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75 風花與雪月

方源一身白袍,黑發翻騰,降落在至尊仙竅的小北原之中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這一次渡劫,他仍舊打算在這里進行。
  其他幾個地方,都有一些資源分布。小北原這里只有冰雪,最關鍵的雪怪、天意都被鏟除得一干二凈了。
  至尊仙竅空間寬廣,但災劫的唯一目標就是方源。
  所以他在哪里,災劫就發生在哪里。
  仙竅已經落下,種在北原之中。仙竅中的光陰支流和光陰長河合流,時間流速大大降低。
  首先是檢查布置。
  至尊仙竅中已經布置下了大量的蠱蟲。
  其中大部分,是仙災鍛竅殺招的相關蠱蟲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座蕩魂山,坐落在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此時的蕩魂山,已經面目全非。這是方源為了防止他人,利用定仙游,在他渡劫的時候,忽然傳送進來。所以提前消除了這個隱患。
  第一次渡劫,方源沒有拔山仙蠱,也沒有江山如故,所以不能將蕩魂山帶進來。
  現在卻不一樣。
  有了拔山,方源可以自己獨自一人,就可將蕩魂山塞進自家仙竅。否則若用其他毛民蠱仙出力,不僅要耗費一筆門派貢獻,而且還會讓毛民蠱仙進入至尊仙竅,暴露出方源的這個大秘密。
  而有了江山如故,也不怕蕩魂山在災劫中損毀。蕩魂山損毀的程度越嚴重,膽識蠱的產量就越低。
  檢查一番后,方源確信一切布置都沒有差錯。旋即,他心念一動,至尊仙竅門戶頓開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大量的天地之氣,通過門戶,涌進至尊仙竅當中。
  一時間,聲勢壯觀,仿佛是澎湃的潮水巨浪,傾瀉進來。
  “這一次,我帶來蕩魂山,給至尊仙竅增添了負擔。所以天地之氣,較上一次還要多得多。”
  天地之氣蜂擁進來,方源在此同時,開始在仙竅外布置各種蠱蟲。
  上一次地災時就布置過了,這一次方源更加熟練。
  方源渡劫,自然要用到這招仙劫鍛竅。
  一來,仙劫鍛竅殺招可以變相地削弱地災的威力。
  二來,它能抽取出狂蠻真意,幫助方源修行變化道。
  和第一次渡劫不同的是,這一次,組成殺招仙劫鍛竅的許多凡蠱都是方源自己的。并且對于仙劫鍛竅這個殺招本身,他還有一些微小的改動。
  改良仙劫鍛竅,也是方源為渡劫所做的準備之一!
  雖然他煉道境界不高,但智道卻有宗師程度。目前改良的部分,只是錦上添花,可有可無。但只要繼續深究下去,方源相信,總有一天他會將這個殺招改造成最適合自己的版本。
  畢竟,方源不可能一直依靠瑯琊派。每一次渡劫,都要向瑯琊地靈借來這么多的蠱蟲,著實代價不菲。方源改良仙劫鍛竅,也是想要擺脫瑯琊地靈對他的這個控制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布置妥當,開始調集仙元,一一催動蠱蟲。
  青光泛濫而起,彌漫仙竅,同時勾連外界。漸漸的,仙竅內外的青輝融匯成一片巨大的光影,覆蓋方圓上千里的范圍。
  成千上萬的青提仙元消耗,這才讓方源成功催使出仙劫鍛竅殺招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來臨了。
  天地板蕩,風起云涌。
  起先只是微風拂面,很快,風勢就蹭蹭蹭地往上狂漲!
  眨眼之間,就形成了漫天狂風,大有卷席天下,吹飛萬物生靈的兇猛氣勢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劫?”方源站在蕩魂山巔,嚴陣以待。
  雖然他還沒有認出這次地災的跟腳,但就前奏來看,這一次地災和上一次一樣,威力爆棚,絕對是超出常理的。
  狂風大作,卷起地面上的冰雪,吹得一片天地茫茫。
  至尊仙竅中本身光道道痕就較少,只有微光泛濫。此刻風雪彌漫,遮天蔽地,方源的視野一下子就局限起來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叮鈴鈴……
  “什么聲音?”方源早就催動各種手段,時刻偵查,此時忽然聽到狂風聲中竟隱約傳出風鈴般的清脆響聲。
  這番古怪的情景,讓方源眉頭輕皺。
  “難道說,這是……”他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。
  恰在此時,風鈴聲音大作,一朵巨大的青花從風中旋轉飛出,直接撞在蕩魂山上。
  這朵青花的速度,是如此之快。
  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就撞在蕩魂山,立即將蕩魂山撞出一道長長的傷痕。沿途的山石都被絞碎成粉末,旋即就被狂風吹走。
  叮鈴鈴!叮鈴鈴!!
  風鈴聲一時大作,下一刻,十八朵青花飛旋而出,接連撞在蕩魂山上,粉碎自己,撕裂出十八道嶄新的深痕。
  “這是風花!”方源雙眼暴射精芒,心底確認了答案。
  風花,是一種風中精粹。只有極其猛烈的狂風中,才會孕育而生的特殊植株。
  它無根無須,在風中旋轉飛舞。大如車馬,色呈淡青,極其鋒銳。
  叮鈴鈴鈴!
  方源才剛剛認出風花,下一波的風花,就再次強襲而來。
  這一次風花數量更多,有四五十朵。并且襲擊的方向,也是來自四面八法,接二連三地撞毀在蕩魂山上。
  蕩魂山巨石破碎,煙塵滾蕩,碎小的石塊又很快被周圍包裹著的狂風,吸收吞沒。
  方源連忙撤退,從山頂縮下去。
  他暗暗咬牙,感到棘手。
  “上一次地災,天意催生出大量雪怪,但我可以飛行,牢牢占據主動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,天意顯然吸納了教訓,改變戰術,用風花劫來對付我。”
  這恰恰是方源的軟肋!
  方源的速度比不上風花,防護手段又只有凡級程度。
  “幸好我這次搬來了蕩魂山,否則的話,無險可守,恐怕要糟糕了!”方源頓時覺得十分慶幸。
  江山如故!
  他催動宙道仙蠱,蕩魂山上的累累傷痕頓時消失,又轉成原來模樣。
  但緊接著,幾乎是下一秒,綿綿不絕的風花再次打來,將一層層的山巖撞碎,削成渣滓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不妙!”
  “剛剛催動仙劫鍛竅,仙元就消耗了大半。”
  “現在雖然暫時安全,但耗費的卻是大量的青提仙元。用這些仙元治療蕩魂山,茍延殘喘而已。”
  方源雙眼一瞇,腦中思緒急轉。
  他戰斗經驗極其豐富,很快就想到了應對之法。
  力道殺招——萬我!
  變化道殺招——見面曾相識!
  仙蠱暗渡!
  他渾身一抖,手段爆發,頓時無數的方源,占據整個蕩魂山。
  其中一位仰天呼嘯,所有的方源虛影,就都向山外的狂風內疾奔而去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本體催動見面曾相識,借助萬我的遮掩,變化成一塊蕩魂山上的石頭。
  有了變形仙蠱后,見面曾相識回歸原版,變得簡單易行,瞬間變化。不像之前的改良版本,方源用大量的凡蠱取代變化仙蠱的作用,導致見面曾相識殺招發動十分緩慢,不能救急。
  變化成一塊不起眼的山石之后,方源還不停歇,再用暗渡仙蠱,遮掩住了自身氣息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
  大量的風花,轉頭攻擊成千上萬的方源虛影。
  災劫火力驟減,蕩魂山承受的壓力大為降低。
  片刻功夫,方源的萬我虛影就都被風花鏟除殆盡。
  方源便再次催動萬我殺招,變出無數虛影,攜帶自身氣息,再次狂奔而出。
  風花散漫,在狂風中旋轉飛舞,一個又一個的虛影被瞬間斬殺。
  兩三次之后,天意洞察到了方源的戰術,所有的風花再不管什么方源虛影,直接集中火力,強攻蕩魂山。
  方源咬牙切齒,感受到天意的險惡用心。
  “蕩魂山是我最大的經濟支柱。天意想要徹底毀掉它,壞了我的前程!”
  方源幸好有江山如故在手。
  只是利用江山如故治愈蕩魂山,只是讓方源維持僵局,不能改變他此刻極端被動的局面。
  青提仙元在劇烈的消耗。
  劍浪三疊!
  力道大手印!
  方源嘗試反擊,但風花的速度太快,兩大殺招效果欠佳得很。尤其是力道大手印,雖然氣勢磅礴,但飛行的速度比較慢,飛入狂風之中,根本撈取不到什么風花。除非風花親自來斬它。
  毒氣吐納!
  方源張開一噴,紫黑色的毒氣立即順著狂風,四處彌散。
  大量的風花,只要沾染到毒氣,都迅速萎靡。
  方源臉上頓生驚喜之色。
  毒氣吐納這個殺招,本是他從智道殺招包藏禍心上改良出來的。以婦人心為主核,弊端很多,比較雞肋。
  方源很少動用它。
  沒想到此刻動用,卻是收到了奇效!
  在毒氣吐納的作用下,風花的猛烈攻勢頓時下降到了谷底。
  狂風也減緩下來。
  一蓬冷光照射整個蕩魂山。
  方源仰起頭,竟看到天空中不知何時,懸掛著一輪彎月。
  方源雙眼驟然瞇起,脫口低呼出來:“雪月!”
  這輪彎月,潔白如雪,照射下的蒼白光輝,讓蕩魂山溫度驟降。
  很快,一層層冷霜覆蓋住整個蕩魂山的表面。
  方源的心像是陡然放入了一塊千斤巨石,暗道:“原來這不是風花劫,而是風花雪月劫!前者是地災,后者是天劫。這第二次地災未免增強也得太離譜了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