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65 快

半柱香的時間,方源已經遠離龍象原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前方出現了一大片的白云。
  方源的速度下意識地緩了緩。
  他現在對白云也多加注意,上一次在南疆,就碰到了那群討厭的云獸。
  吃一塹長一智,方源對任何大面積的白云,都抱著謹慎的態度。
  偵查一番后,方源微微放松下來,這片白云沒有任何問題。
  他這才飛入云中。
  視野中,頓時被一片白茫茫的云氣覆蓋。
  不過沒有關系,方源還有其他的偵查手段。
  不管是聽覺,還是聲波,或者神念覆蓋感應,都能讓他在白云中自由飛行,不會像無頭蒼蠅四處亂飛亂撞。
  到了蠱仙這種層次,凡人的手段已經是層出不窮,幾乎應有盡有。
  方源速度陡降,停下一切挪移手段。
  然后,他腦海中一顆顆的念頭頻頻閃爍,調動仙竅中的各種蠱蟲。
  大量的血道凡蠱,風起云涌,像是在至尊仙竅中刮起了一陣血紅旋風。
  然后是核心仙蠱飛起。
  六轉血本仙蠱!
  它如王者登臨,氣象不凡,其余凡蠱皆是輔助,頃刻間為方源醞釀出一記仙道殺招——血漂流。
  血光從方源的渾身上下噴涌而出,又迅速液化,形成一股澎湃的血水。
  血水載著方源,劃破云空,向前方飛速前行。
  速度之快,和之前完全是兩個概念!
  方源之前要離開龍象原,那是正道超級勢力的范圍,所以他不去調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因為大多數的仙道殺招,都有強大的氣息流露出來,會惹人注意。
  方源離開龍象原的路程中,都是采用的各種凡道殺招。
  現在遠離了龍象原,他終于可以催動仙道殺招了。
  速度激增,迅速穿行。
  一道修長的猩紅軌跡,被拉出來。但又被濃厚的云層覆蓋遮掩,外界見不到。
  這是在云層中飛行的好處。
  若是沒有云層,方源就只能隱匿行跡。堂而皇之地在空中飛行,太過招搖了。
  短短片刻,這片范圍很廣的云層,就被方源直接穿透。
  數千里的路程,已被他跨越。
  出了云層,方源就主動收起血漂流。
  這個時間段,五域中血道魔仙還是見不得光,得夾著尾巴做人。血道人人喊打,如過街老鼠,方源可不想因為血道惹來麻煩。
  尤其是天意還在密切地注視著他!
  “除非將血漂流加以改良,讓所有人都認不出來它的跟腳。”方源心中閃過一念。
  其實,這個血漂流,他已經又改良了一次。
  在瑯琊福地中修行,方源也在不斷地練習血道殺招、力道殺招。
  有一天,練習中方源靈光乍現,改良了血漂流。
  本來血漂流發動時,是數百只凡蠱出現在方源的身邊,環繞飛舞,宛若碩大圓環。
  改良之后,這些凡蠱都在仙竅中飛舞盤旋。
  別看這小小的一點改良,卻是彌補了一個巨大的破綻。
  在蠱仙身邊飛舞,容易被人打擊、破壞,在仙竅中卻十分安全。
  單憑這點,進步就不算小了。
  但血漂流還是聲勢煊赫,飛在空中,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河,讓人不注意都難。還有逸散出濃郁的血腥氣味,令人聞之作嘔。
  這些缺陷若不改良,血漂流的應用面就不太廣。
  若是智慧光暈可以利用,這些改良,方源可以一蹴而就。但仙僵肉身,方源還不能肯定它的安全。
  有云層遮掩還好,沒有云層,方源就不打算動用血漂流。
  他直接催起劍遁仙蠱。
  七轉劍遁仙蠱!
  方源斜刺上空,一路飛揚。
  比起剛剛血漂流,他此時的速度還要更快!
  單單一只劍遁仙蠱,就超越了六轉血道殺招。
  雖然依照他現在的修為,青提仙元催動劍遁仙蠱,十分不耐用,但方源卻執意于此,態度堅決。
  他此行的一個重要精髓,就是——快!快!快!
  強調高速。
  這都是因為天意。
  “天意是天道的意志,損有余補不足,視我為眼中釘,肉中刺。但天道亦有它運轉的規則,天意必須依照規則行事,所以就有了局限。”
  “天意不能隨意行動,只有在災劫的時候,才能親自對我出手。平常時間,天意只能布局殺我。”
  天意如何布局?
  那便是影響眾生。
  就好像是當初,方源在王庭福地,受到墨瑤假意的影響一樣,天意浩蕩,無處不在,自然可以影響其他生命。
  這種影響,是潛移默化,因勢利導。
  大多數情況下,都是一念之差。
  天意能同時影響無數生命存在,一個個的一念之差,一次次的影響,將這些生命相互匯聚,形成陷阱殺局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影響他人,布局陷阱,就需要時間。
  所以方源才強調速度。
  他速度越快,天意就越沒有時間,來影響其他生命,布置出對付他的局面。
  在南疆趕往北原的那路上,方源不知道這點,又缺乏有效的挪移手段,尤其是前期,給了天意充分的時間布局。
  現在方源知道了天意的短板,自然要善加利用。
  這亦是影宗對付天意的有效手段。
  影宗的宗旨主要就是“潛藏積蓄,一招發動,如火山爆發,迅雷不及掩耳,達成目標!”
  方源將這點學了個十足。
  “對付天意,影宗、魔尊幽魂就是我的最佳榜樣。他們是我的死敵,但死敵的身上,有比我優秀的長處,我自然要拋開一切的成見,去主動效仿學習!”
  “而且我比影宗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,那就是我可是完整的天外之魔!”
  “影宗成員行事,還得思考自身,用我意時刻沖刷自己,防備天意的暗中影響。”
  “而我卻無須這點,因為完整的天外之魔,天意根本影響不了!”
  為了防備天意,方源催動劍遁,不惜仙元劇烈的損耗!
  幸虧方源將他積累的修行資源,多數保留下來了。
  他現在日進斗金,夸張點說,是財大氣粗。
  雖然要建設和經營自家仙竅,但大多數的計劃都沒有實施呢。因為寶黃天關閉,他在瑯琊派庫藏中得到的東西,還是有限得很。
  方源劃破長空,一路上爆發出銳利的轟鳴聲,仿佛整個人都成了一柄飛劍!
  縱橫荒原,鋒銳無當。
  忽然,一聲鳴叫,充斥痛楚和驚惶。
  一頭上古荒獸,正在拼命逃生,追著它的是一只七轉野生仙蠱。
  兩者就這樣撞入方源的視野之中。
  前面一頭是獨角六翼天馬,后面那只野生仙蠱則是龍蜈。
  四翼天馬是獸皇,六翼天馬是荒獸,額頭生長獨角,背插六翼的天馬,便是上古荒獸。
  而這只龍蜈,身形之修長,長達七里!蜈身龍首,數不清的節足,在扁平的身軀兩側,不斷翻動。赤銅般的堅硬甲殼,在璀璨的光陽下,閃爍著耀眼的金光。十分威武,雄壯瑰美!
  野生仙蠱有的寄生在荒獸、荒植的體內,不斷汲取它們的營養,當做食料,生存下去。
  這只是大部分的情況。
  龍蜈是兇殘的野生仙蠱,它直接捕捉荒獸、荒植,把它們當做狩獵的獵物,賴以生存。
  這頭天下唯一的龍蜈仙蠱,已經是七轉程度,捕獵上古荒獸、荒植,填飽自家肚皮。
  方源正在筆直飛行,這對追逃組合,就出現在他的正前方,恰好攔在他的路上。
  “果然出現了幺蛾子!”方源心中冷笑不止。
  上一次是云獸群,這一次是獨角六翼天馬和野生龍蜈仙蠱。
  野生仙蠱本身就靈智很低,雖然有自身意志,但更容易被天意影響。
  獨角六翼天馬是上古荒獸,馬這類的猛獸,比大多數的更有些靈性。天意比較難影響。
  但它此時逃生,慌不擇路,天意影響起來,只需要一個念頭,就能改變獨角六翼天馬的逃生方向。
  這兩者,都成了方源的攔路虎!
  天馬逃生,擋在它面前的一切障礙,它都會盡全力粉碎。
  而龍蜈猙獰的目光,也投射到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的蠱仙氣息四下洋溢。
  他是六轉蠱仙。
  氣息方面比獨角六翼天馬,要弱很多。但他的劍道氣息洋溢,這來自于七轉仙蠱劍遁。
  這就比較吸引龍蜈了。
  因為龍蜈本身,就富含劍道道痕!
  它那數不清的足肢,都蘊藏劍道道痕,使得它隨身攜帶成千上萬只利劍。一旦纏繞住獵物,這些利劍上下左右前后夾攻,能將上古荒獸渾身上下,都扎出一個個的血洞,十分兇殘。
  方源反應極其神速。
  他在瞬間收起了劍遁仙蠱,一下子氣息消失。
  龍蜈疑惑,但注意力還在。畢竟在它漫長的捕獵生涯中,也遇到過不少的能主動隱匿氣息的獵物。
  方源身軀一震,都出無數人影。
  奴力合流,仙道殺招——萬我!
  之前交易,方源得到許多力道仙蠱,他之前的最強殺伐手段又回來了!
  雖然沒有凈魂仙蠱,但方源用了其他凡蠱替代。萬我的作戰威能下降了不少,但此刻用來惑敵,還是很好用的。
  無數個方源,四下飛散,宛若深海中大規模的細小魚群,忽然遇到了鯨鯊,四下飛散奔逃的樣子。
  龍蜈更加疑惑,速度都微微一滯。
  然后它長達七里的漫長身軀,鞭子一般抽打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無數的方源力道人影,都隨之潰散。
  獨角六翼天馬也沿途撞碎了不少方源虛影,飛速逃離。
  龍蜈見天馬要逃走,又將主要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它身上。
  兩者追逃出去,很快飛出了方源的視野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他的真身已經下降到了低空處。
  心念一動,還有無數的方源虛影,都在同時之間自行崩潰。
  走!
  方源再次催動劍遁,飛入高空,揚長而去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