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79 黑家背鍋

方源思考良久,選擇等待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第二次地災之后,讓他對天意更加了解。
  “太丘那邊,看似安全平常,恐怕天意早已經布局妥當,就等著我往那里鉆呢!”
  “之前,瑯琊派開發太丘,一切都進展順利,很大可能就是天意的引誘。”
  “之后,出現落星犬,是天意的試探和施壓。就是想通過瑯琊派,逼出我來。”
  “如此一來,我就更不可能去了。”
  或許一切都是方源他自己想多了?也許天意根本就沒有這么神通廣大。或許天意還未來得及在太丘布出局面?
  方源心中也想過這些,但這些僥幸心理,他都旋即排除干凈。
  他能活到現在,就是因為謹慎,拋開僥幸心理。一切都往最壞的方向打算。
  不要期望他人對自己的親愛,不要渴望世界對自己的善意,不要奢求命運的垂青。
  一切都要靠自己!
  等待。
  方源安下心來,默默守候寶黃天的開啟。
  一切都要全面考慮,這無疑是最利于他,最穩妥的方式。
  時間不斷流逝,很快半個月過去,寶黃天仍舊不見任何動靜。
  毛六上躥下跳,毛民蠱仙們對方源的態度,越發惡劣。
  甚至有人當眾指著方源的鼻子,謾罵他包藏禍心,雖然加入瑯琊派,但不真心門派奉獻。
  “我這一切,都有我自己的苦衷。”方源淡淡解釋幾句,從此之后,就縮在云城中,很少活動。
  指點毛民蠱仙作戰的任務,他也很少接取了。
  因為這個任務的報酬,被瑯琊地靈壓得實在太低。
  經營仙竅不行,熟練變化道手段也是勉為其難,方源卻沒閑著,他動用智道手段展開許多推演。
  只是沒有智慧光暈,讓方源感受到巨大落差。推演的進展相當緩慢,和智慧光暈的立竿見影相比,宛若云泥之別。
  “別人的態度,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“只要加入瑯琊派,又不觸犯門規,瑯琊地靈會先違反自己的規定,來開革了我的客卿太上長老的身份嗎?可能性很小。”
  方源繼續等待。
  盡管周圍生存的環境,給他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,但他仍舊不為所動。
  十多天后,北原,萬豆田園。
  這里土地肥沃,風和日麗,一片片青田,泉水灌溉,阡陌交通,井井有條。
  楚度來到這里,展目四望,不由心情舒緩許多,高聲地道:“田下心仙友,不愧是北原當今第一智道蠱仙。北原外界已經鬧得腥風血雨,你卻在這里耕田農作,悠然自得,真是世外高人。”
  數十萬畝青田,有許多躬身耕作的身影。
  絕大多數都是墨人,黑膚白發,異人中的一種。
  其中還有一個人,卻是人族,一副老農打扮,背微駝,五六十歲的模樣,臉上皺紋深邃,粗糙的雙手正各抓著兩株奇特的豆苗。雙腿褲腳高高挽起,踩踏在泥水,一點蠱仙的風姿都沒有,仿佛真是凡俗中人。
  但聽到楚度的話后,他抬起頭,直起身,面對聞名北原的赫赫霸仙,他卻沒有絲毫膽怯或者不自然,而是云淡風輕地一笑:“楚度仙友高抬了。我田某人何德何能,能稱之為北原第一智道蠱仙?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北原蠱仙界中不知隱藏了多少能人,我繼承田園老仙的真傳,卻是學藝不精,泄露根底。早年時期,更是和東方長凡斗氣,輸了他不止一籌。第一之名,還是休提,休提。”
  這位田下心智道蠱仙,本是一位凡人,連蠱師都算不上。
  但機緣巧合之下,得了一場好大仙緣。
  最終,繼承了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智道大能田園老仙的真傳,默默修成智道蠱仙。
  當年東方長凡重振部族,帶領東方一族強勢崛起,自然要侵犯他人利益。
  田下心雖然繼承真傳,成為蠱仙,卻是資質普通,仙竅平凡,災劫也不猛烈,又因為本性如此,所以沒有什么雄心壯志。他本在家靜修,但東方一族擴張,侵擾了他平靜安詳的生活。
  田下心雖然不愿,但東方長凡強勢得很,輸給東方長凡之后,他就只能被逐出萬豆田園,在外流浪。
  流浪期間,他和其他蠱仙接觸,這才讓北原蠱仙界知曉他這號人物。
  后來東方長凡隕落,東方一族大本營都被攻破,無數修行資源被他人哄搶一空。
  作為超級勢力的東方一族,如昨日紅花,雨打風吹,一朝盡去。
  沒有東方長凡,東方一族也徹底瓦解了,田下心便又趁機,回到了曾經的家園,成為萬豆田園的主人。
  他資質雖然平凡,但繼承的真傳十分了得,北原蠱仙多有推崇,認為他是東方長凡之下的第一人。
  東方長凡一死,他自然是提升上去,成為當今北原蠱仙界公認的第一智道蠱仙。
  不過他這個人沒有什么雄壯之志,更無多少野心**,甘于平凡,成為蠱仙也不愿舍棄凡人時期的生活,每天都親自到田園中耕作。
  當然,萬豆田園邊際廣袤,絕大多數的勞作,都是由墨人完成。
  田下心蠱仙豢養的墨人奴隸,在北原蠱仙界,是出了名的。
  楚度笑了笑,走到田下心的面前:“田兄虛懷若谷,若是我有田兄你的智道造詣,我早就自稱第一,雄視北原,看當今天下誰能和我匹敵?”
  田下心瞇起眼,哈哈笑著道:“楚兄你龍行虎步,乃仙中之霸者,雄心萬丈,我是不能相比的。怎么?楚兄也是想在那黑家身上,撈上一筆?所以今天到我這里來,想請我為你推算什么?”
  楚度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:“黑家破滅在即,一如之前的東方一族。現在幾乎北原蠱仙界,都在圍攻黑家,算計黑家。不過,我并不想過去,蹚這趟渾水。我來這里,是有更重要的事情,要請田兄算一算。”
  田下心的臉上,頓時浮現出一抹贊嘆之色:“好!不愧是霸仙楚度,不隨波逐流,好一番秉性堅持。你要我算什么?”
  “我想請你算一個人。這是線索。”楚度說著,將一只仙蠱交到田下心手中。
  這只仙蠱好似一只銀翅蜻蜓,翅尖銀光閃爍,看得田下心眼底一寒。
  “一只劍道的七轉仙蠱。”他微微訝異一聲,隨后渾身揚起一股玄機,自己給出答案,“這是飛劍仙蠱,薄青曾用。”
  “不愧是田下心,正是如此。”楚度贊嘆一聲,旋即說明來意。
  原來,他想要從方源手中,得到仙災鍛竅之法,好引出狂蠻真意灌體,輔助他修行。
  和仙竅鍛竅一法相比,他之前栽培力道蠱師成仙的法子,顯得太過笨重,效率太低。
  他雖然扣下了方源的飛劍仙蠱,但追不上方源,只好和方源妥協。
  但從那之后,方源就一走了之,雖然給了楚度聯絡方式,但楚度聯絡,總不得回應。偶爾方源回應幾下,也是敷衍之詞。
  楚度越發焦躁。
  尤其是數月前,寶黃天關閉,讓楚度徹底失去了和方源的聯絡方式。
  楚度也是期盼寶黃天開啟的蠱仙之一,但他細細一想,又覺得就算寶黃天開啟了,方源也不見得會理睬他。
  想想也有些不可思議,他楚度是何等人物,居然現在要眼巴巴地求著一位蠱仙理睬自己。
  但仙災鍛竅一法,事關重大,是楚度的修行契機。
  楚度就連黑家風云,都不去理睬,這次找到田下心,就是想要借助他的手段,來推算出方源的具體位置。
  “既然你不理睬我,那我就主動找上門去!”楚度是這樣想的。
  這也是霸仙的行事風格!
  田下心又繼續揣摩,片刻后,道:“好!這仙蠱還是目標之我,楚兄你沒有強行煉化,再正確不過。這樣一來,我推算出他來,就有五成把握。”
  楚度皺眉:“只有五成?”
  “對方若是躲在仙竅中,我是絕算不出來的。一半對一半的概率,已經很高了。”田下心道。
  楚度無奈點頭:“那就請田兄出手。”
  “走吧,換個地方。我大概需要三天時間。”
  瑯琊福地。
  方源回到自己的云城之中。
  剛剛他被瑯琊地靈召喚,這一次卻不是催促他討伐落星犬,而是告知他北原正在發生的一件大事!
  “黑家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目光閃爍。
  黑家面臨家破人亡的危局,相當不妙。說起來,造成這個境況,方源可謂是罪魁禍首之一。
  回顧一下事情發展。
  方源弄塌八十八角真陽樓,搗毀了王庭福地,使得北原正道無比驚恐震怒,千方百計想要找出他來。
  但那個時候,有影宗幫助遮掩,方源又自身努力,欺瞞一時。
  然后,黑城加入影宗,影宗和鳳九歌為首的天庭蠱仙,在落魄谷進行百日大戰。
  黑城丟下仙蠱屋黑牢,逃竄出來,被方源收拾。
  再后來,焚天魔女對付雪山老祖,結果雙方達成妥協,焚天魔女擊退了黑家太上四大長老的青城縱橫,而雪山老祖趁機在黑家大本營偷盜仙材,大發一筆。
  最后,義天山大戰,影宗滅亡,無人替方源掩護,天庭又將方源秘密公之于眾,使得王庭大案真相大白。
  北原蠱仙當然想要鏟除方源,但他們算不到方源的位置。一來是智道蠱仙太稀少了,二來方源這個縮頭烏龜,總是待在瑯琊福地里!三來這個天殺的混蛋,他本身智道造詣居然很是不俗!
  北原蠱仙們也找不到黑樓蘭、太白云生。方源是主犯,他們就是從犯!但他們現在跟著影無邪混呢。中洲天庭出手,都沒逮到他們。
  北原蠱仙憤怒啊!
  尤其是正道蠱仙,那些雄霸一方的超級勢力,黃金家族。
  本來的生活真的很美好,靠著先祖巨陽仙尊的福蔭,平時有事沒事欺負欺負魔道還有散仙,每隔十年玩一次王庭爭霸的游戲,嘿,還挺刺激!總之正道榮昌,黃金家族雄霸北原,大局不容撼動。
  但王庭福地毀了,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這一切的美好物質基礎,徹底崩潰倒塌。
  真兇找不到,從犯也找不到,那就找黑家罷!
  誰叫黑樓蘭是你黑家的人!
  你黑家不來背鍋,誰來背鍋?
  ps:歡迎大家關注蠱真人微信公眾號,今天公眾號上更新蠱真人的同人歌曲哦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