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67 猴獲功成

一天后,太丘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這里……”方源雙手牢牢攀住一根高達六七十丈的巨人草,登高望遠,望著遠處。
  一座大樹的殘骸,像是擱淺在沙灘上的巨艦。
  但只剩下半截,烏黑殘破,不成樣子,似乎是飽受了雷電的轟擊。
  方源此時的形象,也已經大變。
  他變成一只猿猴。
  吞火猴。
  上古級荒獸。
  體型雖然不大,但絕不好惹。
  盤山羊的形態,方源早已經不用了。盤山羊無法深入到太丘的深處,這里已經是上古荒獸經常出沒的地帶。
  吞火猴是其中較為特殊的一個。
  它實力強大,但只吞食火焰,因此四處游蕩。不和其他荒獸搶食,所以是比較合適方源來偽裝的對象。
  不變成吞火猴,在這里方源幾乎寸步難行。
  “千蛇陰嬛樹……”方源望著遠處,低聲呢喃。
  這已經是太丘地形圖上的第三個目標地點了。
  第一個地點,現在被一群荒獸黑血狼占據了。第二個地點,已經徹底荒廢,成為兩大食肉獸群的夾縫地帶。
  方源現在的位置,已經是最后一個在地形圖上,標注出來的目的地。
  這里曾經倒下了一株千蛇陰嬛樹。
  這種樹大如山岳,籠罩四野。太古級數,有七萬七千七百七十根樹枝,宛若柳條,更似長蛇。枝條末端,長有蛇首。
  這種樹的樹根,深深地扎在地底,深達數百丈,近千丈。它以過路的荒獸、上古荒獸為食,捕獵時,上萬條枝條飛舞,宛若萬蟒穿行,纏繞。絞殺纏死之后,汲取血水生存。
  長期以往,樹下慘死無數生靈,皮肉腐爛,白骨堆山。怨氣沖天,陰氣層疊。
  陰陽相吸,每到雷雨天氣,千蛇陰嬛樹都會引得浩蕩天雷劈下。
  遇到尋常的雷雨還好,但若運氣不好,遭遇到非同尋常的氣象形成的天雷,那就糟糕了。
  千蛇陰嬛樹幾乎沒有天敵,太古荒獸級,霸占一方,或許也是惹來了天意關注,才降下劫電。
  總之三十萬年前,太丘的這片地帶,燃燒起一片火海。這株千蛇陰嬛樹,燒得仿若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,照亮了半天夜空,長達數月之久。
  “不過這株千蛇陰嬛樹,還未死啊!”方源的瞳孔深處,閃過一抹凝重。
  長毛老祖生前,留下這個太丘地形圖,已經是距今三十多萬年的事情了。
  這株千蛇陰嬛樹,茍延殘喘了三十多萬年,居然未死,還有生命跡象!
  “人雖然是萬物之靈,但就生命力、壽命、體魄、魂魄等等,都比其他生命差遠了。這株千蛇陰嬛樹的生命力,就是絕對的強大。被雷劈,被火燒,居然還健在。”方源心底感嘆不已。
  如今的千蛇陰嬛樹,完全倒在地上。粗壯的樹干,也腐朽了大半,只剩下數里長的一截了。
  完整狀態的千蛇陰嬛樹,若豎直佇立,堪比高山,枝條籠罩的攻擊范圍,涵蓋百里方圓。
  方源敏銳地觀察到,這截千蛇陰嬛樹的斷木上,還有數十條樹枝活動著。它們就像是數十條巨蟒,相互糾纏、盤繞,緩緩蠕動。一旦有獵物進入了它們的狩獵范圍,就閃電般出擊,將獵物殺死。
  雖然千蛇陰嬛樹已經凄慘如此,但它到底是太古荒植,獵殺上古荒獸、荒獸群都不在話下。
  方源觀察了一陣,又有新發現:“真是禍兮福所伏,完整的千蛇陰嬛樹獵殺大量生命,造成樹下尸骨如山,引發雷劫劈下。但這株千蛇陰嬛樹只剩下這么一小截,可謂百不存一。獵殺的獵物有限,反而沒有積累出什么陰氣怨氣,再沒有天雷轟擊。”
  這就是這株千蛇陰嬛樹還殘留在世的原因。
  方源漸漸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冒著巨大風險,此行來到太丘,就是為了尋找到合適的地點,可以布置傳送蠱陣。
  太丘地形圖的標注,讓方源一共有三個目標地點。
  但前兩個地點已經消失,第三個卻也不太合適。
  因為千蛇陰嬛樹還活著。
  這是太古荒植,戰斗力驚世駭俗,可戰八轉蠱仙。即便是八轉中最弱的層次,也不是方源能啃下的。對于偌大的瑯琊派而言,也是一個長滿尖刺的硬骨頭。
  而且在這里戰斗,搞不好會引發恐怖獸潮。
  “這么說來,我此行任務是成功了一小半,失敗了一大半。雖然將太丘地形圖完善了一些部分,排除了三個目標地點。但是卻沒有找到適合瑯琊派,布置傳送蠱陣的合適地點。”
  “沒辦法。暗渡仙蠱的力量在不斷減弱,我還是趁機出去。過段時間,再探太丘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嘆息一聲。
  若是這一次能夠成功,那就很好了,畢竟方源近況不錯,內憂外患還不是當務之急。
  但這次不成功,下次的話,方源就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了。
  畢竟他可是很忙的。
  經營仙竅就是復雜龐大的計劃,更何況還有自身的修行,解決仙僵肉身的問題,調教方源等等事情。
  不過,沒有辦法。人活在這個世間,不如意者十之**。
  方源悄悄退去。
  他選擇一個最近的方向,進行撤離。
  但不妙的是,剛剛走了一段路程,方源就發現了許多異樣。
  先是兩只上古荒獸在搏斗,聲勢驚人。然后三只荒獸群不知道為什么,對峙在一起,狂躁不安,大戰一觸即發。
  好巧不巧,這三只荒獸群阻擋了方源的去路。
  “這一切都是獸潮形成的征兆啊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“我身上的暗渡仙蠱的護持,已經削弱到這種程度了么?天意雖然不能具體地甄別出我在哪個位置,但大體的范圍已經感知到了。所以正在醞釀獸潮,在太丘中掀起狂瀾。想要借助這個機會,讓我暴露。”
  “嗯……對了,我現在身上還有春秋蟬、大量雪怪,這兩者身上都有天意。雖然都被局限在我的仙竅世界中,但和外界的天意本是一體,似乎也能相互呼應啊。”
  方源眉頭越皺越深。
  他還是有些低估了天意的威能。
  按照道理來講,任何的仙竅世界,不管福地還是洞天,都是獨立的,和外界五域九天毫不相干。天意也管不到這些小世界里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知道了,若是小世界中也有天意,那么和外界天意之間,就能相互呼應、吸引,就好像是里應外合。
  靠著天意之間的里應外合,還有暗渡仙蠱的力量衰落,天意雖然找不到方源的具體位置,但醞釀出一場規模浩大的獸潮,要將方源找出來,然后毫不留情地鏟除掉!
  “實踐出真知!或者說,影宗方面給我的天意情報,還是有所保留。此地不可久留!”方源這樣想著,立即行動起來。
  他伸展猿臂,在巨人草中跳躍,企圖繞開前方對峙的獸群,遠離這片天意設下的陷阱。
  但天不從人愿。
  他還是遲了。
  那兩頭上古荒獸打到對峙的獸群當中,立即引發了驚天動地的大混戰。
  混戰的余波,又影響輻射周圍,混亂引發了更多的混亂。
  層層遞加之后,形成獸潮,將方源席卷進去。
  獸潮恐怖。
  不管是荒獸,還是上古荒獸,都陷入到極度的狂亂當中。
  失去了平時的理智,一切都聽從生存的本能在身體中瘋狂的咆哮、吶喊。
  原先的獵物,竟然敢于攻擊獵殺者。許多平時結伴生存的獸群,則分崩離析,秩序不存。
  大量的荒獸驚惶奔騰,漸漸形成了一股強勢的沖擊。這股沖擊勢力,又夾裹了其他猛獸。就算猛獸不愿意被夾裹,此時也要身不由己。
  片刻后,這股沖擊勢力越發壯大,形成一股洪水般不可阻擋的巨大沖勢。
  席卷一切!任何敢于攔在這股沖勢面前,不管是多少荒獸還是多強的上古荒獸,都要當場飲恨。
  方源此時此刻,感覺自己就像是驚濤駭浪中的小舢板。
  他身不由己,只能被獸潮夾裹,沖向前方。
  他必須繼續偽裝,一旦暴露,天意就會令周圍的獸潮將他瞬間淹沒。到那時,就算他有無數仙元,大量仙蠱在身,也要慘死。
  他畢竟還只是一位六轉蠱仙,渡過一次地災。
  雖然方源擁有變形,擁有態度,更擁有見面曾相識,但一味的偽裝,也是不行。
  暗渡仙蠱的力量在衰落,到了一定程度,方源就要在天意下暴露了!
  不能主動暴露,那是提前找死。也不能一味的堅持隱忍,那是在等死。
  方源深陷險境之中,一時間找不到什么方法解決。
  “或許冒險方有一線生機。”他的心中迅速閃過這個念頭。
  如果沒有辦法,他只能這樣選擇。
  寄希望于血漂流和劍遁仙蠱。
  不過,這可是在太丘深處啊。
  幾乎到處都是荒獸,上古荒獸也是層出不窮。天意有太多的目標,可以去選擇,去影響,然后從容地攔截方源。
  就在這時,獸潮忽然改變了方向,原本是直線前行,此時卻轉了一個輕微的弧線。
  “這竟然是?!”方源遠望,一雙猴眼瞪圓,驚喜交加。
  他遠遠地看到一座山一般的赤紅尸骨。骨頭上還燃燒著朵朵藍焰,溫度內斂,一絲火熱都沒有,但卻給方源無比危險的感應。
  這是一座太古荒獸的尸骸。
  似乎是死去不久,太古氣息澎湃洋溢,即便是獸潮,也在下意識避讓。
  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柳暗花明又一村!”這一刻,方源真想大笑三聲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