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96 上極天鷹

上極天鷹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這種太古荒獸,其實方源早已久聞大名,只是不太認識天鷹的鳥蛋是什么具體模樣。
  上極天鷹是宇道太古荒獸,成年的上極天鷹可以自由往來太古九天或者洞天之間。
  這項本能極其厲害。
  太古九天之外,皆有濃厚至極的天罡氣墻相阻。洞天寄托于穹霄之中,若不主動現身,從外界極難察覺。
  但上極天鷹只要去過某個地方,就能遵循本能,穿透虛空,重新往返。
  它本身就是太古荒獸,八轉戰力,飛行速度極快,黑凡能夠搜尋這樣的一顆上極天鷹的鳥蛋,若無奇遇,必定曾耗費了巨大代價。
  上極天鷹唯一的缺陷,恐怕就是壽元。
  它的壽命,只有八十年。
  正常凡人的壽命,都有一百年。
  堂堂太古荒獸,上極天鷹的壽命居然比不上凡人,實在是有些掉價。其他的太古荒獸,動輒十幾萬年,數十萬年的生命,上極天鷹根本無法比較。
  不過,它也有延續生命的手段。
  當它自然老死之前,會產下一顆鳥蛋。
  這顆鳥蛋中,蘊藏著它過往的一切記憶,甚至是一身積累的宇道道痕。
  當幼鳥破殼而出時,上極天鷹就又重回一世,重新長大,但卻有前世記憶和道痕積累。若不出意外,上極天鷹只會越變越強。
  當然,鳥蛋和幼鳥期間,無疑是上極天鷹最脆弱的時候。
  明白這點后,方源大膽猜測:“這顆上極天鷹的鳥蛋,一定是黑凡故意留下來的!”
  為什么要留下這顆蛋?
  很顯然,上極天鷹恐怕是去過黑凡洞天。它便是通往黑凡洞天的橋梁。
  黑凡死后所留下的洞天,黑家蠱仙們一直在探查。就黑城的記憶中,這個探查并無成果。
  “黑凡的真傳,恐怕是留在他的自家洞天里了。這并不奇怪,因為他可沒有什么食道手段,所以將仙蠱留在仙竅中,自行喂養,最為穩妥。”
  “而黑凡洞天的災劫問題,也不存在。根據黑城的記憶,黑凡生前獲得過某個太古九天的碎片。如果我料得沒錯,黑凡一定在死前,將這塊太古九天的碎片融入到自家的仙竅里面了。”
  “可惜,他雖然至此無災無劫,但卻沒有壽蠱,采用的延壽之法也到了極限。所以只能是隕落了。”
  “但為什么鷹巢中的天鷹鳥蛋,卻是死的?”
  方源又面臨一個難題。
  答案可能有兩個。
  第一個自然是這個天鷹鳥蛋,已經自然死亡了。黑凡留下鳥蛋,為了不讓鳥蛋自己孵化,他就動用這座天晶鷹巢,進行某個布置。但過了很長一段時間,都沒有人來繼承,開啟天晶鷹巢。如此一來,鳥蛋久而久之,就真的徹底死亡了。
  第二個可能,這個上極天鷹的鳥蛋,之所以生機全無,完全是黑凡自己做的。這個鳥蛋并不是真正的死亡,需要特定的手法才能加以解封。
  如果是第一個可能,那方源自然撈不到更多的好處,只能是收獲一座天晶鷹巢,還有一顆太古荒禽的死蛋。不過,這兩者的價值也很高就是了。
  站在方源的角度,他當然希望是第二種可能。
  但若是第二個可能,那么可以解封鳥蛋的特定手法又在哪里呢?
  “假設就是第二種情況,那么我該如何才能解封了這顆死蛋,讓它重新散發生機,甚至孵出來呢?”方源陷入沉思。
  他思考了半天,毫無頭緒。
  也難怪。
  單純來看,這顆蛋的確是徹底死亡的。若非如此,方源也不可能一開始,就確定這個事實。
  “如果我是黑凡,要留下死蛋,讓后人繼承我的傳承,必定會留下解決此事的方法啊。”方源忽然靈光一閃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,下意識地忽略了一個方法。
  那便是黑凡曾經改良,并且特意流傳下來的那些煉道手法。
  “我正是用了這些方法,才開啟了天晶鷹巢。若是我再用這些方法,對這天鷹死蛋施為呢?”方源心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  但他沒有立即付出行動。
  因為這只是一個很純粹的猜測和想法,沒有事實作為依據。
  方源很謹慎,他開始動用智道手段,深入分析這些個煉道手法,并且重點推算。
  他很快發現奇怪之處。
  什么奇怪的地方呢?
  有一些的煉道殺招,黑凡改良得莫名其妙。原版煉道殺招,比他改良的還要好一些,優良一些。
  黑凡如此改良,簡直是刻意不討好。
  他究竟想干什么?
  方源忽然想到黑城記憶中的一段,有關黑凡的生平記錄。
  黑凡作為八轉蠱仙,在人生晚期,喜歡提攜后輩,他就時常教導他們:學習的時候要帶著自己的思考,不要盲目崇拜,也不要全部照搬前人經驗和成果。只有經過自己思考,學以致用,方能在屬于自己的蠱仙之路上走得更遠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再看這些煉道殺招,又有新的感覺。
  他試著將黑凡“改良失敗”的那些殺招,從中摘取出來,結果他又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。
  “原來這些煉道殺招,并不是改良失敗,而是將它們結合在一切,便是一個全新的殺招!”
  “黑凡在這些煉道殺招中,故意添加的部分,若單個來看,都是敗筆。但結合在一切,這些添加的部分,卻能組合起來,形成一個統一的整體!”
  更叫方源感到有些意外的是,這個全新殺招,居然屬于血道,是一種血道之法。
  堂堂八轉宙道的黑凡,居然也研究血道?
  這其實并不奇怪。
  自血海老祖橫空出世之后,血道之威,為世人共知。各大超級勢力一邊大力禁止血道發展,另一邊則在背地里偷偷研究。
  這個現象連中州十大古派都存在,更何況在北原這種四戰之地,崇尚戰力的北原蠱仙呢?
  對于血道,方源就比煉道自信多了。
  他可是血道宗師境界!血道是他的老本行了。
  稍加研究,方源就發現:這個黑凡刻意隱藏,說留下來的血煉殺招,果然是針對上極天鷹的死蛋!
  但這個血煉殺招,并不全面。
  依照方源的見識,和血道造詣,他看得出來,這個血道殺招很多地方意猶未盡,只是一個下部分的殘篇。
  看出這點,方源并不失望,反而雙眼熠熠生輝。
  “黑凡應該掌握完整的血煉殺招,他先用上半部分,對這個上極天鷹的死蛋進行處理。然后再留下下半部分,交給后人。”
  “但他并沒有直接留給后代子孫,而是將這個血道殺招,以一種巧妙的方式,隱藏起來。”
  “這樣做的目的,第一是為了考驗后輩,希望有一個能自我思考的優秀蠱仙來繼承他的傳承。第二也是因為血道見不得光。堂堂黑凡留下真傳,居然是血道手段,說出去恐怕會惹來不少風波。這是黑凡不想看到的。”
  方源老謀深算,推己及人,一時間就將黑凡當年的心思,揣摩得**不離十。
  搞清楚這點之后,方源更加確信,這個上極天鷹的死蛋非死,而是被黑凡首先用了特殊手法,進行了處理。
  接下來就好辦了!
  方源已經不是仙僵之軀,取用身上鮮血,輕而易舉,不在話下。
  不過,就在他要血煉的時候,他忽然停下動作。
  “好險!我差點沒想到黑凡還有這一層用意……”方源額頭隱見冷汗。
  黑凡為什么專門用血道方法,留給后人呢?
  說起來,不覺得有些奇怪嗎?
  眾所周知,黑凡是宙道大能,到他這種程度,觸類旁通。宙道手法肯定也能留下傳承。
  但他獨取血道,而舍棄了自身最擅長的宙道,是為了什么?
  這位問題恐怕只有唯一的答案,那就是血道之法,能夠提供宙道手段不能的東西。
  還能有什么?
  身為血道宗師的方源,首先想到的就是——血脈認證!
  黑凡留下傳承,預計的目標,便是黑家后輩。超級家族中的蠱仙留下傳承,基本上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首要的條件就是本家后輩。很少有念頭通達的家族蠱仙遺留傳承,可以讓其他人來繼承的。
  態度蠱、世代相傳的煉道手法,只是預防手段之一二。
  血煉之法,進行血脈人證,便是預防手段之三。
  “如果不是黑家后輩,身上流動的不是黑家族人的鮮血,那么冒然血煉這塊鳥蛋,說不定會招來反噬。更有甚者,是孵化出了上極天鷹,卻被這頭太古荒獸視若死敵!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一層,額頭上的冷汗又多了一些。
  尤其是后一種情況,若真的惹出了太古荒獸,八轉戰力這樣的死敵,可不是鬧著玩的!
  上極天鷹速度極快,方源根本甩不掉。他本身防護又弱,幾乎是必死無疑。
  “看來只有先從血脈著手,才可再煉鳥蛋。”方源明智收手。
  數天之后。
  至尊仙竅的某個角落。
  黑城披頭散發,神情憔悴不堪。
  方源操縱一頭力道仙僵,緩緩飛來。
  黑城像是觸電一般,渾身劇烈一抖,滿臉都是驚恐之色,叫道:“你,你又想對我做什么?!”
  以前,方源對他搜魂,這也就罷了。但最近這些天,方源對他卻是動用各種手段,進行“折磨”,讓他痛不欲生,苦不堪言。
  黑城被方源俘虜,落到這步田地,已經是徹底認命。什么蠱仙的氣節,都散盡了。
  但他就算咬舌自盡,也是不能的。
  方源覺得:黑城身上還有可以利用的價值,就算黑家已經垮了,但黑樓蘭可是還在呢。
  所以,黑城現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  “放心,這一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,我有信心。”方源操縱的力道仙僵,微微而笑道。
  黑城幾乎都要哭出來,他劇烈掙扎:“你每次都這么說,都說是最后一次!不,不要,不要!啊——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