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91 春曉翠鸝

鳥鳴清脆悅耳,鳴叫不休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至尊仙竅中的小北原,原本潔霜一片的荒蕪地面,已經泛出無限綠意。
  地災的力量,可謂浩大。十幾個呼吸之后,方源附近十多萬里,已經化為綠茵茵的草原。
  草木豐茂,繁花雕綴其中,簡直是天地換了新顏。
  方源站在蕩魂山巔,滿臉肅穆之色,全神戒備。
  這一次,是他的第三次地災。他把蕩魂山再次帶在身上。
  但眼下情景很詭異。
  地災力量所變化的春曉翠鸝,反而幫助方源建設仙竅。
  大半個月前,寶黃天重啟,方源沒有選擇前往黑家冒險,而是打道回府,大力經營至尊仙竅。
  他經營許多地方,但小北原始終被方源充當做渡劫之地,一直都沒有得到建設。
  眼下,這場地災卻替方源代勞,實在出乎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這對方源而言,無疑是一件好事。
  “不過天意難測,不會這么好心,必定還有埋伏或者后續,我且暫觀其變。”方源站在蕩魂山巔,謹慎旁觀。
  小北原還是很大的。
  地災形成的草原,并未鋪滿整個小北原,只是覆蓋了以蕩魂山為中心的一片霜白大地。
  放眼望去,綠色越加濃郁。很快,一顆顆樹苗就拔升而起,并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。
  按照這個趨勢,這里要形成一片方圓十萬里的大森林了。
  方源心中又驚又喜。
  地災的力量,多以毀滅的形象,面對世人。此番用來建設仙竅,效果極其驚人。若是方源移種這片森林和草地,必定要花費他大量的精力和時間。
  春曉翠鸝的生命極其短暫,一只只滅亡,化為一股碧綠精芒,消散在天空中,但與此同時,全新的春曉翠鸝又凝聚形成,前仆后繼。
  一時間,漫空都是這些荒鳥飛翔的身影,數量之多,宛若麻雀群,蔚為壯觀。
  “等等!”方源忽然面色一變。
  “去。”他想到什么,口中低喝一聲,伸手一指。
  頓時,一道劍芒飛出,****如電。
  七轉仙蠱——飛劍!
  春曉翠鸝速度雖快,但也跟不上這道劍芒。不過它轉向靈活,并不是直來直去,倒教方源費了一些功夫,這才擊毀了一只。
  一股真意,隨之而來,灌注到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剎那間,方源仿佛變成了一只春曉翠鸝,從出生到飛翔,再到死亡。短短的時間里,歷經生死,心境也隨之變化。
  方源將這股真意完全吸納,雙眼再現清明之色。
  他如今是變化道宗師境界,吸納這些狂蠻真意,再不像之前那般勉強。
  若說之前,他仿佛是一個空盆,去接納一桶桶的水。現在他汲取狂蠻真意,便宛若一口井,來容納一桶桶的水,自然輕松自如了許多倍!
  方源眉頭皺起,這一下,算是明白了天意的算計。
  方源的地災,很特別,因為仙災鍛竅和北部冰原的特殊原因,導致他的地災分為兩部分。
  一部分是天意控制,另一部分是狂蠻真意影響。
  之前的兩次地災,天意控制的部分,都是首先形成,狂蠻真意影響的部分隨后出現。但第三次地災,卻是狂蠻真意影響的部分地災先出現了!
  這讓方源始料未及。
  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!
  方源吃了個小小的悶虧。
  狂蠻真意和建設福地相比較起來,當然是前者更重要,后者次要。
  因為狂蠻真意可以直接提升變化道境界,而且只有每次渡劫時才有,風險和成本都很高。
  至于建設福地,平常什么時候都可以做。
  “這天意是知道我謹慎心性,真是好算計,忌憚我變化道境界飛速提升,讓我浪費了不少狂蠻真意。”方源哈哈一笑,卻也不氣餒。
  他身形如電,一飛沖天。
  飛到空中,他雄軀一震,變化出無數力道虛影。
  力道殺招——萬我!
  萬我沖殺過去,匯聚成磅礴的人潮,一路上卷席春曉翠鸝。
  春曉翠鸝畢竟是荒鳥,在萬我人潮中穿梭自如,仍舊啼叫不休。
  方源見萬我成效不大,連忙又轉化另外手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劍浪三疊!
  嘩嘩嘩!
  銀白色的劍浪,洶涌澎湃,散發無限銳意,朝前推去。
  春曉翠鸝的速度,比劍浪還稍勝一籌。方源發出三疊劍浪,雖有撲滅幾只,但成效還是不大。
  他眉頭微蹙,心中了然:“前兩次地災,讓天意已經知曉了我許多底細。不管是萬我,還是劍浪三疊的弱點,都被知曉。這次地災,形成的春曉翠鸝,恰好針對這兩個殺招。天意刻意針對,可見用心深遠。”
  上一次地災,也有風刃襲殺。
  不過方源有蕩魂山,當做營地,很大程度上起到了防護作用。
  但現在情景,方源雖然也帶來了蕩魂山,但是春曉翠鸝是狂蠻真意所化,方源偏偏不能坐視不管,消極防守,他必須主動攻打,否則就丟失了最大的收益。
  “幸好我拿回了飛劍仙蠱!”
  方源催動這只七轉仙蠱,劍光縱橫,全憑他一念之間。
  一只只春曉翠鸝死在方源手上,但更多的春曉翠鸝自我消亡。
  不是方源終結的春曉翠鸝,就沒有狂蠻真意灌注。天意這次故意設計,方源遭到算計,損失不小。
  這不單單只是狂蠻真意的損失,還有青提仙元。
  飛劍仙蠱雖厲,但卻是七轉,每次催動,要耗費大量青提仙元!偏偏每一擊只得擊殺一頭春曉翠鸝。方源宛若大炮打蚊子,很不得力。
  “看來下一次渡劫,我恐怕得有新的手段。老舊的招數,越來越不頂用。”方源不由地想到智慧蠱。
  若是智慧光暈能用,這個難題就很容易得到解決。憑借他此時的宗師境界,智道手段,推算出仙道殺招來,簡直如同喝水般簡單。
  可惜方源雖有仙僵肉身,但不敢輕易涉險。
  地災持續,一炷香后,仍舊有綿綿不絕的春曉翠鸝產生。
  小北原上,何止是綠草茵茵,早已經形成一大片森林,林中都是參天大樹,高達數丈,樹干如柱。
  在此期間,方源又試用了其他手段,譬如毒氣噴吐。上一場地災,這個殺招效果拔群,但此次結果對春曉翠鸝卻是完全無效。
  嗷嗷嗷——!
  廣袤的森林中,一座座大樹仰頭發出呼號之聲。
  隨后,它們忽然拔地而起,變化成一個個的巨大樹人。
  方源立即注意到地面上的變化,不由冷笑:“看來這才是天意控制的部分。呵呵,幸好我謹慎,提前鏟除了一半森林。現在看來,可謂防備得當。”
  無數的樹人,抽出深埋在地下的樹根,紛紛向著蕩魂山殺來。
  它們速度緩慢,但各個體格粗壯。方源心念一轉,選擇回防。他落到蕩魂山巔,看著四面八方的樹人群,朝著自己擁來。一片片的綠,厚重濃郁,好像是整個森林朝著自己堆壓排擠,讓他都有些窒息之感。
  方源伸手一指,試探攻擊。
  飛劍仙蠱沖殺過去,化作一道白虹,剎那間貫穿五六十里路,沿途的樹人均被洞穿。
  這些樹人停滯不動,但很快,傷口復原,又恢復過來,繼續朝著蕩魂山緩慢爬行過來。
  方源又用劍浪三疊。
  璀璨奪目的劍浪,帶著轟鳴聲,吞沒了大片樹人。一絲殘渣碎片都沒有,效果上佳。但很快,后面的樹人又漸漸補上了這片空白。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這些樹人不算荒獸,但也相差不多。皮糙肉厚不說,還能汲取生機,迅速復原。”
  至于生機何來,自然就是春曉翠鸝了。
  自從第一次地災之后,天意雖然不能控制全部地災的力量,卻也能和狂蠻真意所影響的部分,形成搭配。
  上一次是冷月和風刃,這一次是樹人和春曉翠鸝,都是搭配密切,效果脫俗!
  方源忽然張開大口,吐出一口劇烈的毒氣。
  毒氣在樹人當中四散開來,當場就有數十頭樹人行動緩慢,綠油油的葉子被染成紫色。幾個呼吸之后,它們行動越來越慢,最終轟的一聲倒在地上,整個樹干和樹葉都開始腐朽,化為一攤枯枝爛葉。
  殺招毒氣噴吐的效果也是不錯。
  可惜這殺招,方源不能持續使用,有很強的后遺癥,必須排除自身遺留下來的毒氣,否則可能連自己都毒死。
  樹人開始撲上蕩魂山。
  很快,這些樹人就嘗到蕩魂山的厲害,魂魄震蕩,渾身劇顫,一大片一大片的枝葉掉落下來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密密麻麻的高大樹人們,前仆后繼,相互推擠著,向山上擠來。
  蕩魂山不愧是天地秘境之一,才剛過山腳,就有上百頭樹人滅亡,不費方源一絲仙元。
  方源俯瞰山下情景,眉頭越皺越深。
  這些樹人雖然麻煩,但實質上威脅性很小。
  因為它們行動緩慢,方源完全可以打游擊戰術,一步步將這些樹人絞殺掉。
  方源覺得不妥:“這次的地災未免太過輕易。難道說,這次天意覺得無法一次除掉我,所以這一次的重點,就在于消耗我的底蘊?”
  Ps:今晚微·信公眾號上,有幸運大轉盤的活動,8:30準時開始,回饋廣大的讀者朋友們,就看大家的手氣啦!祝大家好運!
  今晚兩更,滿一百月票加更一張,不過要到9點稍后了。大家可以玩玩微·信,聊聊天,等下一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