原蠱仙,涉及正道、魔道、散修,都在那里出沒。”
  方源露出有些驚異的表情,明知故問地道:“這又是為何呢?”
  “因為義天山之戰,各域的僵盟都成了空殼子。北原僵盟也忽然間消失匿跡,惹來許多懷疑和試探。僵盟成員都差不多死絕了,試探的蠱仙和勢力見對方沒有回應,便越來越大膽。不僅已經全部侵占了北原僵盟的修行資源,而且還攻入了地溝。那里便是僵盟最后一塊領地了。有傳聞說,某個正道的智道蠱仙推算出來,北原僵盟的大本營陰流巨城,就是直接沉入地溝中,消失不見的。”瑯琊地靈答道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滿臉恍然之色,“既然如此,地溝是一處險地,看來我之前的建議也實施不了了。”
  一邊這樣說,方源的心中則一邊暗想:“看來影宗雖然故意犧牲了僵盟,但也不是沒有留下一些后手。諸如陰流巨城沉入地溝,就是一例。依照影宗的手段,既然能將陰流巨城沉入地溝,恐怕也會藏匿得十分隱秘。北原蠱仙們要找到它,必定十分困難,甚至會無功而返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繼續道:“地溝的局勢太過于復雜,我們不去插手。不過你的建議很好,我已經打算采納,目前定下的位置也是十大兇地之一,就是它。”
  說著,瑯琊地靈用手指著地圖上的一個角落。
  方源拿眼瞧去,只見瑯琊地靈毛茸茸的手指頭,落在北原的右下角。
  在超級勢力關家的東南,在黃金家族劉家的西北。
  方源見著神色不變,心中暗喜:“就是這里了。”
  ps:臨近新年了,忙得昏天暗地!感謝大家這些天來的打賞和投票,感謝微.信用戶的對我微.信公眾號的關注。感動啊!這本書我寫到現在不容易,讀者朋友們支持到現在,更不容易!我懂的!所以,今年我打算做個突破,春節期間不再請假,拼命努力做到不斷更!!這是我寫書以來,從未有過的事情,我打算沖刺一下。想用這個行動,向大家說兩個字——謝謝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