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86 黑家大戰(下)

“第四只了!”孔雀飛仙何若再次擒拿下一頭鐵冠鷹,心中十分喜悅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荒獸并不尋常。
  北原十大兇地中,倒是荒獸成堆,但很少有蠱仙向這些地方伸手。
  而且野生的鐵冠鷹和黑家家養的,戰斗力也有不小差距。
  再加上孔雀飛仙戰術得當,使得她大有收獲,活捉了四頭鐵冠鷹。
  “黑家豢養鐵冠鷹,聞名北原,的確是厲害。真不知道,他們是如何培養出這么多的鐵冠鷹來的?”何若暗暗感嘆,仰頭望向天空。
  天空中還有大量的鐵冠鷹,在盤旋飛舞。烏央央的一片,何若擒拿的四只,在整個鷹群中根本不算什么。
  “奇怪……黑家的蠱仙至始至終,都未出現。就算我捉了四頭鐵冠鷹,他們都不管嗎?”
  何若心中仍舊十分警惕,沒有被勝利的喜悅沖昏頭腦。
  呼嘯聲陡然響起!
  一個身影,夾裹風雷之勢,筆直地沖向鷹群。
  何若瞳孔一縮,認出來人:“這是努爾鼓!呵,看要要吃苦頭了。”
  努爾鼓來自努爾家族,后者同樣是黃金血脈,超級勢力。
  努爾鼓生得頭小腹大,身材很不勻稱,眼珠子外凸,四肢干瘦如柴,皮膚蒼白,宛若病人,毫無血色可言。
  但人不可貌相,他是七轉蠱仙中的著名強者,和魔道中的自在書生、皮水寒齊名。
  努爾鼓的沖擊,頓時惹怒了空中的鐵冠鷹群。
  一時間,半百頭鐵冠鷹向他齊齊撲殺過去。
  努爾鼓頓時被嚇了一大跳,他未料到自己居然這么招恨。
  鷹群撲來,投下重重黑影,直接籠罩遮蔽了努爾鼓的視野。
  危難之間,努爾鼓連忙催動自家的招牌仙道殺招。
  他肚皮忽然見風而漲,轉眼間就漲大五六倍,讓努爾鼓看起來像是一個超級孕婦。
  努爾鼓伸出雙手,猛地拍擊自己的肚皮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音浪滔天,鷹群沖勢一緩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連續三聲巨響,音浪一重又一重,鷹群沖勢更加受阻,密實的陣勢變得參差不齊。
  努爾鼓怪叫一聲,周圍幾個鐵冠鷹頓時暈頭轉向。
  然后他連忙透過鷹群的縫隙,迅速飛行,總算逃出了鷹群的圍殺。
  鷹群追了一陣,就都回轉空中。
  努爾鼓已經落到地面,他滿頭大汗,仰望空中,肚皮消了下去,心中還有余悸。
  一旁,一道挪揄的聲音傳來:“努爾鼓,你怎會如此狼狽?”
  努爾鼓循聲望去,只見來人身高八尺有余,猩紅瞳眸,深藍皮膚,一頭紫發,滿嘴獠牙。
  努爾鼓冷哼一聲:“別說風涼話,關丑!有種的,你也學著我沖一遍。”
  關丑嗤笑道:“雙拳難敵四手,我可沒你這么蠢。”
  “你!”努爾鼓大怒,瞪著關丑,雙眼噴火。
  關丑冷笑不已,毫無畏懼地和他對視。
  努爾鼓乃是正道七轉著名強者,專修音道。而關丑同樣不弱于他,修行變化道。兩人又分別是努爾家、關家的蠱仙,勢力背景都不相伯仲。
  “不愧是成名的強者。雖然狼狽了些,居然毫發無損。”何若將這一幕都看在眼里,很快她就收回視線。
  “努爾鼓來了,關丑也將主意打到這群鐵冠鷹身上。看來地面上的修行資源,快被搶空了。”何若悄悄退去。
  她只是六轉修為,魔道蠱仙,可不敢靠著這兩位正道強者太近。
  鐵鷹福地中的戰局不斷變化,烽火連天,大小斗戰在各個角落發生著。
  有的戰斗只是分出勝負,有的卻斗出生死。
  有的大有所獲,有的則重傷逃竄之中。
  福地地面、地底的修行資源,所剩越來越少。一些底層蠱仙,也被淘汰,死的死,傷的傷,有的明智地選擇撤退,有的似乎還有保命手段,暫時隱去,觀察大局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蠱仙,將目光投向空中。
  無數道貪婪的目光,肆無忌憚地打量著空中的鐵冠鷹群。還有鷹群遮掩下,若隱若現的圓球木鷹巢。
  鷹群規模很大,這是黑家經營了多少年的積累,耗費了不知多少的心血、精力和財力!可謂是鐵鷹福地中的第一資源。
  就算是努爾鼓之流,也難擋鐵冠鷹的群攻。
  這數量實在太多!
  當然,也有努爾鼓不愿意太耗費仙元的緣故。
  他的一對金魚眼,四下掃視,看著周圍蠱仙越來越多,大喊道:“鐵冠鷹太多,黑家蠱仙還未現身,諸位一起出手,瓜分了這鷹群再說!”
  “此言正合我意!”自在書生首先響應道。
  兩人分別是正道、魔道,不過眼下局面,卻是達成了默契——先對付鷹群,把好處拿到再說其他。
  鷹群規模巨大,蠱仙們數量也不少,一齊動手的話,這些鐵冠鷹只能任人魚肉。
  也不知是誰先動的手,人鷹大戰拉開大幕。
  漫天的攻勢,此起彼伏。
  陣陣鷹啼尖銳如鉆,人聲同樣鼎沸。
  地水風火四下洋溢,雷光電閃,金芒飆飛。
  福地外,宮邇端坐在金曉大殿之中,俯瞰腳下。他視野中,一片五彩繽紛,好似綻放著漫天的煙火。但是這煙火中卻隱藏著濃烈恐怖的殺機,不時的,就有鐵冠鷹喪命,血肉分離,也有鐵冠鷹被擒拿活捉。
  宮邇眼中精芒爆閃。
  各處的戰斗,正道、魔道、散仙的戰斗景象,都被他暗中動用蠱蟲,如實詳細地記錄下來。
  這些情報非常寶貴!
  自從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之后,大量仙蠱被北原蠱仙們得到。秦百勝舉辦的拍賣大會之后,蠱仙們換得了自己想要的修行資源。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醞釀,很多蠱仙的手段都有了翻新,戰斗力也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和宮邇有同樣舉止的蠱仙,不在少數。
  大家都抱著同樣的心思。
  情報很重要。
  不管是對于超級勢力,還是獨來獨往的蠱仙。很多時候,知道對手的仙蠱是什么,就容易有針對手段。就算沒有針對之法,有所防備也是極好的。
  蠱仙們一邊對付鐵冠鷹,一邊觀察周圍,收集情報。
  激烈的戰斗下,是暗流洶涌。
  蠱仙們不斷評估自己和對手,確認自己在當今蠱仙界中的定位。這段時間的修行之后,自己究竟是強,還是弱?哪些人可以欺負,哪些人又不可以惹?
  鐵冠鷹只是眼前利益,情報收集是為了今后的長久打算。
  宮邇看了一陣,心中越發不耐。
  他身旁的這三位百足家的蠱仙,黑家大戰到了現在,他們都還未有絲毫動彈的跡象。
  這一次他是帶著宮家的金曉大殿來的,斬獲最大利益,才能值回票價。
  宮邇終于忍不下去,他手指指向下方,對左右作陪的蠱仙道:“鐵鷹福地越發不堪,破漏之處已超千數。但眼下,黑家蠱仙卻無人現身,似有蹊蹺。你們且先下去,扶助同道,防備黑家謀算。我宮家畢竟是正道之領袖,須有維護之責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兩位宮家蠱仙當即領命。
  一旁坐著的三位百足家蠱仙,都心中好笑。
  這場黑家大戰,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結果。就算有蹊蹺,也沒有什么危險可言。宮家蠱仙的風格,就是如此,明明是為了私利動心,借口則是冠冕堂皇得很。
  與此同時,鐵鷹福地的最高空。
  黑家蠱仙們齊聚一堂,望著腳下的戰局,均是心情沉重,臉色難看。
  “那位怎么還不出手?”
  “到了如此地步,不見絲毫動靜。難道說,之前的約定,已經不作數了嗎?”
  有幾位黑家蠱仙發出質疑,坐立不安。
  “那位的確已經答應下來,憑他的身份,應當不會無信毀約的。”
  “且先看看。這一次我們布置了三道防線,鐵冠鷹群不過是第一道罷了。”
  黑家的太上大長老、二長老依次開口,將眾仙安撫下來。
  何若化身荒獸孔雀,振奮雙翼,努力和三只鐵冠鷹周旋。
  這里是偌大戰場中的一個小角落,而她只是無數蠱仙中不起眼的一員。
  八轉不出,七轉強者們風頭鼎盛,還有一些六轉的高手,在邊邊角角上討便宜。
  忽然,一陣異香飄來!
  何若心中一突,連忙屏住呼吸。
  “中毒了!”意識到這一點后,何若連忙催動蠱蟲療傷。
  三只鐵冠鷹則發出哀鳴,忽然間,渾身一絲力氣都使不上來,無力地往地面墜落下去。
  一位身影一飛沖天,在半空中,將這三頭鐵冠鷹接住,塞入仙竅之中。
  出手的是尸毒老怪!
  他嘎嘎怪笑,身邊紫氣縈繞。收拾了三頭鐵冠鷹后,他充滿邪欲的目光又盯上了何若。
  何若頓時心中一凜,徹骨冰寒。
  “嘿嘿嘿,小姑娘,你也給老夫過來罷。”尸毒老怪向何若吹了一口氣。
  何若剛剛將體內的毒壓制住,被尸毒老怪隔著遙遠距離這么一吹,頓時失去控制,瞬間酸軟無力,墜落下去。
  “我太貪心了!一心想要獲得更多的鐵冠鷹,注意力大多集中在鐵冠鷹身上,結果遭到了尸毒老怪的暗算!”眼看就要落到尸毒老怪的手心里去,何若心中一片絕望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道劍光飛來。
  快若迅雷,劍光勇悍絕倫,刺透尸毒老怪的身體后,飛出一百多步,化為廿二平之。
  尸毒老怪暴跳如雷:“你這個小鬼,居然還和老夫糾纏不休!”
  Ps:今晚雙更,稍后還有第二更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