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3 天大地大我最大

方源緩緩飛上天空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離開之前,他再次回首,望了一眼身后下方的巍峨云城。
  他的臉上,浮現出滿滿的苦意,深深的長嘆一聲,才轉頭飛離。
  上一次,他接受瑯琊地靈的任務,探索太丘,讓瑯琊地靈非常高興,皆大歡喜。但這一次,方源堅持拒絕,沒有接受討伐落星犬的任務,雙方不歡而散。
  云城中,瑯琊地靈坐在主位上,也是咬牙切齒。
  他強忍怒氣,拿起杯盞,但是火虹茶還未入嘴,就被他啪的一聲摔到地磚上去。
  “方源你這個家伙!”瑯琊地靈捏了捏拳頭,磨著牙,心中十分不快。
  不過,他也感知到方源臨走前的臉上神情,心中的憤怒還是稍微舒緩了一點的。
  “方源啊方源,或許你真的很忙,刻苦修行,有自己的安排計劃。但此事關乎我瑯琊派發展大計,你可是我派中的一份子。關鍵時刻,怎么就不能舍棄自身,維護門派利益呢?說到底,你終究還是外人!不是我毛民蠱仙啊!”
  瑯琊地靈想到這里,瞇起雙眼,寒芒爍爍。
  站在他這個位置,方源不愿接受這個門派任務,瑯琊地靈也不能強硬壓迫。
  他創建了瑯琊派,派中盟約制約所有的成員。但盟約可沒有強行規定,可以逼迫派中成員去做他們不愿意做的任務。當然,當瑯琊派面臨重大危機時,這個規定就沒有了。
  但現在,瑯琊派只是開發太丘,和重大危機毫無干系。方源不愿意,瑯琊地靈還真的沒有什么辦法好想。
  瑯琊地靈坐不住,站起身來,在會客廳中四處踱步。
  他背負雙手,低頭沉思,心中的苦惱和煩躁,讓他的眉頭越皺越緊:“方源不愿動手,那落星犬這個事情該怎么辦呢?”
  左思右想,也沒有什么好辦法。
  瑯琊地靈本身,是絕對沒有方法,離開瑯琊福地的。
  還有一個方法,就是上古戰陣天婆梭羅。
  但瑯琊地靈掌握著最關鍵的組陣仙蠱,在當今煉爐仙蠱屋殘缺的情況下,這可是保護瑯琊福地的有力手段。
  瑯琊地靈不想就因為這個局面,就輕易地將天婆梭羅交托出去。萬一有個意外怎么辦?
  瑯琊地靈這點認知還是很清醒的。
  “唉!難道真要像方源離開前,勸說的那些話?不妨將這頭落星犬當做磨刀石,磨礪毛民蠱仙們的戰斗造詣嗎?”瑯琊地靈仰頭長嘆。
  方源在空中疾飛,衣袂翻飛。
  呼嘯的狂風,撲面而來,風聲響徹耳畔。
  他的心中一片冰冷。
  之前的苦笑和長嘆,只是一次表演。
  方源深知:在這瑯琊福地中,瑯琊地靈幾乎能達到全知的地步,感應偵查能力極為強大。要不然,他也不會收集到那么多的壽蠱了。
  這也是因為,瑯琊福地歷史太過悠久,底蘊極其豐厚,有難以計數的道痕。這才使得瑯琊地靈在這片福地中,能力十分突出。其他地靈和他不能相比。
  “我目前的計劃,就是依靠瑯琊派,幫助我順利修行。自己是棋手,瑯琊派是我利用的棋子。如果我接受那個任務,豈不是自己成了馬前卒,為瑯琊派出生入死嗎?”
  “哼!太丘那里得到天意的關注,十分危險。我懷疑天意已經布置了陷阱,只是沒有發現我,又被太古尸骸克制,所以引而不發……”
  方源謹慎,這種情況下,他是絕不會輕易前往太丘的。
  他要修行變化道,要煉制變化仙蠱,斬殺荒獸獲取仙材等等。但這些事情,不需要他親自去做。
  瑯琊派開發太丘,自然會取得這些。方源只要用門派貢獻交易,穩居大后方,安心修行即可。
  別說危險,可能有天意布置下來的陷阱。就算沒有,方源也不打算因此耽誤自己的修行!
  天大地大我最大。
  方源態度堅決。
  對于今天的不歡而散,他也早有心理預料。
  “我是絕不會為瑯琊派奔波效勞,不過,我和瑯琊地靈的關系也要處理好。”
  “這樣的分歧鬧得次數越多,我和瑯琊地靈的關系也就越惡劣。真要到了極端,瑯琊地靈搞不好會無法忍耐,將我逐出門派,甚至斬殺我。”
  “況且短時間內,我還要借助瑯琊派的力量。至少眼前的第二次地災,就要借用他的那些水道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冷靜思考,分析自己所處的局面。
  他曾經和上一任瑯琊地靈鬧過矛盾,關系降到冰點。這是一個失誤,方源警惕自己,不想再犯第二次。
  “有時候,情況允許的話,能幫襯出力,還是要的。”
  “我對瑯琊派只是純粹的利用,目的是方便自身修行。”
  “只有自己強大,修為提高,才是最可靠的。”
  天意可以影響方方面面,萬事萬物。但影響的程度,是有極限的。天意不像假意,可以直接參與腦海中念頭碰撞的過程,歪曲生命的思考結果。
  這點,天意是比不上假意的。
  從影宗處了解到了天意之后,方源知道,天意本質上只是意志的一種。
  天意最多是潛移默化。
  所以,天意以方源為棋子,對付影宗、魔尊幽魂時,從未拋頭露面,而是長期布局,一步步層層遞進,團團圍攏,最終才圖窮匕見。
  但義天山大戰,最終還是方源靠著半個天外之魔的直覺,脫離了天意的掌控,從而釀成如今的局面。
  所以對付天意,最王道的根本方法,就是提高蠱仙的修為,壯大自己的實力。
  舉個例子,當初戚災追殺方源,是因為方源只是六轉蠱仙,比他弱小。若方源是八轉,他絕不會傻到來追殺。
  同樣的,對于那群云獸,方源若是有實力,自可以輕易剿除。正是因為他實力弱,才被攆得四處亂跑。
  “所以,就算地災天劫,是天意親自動手鏟除我的良機。我也要臨危不懼,迎難而上!每當我渡過一次災劫,就是突破天意的一次次封鎖。一次次的壯大,最終能夠抗衡天意。等我成就魔尊,天下無敵,看天意能奈我如何?”
  方源心中,早有如此明悟。
  回到自家云城,得知一位毛民使者已經來到。
  方源宣見了這位毛民使者。
  他是一位五轉巔峰的蠱師。
  “大人,這是我家城主命令小的,送達此地的東西。”毛民蠱師畢恭畢敬地道。
  說話的同時,他雙手奉上一塊木盒。
  方源伸手接過,卻不開啟木盒,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毛民使者。
  就這么一眼,毛民蠱師頓時感到心底發涼,好像是赤身裸.體,毛都被扒光了似的,什么秘密都被對方一覽無余。
  “從今天,你就在我這里住下,我會指點你奴道上的修行。”方源悠悠地道。
  “謝上仙指點!”毛民蠱師立即拜倒在地,激動地渾身都在顫抖。
  “退下罷。”方源對這位毛民五轉巔峰的蠱師可沒有什么興致。
  揮退他下去,方源便轉身來到靜室,繼續修行。
  他拍開木盒,盒中躺著一只仙蠱,不是其他,正是六轉奴獸仙蠱!
  原來,方源在幾日前,自覺交情到位,時機成熟,便向毛十二商量,想要借他的奴獸仙蠱,愿意用門派貢獻支付。
  毛十二雖然答應,但卻沒有接受方源的門派貢獻。而是轉而提了另外一個要求。
  他前不久,在海上大陸上接引了一個血脈后裔。毛十二和這位后裔的祖母有過一段情史,加上這位后裔資質不錯,毛十二就想將他繼續栽培。而這位后裔修行的正是奴道,毛十二就想讓方源來親自指點他。
  方源自無不可。
  說實在話,這個交易方式對他更有利。
  畢竟,他最近門派貢獻越用越少,能節省一些是一些。
  仙竅中,冰雪的范圍已經停止了擴張。
  這說明,上一次地災增添的冰雪道痕,已經充分發揮了影響,完成了對仙竅的改造。
  方源控制的仙僵,小心翼翼地接近一頭荒獸雪怪。
  在仙竅中,因為時光流速不同,距離上一次圍剿,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。雪怪們又重新松懈下來,所以方源面對的是一頭游散在外的雪怪。
  馭獸仙蠱!
  方源念頭憑空,直接往這仙蠱中灌注青提仙元。
  荒獸雪怪頓時身軀一震,像是遭受到了無形的一記重擊。
  但旋即,它仰頭咆哮,發現了隱藏行跡的力道仙僵,向他奔殺而來。
  “失敗了么……撤!”
  方源立即撤退。
  按照常理來講,憑他此時的魂魄底蘊,碾壓一頭荒獸雪怪是妥妥的。但現在卻非如此。
  “果然如影宗所言,這些天意充斥的生命,根本不受我的奴役和掌控。留著它們,是最大的隱患!”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。
  雖然從交易中得知了這些情報,但憑他的個性,不自己嘗試一下,是絕對不會罷休的。
  “若是能夠奴役,不管是控制荒獸雪怪,以夷制夷,還是賣到寶黃天去,都是好的。可惜如此一來,就只能強殺了。”
  “等等!或許我可以先用我意,沖刷掉天意,再來用奴獸仙蠱嘗試奴役?”方源念頭又一閃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