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94 開啟天晶鷹巢

至尊仙竅,小紫天中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微光泛紫,一片朦朧。
  偌大的天空中,懸浮著一座鷹巢。
  這座鷹巢宛若一棟三層閣樓,無門無窗,仿佛是一團巨大的水晶簇。
  一種半透明的水晶,每一根猶如成人兩臂的長短和粗壯,相互簇擁,渾然一色,搭建出這個密實得毫無縫隙的鷹巢。
  這種水晶,來歷非凡。
  方源已經認出來,這是天晶,高達八轉的太古仙材!
  天晶來源于天空,本身很輕,可以懸浮在空中,不受外力則永不墜落。
  別說鷹巢內部有什么,單單這個鷹巢本身,就包含上千斤的天晶!光這筆天晶,就具有極其龐大的價值。
  很顯然,這座鷹巢正是鐵鷹福地中的第十三座鷹巢。
  本身價值,就遠超鐵鷹福地中的其余鷹巢,高居魁首之位。
  方源和楚度聯手之后,楚度便前往鐵鷹福地,在黑家大戰的最后時刻,展現出強大戰力,將這座鷹巢搶下。
  不過,在楚度脫離戰場之前,黑家太上大長老嚎叫了一嗓子,使得眾仙皆知,這第十三座鷹巢非同小可,里面包含著黑凡真傳的線索!
  這句話給方源帶來了不少麻煩。
  楚度知曉這點之后,和方源重新談判。
  方源知道自己必須讓步。
  飛劍仙蠱、東海信道真傳,還有這第十三座鷹巢,以及黑凡真傳,結合起來的價值,十分龐大!
  楚度盡管專修力道,至死不渝,但并不意味著他不會拿這些東西,去賣個好價錢。
  幸好楚度一心想求得方源的渡劫之法。
  方源狠狠卡住他這個最大的弱點,索性和楚度加深合作,耗費大量口舌和精力,雙方這才勉強談妥。
  楚度利用招災,從方源那里分得狂蠻真意。還會在將來,方源從這兩道真傳中的收獲中,獲取三成收益。
  “楚度是尋常蠱仙,不想冒然兼修信道和宙道,所以他對這兩份真傳的興趣并不濃厚。”
  “不像我可以全派通修,任何一道真傳都可以拿來自己修行!”
  “即便如此,我也很佩服他的果斷,能舍能棄。北原霸仙,果然非同凡響,盛名之下無虛士!”
  方源一邊查看著鷹巢,一邊思緒則有些泛濫。
  他和楚度之間,算是最標準的利益同盟。交情極淺,純粹是雙方利用。
  對楚度,方源心底還是頗有忌憚的。
  他知道楚度絕不甘心,仍舊想要得到仙劫鍛竅法門。
  楚度有勇有謀,絕非“無智”的霸仙。
  他的勇,能以一人之力,令超級勢力黃金家族劉家吃癟。黑家大戰,更讓群雄束手。
  他的謀,亦是不容小覷。劉家一戰之后,他就鮮少現身,一直默默地栽培徒弟,幫助他們成仙,汲取狂蠻真意。和方源的談判,他的口才更是教方源領略到,此人的城府和才智。
  霸仙雄心萬丈,怎么可能滿足手中的招災?
  更令方源有些擔憂的是,楚度似乎有些猜到了他的真實身份。
  第三次地災,也是他們首次合作之后,他吟詩一首,后兩句便是“青云托我瞰江湖,天地方圓一覽無。”
  方圓、方源。
  隱隱有指破方源真身的意思。
  當然,這點也許是方源多想了。
  不過很多事情,方源寧愿多想一層,也不想少慮一分。
  楚度的出現也很蹊蹺,就是在第一次地災時,他差點要了方源的命!
  方源很懷疑:他就是受到天意影響,布局出來的,對付自己的“人劫”。
  和這種人物聯手,有個成語似乎相當恰當,便是“與虎謀皮”。
  所以第一次聯手,渡過了第三次地災之后,方源和楚度也沒有多聊,很快就告別了。
  楚度放任方源離開。
  一來,他手中有招災仙蠱。二來,他和方源已經訂下盟約。用的信道仙蠱,是他從其他蠱仙那里借來的。三來,他追不上方源!
  依照楚度的實力和手腕,說他交游廣闊,也是名如其分。
  有一點方源考慮到了。為了防備天意,方源交給楚度不少的我意蠱。至少方源不用太擔心,天意會對楚度產生什么不好的影響。
  “和楚度的合作,必須小心翼翼。稍有差池的話,恐怕就要萬劫不復!”方源在心中暗暗警惕自己一句,主要的注意力開始放到力道仙僵身上。
  他操縱著一頭力道仙僵,緩緩接近天晶鷹巢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不斷偵查、揣度,收集各種線索,不斷挖掘黑城的記憶,然后加以推算。
  “如果我算得沒錯的話,這一次……”
  方源懷著一股信心,默默催動起仙蠱來。
  接近天晶鷹巢的力道仙僵,旋即發生了徹底轉變。原本死氣沉沉,頃刻之間,大變活人,化作黑城,真假難辨。
  “黑城”漸漸接近天晶鷹巢,將手緩緩地搭在鷹巢表面。
  方源的神念不斷發揮,灌注到天晶鷹巢之中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只只蠱蟲飛出來,環繞在“黑城”的身邊,不斷旋繞飛舞。
  煉道殺招一個個接連催動,打在天晶鷹巢之上。
  這些煉道殺招,皆是凡道,乃是黑凡當年改良而得,流傳下來。黑凡臨時之前,叮囑后人,但凡今后有黑家族人成仙,都要學習他的這些煉道手法。
  經過黑家蠱仙幾代人的鉆研,他們漸漸明白:這些煉道殺招,應當便是開啟天晶鷹巢的鑰匙。
  很多黑家蠱仙,為了黑凡真傳,都曾經在天晶鷹巢上動用這些煉道殺招。
  當然,這些嘗試都已失敗告終。
  因為他們手中,缺乏最關鍵的因素——態度蠱!
  在這些煉道殺招中,有個關鍵手法,必須截取態度蠱的一絲氣息,才能發出。
  這個關鍵,阻礙了歷代黑家蠱仙,使得黑凡真傳無人能夠繼承。
  黑家蠱仙們也不是蠢貨,明白這點后,立即著手暗中搜尋態度蠱的下落。
  事在人為,黑家歷代蠱仙努力之下,漸漸發現端倪,有了階段性的成果。
  到了最近這一代,蘇仙夜奔,成為黑城愛妻,最終以外姓太上家老的身份,加入黑家。
  她不姓黑,黑凡真傳這種重大秘密,是不能得知的。
  但蘇仙本身就目的不純,在其大姐焚天魔女的暗中相助下,竊取到黑家歷代積累的關于搜尋黑凡真傳的部分成果。
  借助這些成果,她查探到一些可疑地點。
  正當她接近成功的時候,事情發生突變。黑城殺死蘇仙兒,三妹之死讓二姐黎山仙子因此和其大姐焚天魔女鬧翻,蘇仙兒留下關鍵線索,以及一股親情和大批仙元,交給愛女黑樓蘭。
  黑樓蘭升仙之后,按照這些線索,從北部冰原中取回了黑家遺失多年的態度蠱!
  但又經過一番曲折輾轉,最終這只仙蠱落到方源的手中,為他所用。
  這幾天來,方源都在熟悉煉道殺招,還有偽裝變化,確保做到萬無一失。
  一記記的煉道殺招,時而化作火焰,時而變作雷電,擊打在天晶鷹巢上。每一擊都使得天晶鷹巢微微顫動,發出清脆激昂之音。
  漸漸的,天晶鷹巢的震動幅度越來越大,發出的聲音也越加高昂,開始響徹天穹。
  “最后一記!”
  方源的心不免提了起來。
  在他純熟無比的手法下,一絲態度蠱的氣息被抽取出來,融匯出一股透明的水花,悠悠飛向天晶鷹巢。
  水花順利至極地融入到天晶鷹巢中,旋即就消失不見。
  天晶鷹巢開始持續顫動,一股股的光輝從內部深處賁發出來。漸漸的,將整個天晶鷹巢染成九種顏色。
  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!
  九色光芒沖天斥地,刺眼逼人,“令黑城”不得不緩緩退開一段距離。
  鈴鈴鈴……
  光輝逐漸消失,風鈴一般的聲音不斷在空中激蕩。
  在“黑城”面前,這座閉合了無數歲月的天晶鷹巢,終于在此刻緩緩展開!
  每一根天晶,都在一步步的移動,不斷拆解,讓方源聯想到了積木或者魔方。九色天晶相互夾雜、鑲嵌,天晶鷹巢慢慢地展開一個入口。整個過程美輪美奐,絢爛得叫人下意識地屏住呼吸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!”方源心頭一跳,陡然領悟出了黑凡的手法。
  “天晶原本半透明,看似來源一處,其實不然!”
  “這些天晶各有九色,應當分別來自太古九天之中。但是黑凡將這些天晶都融匯到一起,把這些八轉級數的仙材,動用煉道手法進行處理。使得它們都褪去顏色,看起來似乎是一體的。”
  “黑凡死前,留下一些煉道手法。用這些煉道手法,就能逆處理這些天晶,使得它們恢復本來面貌,從而引動內部布置,開啟整個鷹巢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心中對這些天晶的估價,又不禁上升一個臺階。
  天晶這種仙材,除了太古九天中產出,還可在底蘊深厚的洞天里自然產生。
  原本,方源以為,這是黑凡洞天中產出的天晶。但事實上,這些天晶來源于太古九天。
  那這個價值就更高了。
  因為太古九天已經只剩下兩天,其他七天都已經毀滅。
  當年的黑凡,搜集到這些太古九天天晶,一定費了不少事。畢竟現在的蠱仙要取得這些天晶,越來越難,唯一的來源就是散落在五域各處的太古七天碎片小世界了。
  “黑凡真傳,我來了。”方源按捺住激動的心情,操縱“黑城”,小心翼翼地鉆入鷹巢之中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