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6 羊探太丘

方源一路日夜兼程,不眠不休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見到濃厚的云層,他就采用血漂流。大多數時間,是用劍遁仙蠱。
  途中穿越了幾個危險地帶,有散修蠱仙的地方,或者是超級勢力。方源就不敢明目張膽地應用仙蠱了,而是動用凡道殺招。
  他的策略相當正確,獨角六翼天馬和野生龍蜈的事件發生之后,就再沒有其他意外出現。
  天意布局需要時間。
  另一方面,天意影響其他生命,也是有局限的。
  就像當初影響獨角六翼天馬和野生龍蜈,天意也不能直接命令龍蜈或者天馬攻擊方源。
  天意的影響,主要是因勢利導。
  方源的速度十分迅速,一直讓天意來不及布局。
  但天意還能思考,能謀算。
  這點主要歸功于星宿仙尊。
  根據影宗提供的情報,天意在星宿仙尊之前,要容易對付得多。但在她之后,天意就變得相當“狡詐”。
  所以方源的飛行路線,也不是純粹的直線。
  而是彎彎繞繞,曲折向前。
  若是直線,那么前進的路程就很容易被天意推測出來,沿途提前布局,等著方源一頭扎進去。
  甚至,天意還會算出方源的真正目的地太丘,在那里重重布局。
  那就太危險了!
  方源此行的門派任務完成不了不提,自家性命都要岌岌可危。
  不過,在方源這般的前行下,天意始終來不及阻礙。
  當然,方源絕不會故意返程。萬一天意的布局,在身后形成,自己本來已經飛走了,現在主動再撞進去,簡直是蠢透了!
  這樣一來,原本的路程就很遙遠,現在的總路程就又延長了數倍。
  不過,總體而言,方源的速度還是極快。
  所以再遇到野生龍蜈仙蠱的三天之后,地平線上,太丘慢慢闖入他的視野。
  太丘在望了!
  漫漫的普通荒草,形成巨大的黃色平原。
  太丘的出現,就好像是一座濃綠的森林,高聳的玉塔樓群。在這片黃色的平原上,極其顯眼。
  隨著方源不斷接近,濃綠的太丘在地平線上不斷蔓延,在方源的視野中不斷擴散。像是一灘在宣紙上迅速渲染的黛顏。
  最終,太丘蔓延整個地平線,覆蓋方源的全部視野。
  海量的巨人草,覆蓋在這片兇地上,里面獸影叢叢,虎嘯狼吟震蕩長空,時時傳出。
  雄闊萬千,一片蠻荒氣象!
  到了這一刻,方源再對天意掩飾,已無用處。
  他速度減慢,停用仙蠱,直接進入太丘之中。
  和巨人草相比,他身矮體小。和整個太丘相比,就像是一座宮殿中,飛進了一只蚊子。
  茂密的巨人草,遮天蔽日。
  整個太丘,不止隱藏了多少的猛獸異植。
  前方傳來隱隱躁動,似乎要釀成恐怖的獸潮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催起暗渡仙蠱。
  仙蠱暗渡!
  能夠遮掩氣息,讓人忽略,防備推算,一定程度上屏蔽天意。
  變形仙蠱!
  方源又化作一頭盤山羊,融入到太丘之中。
  前方的躁動一陣混亂,又漸漸消散。
  “若天意有情,此刻定然是驚愕、震怒了罷。”方源笑了笑,又搖搖頭,嘆息一聲,“可惜天意無情……”
  暗渡仙蠱,幫了方源大忙。
  當初,黑樓蘭還是凡人蠱師時,就靠著這只仙蠱,掩藏了自己的大力真武體的氣息,存活下來。
  十絕體的災劫,為什么超出尋常?
  也是因為天意損有余補不足,不想十絕體這種存在影響了世界平衡。
  方源的至尊仙竅,更遠超十絕體。災劫之大,還要大過十絕體許多倍數。就連暗渡仙蠱也效果有限。
  方源忽然想到:“姜鈺仙子是影宗成員,影宗對抗天意,暗渡仙蠱這類的工具一定不在少數。影無邪這次若真能逃離絕境,借助影宗殘余勢力,恐怕會柳暗花明,海闊天空。”
  他此時變化做盤山羊,這種荒獸在太丘中很是常見,雖然虛有其表,但融入得很完美。
  不像之前蠱仙之軀那樣突兀,和太丘格格不入。
  很快,他就碰到了荒獸。
  一頭金砂烏騅。
  這是一頭大馬。
  體格比方源變化的盤山羊,還要巨大幾分。通體肌肉賁發,骨骼強健,皮發仿佛暗金澆筑,六個馬蹄,蹄色烏黑深沉。
  金砂烏騅正在吃草。
  察覺到方源變化的盤山羊,金砂烏騅好奇地抬起頭,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“不速之客”。
  荒獸都各自有各自的地盤,方源變作的盤山羊,就闖入了金砂烏騅的地盤里來。
  不過金砂烏騅并不食肉,性情也沉穩,而盤山羊也隸屬于食草荒獸,在金砂烏騅的生存意識中,盤山羊是沒有威脅的。
  不過它還是很警惕。
  一直盯著方源,直到方源繞過它遠遠離開,它這才重新低下頭去,繼續吃草。
  方源選擇變化成盤山羊,自然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。
  其實北原中,狼形荒獸也有很多,但若變成荒獸狼,就要遭到金砂烏騅的強烈反應了。
  跨過金砂烏騅的地盤,方源繼續前行。
  他已經將那幅太丘地形圖,深深記住。就算記不住,仙竅中也有不少信道蠱蟲備份著。
  “第一個地點,就在東南方向上。”方源遙望。
  但巨人草越戰越高,邊緣處的巨人草高似大樹,而往內部深入,巨人草就類比塔樓。太丘中央的巨人草,更是堪比山岳。
  盤山羊的體型也不小了,但隨著方源不斷深入,周圍的巨人草越發高大茂密,讓盤山羊都顯得嬌小起來。
  一路上,方源碰到了不少荒獸。
  這些荒獸有的獨自行走,有的三三兩兩。大部分是食草的,但也有食肉的。
  方源開動腦筋,他的智慧可是荒獸不好比擬的。
  所以,費一些周折后,都跨越過來。
  咩咩咩……
  連綿不絕的羊叫傳入方源的耳膜。
  前方的草叢中,隱藏著一大群的盤山羊。
  方源心中驚嘆:“看來我已經算是深入太丘了,這是我見到的第一支較大規模的荒獸群。”
  這批羊群,數目有近百頭,成群結隊,有的在吃草,有的躺在寬闊的地形上曬太陽,還有的比較年幼的,在相互嬉鬧。
  方源步入它們的視野。
  一只只野生的盤山羊,紛紛注視著他。
  這個陌生的同類,它們還是第一次見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。
  他雖然有變形仙蠱,但也有隱患。若是這群羊中偏偏有羊的身上,寄生了什么偵查野生仙蠱,能勘破方源的偽裝,那就倒霉了。
  為了保險起見,方源又暗中催動態度蠱。
  頓時,羊群感受到方源的“態度”,望向他的目光頓時緩和了許多。
  方源走了幾步,甚至就有兩三頭年幼的荒獸盤山羊,主動跑到他的面前,瞪著好奇的眼瞳近距離地看著他,還有兩只圍繞著方源奔跑,蹦蹦跳跳。
  方源安然走出來,離開羊群的視野。
  年幼的盤山羊跟隨他走了一段路,逐漸遠離羊群時,被它們的父母一陣叫喚,又喚了回去。
  這讓方源暗暗可惜。
  若是能拐走這兩三只幼羊,將它們活捉到至尊仙竅中放養,該是多好。
  遺憾的是,他沒有下手的機會。
  離開盤山羊群的地盤,方源距離地形圖身上標注的第一個地點,已經十分接近了。
  他沒有大意,查看了一下自身。
  “暗渡仙蠱的遮掩力量,正在減弱,不過還能支撐一段時間。”方源做了精準的估算。
  暗渡仙蠱催動一次,就要休息許久,方能繼續催動。
  它的力量遺留在方源的身上,為他遮掩氣息。但隨著時間流逝,或者其他外力,不斷削弱減少。
  并且施加對象不同,護持的效果也有差別。
  比如對黑樓蘭施展,效果就很好。對暗道蠱仙施展,效果就下降一些。對其他流派的蠱仙施展,效果就更降一籌。幸好方源的一身道痕互不干擾,否則他的效果就差得可以了。
  總之,方源必須趁著暗渡仙蠱的遮掩力量仍在的時候,將手上的這個任務完成。
  否則的話,力量消散,天意關注,讓太丘中無數的荒獸、上古荒獸群起圍攻方源,那方源的下場可就極度堪憂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接近了第一個標注點。
  還未到達,方源就知道這個位置,已經徹底改變了。
  因為地形圖上記載著,這里曾經躺著一具太古荒獸級的氣宗獅的尸骨。
  護衛尸骨的,是一大群的氣宗獅。有荒獸,也有上古荒獸。
  但現在小山般的尸骨,早已經不翼而飛。氣宗獅群也沒有了,方源動用偵查殺招,聽到許多隱約的狼嚎聲。
  方源心中微微一沉。
  “荒獸黑血狼!而且這個規模……至少有三十多頭。”
  一支小型的荒獸狼群。
  雖然數量較少,但卻是食肉的猛獸。
  狼群的領地,更要廣闊。
  方源不用近距離觀看,只是動用凡道偵查手段,靠聽覺,就知道了很多情報。
  這就是人的智慧。
  這群荒獸狼群中,說不定也寄生有仙蠱,可惜不能自主運用。和掌握仙蠱的蠱仙相比,完全是兩種概念。
  方源沉思:“第一個標注點,已經消失了。不管是太古荒獸級的氣宗獅尸軀,還是那群荒獸、上古荒獸的氣宗獅群。也不知道是怎么消失的,何時消失的,總之三十多萬年后,這里由一支小型的黑血狼群占據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猶豫,直接放棄了這里。
  他繞過這片狼群的領地,開始向第二個目的地進發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