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85 黑家大戰(中)

青玄子雖然只是六轉修為,但已經度過一次天劫,竟然沒有任何抵擋之力,就被廿二平之斬殺當場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一時間,按捺不動的正道蠱仙們,臉色都有些變化。
  青玄子的腦袋掉在地上,和身體分家。
  無頭尸體上,鮮血向外不斷噴涌,并且不斷抽搐。
  青玄子死不瞑目,一雙眼睛還兀自睜得老大。
  廿二平之的劍光,繼續一路向前飚射,氣勢驚天動地。
  “下一個死者,是你。”廿二平之淡淡的話音,清晰響徹半邊天。
  第二位倒霉鬼,同樣是一位魔道蠱仙。
  不過廿二平之已經暴露,這種聲勢根本無法不引人注目。
  所以這位魔道蠱仙比青玄子的情況要好些,立即后撤了一段距離。但仍舊被廿二平之趕上,一劍殺了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臉色再變。
  來自劉家的蠱仙,劉轉身忽然一笑,對著遠處的天空道:“廿二富,此子是你們廿二一族新一代的劍子吧?”
  砰。
  一陣煙霧陡然爆發,隨后煙霧中現出一個胖墩的聲音。
  這是一位七轉蠱仙,但從模樣上看,十分新嫩,仿佛是五六歲的胖男孩。
  小胖子嘿嘿一笑,賊溜溜的目光掃視正道一周,老氣橫秋地答道:“慚愧,慚愧。這小子得了劍圣真傳后,就被我家太上大長老拘束了十年。這一次出來,叫他發了瘋似的亢奮。”
  劉轉身等人面色再次微微一變,暗中傳音。
  “廿二劍圣,我們剛剛還在討論,此人乃是廿二家的八轉蠱仙。歷史地位如同黑家的黑凡,帶領廿二家成為過北原正道的魁首。”
  “廿二劍圣乃是傳奇,曾經主修光道,后來竟然能轉修劍道成功。死后留下劍圣真傳,卻因為極其艱難險惡的考驗,使得繼承者十分稀少。”
  “據說這劍圣真傳有三關,分成三部分。闖過第一關,便得到第一部分的劍圣真傳,稱之為劍子。”
  “沒想到時隔三百多年,廿二家族居然又出現了一位真傳劍子!”
  正道蠱仙們的心中,都升騰起一陣警惕之情。
  若讓此子發展下去,將來的北原正道,必有他活躍的身影。若是他能更進一步,修為提高到七轉,并闖過第二關,繼承真傳的第二部分,則成為真傳劍師,整個北原蠱仙界都無人敢小覷他。
  事實上,六轉修為的劍子,此刻已經無人小覷。
  這才多久,他竟又成功殺了一位魔道蠱仙!
  廿二平之激昂長嘯,意氣風發。他速度極快,人劍合一,只見劍光縱橫,不見他的身影。
  劍光一折,又撲向最近的魔道蠱仙。
  劍光洞穿這位魔道蠱仙的身體,不過他的臉上卻浮現出冷笑:“小輩,殺了幾個弱雞,就變得膽大包天,狂妄到挑戰老夫的地步了么?”
  尸毒老怪說著,身上恐怖至極的傷勢,就升騰起一陣紫霧。
  紫霧旋即消散,露出他痊愈的身體。
  反觀廿二平之的劍光陡然崩散,露出他踉蹌的身形。
  人們這才看清廿二平之,他是一位劍眉星目,容貌俊朗的年輕人。
  嘔!
  他忽然伸手捂嘴,但卻掩蓋不住從嘴巴和鼻腔向外噴濺的紫色毒血。
  “再戰!”廿二平之受此重創,但一對星目中卻似燃燒起了熊熊火焰。
  “那老夫就先殺了你再來尋寶。”尸毒老怪猙獰大笑。
  “嘿嘿,現在的年輕人啊,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。”廿二富遠遠眺望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。
  然后他咻的一聲,身影就消失在半空中,下一刻出現在青玄子的尸首旁。
  廿二富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,對青玄子的尸首招了招。
  頓時,青玄子的腦袋和身體,就被一股看不見的無形力量托起,飛進廿二富的仙竅之中。
  “年輕人啊,還真是氣盛,連戰利品都不要了。這可是蠱仙尸軀,不過仙蠱肯定保不住了,但一身的道痕可不是白來的。嘖嘖嘖……”廿二富搖頭晃腦。
  他雖然是七轉修為的家族前輩,但生性貪財,就算廿二平之和七轉尸毒老怪交手,陷入苦戰當中,他也沒有去幫襯出手,而是首先拾掇廿二平之斬下的蠱仙尸體。
  “殺!殺啊!”
  “這是我的,誰也別想搶。”
  “蒙疾在此,誰敢一戰?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場面越加混亂,因為廿二平之行動之后,正道蠱仙們也陸續動身,進入鐵鷹福地。如此一來,更使得各處烽火狼煙,圍繞著種種修行資源,戰亂不斷。
  鷹啼聲接連一片,聲聲不絕。
  一只荒獸孔雀,揚起頭顱,眼瞳中流露出人性化的渴望之情。
  正是孔雀飛仙何若。
  “這么多的鐵冠鷹!黑家的鐵鷹福地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何若心思,“如果我能將這些荒獸盡數俘虜……”
  鐵鷹福地上大下小,地面上、地底下的珍稀資源,總價值要低于空中。
  黑家蠱仙們都未有露面,但是他們發動了全部的鐵冠鷹,封鎖了天空。
  大量的荒獸鐵冠鷹,在高空盤旋,膽敢有冒犯者,必將遭受到它們的猛烈撲殺!
  正因如此,才使得絕大多數的魔道蠱仙們,選擇在地面行動。先將地面上的各種資源,都爭搶到手再說。
  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啊。
  對于何若而言,鐵冠鷹的吸引力尤其巨大。
  因為她的修行計劃當中,下一個變化就是鐵冠鷹之變!
  荒獸孔雀振翅高飛,速度很快,不一會兒何若就引來幾只鐵冠鷹的齊齊關注。
  何若心中滿是警惕,引來鐵冠鷹就迅速撤退。
  她孤身一人,可打不過這么多的荒獸鐵冠鷹。
  她打算遠遠引走一只,單獨對付,然后再慢慢蠶食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是緣木?”慕容青絲降落下來,看著池塘中懸空生長的無根之木,雙眼晶晶透亮。
  “慕容仙子法眼無差,正是它。”一位散修蠱仙答道。
  他姓醞名良,人稱云公子,比慕容青絲早來一步,此時正集中心神,收攏著眼前緣木。
  慕容青絲看著云公子醞良動手,卻沒有阻止,只是駐足觀看。
  她耐心等候,直至醞良功成,將緣木處理,收取成功。
  “累仙子久候,慚愧慚愧。”云公子醞良行禮道,態度很是溫和。
  慕容青絲抿嘴一笑:“不瞞云公子,這緣木雖只是六轉仙材,卻正與我道相合。不知可否切磋一二……”
  云公子笑起來,慕容青絲還未說完,他就已經接道:“緣木脆弱,收取過程中不得絲毫干擾。若非仙子靜待片刻,我又怎能順利收取呢?此番切磋,慕容仙子如勝過在下,在下便將緣木全部讓與仙子你了。”
  慕容青絲搖頭:“無須全部,只需一半即可。”
  “仙子請。”
  “公子請。”
  兩人交手,淺嘗輒止,不分勝負。
  云公子醞良便將緣木分出一半,交個慕容青絲,兩人滿意而去。
  正道蠱仙行事,絕大多數都有風度,很克制。
  廿二家的廿二平之和廿二富,其實是正道中的異類。
  北原蠱仙界雖然是正道榮昌,穩穩壓過魔道和散修,但這一次來的正道蠱仙,在人數上卻敵不過魔道和散修。
  這當中的原因在于:其余的黃金家族都有各自的地盤,自家的資源需要鎮守。雖然正道蠱仙數量多,但分薄下來,只能擠出這些人員派遣過來。
  反觀魔道和散修中人,卻往往沒有這番顧忌。
  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在于超級勢力家大業大,在外有凡俗勢力。所以,對獨自行走的魔仙、散仙,向來較為克制。只要不涉及重大利益,不會相互死磕。
  蠱仙斬殺不易,若是和一位蠱仙結仇,讓他(她)打起游擊戰報復,也夠超級勢力頭疼的。
  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
  另一處,自在書生和皮水寒也分出了勝負。
  皮水寒雖有全新的仙道殺招,但仍舊敵不過自在書生的招牌手段——千解。
  皮水寒冷哼一聲后,直接撤走,干脆利落。
  為了區區一份修行資源,并不值得打生打死。
  魔道蠱仙們雖然自由,但因為往往是獨自一人,災劫降臨,只能靠自己抵抗,不像正道勢力那樣,有家族中的蠱仙可以信任,可以獲得幫助。
  所以魔道蠱仙、散修的蠱仙,心中記掛災劫,通常是冰冷算計成本,為了資源大打出手是可以的,但若是損害仙元過多,虧本的買賣還是不做為好!
  鐵鷹福地外的高空,仙蠱屋金曉大殿,還懸浮在原處,綻射著刺眼的光輝。
  宮家蠱仙和百足家的,都未動手,留在大殿中品茗高談。
  宮家蠱仙宮邇已經暗自焦急,表面上卻不動聲色,有意無意地提道:“眾仙哄搶,鐵鷹福地中地面、地底資源,已經所剩無幾。貴族還不出手嗎?”
  百足家的蠱仙們對視一眼,紛紛搖頭,微笑:“鐵鷹福地中的珍貴資源,幾乎都在空中。黑家蠱仙不出,這場大戰才剛至中期罷了。”
  宮邇心中納罕。
  這百足家雖然躋身正道,上面有百足天君護持,但底蘊根本無法和黃金家族相比。
  此時此刻,百足家的蠱仙卻一副眼高于頂,云淡風清之模樣,叫有心人費解得很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