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01 麻煩的最后考驗

石亭中的碑文上寫著:不管是本家來人被天靈接引到這里,還是罪民中的凡人一路闖關,來到繼仙山巔,想要繼承黑凡真傳的話,都需要通過最后一重考驗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但這最后一重考驗的內容,石碑上卻沒有說,只是讓后來者向天靈討教。
  天靈雖然愚昧懵懂,但卻銘記著黑凡的旨意。
  于是,方源主動詢問。
  很快,眾仙便聽到,黃鐘天靈微微一蕩,發出一聲悠揚的鐘鳴。
  鐘聲縈繞懸梁之際,石碑上的碑文又有了新變化。在原先內容的最后,漸漸浮現出了一行全新的文字。
  眾仙視之,無不驚呼。
  “這上面說了,黑凡洞天本身就是真傳的內容之一。誰若是繼承真傳,誰就是黑凡洞天的主人!”
  “不過,要繼承黑凡真傳,最后一重考驗,居然是這個?”
  “難怪黑凡老祖當年定下規矩,一旦出現了真傳的繼承人,就要我們一起恭迎拜見!”
  “老祖寬宏,設想周到。我們雖是罪民,但老祖并未忘記我們,心中還是念想著我們這些子孫后輩的。”
  群仙議論紛紛,對黑凡老祖既感有佩,當中有的甚至眼眶泛紅,險些淌下淚來。
  方源注視著這行新字,眉頭卻是緊蹙,臉色陰沉下來。
  這行內容,明確地告訴他,最后一重考驗究竟是什么。
  “只要通過了最后一重考驗,我就能得到黑凡真傳。但這算什么?最后一重考驗,居然是要我獲得黑凡洞天中,超越一半人數的蠱仙的認可?!并且還規定了,必須在洞天時間的三年之內。”
  方源心里直搖頭。
  黑凡老祖的這個最后考驗,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  很明顯,是偏袒黑凡洞天中的這些蠱仙嘛。
  作為一個外來人,方源要獲取這些人的支持,是很艱難的。
  不過方源很快又反應過來,他明悟了黑凡老祖的用意。
  黑凡老祖設下這個規矩,是鼓勵后來者,收編了這些黑凡洞天的蠱仙。畢竟蠱仙難以培養,收編了他們,對壯大黑家大有益處。
  所以,這不僅考驗后來者的個人能力,也考較繼承者是否交際手腕,是否有團結他人的領導才華。
  黑凡依靠自己的真傳,選取的是黑家的領導者,并非是單純的蠱仙強者。
  “你這老家伙,明明是死了,還考慮這么多,真是多事!”方源腹誹,表面上則是仰頭長嘆,朗聲動情地道,“黑凡先祖,一心為黑家著想,用心之良苦,讓我這后人感佩至極啊!”
  “是啊,是啊!”群仙對方源的話,很有共鳴。
  本來這些蠱仙,心里七上八下的,畢竟方源繼承了黑凡真傳,他們這些罪民后代還不知是個什么結局。
  但現在,黑凡老祖這么一安排,卻是為他們著想。
  方源緩緩收斂起感動之色,他轉過身,站在石碑前,面對洞天群仙,直接詢問道:“那么……不知在下如何才能獲得在場諸位的支持呢?”
  不出方源所料,他的問話迎來的是一片沉默。
  此一時彼一時啊。
  以前群仙頗為忌憚方源,但現在方源必須要獲得洞天中超過一半蠱仙的認可,這樣一來,之前的形勢就顛倒過來,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群仙你望我,我望你,一時間都沒有說話。
  只是他們看向方源的目光,都起了變化。
  以前是小心翼翼,盡量散發善意,掩飾惡意,現在的目光卻帶著疏遠,端著架子,藏著考量。
  方源也不著急,站在原地,悠悠等待他們的回答。
  又沉默一陣,作為資格最老的蠱仙陳尺,終于耐不住,咳嗽一聲道:“今日之事,實在是發生太快,讓人猝不及防。唉,許是年紀大了,思考這些難題叫老朽也是頭昏腦漲,一時間接受不過來。想來上仙長途跋涉,來到這里,也是疲憊不堪吧?不如先休息休息,整頓精神,再來謀略商討,也不遲啊。”
  “這老狐貍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但陳尺老仙的話,卻得到了其余蠱仙的強烈支持,一聲聲的附和,接連不絕。
  原本涇渭分明的兩大團體,在這一刻,幾乎都融合一體,齊齊來對付方源這個外人。
  “不過,就先答應你又如何?”方源其實也早料到對方會這般反應,他臉色不虞,勉強點頭道,“陳尺仙友此言有些道理。”
  陳尺露出勝利者的微笑,但很快收斂下去:“在下所居雖是陋室,但也稍備了茶水。不如上仙且移貴足,你若是大駕光臨,也是老朽的榮幸啊。”
  陳尺熱情地邀請道,但對方源之前的話,根本沒有明確答復。
  方源勉強含笑,點頭:“那就叨嘮了。”
  說是“陋室”,當然是陳尺老仙的自謙之詞。
  他的居所,不僅不粗陋,而且還很華貴。
  一處宮殿群落,坐落在山巔之上。
  這山似乎是人為拔升的,頂部平坦一片,坐落著重重宮殿,金磚綠瓦,雕欄畫棟。
  陳尺和其麾下蠱仙,都生活在這里。
  不僅如此,還有一大批的蠱師,甚至還有凡人。
  “這些都是老朽的子孫后輩,呵呵呵,讓上仙見笑了。這人一老啊,就喜歡含飴弄孫,享享天倫之樂。”陳尺為方源介紹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這正說明陳尺仙友是念舊情之人吶。”
  陳尺飽含深意地望了方源一眼:“有情有義之人,誰不歡迎呢?呵呵呵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亦笑。
  看著陳尺和方源交談甚歡的樣子,其余的三位蠱仙也都心情輕松起來。
  就這樣,方源便在這里暫時安居下來。
  奇怪的是,自第一天之后,陳尺就沒有再沒有露面,也不和方源見面。方源卻也不著急,安之若素。
  四天之后。
  群殿之中。
  方源和陳樂在長廊中散步。
  陳樂便是女仙之一,雙發髻,活潑俏麗的那位。從血緣關系上,乃是陳尺老仙的曾孫女。
  “黑城公子,你看那朵荷花,開的顏色正是樂兒最喜歡的呢!”陳樂手指著荷塘,笑著道。
  這長廊別具一格,穿行整個荷塘,橫跨東西。
  荷塘中長滿蓮花,各種顏色,暗香飄浮,美不勝收。
  這幾天來,雖然陳尺老仙再不見方源,但都由陳樂陪伴方源,觀賞這片宮殿的各個美景。
  “這朵荷花,嫩黃可愛,不妖不艷,正適合樂兒你。”方源笑著道。
  陳樂低下頭,滿臉嬌羞,低聲柔柔地說:“公子,你說的哪里話?樂兒……樂兒只是看著這荷花,心中歡喜罷了。”
  “我看著樂兒你,心中也歡喜啊。”方源一邊笑著,一邊主動伸出雙手,握住樂兒的手。
  陳樂嬌軀一顫,下意識想要掙脫,但方源雙手攥得很緊。
  陳樂滿臉通紅,饒是蠱仙修為,此刻腦海中亦盡是一片混亂,她掙扎幾下,口中低呼:“公子,公子你……”
  方源跨前一大步,身軀幾乎貼上陳樂。
  陳樂連忙后退,倉促間身形不穩,向后跌去。
  方源順勢,一把將她攬在懷中。
  “小心,別跌著。”溫柔的話語傳進陳樂的耳中,陳樂反應過來時,發現自己竟已經躺在方源的懷中了。
  陳樂抬起眼,正看到方源嘴角含笑,目光中帶著一絲戲謔。
  陳樂羞惱至極,一記粉拳打在方源的胸口:“公子,你太壞了,欺負樂兒!”
  說著,掙脫了方源的懷抱。
  方源啊了一聲,后退一步,臉上有猝不及防的痛楚。
  陳樂連忙頓住腳步,滿臉關切地走回來:“公子,你怎么了?”
  方源抽了一口冷氣:“實不相瞞,在來之前,我可是經歷了一場艱難的角逐。要繼承黑凡真傳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至少家族中的蠱仙,有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呢。”
  “所以你身上有傷?你怎么不早說!”陳樂跺腳,一時間剛剛的羞惱都拋之腦后,望著方源的胸口,“還疼么?”
  “小傷,沒什么大礙。只是修為高了,道痕加深,受了傷比較麻煩而已。”方源笑了笑,忽然話鋒一轉,“不過,你家老祖煉蠱受傷,恐怕也是和我情況相當吧?否則,怎么這些天來,都不見他出面呢?”
  陳樂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,嗯嗯啊啊,胡亂應付方源幾聲。
  陳尺老仙自然不可能無故不見方源,想出來的借口,便是煉蠱失敗,受到了反噬,傷勢較重,不宜見客。
  當然,在這個節骨眼上,他怎么會忽然煉蠱,莫名受傷?
  雙方皆知理由,心照不宣而已。
  當天晚上,陳家四位蠱仙展開密談。
  陳樂匯報道:“老祖宗,黑城公子今天忽然問及你的病情呢。”
  “哦?終于等不及了么……”陳尺笑了笑。
  “幸虧我當時遮掩過去了,他沒有起疑心。不過日子一長,恐怕……”陳樂擔憂地道。
  其余三位蠱仙對視一眼,紛紛笑了笑。
  陳樂受到長輩們的愛護關照,還很單純,不明白其實方源早就心知肚明。而他忽然問及陳尺老仙的病情,則是一種含蓄的提醒。
  男蠱仙陳立志思索了一下,沉聲道:“看來我們是要和這黑城好好談一談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ps:今天兩更,待會還有第二更哦,朋友們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