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4 太丘行

瑯琊地靈所指之地,正是太丘!
  方源心中真正的目標,也是太丘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但是他不好明說,只能旁敲側擊,加以引導,讓瑯琊地靈自己“領悟”出答案來。
  太丘,北原十大兇地之一。
  在這里,長滿了一種巨人草。這種草,極其粗壯巨大,一棵草堪比尋常的百年大樹。
  太丘上,到處長滿了這樣的巨人草。
  巨大的草叢,連綿成一大片的原始叢林。
  叢林里生活著大量的荒獸、上古荒獸,甚至還隱約有太古荒獸的影子。
  所以即便蠱仙,也不敢擅自闖入。就算是八轉蠱仙也要小心,一不留神動靜大了點,就會在這里釀成獸潮。
  東方長凡為了奪舍重生,就將傳承布置在這里。而后方源等人,也在太丘上激烈的交戰過。
  “這里……你應該熟悉吧?”瑯琊地靈望著方源笑笑。
  方源道:“的確有點熟,因為東方長凡的事情。”說著,他望了瑯琊地靈一眼,顯然瑯琊地靈也知道這段歷史。
  “我打算將傳送蠱陣,布置在太丘當中。你覺得如何呢?”瑯琊地靈問道。
  方源沉吟道:“實話實說,我不建議我派在太丘上布置蠱陣。正是因我熟悉一點,才更加覺得不能這樣干。這里就像一個螞蜂窩,稍微動作大點,就能引發獸潮。這獸潮可不是簡單的凡獸潮,至少荒獸,甚至是上古荒獸。引動太古荒獸出來,也有可能。”
  “我之前在那里,有過一場激戰。但那是因為東方長凡根據一具太古墟蝠的尸體,搭建了戰斗的舞臺。太古荒獸的氣息,有效地阻擋了其他荒獸、上古荒獸。正是因為如此,才沒有釀成獸潮。不過等到天災地劫之后,太古荒獸的氣息被沖刷干凈,那具太古墟蝠的尸體,就立即被無數的荒獸、上古荒獸爭相瓜分、吞食了。由此可見,太丘的可怕。”
  “要在太丘布置傳送蠱陣,若是在太丘邊緣,雖然可以往外退走,但我派蠱仙也容易被其他勢力發覺。若是在太丘內部布置蠱陣,一旦作戰不利,我派蠱仙就逃脫不了。就算選取了一個上佳的地理位置,可以兼顧兩者。但戰斗稍有擴散波及,就會釀成獸潮,很容易就被人發覺了。”
  “正是由于這些方面的愿意,才導致那些超級勢力,都不想碰太丘這塊地方。我派需要顧忌的,就更多了。這個地方,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啊。”
  方源鞭辟入里的分析利弊,一副苦口婆心,忠心耿耿的樣子。
  瑯琊地靈哈哈大笑。
  一邊笑著,一邊拍著方源的肩膀。
  他笑了好一陣,這才道:“方源,你說得很好。不過你放心,你看,這是什么?”
  瑯琊地靈獻寶似的,將一只信道蠱蟲交到方源手中。
  方源查看之后,裝作震驚又大喜的模樣,失聲叫道:“這,這,這!居然有這樣一幅詳盡的太丘地形圖。簡直是瞌睡送枕頭啊,啊,不對,我派的底蘊竟如此渾厚。若非我親眼所見,恐怕不會相信!”
  “嘎嘎嘎,好小子,見識到了吧。”瑯琊地靈笑逐顏開,在原地蹦跳,手舞足蹈起來。
  “厲害,厲害!”方源豎起大拇指,一臉誠摯和贊嘆之色。
  瑯琊地靈興奮地解釋道:“這是我本體當年,為了在太丘中謀取仙材,屢次出動之后,結合自我經驗,和他人的推算,得到的太丘地形圖!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  其實他心中卻是早已清楚。
  這個情報,正是他和影宗交易所得的一小部分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份太丘地形圖,才使得方源設計,故意說地溝,實際上就是將瑯琊地靈往這方面牽引。
  瑯琊地靈手指著方源手中的信道蠱蟲,再道:“這份地形圖上不僅記錄著太丘的各處地貌,而且還有相應的獸群分布。只是有一個巨大的缺陷,那就是這份地形圖創作出來的時間實在太久了。經過這么多年,太丘那邊一定有很多的變化。”
  “太上大長老說的是,我心中也有這樣的顧慮。”方源連忙附和。
  瑯琊地靈繼續道:“你不是對那里熟悉嗎?你又是人族蠱仙,現在又有了仙蠱變形,我打算讓你跑一趟,帶著這份地形圖去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還未說完,方源就直接站起身來,義無反顧,極其踴躍地道:“太上大長老只管下令,為本派效力,又關乎門派發展如此大事,這是在下的榮幸啊!”
  瑯琊地靈哈哈大笑,拍拍方源的肩膀,示意他重新坐下:“方源啊,你很好,我沒有看錯你。你放心,這一次你去,本派絕不會虧待你。你這次去,見機行事。主要是考察太丘地形,重新完善這份太丘地形圖。若有機會,那就在合適的位置,布置初期的傳送蠱陣。”
  “你看這圖中,有三個位置。這三個位置上,都標注有太古荒獸的尸體。你重點查看一下這三個位置,如果能在這里建立傳送蠱陣,那是相當不錯的。”
  “當然,你要保全自身,行蹤要隱秘,就算被人發現,也萬萬不能暴露了我派的存在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細心叮囑。
  方源連忙點頭,拍著胸脯保證:“太上大長老,你就放心吧。我稍作一些準備,即刻就動身!”
  “好,很好。”瑯琊地靈大笑,他對方源的表現十分滿意。
  其實也沒有多少好準備的,瑯琊福地底蘊深厚,方源將落魄谷、蕩魂山還有智慧蠱,都放在這里,比較放心。
  就算是有影宗內奸,也不妨礙這等大局。毛六能掀起的波瀾很小,再加上影宗方面已經自顧不暇,不可能再對瑯琊福地突襲。
  至于天庭,就算發現了瑯琊福地,又能怎樣?
  五域亂戰時期,天庭攻擊瑯琊福地,也是攻了幾次。最后,鳳九歌犧牲,才攻下瑯琊福地。更別提現在,五域界壁仍在的情況。
  檢查了一番仙蠱,方源選擇將這些仙蠱幾乎都帶在身上。至于仙僵肉身,也隨身攜帶。他的至尊仙竅,自然能帶得起。
  說起來,仙僵肉身是個麻煩,里面的春秋蟬更是麻煩中的麻煩。
  春秋蟬現在已被莫名手段封印,無法汲取光陰長河中的水,只能被動挨餓,漸漸邁向毀滅的深淵。
  不僅如此,春秋蟬中還藏有天意。
  這點,方源已經從上一場交易中得知。
  他還知道了不少關于天意的珍貴情報。
  收獲極大!
  “我有至尊仙竅,這是區別獨立于外界的小天地。但此次身懷春秋蟬,還有大量的天意雪怪,外出太丘必然有所阻礙。類似于我從南疆趕往北原的一路上,先后碰到云獸還有戚災的追殺等等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了然。
  他對天意不再是一無所知,反倒是知之甚詳。
  天意并不是無敵的,天意也有自身的局限。
  了解天意之后,天意的威脅就下降了許多層次。
  畢竟,未知的敵人才最麻煩。知己知彼,就能百戰不殆!
  第一次地災,威力暴漲,方源知道,那就是天意要鏟除自己的表現。但自己誤打誤撞,在北部冰原渡劫,這幫了自己一個大忙。
  因為地災中,有很大一部分,被狂蠻真意影響,排擠了天意,形成鐵冠鷹、墟蝠等等災厄。
  而雪怪才是天意正統。
  它們身上,灌輸著純粹的天意,勢必要鏟除方源,不除掉方源誓不罷休。
  狂蠻真意的影響,很大程度上,削弱了雪怪的危害。
  現在這些雪怪,還在方源的仙竅中。一個個都有天意,類似于春秋蟬。方源若要出去,在天意的感知下,就宛若黑暗中的火炬那般明顯。
  “天意不能親自動手,除非是趁著災劫的機會。我這次出去,天意一定會布局,影響他人來殺我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!”
  光芒一閃即逝,龍象原的中心地帶,憑空出現了一位少年蠱仙。
  他白衣如雪,溫潤如玉,黑發如瀑,垂至腰間,一雙黑眸,深不見底。
  正是古月方源。
  “出來了!”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第一時間催動防御蠱蟲,調動偵查蠱。
  大量的偵查手段,一齊發動。
  四下掃視,萬步之內,在他的感應內,一覽無余。
  暫時是安全的。
  瑯琊福地自從上一次從月牙湖搬遷出來,具體落到哪里,只有瑯琊地靈知道。
  這是瑯琊福地最大的秘密,地靈誰都沒有告訴。
  但是他卻也在外面,布置了好幾個傳送蠱陣,方便內外的交流,蠱仙的出入。
  這點應對,就比上一任的瑯琊地靈高明數倍了。
  瑯琊福地的傳送蠱陣,在風伯崖布置了一個。現在方源得知了第二個傳送蠱陣的位置,就是這里,北原的龍象原。
  “走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  方源心念一起,蠱蟲在仙竅中飛舞。
  他身形似箭,一下子穿射上去,進入高空。
  視野頓時開闊起來,俯瞰腳下,龍象原進入眼簾。
  龍象原地勢平緩,氣概非凡。水草豐茂,一群群龍象群,有近的,有遠的,四處散落。
  這是是北原威名遐邇的龍象棲息地,受到周邊的一個超級勢力的掌控。
  “大好河山,雄奇壯美。”方源贊嘆一聲,隱去身形,飛速離去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