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0 終現黑凡真傳

“這只上極天鷹,竟然是太古荒獸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難怪給我感覺如此不俗!”
  “若是要對付此人,恐怕要先對付這頭鷹。”
  “你沒忘了他剛剛講的嗎?除了這頭鷹之外,他還有幾只上古荒獸呢。難道他是奴道蠱仙?”
  “若是奴道蠱仙,就好對付多了。畢竟這個流派最怕斬首戰術。就算他已經成仙,但我們也是蠱仙……”
  “未必!稍安勿躁,繼仙山上可見分曉。”
  一直到眾仙飛到繼仙山的時候,都還有蠱仙在談論著上極天鷹。
  這不奇怪。
  太古荒獸,成年之后就是八轉戰力。這帶給眾仙的震撼,著實有些大。
  方源都將他們的話,聽在耳中,表面仍舊談笑風生,讓人看不出破綻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眾仙對他的猜測,已經距離真實歪曲了很多。
  這點方源樂見其成,對他估算得越錯誤,他的優勢就越大。
  若真的將他當做奴道蠱仙來對付,呵呵,那就要讓他們領教一下力道蠱仙、變化道蠱仙的厲害了!
  相反,在交流當中,方源就不斷地旁敲側擊,搜集到很多珍貴的情報。
  “這些蠱仙似乎與世隔絕太久,不擅爭斗。不僅是言語交鋒,都沒有外界那般奸猾,被我輕易試探出很多底細。而且城府甚淺,手段也局限于過去,老邁陳舊。”
  “總而言之,這批蠱仙中,有兩大團伙。一個是以陳尺老仙為首,四位蠱仙之間有血脈親緣。另一個是結義金蘭的三仙,分別是鄭馱、馮軍、周敏,居然奉一位血道為首領。剩下兩個,如我之前所料,一直獨來獨往,離群索居。”
  方源心底冷笑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  黑凡洞天,自然也少不了紛爭。
  但很明顯,這里的江湖很淺,紛爭的層次很低,蠱仙們并不是特別擅長爭斗。和北原比較起來,根本是小巫見大巫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這群蠱仙的見識也很短淺。
  方源已經試探出來,這些蠱仙都沒有辦法溝通寶黃天,甚至連寶黃天的存在都不知道。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想想他們的身份,乃是罪犯后代,黑凡老祖禁止他們接觸寶黃天,也好理解了。
  畢竟若是能溝通寶黃天,那就是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不要說日新月異的手段,可以交流進來,就算是沒有交易,長長見識,也是絕佳的成長。
  繼仙山高聳獨立,并非名山大川。
  它分為十層,上小下大,有很明顯的人工雕琢的痕跡。山腳周圍盡是茂密森林,蘊藏海量資源,倒是讓方源為此刮目相看。
  黑凡洞天雖然與世隔絕,但因為無災無劫,又不和寶黃天溝通,里面的資源實在是積累得太豐富了!
  眾仙跟隨著黃鐘天靈,落在山巔處的唯一石亭之中。
  石亭古樸,結構簡單。雖然只是一個亭子,倒有些恢弘氣象。支撐石亭的八根巨柱,粗壯無比。亭中只有一座石碑,最惹人注意。石碑巨大如象,幾乎占據了整個石亭,表面刻有文字。
  黃鐘天靈進入石亭之中,就懸掛在石亭的梁上,那個正好有一個掛鉤,然后就一動不動了。
  陳尺老仙道:“上仙乍臨此地,當有不少疑惑在心。且看這座石碑,應當能為上仙解惑。”
  方源早就駐足,細心查看了。
  半晌之后,他終于了然這一切。
  原來當初,黑凡最心愛的孫女黑風月神秘失蹤,態度蠱不翼而飛,
  黑凡痛失愛孫女,但有心無力,壽元將近,只得落下仙竅,吞并太古青天碎片,從此失去自由。
  幾位黑家蠱仙,看管不利,被黑凡老祖關押到黑凡洞天之中,不僅是禁錮了他們的自由,而且還勒令他們交出仙竅,融合進黑凡洞天之中。
  如此一來,使得黑凡洞天更加龐大。
  黑凡吞并太古青天碎片之前,就已經留下天晶鷹巢,做了一概布置,留下他的真傳。
  他終究還是牽掛著最心愛的孫女,想要后人打探下落,所以畫蛇添足地在最后手段上,增添了一個關鍵,那就是需要態度蠱的氣息。
  在他想來:就算他不再現身,以當時黑家的強勢,必定能夠盡早查出黑風月的下落,尋回態度蠱。
  但實際上,卻是他估算得太樂觀了些。
  或者說,親情讓他不愿意接受殘酷的事實,從心底深處覺得黑風月健在的可能更大。
  漏算了這么一著,使得黑凡真傳一直都沒有被繼承。直到現在,反而被方源這個外人冒名頂替,開啟了天晶鷹巢。
  這不得不算是黑凡老祖的一個失誤。
  不過黑凡到底還是八轉大能,臨死前,也覺察到自己的這個錯失。
  他想到:若是本家無人繼承自己的真傳,那么又該如何是好呢?
  若是出現這種情況,不是黑家被滅,就是衰落不堪,沒有可堪造就的后輩。
  黑凡當時設想:這樣一來,反而不如另起爐灶,讓洞天的這些人繼承自己的真傳,將其發揚光大。因為他們也是純正的黑家血脈!
  所以黑凡在布置了天晶鷹巢之后,又在臨死前,為自己的真傳設下新的規矩。
  他規定了一個時間。
  數百年之后,若是本家還沒有人成功繼承了自己的真傳,那么就可以引導洞天中的血脈后輩闖蕩繼仙山,收獲各自的仙緣。
  碑文上是這樣明確記載的:“(黑凡)老祖在繼仙山山巔留下自己的本命真傳,還設下其他種種小傳承之后,壽元耗盡而亡。其余黑家罪仙痛哭悲鳴,自感有負期望,竟愿和老祖一同赴死。不過他們在臨死之前,也同樣效仿黑凡,在繼仙山上留下各處石亭石碑,里面蘊藏著各自的真傳。”
  留在北原外界的黑家本家,一直著手尋找態度蠱,但始終不見起色。
  時間流逝,早就過了黑凡老祖設定的時限。于是黑凡洞天這里,就開放了繼仙山,讓凡人們可以探索。
  于是,黑凡洞天中便陸續出現了蠱仙。
  不過,雖然這些凡人可以競爭黑凡真傳,但是闖蕩繼仙山實在過于艱難。雖然有不少凡人,得到真傳,一部分成為蠱仙。但始終沒有出現過,攀登到山巔,取得第一真傳的凡人。
  按照石碑上所言:只要取得第一真傳的凡人,修行成蠱仙,那么就成為黑凡洞天的主人,有權利赦免黑凡洞天中這些罪人的罪孽,讓這些罪民罪仙重獲自由,重歸黑家。
  在此之前,不論多少代人,都不能以黑為姓,只能取姓其他,以此時刻提醒他們罪民的身份。
  看完所有的碑文,方源終于恍然,心中的一團盡數消除。
  “難怪這些蠱仙對我都是神色復雜,情緒怪異。既有善意,又有惡意。”
  方源設身處地,若換做自己,恐怕也是心里復雜至極。
  按照黑凡的規定,如今已超時限,所以不管是黑家本家,還是這支罪名后裔,都可有資格競爭第一真傳。
  這些蠱仙一直卯足了勁,想要栽培出后代,繼承了黑凡真傳,打開洞天,重歸自由之身。
  至于這些蠱仙,已經繼承了其他傳承的人,是沒有資格競爭黑凡真傳的。
  所以,黑凡洞天里的蠱仙們,往日里并無太多爭斗,比較和平。
  本來他們已經不指望本家的繼承人了,畢竟這么多年過去,都沒見任何身影。但現在方源忽然出現,打破了他們的舊有思維。按照碑文上的規矩,他們不得不迎接方源,但是心里自然是抵觸的,拒絕的。
  在他們看來,黑凡真傳已經將是自己這一脈的囊中之物。
  只要他們不斷培養后輩,總會有一人能夠登上山巔,將這黑凡真傳繼承的。
  所以,他們并不愿看到方源的出現,但也不得不按照規矩行事。
  天靈雖然愚昧懵懂,但黑凡死前已考慮此事,總之天靈雖然不太可靠,但卻堅決貫徹執行黑凡臨死前的遺志。
  而且黑凡還有個制約的手段。
  成就蠱仙,必有災劫。
  每每災劫無法渡過的時候,這些蠱仙就會來到繼仙山巔,向天靈救助。
  天靈便調動第一石碑中的真傳仙蠱,為他們延緩災劫。雖然求得一時安穩,但卻受制于天靈。
  天靈只消動用真傳中的某個手段,就能即刻引動蠱仙身上被延緩的災劫,致他們于死地。
  許多蠱仙,前期是自己勉強撐過災劫,但他們不知道寶黃天,黑凡洞天的資源雖然豐厚,但種類總有限度,無法滿足一位蠱仙修行的正常需求。
  所以,一次次災劫,威力更強,蠱仙們漸漸難以抗衡。
  最終,他們都不得不求助天靈,一個個落入黑凡算計當中,受制于天靈。讓黑凡老祖這個死去多年的大能,仍舊對這個黑凡洞天有著巨大的控制力。
  “黑凡老祖,不愧是當年帶領黑家走上霸主地位的梟雄!就算死了,也把這黑凡洞天統治得固若金湯,讓這些蠱仙敬畏有加。”
  “不過這碑文上的寫法,很多都是春秋手法。嘿。我就不信當初這些個獲罪的蠱仙們,都愿意和黑凡老祖一同赴死!顯然,他們是不愿意也得愿意。黑凡老祖這手腕的確狠辣果斷,值得一贊。若是放任他們活著,恐怕黑凡洞天早就從內部被攻破了。”
  種種思緒在腦海中一閃而過,方源將注視碑文的目光收斂起來,微微仰頭看向黃鐘天靈。
  他問道:“那么我又該如何,才能繼承了這道真傳呢?”
  此言一出,其余蠱仙無不屏氣凝神,紛紛投來極度關切的目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