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77 險成

叮鈴鈴!
  一朵風花正中方源的后背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方源身上的防御,像是紙糊的一樣,立即被撕扯成碎片。
  后背的衣袍被徹底絞爛,鮮血飛濺,碎肉飛離。
  “運氣不好了!”方源心頭一沉。
  他身邊有數十個力道虛影,而飛來的風花就只有一個,隨意攻擊。偏偏真身就被砸中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狗屎運護持本體的效果越來越弱了,使得天意發現真身的概率大大增強。
  更糟糕的,還有暗渡仙蠱。
  暗渡仙蠱催發一次,護持方源,遮掩他氣息的效果,也在劇減。
  一旦這股護持力量徹底消失,比失去狗屎運還要嚴重。
  時間流逝,方源渡秒如年,硬生生苦挨。
  他已經不知道擊爆了多少輪雪月,挨受了風花多少次攻擊。
  狗屎運、暗渡的護持效果銳減,但態度蠱、變形蠱形成的見面曾相識,則如中流砥柱,至始至終都支撐著方源。還有萬我殺招,在此時此刻,它的攻伐之能已經起不了作用,只能當做炮灰戰術來運用。
  天意不是傻子,它能夠思考。
  方源的戰術明了之后,每一次萬我之后,它發現方源真身的時間越來越短。
  方源受傷也越來越重,迫不得已,只能催發仙蠱人如故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他的仙元也加劇損耗。原本就不多,現在已向干涸的境地發展。
  天意高高在上,駕馭地災,先天利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方源卻宛若螻蟻,在生死一線中掙扎。
  雪月的數量越來越多,方源的腳步漸漸跟不上。
  情勢艱難無比,方源幾乎看不到絲毫希望。
  但他沒有放棄的打算,仍舊咬牙堅持。
  狂風像是嘲諷,嘲諷他的不自量力。
  雪月高高懸掛,仿佛是道道冷漠的目光,看著方源這樣的蠅蚊在徒勞無益地垂死掙扎。
  方源渾身浴血,白袍已經徹底變成血袍,血和汗被冷光凝成冰渣。
  他狼狽不堪,原本隨風飄逸的黑發,也斷裂無數,現在長短不齊,讓方源看起來就像是個瘋子和乞丐的結合體。
  他面色冰冷,既沒有狂笑,也沒有吶喊。
  他就像是一塊堅冰,就要被天地碾碎,但他不發一言,身處絕境,一切只是默默堅持。
  風聲衰落下去。
  風花劫的力量,在徐徐消退。
  已經到達極限了。
  地災的力量也是有極限的。哪怕天意將它增強到最大程度,又親自操縱。
  方源沒有被風花殺死,很快,風花數量劇減,天地間不再有狂風。
  方源慘笑一聲,狂催仙元。他的目標仍舊是雪月!
  雖然風花劫消退,空中的雪月也停止衍生,但風花還有殘余,雪月剩下的數量并不少。
  艱難作戰!
  方源已經沒有了咬牙的力氣,渾身虛弱乏力至極。
  萬我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。
  劍浪三疊。
  見面曾相識。
  他的狀態很不佳,幾種仙道殺招有時候還會催發失敗。每一次失敗,都讓他遭受反噬,口吐鮮血。
  地災已經到了極限,方源本人也是如此。
  此時逃跑毫無意義。不僅是風花阻截,雪月還可緩緩轉移飛行,冷光的覆蓋范圍實在太大。
  地災還未完全結束,天地二氣不平,回收仙竅也不可能。
  不得不說,天意思謀良久,醞釀出最針對方源的災劫。上一次地災,狂蠻真意分化了地災的一部分力量。這一次,天意雖然不能避免,卻也影響了狂蠻真意,使得狂蠻真意影響的部分,化為雪月劫,反而增添了整個災劫的難度!
  現在的戰局,就看雙方雖能熬得過誰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方源一頭栽倒在蕩魂山上。
  他的仙元幾乎徹底干涸。
  見面曾相識也支撐不住,心力憔悴,早就散了。
  方源費勁心思和力量,擊爆大量雪月,但天空中卻還殘存著最后一輪!
  靠著蕩魂山的庇護,方源面前抵御著冷光的照射。
  他渾身都是傷痕,很多傷口上,血色冰渣凝成一片。
  方源已無力氣,身上冷霜越積越厚,將他漸漸凍在冰塊之中。
  最后一絲風,縈繞在冰塊的上空,承載著天意,要注視著方源走向滅亡。
  仙元所剩無幾,一個仙道殺招都催發出來,但方源的臉上卻忽然展現出勝利者的微笑。
  “此災我渡過去了。”
  下一刻,荒獸刺脊星龍魚忽然顯身,魚尾用力一擺,狠狠一撞,將最后一輪雪月撞碎。
  奴獸仙蠱!
  半盞茶之后,天地二氣平息下來,方源立即動手,離開北原。
  在他走后,沒有多久,兩道身影從地下冰層中遁出來。
  “就是這里了。”其中一位身影,小心探視,環顧四周一番后,說道。
  另外一個身影,謹慎地抽動鼻翼,四處嗅嗅,然后以肯定的口吻道:“剛剛我們感應的沒有錯。這個地方剛剛有人渡劫,天地二氣有殘余絲絲波動,并未徹底平息呢。”
  兩個身影都是模糊一片,顯然是故意用手段遮掩了身形。
  不過,既然能知道天地災劫,又能探查如此清楚,必定是蠱仙身份。
  “唉!北部冰原乃是狂蠻魔尊當年,一手鍛造。全是冰川,并無大地。這里天地二氣較其他地方,要稀薄很多。若是任由蠱仙在這里渡劫,恐怕會更加損耗天地之氣。達到一定程度,勢必會引發冰川震裂,天地板蕩。”兩位神秘蠱仙之一,嘆息著,語氣充滿了擔憂。
  “北部冰原是我雪民一族最后的世外桃源。我們在冰原地下生活,與世無爭。沒想到人族還不罷休,連我們這最后一塊棲息之地,也要染指,也要覬覦!”另一位神秘身影,似乎年紀較輕,飽含憤慨地道。
  原來,這兩位蠱仙的身份并不尋常,都是異族雪民蠱仙。
  年輕的雪民蠱仙繼續道:“太上大長老太過迂腐了!依我的想法,當年就該鏟除了那個楚度。現在你看看,不僅楚度時常過來渡劫,還有其他人也來了。久而久之,我們的棲息之地就會被越來越多的蠱仙光顧。”
  年長的雪民蠱仙嘆氣:“唉!太上大長老的想法,我卻能理解。他是擔心和楚度一戰,將我族的存在暴露于天下。如今的天下,可是人族制霸,地位穩固如山,不可動搖。我族暴露出來,必定會引發整個北原人族蠱仙的圍剿。”
  “難道就讓情況這么發展下去?讓越來越多的蠱仙,到我們頭頂上渡劫不成?其實以我族的實力,又在這里冰原中作戰,只要計劃周詳,隱秘地斬殺幾位人族蠱仙,并不是什么難事。當然,我也承認,那楚度很強。我們穩妥起見,放棄他這個目標,但其他蠱仙完全可以下手啊。殺得幾人,誰知道是我們做的?嘿!反正人族內部也是亂得很,正道、魔道、散修從未消停過。”年輕蠱仙侃侃而談。
  “唉,你說得也有道理。我們還是先將這個情況,匯報給族中,讓其他幾位太上族老都來合計合計罷。”
  兩位雪民蠱仙議論一番,模糊的身影悄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方源雖然身負重傷,但仍舊馬不停蹄,一路兼程,趕回到瑯琊福地。
  “天意要鏟除我,當我渡劫時無疑是最好的時機。它不僅會將災劫的威能,增添到極限,而且親自操縱災劫。更可怕的是影響其他存在,釀成人劫,來布局圍殺我!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牢牢記住這個情報。
  這點認知,同樣是他和毛六交易,得到的珍貴收獲。
  在半年前的義天山大戰中,他本身也是關鍵的人劫,是天意對付魔尊幽魂的棋子。
  正是因為親身經歷,方源對所謂的“人劫”非常警惕。
  想那魔尊幽魂是何等存在,又有影宗幫襯,僵盟輔助,籌謀十萬年,都還被天意策翻了最終成果。
  和他們比起來,自己現在又算得了什么?
  所以,方源幾乎是不顧沉重傷勢,就直接轉移。速度很快,不留給天意醞釀布局的時間。
  返程并未意外發生,方源順利回歸瑯琊福地。
  到了瑯琊福地,他這才松了一口氣,知道自己算是暫時安全了。
  之后,方源龜縮在自家云城中加緊療傷,同時歸還借來的種種仙蠱。
  幾日后,方源傷勢全消,狀態復佳,又著手整治仙竅中的蕩魂山。
  說起來,這座大山給他渡劫帶來了巨大的幫助。
  蕩魂山顯得慘淡無比,之前是巍峨高聳,渡劫之后被無數風花削的只剩下一座平緩的小土丘。
  江山如故!
  在這只仙蠱的作用下,蕩魂山再復舊狀。
  只有如此的蕩魂山,才能最高效率地產出膽識蠱。
  方源不敢大意,趕忙將蕩魂山拿出來,交托到瑯琊福地之中。
  不過,雖然蕩魂山可產大量的膽識蠱,但是販賣的渠道寶黃天卻關閉了。如今瑯琊派的庫藏中,有大量膽識蠱積壓著。賣不出去,真叫方源有些著急。
  “兩個月之后,就是第三次地災。威力比這一次,還要強大。我若不在這個階段,做出一些突破,實力沒有增長的話,恐怕是兇多吉少。”
  “但實力增長,絕非憑空而生,需要種種修行資源。寶黃天……究竟何時才能再度開啟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