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99 震懾群仙

遠處空中,四位蠱仙聯袂而來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方源臉色鄭重,一眨不眨地看著。
  說實在話,眼前景象,有點超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“怎么會有蠱仙?”方源看了一眼天靈,問道。
  可惜這黑凡洞天的天靈懵懂愚昧,根本毫無反應。
  方源的心中不免籠上一層陰霾。
  就一會兒,四位蠱仙已經飛近,但沒有散發敵意。
  方源不動聲色,全神戒備。
  “罪仙陳尺,拜見本家上仙!”為首的一位,乃是蠱仙老者。他高額古冠,一身青灰長袍,白發蒼蒼,見到方源后,他居然首先行禮,一臉肅容。
  “罪仙?”方源心中一動,也連忙還禮,“不敢當‘上仙’二字,本人姓黑名城,這一次僥幸繼承黑凡真傳,進入洞天,沒想到有幸能見著諸位仙友。”
  方源這一次是變作了黑城。
  這是經過他深思熟慮的。
  畢竟有寶黃天的存在,黑凡洞天就算與世隔絕,也能知曉黑家的動態。
  黑城雖然本人失蹤,弄丟了黑家的仙蠱屋,但這些并不妨礙他繼承黑凡真傳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方源有黑城的全部記憶,偽裝他恰到好處,毫無漏洞可言。
  陳尺抬起頭,望著眼前的方源,一臉贊嘆之色。
  黑城本是北原公認的美男子,風度翩翩,叫多少女子芳心暗許。此刻,方源雖是偽裝,但一身氣度本就比黑城還要超凡,再配上這番容貌,更使得本人超凡脫俗,瀟灑絕倫,讓人一見為之心折。
  來的四位蠱仙,有兩位都是女子,此刻見到方源模樣,心跳難免微微加速。
  另一位則是青年男子模樣,面容普通。
  陳尺再拜:“黑城上仙風度耀人,我們這些黑家罪民,苦苦等候多年,終于盼來了上仙您來,實在是青天開眼啊。”
  “仙友謬贊。敢問仙友自稱罪民,此是何意?倒叫在下費解。”方源皺眉,直接問道。
  陳尺正要回答,這時從遠處忽然傳來聲音:“上仙不知,也是應當!我等先祖乃是黑家罪人。當年黑凡老祖的孫女黑風月,攜帶態度蠱,暢游北部冰原。結果遭受神秘蠱仙算計,而我黑家的幾位蠱仙正是當時護衛,卻看管不利,讓黑風月失蹤,更丟了態度蠱。”
  “黑凡老祖平素最疼愛他的孫女黑風月,可惜當時苦苦搜尋,都未找到下落。我脈幾位先祖不能將功補過,只得認罪伏法,被黑凡老祖圈禁在這黑凡洞天之中。我之一脈,便由此在這里安家落戶,繁衍生息了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這才了然,細心打量過去。
  眼前又來三位蠱仙。
  兩男一女。
  正是鄭馱、馮軍、周敏三人。
  馮軍、周敏都是六轉氣息,方源目光一掃而過。
  而鄭馱飛在最前面,一看便知他為三仙首腦。
  剛剛回答方源的,也是他。
  他一身七轉修為,并無遮掩。面貌普通,背部微駝,飛來時,身后留下一條淡淡的血線,竟然是修行的血道!
  這讓方源心中暗中詫異不已。
  血道蠱仙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現,其他的蠱仙居然無動于衷?似乎已經習慣了。
  “難道此人不是主修血道,只是兼修嗎?”
  “就算是兼修,也是見不得光的啊。”
  方源有些納悶。
  若是擱在五域,這種血道魔仙早就人人喊打了。
  但現在看來,眼前這位混得挺好,沒有受到絲毫打壓不說,竟然還有兩個手下。
  這兩個手下也真是膽大,居然不怕這個首腦對自己下手,增添自身戰力!
  三仙飛到近前,也一一拜見方源,態度很是恭敬。
  但方源洞若觀火,立馬看出其中一位蠱仙馮軍口不對心,似乎對自己很有惡感。他偷瞄自己幾次,目光隱隱不善。
  其實,其他人也差不多。
  不管是陳尺,還是其他蠱仙,他們對方源的態度鄭重而又謹慎,散發善意的同時,又隱藏惡意,總之這態度有些古怪。
  三仙和方源認識之后,又和陳尺等四位蠱仙打招呼。
  他們語氣平淡,也不匯合一股,而是懸停高空,涇渭分明地分成兩個團體。
  這個方源都看在眼里,表面上他談笑宴宴,心中卻是暗暗記住。
  “這處黑凡洞天,到底有多少仙友存在?”方源想了想,索性直接問道。
  “不多了。除去在場的七人之外,就還有兩位。”陳尺立即回答道,“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到的。上仙降臨,天靈恭迎,十聲鐘響,響徹天地。他們也都是闖蕩過繼仙山,自然知道其中含義。”
  繼仙山?
  方源又暗記住這個地名,卻沒有急著詢問。
  果然,如他所說,隨后又有兩位蠱仙出現。皆是男性,都來拜見方源。
  和其他蠱仙一樣,他們神情也有異狀。
  蠱仙集全,這時,天靈便有了異動。
  它忽然渾身一震,發出一聲悠揚的鐘鳴,隨后緩緩飄向前方。
  “天靈這是想引導我們前往繼仙山,還請上仙移步。”陳尺見此,連忙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心懷著戒備,跟上黃鐘天靈。
  眼下這局面,他勢單力孤,對方卻有九位蠱仙,兩位七轉,七位六轉。若是他們忽然發難,圍攻方源,一通亂拳下來,結果難以預料。
  不過,天靈雖然懵懂,但既然能迎接方源,代表它也在貫徹黑凡的意志,并不是完全靠不住。
  而且剛剛方源已經瞧破,這些人并不是一路,內部有著陣營區分。隨后的兩位更是不搭調,似乎是獨身一人的散修。
  正因如此,方源才選擇和這些蠱仙同行,暫時以觀察為主,按捺不發。
  天靈飛的并不快。
  方源索性不用上極天鷹,讓它在自己身邊翱翔。
  這種情況下,他還是不敢見上極天鷹收入仙竅的。萬一有什么突發事情,上極天鷹就算不能殺敵,也能起到吸引敵方火力。
  一路上,方源和其他蠱仙攀談。
  剛開始,這些人對方源還很戒備,懷著畏懼,有著天然的疏遠。
  但方源什么經歷?前世五百年的摸爬滾打,早就鍛煉出了他一番驚人的交際才能。
  很快,方源就和他們熟絡起來。
  漸漸的,這個隊伍當中就傳出了歡笑之聲。
  “姐姐,你看黑城這人,果然不愧是本家來的上仙!如此風度翩翩,難怪是他……恐怕也只有他這種人物,才配得上黑凡老祖的真傳吧。”隊伍當中,一位女蠱仙,雙發髻,俏麗活潑,暗暗盯著方源的背影,悄悄傳音交流。
  正是陳尺四仙中的女仙之一。
  被稱呼為姐姐的女蠱仙,顯得較為端莊溫雅,聽了同伴的話后,立即傳音取笑道:“嘻嘻,我看妹妹你是春心動了罷。也是,這等人物,自然是人中龍鳳!他好像還很年青,修為又高,而且瀟灑脫俗,談吐間引經據典,別有說服力,還會說笑,讓人與他交談,只會感到趣味盎然。唉,就是不知道,他這樣的人物,在外界多不多?北原外界又究竟是個什么樣子。”
  方源雙耳微微顫動,一字不漏地將這些傳音內容都洞悉了去。
  這一對姐妹花似的蠱仙,相互傳音用的卻是古法,早就被當今北原淘汰了。正因如此方源輕易竊取到她們交談的內容。
  這里雖然是洞天,可以禁止凡蠱的運用,但方源并沒有受到這番虧待,也一點讓方源微微安心。
  其實,不只是這兩位女蠱仙,其他蠱仙也在相互傳音,只是沒有二女這么頻繁而已。
  其他的蠱仙,基本上是討論和猜測方源的背影,還有戰力。
  后者更是重點。
  “想不到,來的這人也有七轉修為!我們這邊,也只有陳尺老仙,鄭馱大哥和他一樣修為了。”
  “他雖然身上無一仙蠱氣息溢出,但身旁飛舞的飛鷹似乎極為不凡。”
  “這飛鷹有些奇怪,似乎是荒獸,但氣息卻很不尋常。”
  “咱們洞天中也有荒獸,更有上古荒獸,但是似乎氣息上都不能這這頭小鷹相媲美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番議論中,終于有人按捺不住,直接問道:“上仙,我看這你飛鷹極為不俗,神駿非凡,我等竟無人知曉,敢問是何來歷?”
  方源定睛一瞧,問的人就是那個叫做馮軍的蠱仙。
  方源腦筋一轉,從容微笑道:“呵呵呵,好眼力,能瞧得出我這愛鷹的非凡!此乃上極天鷹,不知諸位有無聽聞?若是養成,必是太古荒獸。不過現在,只是為在下勉強代步而已,不及其他幾只上古荒獸。”
  “太古荒獸!”一時間,眾仙紛紛驚呼。
  無數道灼熱、驚奇、震驚的目光,集中在上極天鷹的身上,不住地打量。
  方源云淡風輕的話,在眾仙心中無異于丟下一個炸雷。
  這些蠱仙無不臉色變幻,心頭的震動無法遮掩。
  接下來,他們再和方源攀談時,語氣都不可避免地更加恭敬、拘束了一些。
  方源也不強勢,臉上微笑一如之前。
  但這番微笑,落到其他蠱仙眼中,已經和之前的感覺大為不同了。
  “上極天鷹,太古荒獸!”
  “此人究竟是何來歷?居然有太古荒獸傍身?!恐怕就算是在本家,也是地位極高的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