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78 變化道宗師

至尊仙竅之中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小東海。
  這里是一片河澤地貌。
  只是沒有外界東海那般浩大深邃,最高的水面,也不過五六丈而已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地方,相對于荒獸而言,簡直是小泥坑了。
  這是因為至尊仙竅中的水道道痕,還是不多。
  此時,在小東海的一個角落里,兩頭荒獸正在對戰。
  嗷!
  荒獸魚翅狼長嘯一聲,飛撲而來。它張開大嘴,露出尖銳的獠牙,這一口要是咬實在了,山石都得被咬得崩碎。
  但它面對的對手,一頭荒獸飛熊,卻是雙眼閃過狡詐的光,猛地后退。
  魚翅狼用力過猛,發出的攻擊被飛熊輕易閃過。
  然后,飛熊高高揚起厚實的熊掌,照準魚翅狼的腦袋,猛地一拍。
  砰的一聲巨響,巨大的力量,讓魚翅狼狠狠地摜到地上,摔得七暈八素,一時間居然爬不起。
  不過方源,卻對這擊不太滿意。
  “我方才動用飛熊之力仙蠱,力量的確大增。但是飛熊變化,卻險些出了差錯。我暫時借用的這具仙僵身上,全身力道道痕十分豐富。雖然有變形仙蠱,但只是強行變化。力道道痕始終抵抗變形仙蠱的影響。”
  變化道蠱仙,身上的道痕,主要是變化道痕。
  這種道痕,可以在蠱蟲的影響下,一次次變化成其他種種道痕。
  變形仙蠱是變化道的精髓蠱蟲,有了它,就能讓蠱仙的形態發生各種各樣的變化。花鳥魚蟲,草木山水,日月星辰,皆可變化。
  但此蠱只具其形,還得搭配其他蠱蟲,才有力量、速度、防護等等方面的改變。
  “現在的至尊仙竅在我肉身之中,我只能借助力道仙僵,鍛煉變化道的各種手段。但力道仙僵身負力道道痕,施展變化仙蠱十分費勁。倒是飛熊之力,卻有力道道痕增幅,效果更佳一些。”
  方源暗中比較,越發覺得自家肉身的妙用。
  道痕之間不受干擾、阻礙。
  這個優勢實在是巨大無比!
  各個流派之間,邊際還是相當清晰的,可謂涇渭分明。就算是兼修,也必須分清主次。但到了方源這里,卻是流派之間的邊際變得模糊一片。他可以全派通修。
  “看來用力道仙僵,也只能馬馬虎虎熟練變化手段而已,并不能讓我真正了解到自己的進步還有能力極限!”方源心中一邊嘆息,一邊遙控飛熊,靈活躲閃。
  原來,那頭荒獸魚翅狼又爬了起來,兇性大發,瘋狂攻擊。
  但方源有人族的智慧,進退有據,戰術分明,操控得飛熊似行云流水。魚翅狼幾乎擦不了飛熊的邊。
  雖然方源曾有奴獸仙蠱,駕馭過這頭荒獸,但地災一過,方源要將奴獸仙蠱歸還。
  所以,在歸還之前,他就將對魚翅狼、刺脊星龍魚的控制,都給解除了。
  這也有好處。
  沒有奴獸仙蠱的影響,荒獸魚翅狼就能展現出真正的兇性,充當合格的陪練。
  砰。
  又一聲巨響,魚翅狼已經不知多少次,被飛熊的大熊掌拍進泥坑當中,飛濺出無數泥水。
  這一次,魚翅狼嗚咽一聲,踉蹌著爬起來,看了一眼毫發無損的飛熊之后,居然夾著尾巴,轉身逃了。
  還在期待魚翅狼攻擊過來的方源,為之一愣,不禁心道:“難道是當初收服魚翅狼時,彈它小**彈得太狠了些?讓它的兇性都為之大減了嗎?”
  魚翅狼逃了,方源一時間也覺得索然無味。
  “不過這些天的對練,也并非沒有收獲。至少證明了我的變化道境界,的確已經成為宗師。”
  變化道宗師!
  既方源的血道宗師境界、力道宗師境界、智道宗師境界、星道宗師境界之后,第五個流派提升到了宗師境界!
  前世五百年的經歷,并未帶給方源什么幫助。變化道之所以能有如此境界,最大的功臣就是狂蠻真意。
  天意要鏟除方源,不斷謀劃,將災劫威能提升到天道允許的極限。
  方源渡過了兩次地災,但這地災的威力,早就超越尋常,能和諸多天劫媲美。所以連帶著狂蠻真意,都被勾出許多倍來。
  福兮禍所伏,禍兮福所倚。
  災劫這玩意,講究的一個規律,就是福禍相等。
  災劫越是沉重浩大,方源越是危險困難,但渡過之后,收獲得好處就越多!
  方源的變化道宗師,前后經歷了三次狂蠻真意灌溉。第一次是黑樓蘭十絕升仙,后兩次是自家地災,通過仙災鍛竅殺招牽引出來。所以能達到宗師境地,也是積累到了。
  “成為變化道宗師,雖然可喜可賀,但目前局勢,卻是相當不妙。”方源憂心忡忡。
  災劫一次比一次厲害。
  渡過第二次地災,方源已經大概清楚接下來災劫威能會增加多少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,他是十分驚險,才算渡過去的。
  中途,雪月衍生出來,若非方源明智決絕,立即采取進攻措施,后果不堪設想。最后階段,靠著蕩魂山都被削成土丘,仙元稀少到連一個仙道殺招都發出不來,靠著荒獸這個伏筆,才堪堪過關。
  可以說,方源的底牌差不多用盡了。
  “第一次地災,狂蠻真意分割出了災劫的小半力量。天意釀造的雪怪,并未都未占據主動。”
  “第二次地災,天意就計算周詳,連狂蠻真意的因素都算計在內,甚至是利用它,影響它變化成雪月,反過來增添風花劫的威能。”
  “天意能夠思考,第三次地災,它必定考慮到蕩魂山,我現有的仙道殺招,還有荒獸、蠱仙周中這些下屬。”
  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不殆。
  方源一次次渡劫,對天意了解更深。
  反過來,天意也是如此,對于方源的情報也試探得越加清晰。
  目前為止,方源渡劫的手段,主要有七個。
  第一個是在北部冰原渡劫,利用仙劫鍛竅殺招,引導出狂蠻真意,分化天意對災劫的掌控。
  第二個是狗屎運,用運道來虛弱災劫。
  第三個是態度蠱、暗渡蠱、變形蠱,還有見面曾相識,變化萬千,迷惑天意。
  第四個是力道、劍道、血道種種仙蠱,以及仙道殺招,是正面抗爭的手段。
  第五個是蕩魂山,巨大的地利。
  第六個是完整的天外之魔身份,天意無法影響到方源的思維。
  第七個則是一些外力。比如刺脊星龍魚、魚翅狼這些荒獸,羽民蠱仙周中,瑯琊派的毛民蠱仙等等。
  “這些手段、底牌,天意都已經一清二楚。最多第七點外力方面,有些變化。”
  “但這些外力,并不可靠。”
  “我奴道境界不高,奴役手段也不擅長。刺脊星龍魚、魚翅狼這些,既能被我奴役,也能被天意利用災劫,而重歸自由。所以渡劫時,我只將這些埋伏在外,就是怕被天意反過來利用。”
  “還有羽民蠱仙周中,他是異人蠱仙,有充足的靈智,若是重獲自由,比荒獸危害更大。不到萬不得已,我是不會將至尊仙竅的秘密,暴露給他的。更關鍵的是,他曾經是通過天隨人愿,以地災的形式,降臨到太白福地中的。若是他像是雪怪那樣,被天意輕易影響、策反,那就糟糕了。”
  “按照現在的節奏走下去,我第三次地災就是九死一生的格局,第四次地災直接就是死透了的絕境。”
  方源很清楚自己的處境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雖然渡過去了,但寶黃天不開,他的修行沒有大量資源助推,不會有多大的起色。
  蠱仙渡劫就是這種情況。
  災劫威力一次比一次強大,蠱仙修行必須加緊努力,使得自己實力上漲的程度,要超過災劫增強的幅度。
  資質、底蘊越差的蠱仙,災劫威力就小得多,間隔時間也很長,修行下去并不十分困難。但方源的資質、底蘊是古往今來的第一,至尊仙胎,全派通修!
  所以災劫才如此恐怖,威力提升的幅度駭人聽聞,相互間隔的時間更短到只有兩個月!
  換做其他蠱仙早就死翹翹了,也就是方源自身素質過硬,還千辛萬苦保留下了一筆不菲的修行資源,才支撐到了現在。
  想想方源擁有多少仙蠱,多少仙道殺招,多少流派的宗師境界,還有蕩魂山、瑯琊派等等可以借助的外在因素。
  可即便如此,方源的前景也變得很不妙。
  “寶黃天的關閉,徹底打破了我的計劃和節奏。這樣下去,我是沒有活路的。”
  困擾方源的就在于寶黃天。
  寶黃天若是開啟,他一切就都順暢了!
  但寶黃天究竟何時開啟?
  誰都說不準。
  也許就在下一刻,也許在數月之后。
  就方源的情況而言,若是數月后寶黃天開啟,那他絕對是要死翹翹的。除非另有奇遇,使得實力暴漲。
  一天一天的等待,寶黃天始終不見絲毫動靜。
  方源的傷勢早已經養好,仙竅的經營卻是毫無寸進。
  瑯琊派的發展,也一直受挫。瑯琊地靈數次召喚方源,與他商量討伐落星犬的事情。方源自然沒有答應,雙方關系一降再降。
  瑯琊地靈將方源指點毛民蠱仙戰斗的任務獎勵,更是降低到最低點,讓方源幾乎毫無收益。
  在毛六的挑唆下,其余的毛民蠱仙,也開始對方源冷淡,甚至仇恨起來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雖然過去,但方源的處境卻每況愈下。
  究竟是堅持等待寶黃天開啟,還是窮則變,變則通?
  方源現在面臨的,就是這樣的難題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