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68 陣道大宗師

騰躍!
  吞火猴的身影在空中化作靈巧的弧線,一躍而起,在煙塵的掩蓋下,飛離獸潮,迅速接近太古荒獸的尸骸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從外形上看,這是一座大象尸骸。
  一場灰藍色的象皮,破破爛爛,皮下的血肉已經消弭殆盡。森白的骨頭,嶙峋成架子,和龐巨的象皮組成了一座巨大的“帳篷”。
  這是一座半塌的“帳篷”,殘破中透出慘烈的氣息,顯然這座太古荒獸生前,遭受過一場十分激烈的戰斗。
  方源的心中,不禁生出一股疑慮:“能夠殺死這頭太古荒獸的存在,又是什么?”
  此刻他的位置,已經很接近太丘的正中央。
  這座北原有名的十大兇地之一,的確是兇險無比,深不可測。太古荒獸隱藏其中,令超級勢力都感到頭疼。
  畢竟,太古荒獸的戰力,往往能媲美八轉蠱仙。
  而超級勢力中,擁有八轉蠱仙的,也只是少數。
  偌大的北原,明面上的八轉蠱仙,只不過四五人而已。
  就算是太丘的邊緣位置,稍有不慎,就會引發獸潮。太古荒獸、獸潮,這兩個因素導致了太丘不受北原各大蠱仙勢力的干擾。
  方源越加接近太古荒象的尸骸。
  和這座龐大無比的尸骸相比,方源就像是一只蒼蠅,飛向一座破爛的灰藍“帳篷”。
  沒有一絲風。
  但方源卻漸漸感到阻力增加。
  一股無形的力量,在一**地抗拒著方源,讓方源感覺到他就好像是逆著浪潮,往海的深處行走深入。
  更進一些之后,方源甚至出現了幻聽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他的耳畔充斥著潮起潮落的喧囂。
  “水道道痕!”方源心中微凜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頭太古荒象的身上,有極其豐富的水道道痕。
  太古荒象雖然死亡,但水道道痕卻跟著骨頭和象皮,殘存下來,時時刻刻地默默影響這片領域里的天地。
  方源之前也接觸過太古荒獸的尸骸,比如東方長凡渡劫那次。
  但那次的太古墟蝠的尸體,已經被東方長凡改造,所以方源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感受。
  在地溝的超級蠱陣當中,方源也拾取了不少的太古仙材,有些仙材上道痕極其濃郁眾多,甚至產生了肉眼可察的道痕光暈!
  但這些仙材,到底只是很小的部分。在道痕總數上,和方源眼下這具幾乎完整的太古荒象的尸軀,完全不能相提并論。
  太古荒獸一身的道痕積累,是相當恐怖的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這頭太古荒獸,似乎死去沒有多久。
  所以,方源才感覺這樣難受,很難接近。
  “太古荒獸、荒植,每每停留在一個地方時間長一些,身上的海量道痕就會影響周圍的環境,將周圍天地慢慢改造。”
  方源心頭閃過一念,腳下卻運動不停,身形不斷騰挪,盡全力靠近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些水道道痕,所以沒有風。整個尸骸附近,靜悄悄的,沒有任何生命活動的跡象。
  “等到這片天地慢慢改造完成,就會有終年不散的云霧籠罩,甚至會積累出一片湖泊,然后催生出許多不一樣的植被和野獸。”
  方源分析出這片區域,還不是穩定的。
  太古荒象的一身道痕,正在潛移默化的改變周圍的環境。
  這個過程,可能持續數十年,數百年,甚至上千年。在這個過程中,太古荒象身上的許多水道道痕會損失、逸散,周圍天地的其他道痕也被排擠出去,以水道為主。
  最終,周圍天地中的水道道痕,和太古荒象尸身上剩下的水道道痕,形成一個全新的平衡。荒象尸身殘骸,不再破損,剩下的水道道痕也不再減少,反而像是被周圍的環境溫養。
  除了方源之外,沒有一點植物、動物的痕跡。
  方源頓時顯得扎眼無比。
  獸潮忽然混亂起來,原本整齊劃一的步伐,現出不尋常的紛亂之象。
  方源心中咯噔一下,轉頭注視。
  但獸潮只是稍微混亂一下,很快就又恢復如常。它好像是一波驚濤駭浪,繞過這具太古尸骸,沖刷到別的地方去了。所過之處,草木傾倒,煙塵滾蕩,一片狼藉景象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心道:“看來影宗方面的情報無誤。荒獸雖然容易被天意影響,但短時間影響的程度有限。獸潮大勢已成,就算是天意,發現了我的蹊蹺,也難以操縱獸潮轉過來沖撞太古尸骸。在這個范圍內,我就是安全的!”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停下腳步。
  他掃視四周,微微頷首。
  這個距離恰到好處,距離太古尸骸中心,既不太近,也不太遠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方源手中的蠱蟲有了反應。
  臨行前,瑯琊地靈交托了他一套蠱蟲,用來布置。現在起反應的蠱蟲,便是專門的偵查蠱。只要在一定范圍內,感知到布陣合適的環境,便會發出蠱仙才會感受到的聲音和震動。
  布陣!
  方源停下前進的腳步,站定,一一灌注仙元,催動蠱蟲。
  一只又一只的仙蠱,接二連三被調動而起。
  有一些飛出方源的仙竅,環繞在方源周圍飛旋。有一些則停留在方源的仙竅中,不斷騰舞。
  仙光縈繞,彩霞蒸騰。
  海量的心神被牽扯其中,方源不得不消去變化,現出真身。
  天意震怒,徹底發現方源,空中響起陣陣悶雷。
  但無濟于事。
  天意真正能夠親自動手的時刻,在于蠱仙渡劫時。現在并非方源渡劫,也不是動用毛民流派的自然煉蠱法,去煉制仙蠱。
  瑞氣條條飛舞,玄音綿綿不絕。
  以方源為中心,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七彩漩渦,似氣霧,若潮水,氣象壯闊,美不勝收。
  漩渦不斷擴大,有條不紊地往外擴張。
  一只只的蠱蟲,在彩霞中布置下來,有的深埋在土中,有的就遺留在地上,還有更多的虛化,停留在半空中,更有一些印刻于空中,肉眼不可觀察。
  海量的蠱蟲,以閃電般的速度,被安排下去。
  方源主要擔當仙元的提供者,真正布陣的,卻是一只仙蠱。
  六轉的陣盤蠱!
  它像是一個圓盤,凡間吃飯盛菜的陶瓷盤子。此刻靜靜地懸浮在方源的頭頂上空,調度著各種蠱蟲。
  整個布陣過程,持續了三個多時辰。
  直到太陽落下,在天邊灑下暗紅的余暉,方源才收起蠱蟲。
  海量的凡蠱,都被布置下去,全部的仙蠱則回收。所有的蠱蟲,形成一個隱秘而又繁雜的蠱陣,隱藏在這片天地當中。不發動的時候,就連方源都偵查不出。
  “真是令人驚嘆的造詣!”方源感慨。
  此番布陣,也讓他受益不淺。
  雖然他的陣道境界,極其普通,但是眼界卻有。
  “陣道蠱仙若是有大宗師境界,就能巧妙地利用天地間的道痕,進行布陣。這座蠱陣竟也是如此。這倒讓我想起一個歷史人物來。”
  這個人,名喚九華仙后,乃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陣道大宗師。
  她布陣的風格,就是霞光萬道,華麗非凡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她和長毛老祖是同一個時代的人物。哦,更準確的來說,長毛老祖活的年歲太久了。
  “或許這套傳送蠱陣,就是九華仙后和長毛老祖的一場交易的結果。”方源心中暗自猜測。
  蠱陣已經建立。
  方源猶豫了一下,直接開始催動這座蠱陣。
  本來依照他謹慎的個性,自然要對蠱陣加以檢查。
  但他對陣道真的沒有什么研究,而這座蠱陣似乎是大宗師的手筆,太過高端復雜。方源想要檢查是否含有紕漏,也沒有能力做到。
  蠱陣徐徐開啟,約莫半盞茶的功夫,才完成第一步。
  光影飛騰,形成一座覆蓋方圓一里多的虛幻大陣。方源置身中央,感到耳畔的潮水聲越加頻繁。但是周遭卻沒有來時的無形阻力。
  “這座蠱陣調動了太古尸骸上的水道道痕,難怪瑯琊地靈一定要選擇在這種地點,才布置蠱陣。”
  “能夠傳送蠱仙的蠱陣,很是稀少。這座蠱陣雖然能夠傳送,不過啟動的時間過于緩慢了些,不能用來迅速逃生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迅速評估了一下,然后催動仙竅中的關鍵仙蠱。
  這種仙蠱的力量,從他的體內逸散出來,頓時引起迅猛的變化。
  周圍的燦爛光影,向著方源呼嘯擁來,由虛凝實,陡然間就簇擁著方源,濃縮一團。
  方源陡然感到壓力劇震。
  但轉瞬之間,巨大的壓迫力量又消散無蹤。
  砰!
  巨響聲中,光團猛地一爆,化為漫天的點點彩光。
  而方源卻已經消失無蹤。
  半晌后,一切歸于平靜。
  就好像什么事情都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  “已經到了瑯琊福地?”方源雄軀頓震,視野中一片五光十色,天旋地轉。忽然間,他感到腳踏實地,再定睛一看,視野清明,已經是重回到瑯琊福地里來了。
  他置身在一座巨大的蠱陣中央。
  這座蠱陣,他早已接觸過。
  當初從風伯崖的蠱陣中,傳送過來時,就是落到此處。
  方源心中頓時有了更多的明悟:“看來這是母陣,而分布在太丘、風伯崖等處的蠱陣,則是子陣。要催動超級蠱陣,就需要關鍵性的仙蠱,它就相當于鑰匙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的身影,陡然出現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:“方源,你這小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