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03 暗歧殺

陳尺一死,整個宮殿就要震蕩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這個宮殿群,都是凡蠱屋,受到陳尺老仙的掌控。
  不過方源早有準備,心念一動,便催動早已準備充分的布置。
  一瞬間,宮殿平靜下來,一絲震蕩都沒有發生。
  這正是這些天來,方源所做的準備之一。
  凡蠱屋對于蠱仙而言,并不算什么。除非是仙蠱屋,但后者這些黑凡洞天的蠱仙怎可能擁有?
  黑凡既然能夠心狠手辣,在臨死之前,將獲罪的黑家蠱仙們殺死。留下的各個傳承,自然是有所刪減的,仙蠱屋的信息不可能留下。
  而僅僅依靠這些黑凡洞天中的蠱仙,能發展出仙蠱屋的可能太小太小了。
  而且,這座宮殿群雖然規模宏大,但鋪設的手段太過老舊。方源要來破解,一點都不困難。陳尺老仙留他住宿多日,更是最大的失策!
  “這些黑凡洞天中的蠱仙,和平太久,沒有爭斗就催促進步,一點警惕性都沒有。”方源望著陳尺老仙的尸體,不屑地冷笑一聲。
  陳尺死不瞑目,臉上還是楞神的模樣,顯然方源發動殺手太快太快,讓他都沒有來得及驚恐。
  方源確信陳尺已經死亡,便將他收入至尊仙竅。
  隨后,他催動見面曾相識,化作陳尺老仙的模樣,大搖大擺地推開房門,走了出去。
  “拜見老祖宗!”
  “拜見老祖宗!”
  沿途中,方源碰到不少蠱師,還有凡人,男女老少都有。見到方源之后,立馬跪下來磕頭,發出最恭敬的問候。
  每一次,方源都催動蠱蟲,發出無形之力,將這些人扶起來,并且慰問幾聲,惹得這些陳尺的子孫后代更加感激涕零。
  他們根本不知道,真正的陳尺已經被方源殺死,他們叩拜的正是兇手。
  他們毫無懷疑,因為這一切都是陳尺老仙平素的做派。
  方源這些天來,和陳樂逢場作戲,打探出無數情報。陳尺做派,自然也在其中。
  否則的話,單靠見面曾相識,只能偽裝形象,卻不能將陳尺老仙的行動舉止偽裝得像。
  方源一路行來,大搖大擺。不久,便來到一座宮殿前。
  “老祖宗,您怎么來了?”陳立志聽聞動靜,立馬走出宮殿,迎接過來。
  他望著方源,心中生疑。
  當然不是懷疑眼前之人的真實身份,而是老祖宗明明以臥病在床的借口,來推遲和那黑城見面的時間。怎么今天,如此堂而皇之,違反之前的決策?
  “小志啊,那黑城在剛剛,秘密前來,已經和我談妥。走,咱們進去,我有要事與你商量。”方源老氣橫秋,拍拍陳立志的肩膀,隨后背負雙手,當仁不讓地走向身后的宮殿之中。
  整個宮殿群,皆是凡蠱屋。
  但其余三位蠱仙的居所,卻是屬于他們各自的。
  這點,陳尺老仙也不好插手。畢竟總不能堂而皇之地監控后輩的生活起居吧?
  陳立志聽了方源這話,心中大動,剛剛的懷疑冰消瓦解,連忙快走幾步,在前引入。
  “老祖宗,請上座。”他微微躬身,將方源引入上座。
  “老祖宗,請喝茶。”很快,他要烹好上等香茶,雙手奉上,態度極其恭謹。
  奉上茶水之后,陳立志就坐到了下首去。
  方源喝了點茶,見陳立志坐的位置,距離自己較遠,便道:“小志啊,把椅子搬過來,坐我身邊。”
  陳立志受寵若驚,歡喜答道:“是,老祖宗。我就站在您身邊,恭聽您訓導就是。”
  這怎么可以?
  一個人站著,和坐著的狀態,是有差別的。
  站著的時候,肌肉繃緊,可進可退。
  坐著的時候,全身放松,連帶心態也受到影響,放下戒備。
  方源要殺陳立志,自然要做最充分的準備。
  于是方源假裝不悅地道:“讓你搬椅子來坐就坐。啰嗦什么?我與那黑城已是談妥,接下來就要對付鄭馱那幫人。有很多事情,我要交代你,蕓兒、樂兒皆是女子,關鍵時刻,還是小志你要多擔當一些啊。”
  陳立志心頭泛起無數波瀾,充滿了一種被賞識的感動。
  “是。”他連忙搬了椅子,坐到方源身前來。
  方源見大殿的門敞著,又道:“把這門關上,遣散閑雜人等,這些話還是保密為好。”
  陳立志不疑有他,一一照做。
  “黑城終究還是忍耐不住,主動來拜訪我。此番我與黑城詳談,他出讓利益甚多,誠意很大……”方源緩緩而談。
  陳立志聚精會神傾聽。
  他早就想問詢黑城付出了什么代價,但老祖宗不提,他也不敢冒然詢問。
  現在方源滿足了他的好奇心,又將這代價說多了三分,聽得陳立志兩耳豎起,雙眼放光。
  “黑城居然供奉給老祖宗一只七轉仙蠱?”聽到最后,陳立志一聲低呼,驚喜交加。
  “老祖宗我還騙你不成?且看。”方源笑呵呵,緩緩掏出飛劍仙蠱。
  “好蠱,好蠱。”陳立志連聲稱贊。
  “小志啊……”方源拖長聲音。
  陳立志連忙抬起頭,長輩問話,怎可他顧?
  就在此刻,一道劍光閃爍!
  陳立志微微一愣,剛剛好像有一股光?
  然后他下意識地望向方源的手,原本手心當中的飛劍仙蠱,已經消失無蹤。
  這蠱怎么不見了?
  陳立志腦海中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,然后他就感到渾身力氣像是被突然抽走,額前一股溫熱的液體,大股流淌下來。
  忽然間,天旋地轉!
  他一頭栽倒下來,雙膝跪在了地上,一只手撐著地磚,另一只手想要抓住方源的衣袍下擺,但沒有成功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徹底倒在地上,再無任何聲息。
  方源臉上,原本慈祥的笑容,緩緩消失不見,變得一片冰寒陰冷。
  如法炮制,方源將這座宮殿也鎮壓下來,不讓它有絲毫震蕩,外人別想看出任何破綻。
  然后他將陳立志的尸首,收入仙竅,推開宮殿大門,揚長而去。
  剩下兩位女蠱仙,陳婉蕓的威脅更高一些,方源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她!
  “姐姐,我剛剛終于練成了那招中隱哦。”陳樂笑著對陳婉蕓道。
  “是嗎?”陳婉蕓聽了,相當歡喜,望著陳樂,欣慰地道,“看來我們家樂兒,終于知道努力了。讓我猜猜,是什么人讓樂兒開始如此勤修苦煉了呢?”
  陳婉蕓裝模作樣地思考了一下,繼續道:“嗯……我覺得那個人應當姓黑,名字只有一個字……”
  還未說完,就被陳樂打斷:“姐姐,別鬧,別鬧!根本就是人家本來就很努力,好不好!”
  “是嗎?”陳婉蕓含笑看著陳樂嬌羞的模樣,心道,“樂兒雖然少不更事,受著我們關愛成長。但也知道黑城優秀,所以才想進步。我原本還想提醒她,看來是我多慮了。”
  陳樂難敵這番目光,后撤一步,忽然消失在陳婉蕓的面前。
  “姐姐,我若用中隱,你能發覺得了嗎?嘻嘻,你現在知道我在哪里嗎?”旋即,陳婉蕓的耳畔,傳來陳樂的聲音。
  “你這小妮子,看姐姐找到你后,怎么整治你!”陳婉蕓裝作兇惡的樣子,正要催動偵查殺招,這時忽然感到殿外動靜,不由奇道,“老祖宗怎么來了?樂兒,別玩了,快隨我一同拜見迎接。”
  陳樂正要撤去仙道殺招,忽然念頭一變,他想到上次密謀時,陳尺老仙取笑自己的事情,小嘴一嘟:“還是不了。我就在一旁偷聽,看看老祖宗能不能發現我。他老人家如果發現不了,我就突然出現,嚇他一跳。嘻嘻嘻。”
  “你呀,小心太淘氣,嫁不出去哦。”陳婉蕓無奈地搖搖頭,起身走出大殿,迎接陳尺老仙。
  方源有見面曾相識,陳婉蕓、陳樂兩女自然識破不了他的真面目。但方源亦無優秀的偵查殺招,看不出隱藏身形的陳樂。實際上,就算有這殺招,他也不能堂而皇之地運用。
  一旦運用,仙氣四溢,遮掩不住,肯定惹來懷疑。
  也唯有暗歧殺這種仙道手段,將仙蠱氣息盡數收斂,不外漏一絲一毫,才能突襲,打敵人一個猝不及防。
  陳婉蕓引方源上座,她想喚陳樂出來,如此偷窺長者,成何體統?
  但心念一轉,想道:“老祖宗向來溺愛樂兒,此次又和黑城公子談妥,得獲許多利益,心情正佳。樂兒潛藏著,就算被老祖宗發現,他也必不會怪罪樂兒的。”
  想到這類,陳婉蕓便裝作不知,奉上茶水。
  方源喝了一口,故技重施,讓陳婉蕓靠近自己坐。
  陳樂在一片看著,抿嘴偷笑,覺得不一般的刺激。
  然后,她偷聽方源和陳婉蕓的交談,漸漸入神,聽到自家獲利頗豐,她心頭高興之余,也不禁暗暗替方源擔憂起來:“黑城公子付出這么多,會不會對他有不利的影響?”
  隨后,方源掏出仙蠱飛劍:“這只七轉劍道仙蠱,便是黑城出讓的。再加上之前開的價,蕓兒,我有意讓你出使三仙洞,以此籌碼說服三仙支持黑城。你可愿意?”
  陳婉蕓連忙站起身來:“老祖宗怎么吩咐,蕓兒就怎么辦。”
  “好,好,好。”方源呵呵笑著。
  陳樂的目光,也集中在了飛劍仙蠱之上。
  她還是首次見到七轉仙蠱,按捺不住好奇心,剛想要蹦出來,給老祖宗一個驚喜。
  但下一刻,異變突生!
  暗歧殺再度發動。
  陳婉蕓怎能料到眼前至親至敬的老祖宗,會向她下殺手?
  一絲防備都沒有,這位溫婉的女仙,就步入了陳尺、陳立志的后塵。
  立殺陳婉蕓!
  方源收起飛劍,又將尸體塞入仙竅,掃盡血液,施施然而去。
  陳樂還隱著身形,雙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,雙眼瞪大,瞳孔卻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她鼻翼張大,喘息不已。
  整個嬌軀不住地顫抖,無聲的淚水順著白皙嫩滑的臉頰大股滑落。
  難以置信!
  極度驚恐!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怎么會這樣!”
  “我剛剛看到了什么?剛剛發生了什么?!”
  “這一切是幻覺嗎?一定,一定是幻覺吧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呢?呵呵呵,哈哈哈,老祖宗會殺了蕓兒姐姐?!怎么可能!”
  但事實,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。
  耳聽為虛,眼見為實!
  冰冷、殘酷,不容許她有絲毫的懷疑!
  撲通一聲。
  她跪在地上,無力地癱坐下來。
  她雙肩聳動,發出低聲的抽泣。原本俏麗的臉上,盡是震驚、恐懼、迷茫、無措。
  她的手還捂著自己的嘴,死死的捂住,仿佛這樣,就能保護她的安全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