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97 未來的八轉戰力

黑城的面皮極度扭曲,發出凄慘至極的嚎叫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方源不管不顧,仍舊對著他施展血道殺招。
  以血本仙蠱為核心,這個血道殺招絕對是仙道級別!
  在這股力量之下,黑城痛苦不堪,渾身的血液,甚至是骨髓,都被強行抽取出來,并在空中凝成一團。
  隨后,被方源操縱的力道仙僵,張開大口,一口吞下。
  黑城失去了這團精血,頓時暈厥過去,渾身上下瘦的只剩下皮包骨頭,滿臉慘白,好像是死人臉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數只凡蠱飛出,鉆進黑城的耳朵里,然后鉆入他的血管,在他體內四下游走。
  這些血道凡蠱個頭很大,在黑城體內穿行時,外人都可從表面看到黑城皮膚的凸起,就好像是一只只老鼠,在他體內快速游走。
  很快,這些“老鼠”體型越來越小,黑城的**則漸漸膨脹起來,臉上也恢復了一絲血色。只是精氣神完全沒有,好像是大病初愈的一樣。
  他緩緩睜開眼縫,看著眼前的力道仙僵,艱難地呻吟道:“繞了我罷,繞過我罷。我愿投誠,我愿效忠于你……”
  方源沒有理他。
  黑城這些話,已經說了不止一遍。
  多出一個黑城這樣的屬下,方源無所謂。
  方源對羽民蠱仙周中還不放心,更何況是黑城?尤其是在如今的外部環境之下,方源能信任的只有自己。
  事實上,有時候他連自己都不太信任。
  在義天山大戰后,方源曾經失憶過。
  知道天意和重生的內幕之后,他前世的經歷,記得的那些機緣,很可能就是天意故意留下來的陷阱!
  此刻,方源的全部注意力,都集中在操縱著的力道仙僵身上。
  在吞下了黑城的精血之后,力道仙僵渾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薄薄的血光。
  在方源期待的注視下,這層血光緩緩收斂,盡數沉入力道仙僵的體內,轉化為一股股流淌著的黑家族人的血液。
  “成功了!”檢查了幾遍后,方源振奮不已。
  這數天來,他都在為煉化鳥蛋籌謀。
  單純偽裝血脈,難不倒方源。
  因為方源本身就是血道宗師,前世積累雄厚無比。
  只是還要算計到黑凡的血煉之法,這就有些難辦。所以方源推算和改良了好幾次,也折磨了黑城許多次,到現在才算成功。
  “有了這股鮮血,我卻還不能對鳥蛋下手了。應當先將這個血道殺招,融入到見面曾相識之中,才算是萬無一失!”
  接下來的十多天,方源就專心致志,進行推算。
  好在他現在境界高深,血道、變化道都是宗師級。因此尋常蠱仙難以做到的事情,他連半個月都不到,就完成了。
  算一算時間,幾乎一個月下去了。
  距離第四次地災,還有一個月多一些的時間。
  萬事俱備,方源抓緊時間,立即動手,對鳥蛋下手。
  果然如他所料,在血道殺招的作用下,原本生機全無的鳥蛋立即煥發出了一股生機。
  隨著鮮血灌溉得越來越多,這股生機也越發旺盛,并且對方源越加親切。
  足足八天八夜之后,蛋殼從內部破開,從中鉆出一只小鳥來。
  這小鳥雖只是剛剛出生,但體型不小,駐足于地,如同正常少年的高度。
  小鷹望著變作方源模樣的力道仙僵,滿臉熱情,犀利的鷹眸中竟是孺慕之情。就好像是嬰孩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。
  “來,到我這里來。”方源操縱仙僵,試著開口。
  小鷹立即乖乖地蹦到仙僵面前,仰頭望著他,鷹眸黑得極其純粹,毫無防范意識。
  仙僵伸出手來,摸摸小鷹的腦袋。
  小鷹的腦袋上,只有一層嫩黃的小羽毛,很稀疏,方源可以摸到它的皮肉,溫熱溫熱的,手感很好。
  方源撫摸的過程中,小鷹乖乖地低下頭,沒有絲毫反抗。不僅如此,鷹眸還微微閉合起來,鳥喙開合,發出啾啾的可愛叫聲,似乎是在像方源撒嬌。
  方源已看出來不少東西,不禁心中暗贊:“黑凡手段真是了得,居然抹除了這頭上極天鷹的記憶,只保留前世的宇道道痕積累。不過若是有前世記憶,這上極天鷹,堂堂太古荒獸,也的確不好控制。”
  “還有這個血道殺招,居然可以奴役太古荒獸。不,說是奴役,并不太準確。真正的效果,是讓太古荒獸極其親近自己,相當于最可靠的血脈至親。”
  “如此一來,讓它馱著我,找尋到黑凡洞天,應當不是什么難事了。”
  腦海中正縈繞著這個念頭時,小鷹又發出幾聲鳴叫,叫聲略顯急促,同時身軀也在晃蕩不定。
  “是餓了嗎?”方源操縱仙僵,收回手掌,然后一手指著天晶鷹巢,“那么就去吃吧!”
  上極天鷹的食物,正是天晶!
  小鷹得到允許之后,歡快長鳴,然后蹦蹦跳跳地撲過去,輕輕一啄,就在天晶上啄出一小塊來。
  小鷹用鷹嘴叼著小塊天晶,卻不下咽,而是轉頭看向方源樣貌的力道仙僵。
  力道仙僵對小鷹笑了笑,溫和地道:“快吃吧。”
  小鷹明白了,忽一仰頭,將嘴里的小塊天晶吞入腹中。
  然后,它繼續啄食。
  堅不可摧的天晶,在它嫩嘟嘟的鷹嘴下,脆弱得仿佛是豆腐渣,叫方源站在一旁暗中觀察,也不由的有些心驚。
  別看不起小鳥,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太古荒獸——上極天鷹!
  “也就是說,從今以后,我就有一頭太古級的戰力了嗎?不,它還太年幼,戰力不可能這么高。”
  “它似乎能聽懂我的話,看來也是黑凡留下的手筆。既然能抹除上極天鷹的上一世記憶,添加一些人族語言,也無不可了。”
  “不過,還有一個巨大的弊端!”
  “我必須偽裝血脈,才能讓上極天鷹感到極度親近。如果是真實的自我,那就完全不行了,甚至還會惹來上極天鷹的攻擊。畢竟這種太古荒獸,可是性情高傲,很有侵略性。”
  方源思考著方方面面。
  接下來的幾天,方源操縱的力道仙僵,就一直陪伴著小鷹,看著它進食。
  小鷹也不是一直在進食,吃一段時間,它就蹦到力道仙僵身邊,偎依著他,沉眠休憩。
  它對力道仙僵十二萬分的信任,毫無防范。
  連續幾天下來,天晶鷹巢已被小鷹啃食了大半。
  這種進食的恐怖速度,讓方源暗暗感到頭疼。
  為了收獲太古戰力,付出一些太古仙材是難免的。但這喂養的代價,未免太過高昂了一些。
  小鷹長得很快。
  原本只是少年的高度,但幾天后,已經和方源一般高矮了。
  它立足于地上,鷹首高昂,體格粗壯,羽毛豐滿起來,鷹目更加銳利,鷹爪漆黑尖銳,一抓之下,天晶立即被撕爛,就像是一層薄紙。
  時機已經成熟,方源不愿再繼續等待了。
  他撤回力道仙僵,收回仙僵身上的各種仙蠱凡蠱,并在真身上施展見面曾相識。
  如今的見面曾相識,已經超越了原版,新添了血本仙蠱,和其他種種凡蠱。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就連血脈都可偽裝。
  方源離開瑯琊福地,選擇一處無人地界,打開仙竅門戶,放出上極天鷹。
  小鷹見到方源真身,不疑有他,立即挨過來,用鷹喙輕輕地啄方源的手掌,還低下頭,用額頭的羽毛蹭蹭方源的肩膀,態度十分親熱。
  方源笑了一聲,叮囑小鷹:“快載著我去黑凡洞天,幫助我繼承黑凡真傳。”
  小鷹微微一愣,旋即記憶中的某個部分鮮活起來,然后它高高鳴叫一聲,展翅飛上天空。
  方源見機,果斷跳到小鷹的背上。
  小鷹再一次長鳴,載著方源一路飛升,直朝東南方向飛去。
  周圍氣流翻涌,耳畔狂風呼嘯。
  方源催動蠱蟲,坐在鷹背上巋然不動。
  他對上極天鷹的速度非常滿意,已經不亞于劍遁仙蠱了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頭上極天鷹還是幼鷹,距離成年還很遠,體格還未真正長成。真正成年的上極天鷹,體型十分龐大,比巨鯨還大數倍。
  方源也預估出來:它此時的戰斗力,也沒有達到八轉級數。目前,頂多是六轉程度。
  盡管它身上的宇道道痕不少,但沒有野蠱依附。影響荒獸、荒植戰力的重要因素,還有它們的體格。這點和人族不同,人族的體格不值得期待,荒獸本身的攻防、恢復能力,就極其強大。太古荒獸更不用說了。
  方源還是第一次接觸上極天鷹,之前臆想一出生就是八轉戰力,顯然是錯誤的。
  雖然有些失望,但未來能成長成八轉戰力,那是妥妥的!
  上極天鷹負責趕路,方源坐在鷹背上,每隔一段時間,就喂給它天晶吃。
  其他的時候,方源也沒有閑著,他在分析黑凡這個人物。
  從黑城的記憶中,已經對黑凡極具推崇。
  這個歷史上,將黑家帶上鼎盛的宙道大能,的確是不簡單!
  方源回顧自己破解黑凡真傳的過程,簡直就是一場他和黑凡的對決。
  這場對決不同尋常,可謂別開生面。
  黑凡留下的煉道殺招,天晶鷹巢,上極天鷹死蛋,隱藏著的血道殺招等等,都讓方源深刻領教到了這位宙道大能謹慎的心思,深沉的謀略,高傲的秉性。
  能夠修行到八轉的蠱仙,都不是簡單人物。
  黑凡更是八轉中的佼佼者,黑凡真傳不容易繼承!
  黑家蠱仙努力了這么多代,都沒有成功。當然,這其中也有態度蠱遺失的客觀原因存在。
  但不可否認,若換做其他外人,基本上都會栽了。也就是方源這種老謀深算的東西,結合恰當的機緣巧合,方能步步勘探,層層遞進。最終走上前往黑凡洞天的路。
  “到了黑凡洞天,是否就能繼承真傳?我總有種預感,似乎黑凡的考驗,并未結束。”
  “不過考驗越多,越證明真傳不俗,并非是件壞事!”
  ps:這一章是月票200的加更。歡迎大家關注我的微·信公眾號,直接搜蠱真人就可以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