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89 八轉蠱仙豈容算

“哈哈,好一個霸仙,我也去了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”沉默中,忽然傳出回風子的大笑。
  隨即,他身繞狂風,帶動著整個人,飛速離開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,同樣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回風子乃是當今北原公認的移速第一,曾經藥皇出手,追捕他,都未得逞。這是回風子最為驕傲的戰績。
  楚度、回風子膽大包天,都不賣百足天君的面子,眾仙心思活泛,卻無一人行動。
  百足天君也沒有聲響,坐視這兩人離開。
  黑家太上大長老急忙大叫:“啟稟天君大人,這回風子也就罷了!關鍵是那楚度,搶奪走了第十三座鷹巢。這鷹巢中可是藏有黑凡真傳!”
  眾仙聞言,頓時騷動起來,暗中紛紛交流。
  黑凡之名,眾仙如雷貫耳。這位大能可是黑家歷史上的驕傲,他帶領黑家登上北原霸主地位。若是他還健在,誰敢圍攻黑家?
  “無妨,我早已知之。”百足天君的聲音再次傳來,語氣平淡得很!
  太上大長老心中一凜,嘴唇顫抖了幾下,還想再說,但終究沒有開口。
  太上二長老忽道:“稟告天君,鐵鷹福地已快崩潰。若在此設宴,恐怕連半天支撐不住。”
  “黑家蠱仙勿憂,我們早已準備多時了。”就在這時,三位蠱仙聯袂而來。
  眾仙視之,均有恍然之感。
  原來這三仙不是旁人,正是百足家的三位蠱仙。
  整個黑家大戰中,他們至始至終都袖手旁觀,原來是聽從百足天君的安排,做大戰收尾的工作。
  接著,百足家三位蠱仙一齊出手,施展仙道殺招。
  殺招的效果立竿見影,頃刻之間,就將搖搖欲墜的鐵鷹福地穩定住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許多正魔諸仙神色微變。
  這仙道殺招威能極佳,他們還是首次見識,歷史上似乎都未有記載。
  他們意識到:百足家并非只有百足天君一人,其余的蠱仙也不可小覷。
  “宮邇參見天君大人。”隨后,宮家蠱仙宮邇獨自前來,進入鐵鷹福地,對著高空行禮。
  九轉不出,八轉稱雄制霸!
  宮邇心氣很高,但面對八轉存在,也不得不恭敬,只是心情很是郁悶。
  在黑家大戰的最后關頭,宮邇原本想要催動仙蠱屋金曉大殿,搶奪修行資源。
  但百足家的蠱仙,卻笑著告訴他,最好不要輕舉妄動。
  宮邇自然不會聽從他們的建議,但旋即就又收到鳳仙太子的傳訊。大意就是:讓他不要妄動,否則就是和百足天君為敵!若惹惱百足天君,讓他出手殺了你宮邇,也是活該,鳳仙太子不會為自己出頭。
  宮邇聽了這話,縱然心中極度不甘心不情愿,也不敢出手,狠狠吃了個大癟。
  他此行不惜調動金曉大殿來助陣,但收益卻和付出不成比例。本來,宮邇是想撐著虎皮,充當正道領袖,但其余黃金血脈的蠱仙,都不鳥他。
  百足家的三位蠱仙,響應他的號召,到金曉大殿中做客。雖然給了宮邇一個臺階下,但其實這三仙別有所圖。
  宮邇此刻代表的是宮家,不得不出面。他向百足天君問候,心中卻對鳳仙太子極為不滿:“可惡可恨!這次我是栽在鳳仙太子的手上了。哼,他到底不姓宮,只是宮家女婿,我族的外姓太上家老而已啊!”
  一般而言,家族制度的超級勢力,外姓太上家老都較為難得。
  不像中洲的超級門派,那么容易就可收納他人為太上客卿長老。
  加入超級家族的外姓太上家老,往往都要和本家的蠱仙有親密的關系。比如夫妻,又或者結義兄弟之類。
  姜鈺仙子曾經加入黑家,就是表面上充當了黑城的妻妾。
  鳳仙太子真正的身份,是靈緣齋安插到北原蠱仙界的內應,負責傾覆王庭福地,掌控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大計。
  他早年時候,和一位宮家女仙結成夫妻。后來在靈緣齋的暗中支助下,成為八轉蠱仙,就游離在外,不太搭理宮家了。
  鳳仙太子他自己居于鳳仙洞天,曾經的宮家妻子不聞不顧,只和兩個侍女蠱仙幽蘭、樂瑤生活在一起。
  宮家上下都十分不滿,但鳳仙太子乃是八轉存在,宮家蠱仙們只好忍氣吞聲。
  這一次,趁著雪胡老祖戰退藥皇和百足天君的聯手。宮家蠱仙們便想出一計,四處鼓吹鳳仙太子能勝過雪胡老祖的理論。一來,是想利用鳳仙太子的影響力,提高宮家在正道中的地位。二來,則是逼迫鳳仙太子和雪胡老祖對立。若是雙方能對掐起來,不管勝敗,都對宮家有益處。
  此計可謂一箭雙雕,但八轉蠱仙的主意豈是那么好打的?
  這一次,宮邇就受到了教訓!
  鳳仙太子暗中和百足天君達成協議,可想而知百足天君肯定為此付出了代價。鳳仙太子隱瞞此事,根本不提前通知宮家。他犧牲宮家利益,中飽私囊。偏偏關鍵時刻,又來一封傳訊,不留下任何把柄。宮家上下只能吃這個悶虧,誰叫百足天君只認準鳳仙太子呢。
  宮家上下沒有第二位八轉,實力才是平等對話的基礎!
  三位百足蠱仙定住鐵鷹福地,不僅穩定,而且還開始加以修葺。接下來的三天三夜,鐵鷹福地中一直在舉辦慶典。
  就在黑家曾經的大本營中,宣告百足家的崛起,其中深意非凡,耐人尋味。
  幾乎所有蠱仙都參加此次慶典,除了霸仙、回風子這樣的例外。
  除開這兩人,或許還有其他人。就比如在黑家大戰中,驚鴻一現的神秘蠱仙,那個駕馭凡草屋的存在。也不知道他是隱藏在眾仙之中,還是早已經悄悄溜了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,大多是參加了第一天的慶典,就起身告辭。
  以宮邇為首的宮家蠱仙們,是第一個告退的。走的時候,宮邇昂首闊步,但在有心人看來,都能感到宮家蠱仙的灰頭土臉。
  其次是廿二一族。
  這一次這個超級勢力,只來了兩位蠱仙。
  一位七轉宇道蠱仙廿二富,另一位則是當代劍子廿二平之。
  后者雖然只是六轉修為,但卻在這場黑家大戰中出盡風頭,可以說是一戰成名。不過也不是沒有代價。
  角落里的尸毒老怪,就一直恨恨地盯著廿二平之,咬牙切齒。
  雙方的仇恨,可結得太大了。
  蒙家、袁家、努爾家、耶律家等等,陸續離開。
  劉家、藥家、關家這三家蠱仙,則留在最后,參加了全程的宴會。三天三夜之后,才離開返程。算是給足了百足家的面子。
  因為這三家,和別的黃金家族不同,它們在北原的版圖和現在的百足家,挨得最近,需要打好關系。
  至于魔道和散仙,也在三天三夜內,陸續走個干凈。
  實力越強,走的越早。但也有個別的蠱仙強者,獨自遺留下來,似乎想和百足家親近。
  換做其他黃金家族,舉辦慶典,絕不會有這樣的盛況。
  但百足天君原本出身于散修陣營,使得散仙和一些魔道蠱仙,都較為能夠接受。
  “好走,好走。”
  “且慢走,恕我等不遠送。”
  鐵鷹福地在這三天內,已經徹底修復好。
  福地門戶洞開,黑家蠱仙還有百足家的蠱仙,站在門口,一一相送,態度很是客氣。
  離去的蠱仙們,不論陣營,都暗暗感嘆:這場黑家大戰之后,北原蠱仙界的格局算是變了!
  黑家蠱仙投降,相送這些侵略自家福地的蠱仙們,心中一定不是滋味。偏偏百足天君安排他們這么做,簡直就是羞辱。
  這其中,黑家的太上大長老感觸最是深刻。
  黑家大戰中,他傷得很重。百足天君親自出手,施以治療,將其他黑家蠱仙都治好,惟獨遺漏了他。
  他面色慘白,拖著病體送客,時不時得吐出一口血,萬分狼狽,所有的面子都丟盡了!
  黑家太上大長老心中清楚地很:“我之前故意叫破黑凡真傳,想讓百足天君向楚度出手。若殺得了他,可報楚度侵略之仇。若殺不了,楚度逃走,依據他的性格,定會向百足家報復。沒想到百足天君根本不動手,他知道這是我的算計,所以三天來故意敲打懲治于我!”
  悲傷、痛苦、仇恨、恐懼,種種情懷糾結在一起,充斥黑家太上大長老的內心。
  終于將最后一位蠱仙送走,黑家蠱仙和百足家的蠱仙,得到百足天君的召見。
  就在鐵鷹福地的最高層,原先黑家的議事大廳中,眾仙見到了百足天君。
  “我等拜見天君大人。”眾仙站在原地,躬身行禮。
  “嗯,諸位辛苦了。”百足天君端坐高位,笑了笑,“從今以后,黑家蠱仙都要改姓百足。黑家的資源,被北原眾仙瓜分一空,已成定局。這也是我和其他幾位八轉,達成的協議。日后,你們切不可以此借口自找麻煩。”
  諸仙連忙齊聲領命。
  百足天君頓了頓,又道:“不過黑凡真傳,非同小可,涉及八轉。我即便不修宙道,但也可參照借鑒一二。楚度不去管它,黑凡洞天的位置,我早已知曉。過段時間,必可強攻進去,奪得一切!”
  百足天君毫不期待自己繼承黑凡真傳。
  這真傳黑家自己都繼承不了,更何況他這個外人?
  真正的大頭,是黑凡洞天,以及洞天中積累的資源。這足以讓任何八轉動心。
  黑家太上大長老聽了這話,心中震驚萬分!
  “黑凡洞天的位置,是我族中最大的秘密。包括我在內,只有四大太上長老知道!百足天君怎么可能知道?難道說,是有誰暗中投靠了他?將這個秘密告訴他了?!”
  領悟到這點,黑家太上大長老徹骨冰寒,渾身打了個冷顫。
  他撲通一聲,跪在地上,對百足天君行五體投地的大禮:“屬下辦事不利,大大有罪!請天君大人懲處!”
  “哦?你何罪之有?”百足天君俯視黑家太上大長老,神情似笑非笑。
  黑家太上大長老滿頭冷汗,他當然不能說三天前算計百足天君的事情,這話說出來就是冒犯!
  于是,他轉到另一個話題:“此次黑家大戰,我等預料方源會出現渾水摸魚。整場戰斗,我等一直在運用仙道手段偵查,卻始終沒有發現他的影子。沒有擒拿方源,是屬下的錯啊!”
  百足天君笑了:“你們那偵查手段,也算是獨樹一幟,居然能直接甄別出天外之魔。恐怕是那方源,真的沒有過來。這的確可惜,若是他出現在此,必定被我擒拿。有這個籌碼,我也不至于付出諸多代價了。”
  原來黑家和百足天君早已商量好,設下埋伏,針對方源。
  方源是王庭大案真兇之事,已經廣為人知。北原蠱仙們也都知道,方源擁有春秋蟬和定仙游的事情。
  黑家大戰乃是數百年難遇的大機遇,結果沒引出方源過來。這點出乎諸仙意料,畢竟有定仙游的話,往來真的很方便。
  他們卻不知道,義天山大戰的后續曲折。如今的定仙游,其實已經被天庭掌控。
  至于這甄別天外之魔的仙道偵查殺招,也有來源。
  黑家曾經出現一位天外之魔。他在凡人蠱師時期,屢屢有驚人表現,吸引了高層的注意。
  他發明的麻雀四方戰法,連黑家四大太上長老,都玩得有些樂此不疲。
  搜魂之后,黑家蠱仙發現此人是天外之魔。于是黑家蠱仙對他全身上下,里里外外都加以研究,雖然耗去了此人性命,但得到一記仙道殺招,可以甄別出天外之魔。
  這個秘密,只有黑家四大太上長老知曉,其余黑家蠱仙一概不知。
  百足天君又道:“方源未來也還罷了。你們黑家能識時務,歸降我百足家,是一樁幸事。我會在三天后出手,為你們四位太上長老解除障礙,令你們可以相互分散,自由行動。你們放心,只要你們誠心誠意拋棄過去,從今往后以百足家蠱仙身份生活,為我家著想,為家族奉獻,我都會看在眼里,不會虧待你們。”
  “是!謹遵天君之命!”黑家蠱仙忙齊聲應道。
  黑家太上大長老更是跪在地上,感激涕零地大叫道:“天君寬容大量,不計較下屬辦事不利,讓人銘感五內!又為我等著想,解除多年沉疴,簡直是猶如再生父母啊……”
  說完,狠狠地叩首下去,涕淚交流。
  而在他心中,卻滿是冰冷寒意。
  百足天君手腕極高,第一次召見,就要拆解了青城縱橫。此番利器,從此將不再是黑家四大太上長老之物了。
  百足天君滿意至極,又勉勵幾句,就將諸仙揮退。
  他坐著未動,心中繼續思量。
  “黑家蠱仙們剛剛投靠,地位急轉直下,可謂天差地別,一定是心神激蕩,無法平靜,更難以適應。”
  “不過,黑家這位太上大長老能有這態度,已算不錯。不枉費我一番敲打,可以饒他一命。”
  “只可惜方源沒有出現,否則捉了他,我的收獲更大!現在,只能自己支付代價。”
  為了讓其他幾位八轉不插手此事,百足天君付出的代價不菲,想想就忍不住心痛。
  “不過,舍不住孩子套不住狼。如今,百足家終于在北原有了立足的基業!”
  “還有黑凡洞天,若是攻占下來,我之前的損失也能大大彌補。”
  “當然,此時不可躁進。還是以休整為主,鎮之以靜!此番行動,我已經挑動了正道敏感神經。我若再強攻黑凡洞天,恐怕其他幾位八轉,也會坐立不安吧。”
  “好在這一次,黑家散盡家財,暫時喂飽了正魔眾仙。各方勢力相互爭斗,互有牽制,短時內,不會找我百足家的麻煩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左思右想,一時之間,將自身和百足家的處境考慮清清楚楚,可算是了然于胸,運籌帷幄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