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4 充分準備

半個時辰之后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荒獸雪怪被方源殺得,就只剩下一顆頭顱。
  吼!
  就算只是一顆頭顱,雪怪的兇威仍舊不減,對著方源嘶吼,噴吐出凌厲的冰風。
  雪怪和通常的荒獸不同,它是由冰雪組成,類似于云獸、血獸、泥怪這些。
  方源遙控的力道仙僵,冷哼一聲,站到荒獸雪怪的頭顱面前,手搭在雪怪頭顱的上面。
  頓時,一片薄薄的冰霜,就覆蓋到了力道仙僵的手背上。
  方源不管不顧,催起大量的我意蠱。
  我意洶涌澎湃,好似浪潮,照準雪怪頭顱死命地灌溉進去。
  雪怪的頭顱中,充斥著大量的天意。
  方源的我意進入其中,立即和天意絞殺在一起,宛若水火對撞,毫不相容。
  天意量少,我意卻是源源不斷。
  不一會兒,天意就節節敗退,被我意沖刷殆盡。
  砰。
  最后關頭,忽然雪怪的頭顱發生自爆。
  一大蓬的冰雪,四下飛濺。
  方源的力道仙僵瞬間就被這冰雪埋沒。
  不過,這臨死之前的自爆,根本沒有任何的殺傷力。很快,方源駕馭的力道仙僵,就從雪堆中鉆了出來,毫發無損。
  不過臉色卻是有些難看。
  “就算我用我意沖刷,將天意刷盡,最終的結果也只是讓雪怪自爆,無法收服嗎?”
  “不過就算能夠收服,我意蠱只是沖刷了一個頭顱,就耗費了上百只,成本著實不少。”
  我意蠱雖然只是凡蠱,但也高達五轉。
  同時,這些我意蠱不是方源親手煉制,而是用瑯琊派貢獻,請其他毛民蠱仙出手煉制的。經過這個步驟,方源的成功就又提高了一些。
  更關鍵的,還是時間成本。
  方源首先得將一頭荒獸雪怪,折損到重傷地步,無法反抗,讓它動彈不得,才能持續不斷地灌輸大量我意,沖刷天意。
  一只荒獸雪怪,時間耗費或許不太起眼。但方源的小北原中,還有那么多的雪怪呢。
  數量上去后,時間就多了。第二次地災將臨,不值得方源去這么做。
  “其實就算我奴隸了荒獸雪怪,將它們外賣出去,也是危險的。”
  “當初,影宗第一代的分魂之一,代號為綠的蠱仙,在北原地溝的超級蠱陣中,研究出了生死仙竅法。研究中發生大爆炸,許多仙材都被天意充斥,綠避之如蛇蝎。就這樣,將這些仙材都直接拋棄了。如此分明的態度,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。”
  “我若是真將這些針對我的天意雪怪,賣出去,恐怕會受到更不好的連鎖影響。”
  嘗試失敗之后,方源只好執行先前的計劃安排,繼續斬殺這些雪怪。
  務必要在第二次地災來臨之前,將這些雪怪斬除干凈,一個都不剩。就連天意,都要徹底沖刷,一點都不留。
  普通雪怪,都是炮灰,方源輕而易舉就能斬除,不足為慮。
  但是荒獸雪怪,就有些難纏,要費一番手腳。至于上古雪怪,更加麻煩。
  方源不禁開始懷念起飛劍仙蠱了。
  以飛劍仙蠱為核心,催發出來的仙道殺招劍痕索命,對付上古雪怪,效果奇佳。而劍浪三疊,則是以群攻為主,對付單個的上古雪怪,有點大材小用的意思。
  而且運用劍浪三疊,成本一點都不少。
  好在方源重新得到了力道仙蠱,使得萬我殺招,能重新催發出來。
  力道流派向來是對真元、仙元的依賴較少,萬我第一式力道大手印的催發成本,要比劍浪三疊少上許多。
  接下來的這段時間,方源就以力道大手印為主,重點鏟除這些上古雪怪、荒獸雪怪。
  他首先用奴獸仙蠱,嘗試奴役一頭雪怪。
  奴役失敗后,雪怪受到挑釁,陷入極度的憤怒狀態,就會對方源窮追不舍。
  方源立即撤退,將這雪怪引到很遠的地方,再動用力道大手印進行斬殺。
  如此一來,其他的雪怪被驚動的可能就下降了很多。
  以前方源三四次出手后,就會讓雪怪群抱成團,現在卻完全不一樣,效率大大提高。
  奴道手段嘗試失敗后,就會令目標十分仇恨蠱師。這一點,被方源充分利用起來。
  之前方源也嘗試過其他方法,但凡級的奴道手段,層次太低,一些智道的手段,在天意面前也不起效果。
  所以方源借來奴獸仙蠱,并非一無是處。
  日子一天天過去,雪怪已經不足原先的三成。距離第二次地災,則不足十天。
  方源遙控力道仙僵,來到至尊仙竅中的小南疆。
  在某個角落,擺放著方源的仙僵肉身。
  “雖然有仙僵肉身,但卻只能看著,不能運用。”方源嘆息一聲后,調動我意蠱,開始布陣。
  個把時辰之后,一個以數百只我意蠱為核心的蠱陣,成功建立。
  這個蠱陣主要起封印的作用。
  方源從影宗交易中獲得的這個布陣之法。
  用大量的我意蠱封印住天意。
  影宗布置在五域各處的超級蠱陣,就采用的這個方法。
  檢查三遍,確認無誤之后,方源才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方源的仙僵肉身躺在蠱陣中央,而蠱陣已經完全封印住了春秋蟬。
  春秋蟬原本是被天庭蠱仙威靈仰,動用無上手段隔空封印住了。使得影無邪一度無法催動春秋蟬,進行重生翻盤。因此在中洲地淵中陷入絕境,只得和方源交易。
  交易中,影無邪將方源的仙僵肉身,連帶春秋蟬,也都還給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得手之后,發現春秋蟬仍舊被封印著,連汲取光陰長河的河水都無法做到。一天天虛弱下去,陷入到餓死的邊緣。
  方源曾經嘗試過不少方法,但發現這份封印極其厲害,他連一絲跟腳來歷都查探不出。無奈之下,方源只好暫時放棄這方面的嘗試。
  結果不久前,八轉禁道蠱仙威靈仰的手段,似乎是耗盡了。春秋蟬的封印忽然自行解除,方源知道春秋蟬中隱藏天意,非得用煉道手段才能根除。
  方源的這具仙僵肉身,他不敢放到外面去。保存在自家仙竅中最為安穩妥當。
  但方源又擔心第二次地災,春秋蟬中的天意,會和災劫勾連在一起。所以今次,他布置下這層蠱陣,封印住了天意,提前將這個隱患消除了。
  又三天過去,方源的至尊仙竅中,雪怪被徹底鏟除。
  接下來,是用我意沖刷掉一切的天意。
  為此,方源也付出了不菲的代價。大手印雖然成本低,但運用次數這么多,積累起來的消耗就很高了。
  現在方源手頭上,仙元的數量并不多,仙元石也是如此。
  因為寶黃天關閉,使得方源空有那么多的修行資源,卻賣不出去。瑯琊門派貢獻,也日益減少。
  雖然方源時常指點毛民蠱仙作戰,有所補益。但瑯琊地靈那邊也學壞了,動了心思,將這方面的任務獎勵,降下數成。同時還大大提高鏟除落星犬任務的報酬。
  “寶黃天……寶黃天……你究竟何時才能開啟?”
  方源一邊苦苦期待寶黃天的開啟,一邊為第二次渡劫做更多準備。
  距離第二次地災,還有五天時,方源將仙竅中的天意徹底沖刷掉,然后他來到蕩魂山前。
  動用萬我殺招等等手段,他將蕩魂山搞得面目全非。
  然后再動用拔山仙蠱,他將蕩魂山塞到自己的至尊仙竅中去。
  以前,方源沒有江山如故,不敢這樣隨意搞,現在這方面的顧慮少了很多。
  這番動靜自然吸引了瑯琊地靈現身。
  他神色緊張地發問:“方源長老,你這是想要干什么?”
  他很擔心,畢竟蕩魂山是方源之物,不像落魄谷。方源想要取走,完全是可以的,他也無力阻止。
  方源巧舌如簧,說出早就思量妥善的借口,將要離開瑯琊福地一段時間。
  瑯琊地靈信以為真,他還想要方源為他鏟除落星犬呢,結果方源要走不說,還帶走了蕩魂山。
  瑯琊地靈十分擔憂。
  方源趁此良機,將手中的門派貢獻耗用一空,同時抵押了智慧蠱,向瑯琊地靈借走了許多仙蠱,還有大量的仙元石。
  總算是補足了手中的青提仙元!
  遺憾的是,一直到方源離開瑯琊福地前,寶黃天都沒有開啟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選擇將仙竅中的資源,搬出一部分來,暫時交給瑯琊地靈保管。
  “這么多的資源?看來方源你經營仙竅,很有心得。”瑯琊地靈對資源的數量,有些詫異。
  但其實,這才只是方源擁有的一小部分。三成都不到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會將全部資源都搬遷出去,瑯琊地靈不是傻子,會立即懷疑到方源的至尊仙竅。
  離地災來臨不到半天,方源通過傳送蠱陣,再次來到北部冰原。
  北部冰原雖然是狂蠻魔尊一手打造出來,隱藏無數狂蠻真意。但天意仍舊存在。
  所以方源沒有提前到這里來。
  冰原浩大廣袤,方源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,找到合適的位置,就落下了仙竅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會是什么?
  不管是什么,第二次地災的威能,必定比第一次要更加強大。
  方源嚴陣以待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