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6 艱難渡劫

風花劫,雪月劫,單個而言,都只是一種地災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風花、雪月相互疊加,就成為了一種天劫。威力暴漲一大截,渡劫難度劇增。風花速度極快,難以躲避,本身有鋒銳至極,實難抵擋。而雪月散發冷光,凍緩蠱仙,兩者之間幾乎是完美搭配。
  方源心中沉重。
  其實以他如今的實力,尤其是和影宗交易之后,力道、劍道成為了他的主要依仗。不管是力道大手印,還是劍浪三疊,都能讓他爆發出匹敵七轉蠱仙的戰力。渡過天劫,也是有可能的。
  讓方源心情沉重的,不是眼前的天劫,而是今后的發展。
  蠱仙渡劫,一次比一次艱難。方源的第二次地災,理論上,要比第一次威力更強。
  但第二次地災,就提升到天劫的檔次上,這增強的幅度,未免也太過巨大了些。
  以此推論下去,第三次地災、第四次地災,又該增強到何種程度呢?
  一位六轉蠱仙,十年一地災,百年一天劫。歷經三百年,三次天劫之后,會晉升成為七轉。
  統計一下的話,就是十八次地災,三次天劫。
  就方源而言,不算第二次地災的話,他還有十六次地災,三次天劫需要渡過。
  若是第二次地災,他的災劫就暴漲到了天劫。那還能談什么未來?推算下去的話,地災的威力都能上漲到浩劫的層次了!
  雪月的冷光,照得方源一臉的蒼白。
  就連腦海中的念頭,運轉、碰撞的效率都隨之下降了。
  雪月散發出來的冷光,不僅是延緩蠱仙行動那么簡單,它還能影響蠱仙的思考。
  方源連忙調動智道手段,護住腦海。
  他是智道宗師,這點程度很容易就能做到。
  “不應該啊。影宗的交易中,毛六明確地告訴過我——地災雖然一次比一次強,但增幅的程度有限。只要是地災,仍舊會局限在地災該有的程度。難道說,他是在欺騙我?賣給我假情報?”方源眉頭緊皺。
  若是欺騙,自然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。
  但方源換位思考一下,這種欺騙對影宗一方毫無益處。
  因為這是輕易就可得證的東西。關鍵是影宗一方還想要擒捉方源,逆煉至尊仙胎蠱,坑方源這一下,讓方源死在災劫下,豈不是糟糕了?
  “或者說,還有另外一種可能……”方源眼中精芒爆閃一陣后,又沉凝下來。
  外界的風,呼嘯滾蕩。
  方源仰起頭,遠望天空,眼眸漆黑如夜。
  站在山石上,他的白袍和黑發,在風中搖曳甩擺,他好像是一頭孤狼。
  劍浪三疊!
  力道大手印!
  忽然間,他展現出強大的攻勢。
  璀璨的劍浪憑空而生,洶涌澎湃,逆天傾瀉。而力道大手印,轟破空氣,勢沉力大,排開漫天狂風。
  兩者都向半空中的雪月撲去。
  叮鈴鈴……叮鈴鈴……
  無數的青色風花,像是聞到了花香的蜂蝶,紛紛照準劍浪和大手印,圍攏而來。
  鋒銳至極的風花,和劍浪、大手印絞殺在一起。
  很快,就將這兩股攻勢清除一空。
  奇怪的現象。
  之前的風花,只管對付蕩魂山。想要將這座名聞天下的天地秘境,給消磨毀滅。而對方源發出的劍浪和大手印,都不管不顧,甚至主動避退。
  但現在,這些風花卻主動上前絞殺。
  皆因方源發出攻勢,針對的目標,就是半空中的雪月。
  好像是這些風花,要保護雪月似的。
  雪月的存在,的確是帶給方源巨大的壓力。風花保護雪月,似乎并無不妥。
  但方源的臉色卻閃過一抹振奮之色。
  萬我!
  萬我!
  萬我!
  人群呼嘯,一大群一大片的方源虛影,像是決堤的洪水,迅速鋪散出來。
  方源一連催發了三次,剎那間,空蕩蕩的蕩魂山上,變得人山人海。
  無數個方源,又鋪天蓋地似的,飛入風中,跳下山崖。
  但和上一次不一樣,這一次方源的本體真身,竟然也變作其中一道力道虛影,沖出了蕩魂山。
  大量的風花絞殺過來。
  但方源的力道虛影數量實在太多了,風花的數量反而顯得少了。
  但方源的力道虛影幾乎無法和風花對抗,大量的力道虛影,迅速犧牲。
  靠著周圍力道虛影的巧妙掩護,還有見面曾相識、暗渡等等輔助,方源順利地沖上半空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
  劍遁!
  方源瞅準時機,忽然使出劍遁仙蠱。他就像是一頭江中的白蛟,矯矯不群,忽然一飛沖天,沖破江面,騰云駕霧,驚艷世人。
  離得近了。
  方源再度施展劍浪三疊和力道大手印。
  天意猝不及防,風花還在剿除剩余的方源虛影。
  方源順利地將半空中的雪月擊爆。
  下一刻,大量的狂蠻真意灌溉下來。
  方源像是久旱逢甘霖的枯木,將所有的真意都全盤接受。
  恍惚間,他像是化身成月,懸掛于空,靜靜地散發出月光,俯瞰人世間種種。
  變化道的境界,迅猛暴漲!
  變化道,不僅是變化動物、植物,還包括山水風月等等天地萬物。
  這一股狂蠻真意讓方源獲益不淺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起來,笑聲給人酣暢淋漓之感。
  原來,所謂的“風花雪月劫”只是兩兩拼湊,并非是完整的天劫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,真的還局限在地災程度。就算是天意如何憤恨,如何想要鏟除方源,也是無用。它是天意,必須遵守天道的平衡。
  狂風怒吼,天意震怒,帶著被識破的惱羞成怒。
  無數的風花,向方源襲殺而來。
  方源再度施展萬我,大量的方源虛影,分散了天意的火力。
  風花絞殺方源虛影,這是一場貨真價實的大屠殺。
  但收效甚微,方源真身隱藏在重重虛影之中,最終重新落到蕩魂山上。
  有了蕩魂山,就是一處可以固守的地方,能讓方源有一絲喘息之機。
  撤銷見面曾相識,方源身軀微微搖晃了一下。
  他后背有一道深深的傷口,鮮血淋漓,深可見骨。
  但是因為變形仙蠱的關系,使得他的傷口也偽裝成功,欺瞞了天意。
  “防御還是薄弱了。”方源嘆息一聲,立即對自己展開療傷。
  他沒有動用人如故。
  人如故是仙蠱,濫用耗費仙元。而且人如故只能回復一瞬之前的狀態。
  方源是在半空中被一片風花花瓣掃到,受了傷。
  那個時候,也不能催動人如故仙蠱。用了仙蠱氣息爆發出來,就是暴露自己身份。
  “幸好我的身體道痕之間互不干擾,即便是凡道手段治療,也能很有效果!”方源越發感到自己在這方面的巨大優勢。
  通常而言,蠱仙療傷很是困難。因為他們身負道痕,道痕阻礙,會使得凡道殺招的效果大大減弱。仙道手段療傷,也得考慮到道痕之間,是不是相互排斥。
  方源就沒有這方面的阻礙,并且動用凡道手段,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節約仙元。
  這一次渡劫,方源的仙元儲備并沒有上一次多。
  最大的原因,就是寶黃天關閉。
  冷意襲來,一片片寒霜從方源的眉眼間,蔓延開去。很快,他渾身上下都覆蓋了一層寒霜。
  不僅是他,還有整個蕩魂山也是同樣遭遇。
  方源抬頭一看,瞳眸微縮,暗叫不好。
  原來這天空中又生出雪月,并且數量多達三個!
  三倍的冷光,相互疊加在一起,冷意更加沉重。方源原先護持腦海的智道手段,也不頂用了,只好再用其他手段補救。
  另外肉身也要護持,數種凡道防御殺招撐起來,身上連續閃爍起數道光輝,終于維持住體溫。
  雪月的數量,和衍生的速度,都大大出乎方源的估計。
  這使得他回到蕩魂山喘息的打算,完全落空。
  方源心跳加速,當他看到三個雪月的時候,他就意識到:這是生死存亡的關頭!
  拖得越久,雪月越多,成功渡劫的希望就越加渺茫。
  他必須立即反擊,不能有任何懈怠之意。否則時機稍縱即逝,稍有差池拖延,就如溫水煮青蛙,眼前的困境就會化為絕境,再無任何生機可言!
  換做其他蠱仙,興許還會猶豫。但方源戰斗經驗豐富,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之后,他毅然再次施展萬我!
  故技重施,大量的方源虛影四下奔走,吸引走了大量的風花。
  方源真身夾雜在其中,義無反顧地沖上天去。
  一飛上空,冷光的威能迅速拔升,再不受蕩魂山上的魂道道痕壓制。
  這是一場激烈的交戰!
  方源要擊爆雪月,三倍冷光帶給他的防守壓力,比風花更大。更要命的是,第四輪雪月正在半空中緩慢成形。
  而天意則千方百計阻止方源,并且趁著他主動出擊的絕世良機,大量的風花飛舞,企圖將方源當場斬殺。
  一輪,兩輪,三輪彎月,被方源接連擊爆,過程艱難。
  而更多的雪月,也在同時形成。
  冷光照得方源心中一片冰冷,殘酷的現實讓他四肢發寒。
  生機變得越發渺茫,方源臉色堅硬如鐵,唯有挺起胸膛,迎難而上。
  他的仙元在迅速減少,每一次催發仙道殺招,也不得不開始精打細算,小心翼翼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