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81 思謀

“非也非也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”聽到楚度的猜測,智道蠱仙田下心搖頭不已,“這印記乃是信道手段,根據我的推算,應當是一份信道真傳,并且真傳的位置不在北原,而在東海。”
  “東海,信道真傳?”楚度皺眉,心中的期望頓時下降了一大截。
  本來劍道真傳,他能兼修的希望就很小。
  因為他是力道,純粹單一,一身力道道痕底蘊豐厚,想要兼修其他流派已經十分困難。
  不過劍道攻伐強大,又事關歷史上的傳奇人物“亞仙尊”薄青,楚度自然而然地就涌出許多好奇。
  但現在他聽到是信道,這種好奇之情就削減了許多倍數。
  楚度這樣的人物和眼界,自然清楚信道能帶給他修行上的種種優勢,但他性子直接,雄心壯志,骨子里更喜歡攻伐手段多些。
  他號稱霸仙,有俗語道:只有起錯的姓名,沒有叫錯的外號。
  楚度既然不能兼修劍道,更不可能來修行信道。
  全天下,乃至古往今來,能夠全派通修的唯有方源一人!
  其他蠱仙,要是兼修第二流派,必定分薄精力和時間。若非特殊情景,又有好的仙蠱,否則絕大多數情況都是弊大于利,絕非明智之舉。
  見楚度臉色,田下心頓知他的想法,不由開口勸道:“楚兄,切不可小看了這道印記。依我推測,只是后來印刻上飛劍仙蠱的。這種信道手段,簡直是為所未聞,讓我大開眼界,絕不凡俗!”
  楚度神色變得鄭重起來。
  他被這么一提醒,頓時覺得田下心這話不虛!
  要是印刻在普通的山石云水之上,并不出奇。但刻印在蠱蟲上面,這卻極其少見。
  皆因這只飛劍仙蠱,乃是劍道七轉!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蠱乃天地真精。
  蠱仙修行,一次次渡劫,將道痕加身。而仙蠱本身,則是一小塊一小塊的道痕碎片!
  不同流派之間的道痕,會相互內耗、掣肘、排斥。這印記是信道手段,也是一絲信道道痕,居然能夠在劍道道痕碎片上面,印刻住,并且長存下來。這就像是一艘孤舟,位于海嘯中毫不動搖啊。
  如此一看,這種信道手段,簡直是驚世駭俗!
  “楚兄,我和你打個商量如何?”田下心忽然又道。
  楚度淡淡一笑。他雖然不是智道蠱仙,但田下心的想法,他當即也是猜到。
  楚度擺手,打斷田下心的話,道:“田兄,還請勿怪。這飛劍仙蠱本就不是我的,而是我朋友之物。實不相瞞,我這位朋友失蹤良久,我有所擔心,所以才請你推算他的下落。這上面的仙緣自然也是他的東西。”
  智道蠱仙的推算,并非是憑空而得,需要根本的線索。而這些線索越多,推算演化自然越加容易。
  所以往往智道蠱仙,對于那些信道手段,也十分渴求。
  田下心本來對大多數的信道手段沒有什么興趣,因為他師承田園老仙,智道傳承超凡脫色,連帶著他眼界都拔高了許多層次。但眼前的這份信道真傳著實太過優異,讓他這個甘于平淡的蠱仙,也怦然心動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是我唐突了。”聽得楚度直接拒絕,田下心語氣無比失落,但還是將手中的飛劍仙蠱歸還給了楚度。
  這只七轉劍道仙蠱,只是用來推算的關鍵線索,不是楚度支付給田下心的報酬。
  當然,楚度請田下心出手推算,付出的報酬也是很豐厚。
  “此次推算,未達到楚兄目的。按照規矩,這次的報酬,我退還一半。”田下心留戀地看著飛劍仙蠱被楚度收入仙竅,嘆息一聲后,又道。
  楚度搖頭,哈哈一笑:“不必了,雖然沒有達成所愿,但我也并非一無所獲。田兄不愧是當今北原的第一智道蠱仙,之前的報酬是物有所值啊。在下告辭了。”
  楚度號稱霸仙,但并非蠻橫到不知為人處事。
  田下心乃是當今北原可數的智道大能,以后極可能還得請他出手相助,楚度怎可能輕易惡了這層關系?
  “這……”田下心猶豫。
  楚度卻已走了,他行事雷厲風行,十分干脆利落。
  他走的時候,其實心底還很開心。
  七轉飛劍本身就可牽動蠱仙神經,現在上面又有信道真傳線索,楚度推己及人,不管怎么想,都覺得方源不會放棄。如此一來,他就更有了要挾方源的可能!
  “能夠牽引出狂蠻真意的方法,我一定要得到它!”楚度心中的火焰一直熊熊燃燒。
  田下心望著楚度離去的背影,心中無奈感嘆。
  若換做他人,他說不定就要出手搶奪了。但對方卻是霸仙!
  明明楚度只是修行力道,田下心修行智道,但田下心終究是無法鼓起勇氣,去對付謀算楚度。
  力道流派日落西山,智道卻一直高貴珍稀。但自古以來,從未以流派論高下,只有最強的蠱仙,沒有最強的蠱蟲或者流派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蠱乃天地真精。對于人而言,蠱蟲亦不過是工具罷了!
  時間流逝,北原風起云涌。
  圍繞著黑家的一場包圍網,正在漸漸收攏。
  正如方源推測的那樣,黑家以一己之力獨抗幾乎整個北原蠱仙界,哪里有什么勝算?
  盡管黑家蠱仙激烈反抗,但仍舊節節潰敗,連連失利。爭斗的血腥氣息,黑家所代表的龐大利益,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鬣狗惡鯊。
  黑家大本營,鐵鷹福地。
  此時,黑家蠱仙齊聚一堂,一片愁云慘淡。
  黑家四大太上長老,居于最高位。黑城已被方源俘虜,他的好友黑柏身上帶著傷。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六位黑家蠱仙,幾乎都是六轉修為。
  氣氛壓抑得很。
  “家族大難臨頭,諸位都是我黑家肱骨梁柱,都說說看,如何才能渡過此劫?”太上大長老首先開口,打破場中沉默。
  但黑家蠱仙你望我,我看你,一時間都未有人發言。
  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商議。
  之前商議時,他們踴躍發言。有人建議,必須強勢還擊,對膽敢將觸手伸到黑家地盤上的宵小之徒,給與嚴厲的制裁和打擊。當然根本的想法,還是求得和平。
  任何的和平,都是打出來的。
  黑家蠱仙并不愚蠢,自然清楚其中道理。
  可惜道理雖然清楚,黑家采用之后,卻雙拳難敵四手,雖然十分強勢還擊,卻節節敗退。弄得現在黑家上下,幾乎個個帶傷。更有一位六轉蠱仙,已經隕落。
  太上二長老嘆息一聲:“若非我四位早年因修行青城縱橫,出了差錯,相互之間不可分離。否則的話,此刻情景必好上許多。”
  黑家占據的資源不在少數,但黑家蠱仙稀少,絕大多數只有六轉修為。對于圍攻的各大勢力而言,黑家是兵力稀少,戰力又不強,自然無法鎮壓局面。
  “都怪黑城!此人乃是我黑家的罪魁禍首!!他養的什么女兒,出了這么大的紕漏。本人還弄丟的族中的仙蠱屋黑牢,真是死不足惜!”有黑家蠱仙痛聲咒罵。
  “是啊,是啊。”
  “黑城罪大惡極……”
  一時間,黑家蠱仙紛紛開口,群情激奮。
  黑城弄丟了仙蠱屋黑牢,的確是一項巨大過失。否則的話,有黑牢在手,配合四大太上長老的青城縱橫,局面絕不會如此被動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沉默。
  黑牢本是由他所有,借給黑城去用的。黑城始終,黑牢丟失,太上大長老也有用人失察的責任。
  平時的時候,太上四大長老都對黑城信任有加,讓他代為管理族中事務。
  黑家蠱仙們此刻的痛罵和批判,其實也是隱隱對四大太上長老的不滿,只是不可直接發泄出來而已。
  罵了片刻,太上三長老終于不耐,出聲道:“好了,此時此刻,事情已經發生,謾罵又能起得了什么作用?本家存亡的危機,若是因為這些咒罵而減輕幾分,那老夫早就罵破了天去。大家都是姓黑,身上流著的都是相同血脈,家族若亡,覆巢之下無完卵的道理,你們都應懂的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罵聲漸消。
  太上四長老咳嗽一聲:“對當今局面,誰有想法,都可說說。”
  眾仙沉默。
  雙方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,難有什么有效對策。
  “在下有些見解。”這時,一位六轉蠱仙忽然開口。
  眾人視之,乃是黑柏。
  此仙主修木道,六轉修為,年輕時號稱黑家石人,拙于言辭,樸拙內秀。平時和黑城走得最近,雙方交情深厚。
  “說吧,我們洗耳恭聽。”
  “倒要看看你黑柏有什么獨到看法?”
  蠱仙們語含冰鋒,他們對黑城十分痛恨,連帶著黑柏也不受待見。
  黑柏面色不變,似乎一塊石頭,他低沉開口道:“如今局面,在下也無需多言,諸位都一清二楚。不僅是正道、魔道蠱仙,就連散修的蠱仙,都紛紛現身,想在我黑家身上咬下一塊血肉。究根結底,還在于利益二字。”
  “墻倒眾人推,本家存亡首當其沖,乃是重中之重。只有能存活下來,什么資源、利益、名聲,都是外物,皆可舍去。”
  “你這是主張投降嗎?可惜本家出了黑城、黑樓蘭這樣的叛徒,王庭福地毀了,你覺得其他黃金家族會輕易繞過我們?”有蠱仙當即冷笑諷刺。
  黑柏緩緩搖頭:“黃金家族自然不會,不過當今北原,卻有一人,可助我黑家脫離此劫。”
  “誰?”
  黑柏緩緩吐出一個名字。
  眾仙聞言,皆是驚異。
  ps:大家可以猜猜這個人是誰。今晚蠱真人微信公眾號上推送一個書友制作的風花雪月劫圖,歡迎大家一起鑒賞。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(qidian。com)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手機用戶請到m。qidian。com閱讀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