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5 命懸一線

“竟然直接沖過來了!”馮軍瞳孔猛縮,一時間被方源氣勢所攝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方源一往無前,只身沖上,雖然形單影只,但此刻卻是氣勢驚人,仿若夾裹風雷!
  殺機沸騰,仿佛是恐怖的利爪,將生死激斗的大幕直接撕扯開來。
  黑凡洞天中的蠱仙,盡管會有相互間的切磋,但哪里有和蠱仙之間的生死激戰的經驗?
  “撤!”一時間,馮軍腦海中想到的,竟只有這一個字。
  反而他抱著的周敏,卻是怒目噴火,興奮大叫:“來得好!賊子,快來受死!!”
  她已經出離了憤怒,滿腹心思都是要為大哥報仇,將眼前的方源,這個可惡的兇手碎尸萬段,抽筋扒皮斷骨!
  馮軍拉著周敏撤退,而周敏卻已催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她雙眼瞪大,眼眸中猛地綻射出璀璨的白金光輝。光芒給人一股鋒銳至極的感覺,仿佛是刀劍所化。
  周敏乃是光道蠱仙,被上代蠱仙栽培出來,掌握目光仙蠱。
  而她此刻催動的,正是最強的攻伐殺招——遠目兵光!
  “是這一招啊。”方源看見周敏的架勢,心中了然,沖鋒的速度不減反增!
  腦海中,浮現出前幾日的一幕。
  “黑城公子,你何故嘆息呢?”陳樂問道,“難道是此處景色不合你意嗎?”
  “謝謝樂兒姑娘關懷。景色宜人,讓人流連忘返。但我身負繼承黑凡真傳的重任,心中實在有點擔心……我仔細回憶,似乎那鄭馱等人不太好說話的樣子……”方源故意愁眉不展。
  陳樂也微微皺起眉頭:“的確……老祖宗也曾說過,那三位蠱仙有許多的雄心壯志,和我們不一樣。”
  “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那三人恐怕是野心家!我即便獲得你們的支持,但要繼承真傳,還差一些。你說,這三仙會不會以切磋的名義,來找我的麻煩?故意阻礙我們的計劃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陳樂便笑:“不妨事。其實了解多了,三仙也不是特別可怕的。就比如說蠱仙周敏吧,她有一招遠目兵光,很是厲害。招數一發,雙眼綻射無窮白金兵光,能削減萬物。但其實這招內有玄機,距離越長,威力越強。若是距離周敏很近,這招數的威力就暴降數倍。若是和周敏近在咫尺,連凡道殺招都能抵御遠目兵光呢。”
  方源的臉上泛起溫暖陽光的笑容:“哦?竟然有這么有趣的招數,倒教我大開眼界。好樂兒,再和我說說,還有什么其他有趣的事情?”
  陳樂看了一眼方源,只見方源英俊至極的面龐上,一雙眼睛灼灼地望著自己,散發出的情意,如此濃烈,仿佛是夏日的暖風,讓人入醉。
  陳樂滿臉飛霞,連忙轉過頭去,不敢和方源對視。
  她的臉直接紅到耳根,目視遠方,口中有些磕絆地道:“公、公子既然想聽,樂兒便說就是。”
  黑凡洞天中,這些蠱仙的傳承,一些源自黑凡老祖的布置,比如說血道,是黑凡曾經的研究結晶。還有一些,是獲罪蠱仙的傳承。比如周敏的光道傳承,陳尺老仙的律道傳承。
  這些正統的蠱仙傳承,一般都很全面。
  傳承的內容,不管是大量凡蠱,幾只仙蠱,還有各種仙蠱方、凡蠱方,修行經驗,對于外界的認知等等。
  這些內容中,有些敏感的內容,比如寶黃天什么的,都被黑凡刪去了。
  不過,一些關于其他傳承的內容,卻基本上都保留了下來。
  黑家蠱仙之間,相互熟知。比如,遠目兵光的玄虛,外人不知道,黑家蠱仙自己怎可能不清楚?
  所以,這些記載,都保留在各個傳承之中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被凡人闖上繼仙山,一一繼承。蠱仙出現又相繼滅亡,在這個過程中,總會因為各種原因,或是利益或是矛盾,相互切磋。蠱仙之間的手段,就這樣一代代的傳承下來,廣為人知,不再是什么秘密。
  方源這些天來的準備,當然不僅是刺殺計劃,類似情報他收集了很多。
  遠目兵光!
  說起來,這個仙道殺招也蠻棘手。
  畢竟,正常情況下,看到陌生的攻伐手段,蠱仙們都會避退一旁,謹慎旁觀。基本上不會有什么人,在什么情況都不清楚的情況下,就冒然沖鋒,將自己置于險地。
  依照方源謹慎的性情,基本上也會如此選擇。除非雙方差距太大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正中周敏的下懷。
  等到方源試探出這個遠目兵光的虛實,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時間、精力、仙元,甚至還會受傷也說不定。
  蠱仙對戰,掌握情報,就能占據優勢!
  所以,蠱仙界中正常情形下,蠱仙都會對自己的仙蠱保密,仙道殺招也很少在公共場合使用,私下里偷偷演練。蠱仙的仙竅,也很少讓外人進入。因為仙竅中的環境,就能顯示出一位蠱仙的道痕等諸多秘密。仙竅中的資源,往往是仙蠱的食料,從中就能揣測出什么樣的仙蠱,被蠱仙掌握著。
  方源硬抗遠目兵光,直接沖上前來,勇悍絕倫。
  當然,他也不是莽夫。
  他的一身衣袍,不知何時,染上了塊塊血漬。
  這些血漬貌不驚人,很不起眼,但卻是仙道殺招所化!
  血道仙級殺招——血染征袍!
  在寶黃天開啟之前的那一段時間,方源無法經營仙竅,又被瑯琊派針對,日子不好過。但他絕沒有浪費絲毫時間,而是趁機推演出了這么一門仙道殺招,彌補短板。
  方源的短板其實有不少。
  但他精心思索,覺得最大的短板,還是防御方面。
  第二次地災,就已經看出弊端。若不是有蕩魂山作為據點防守,方源兇多吉少。
  比起偵查、信道等等方面,方源穩妥保守,還是決心先解決防御這塊短板。
  不管是智道、血道都是宗師境界,又有前世無比渾厚的血道底蘊,方源創造出血染征袍,并不困難。
  此刻,以血本仙蠱為核心,血染征袍在激戰中,正式亮相!
  效果絕佳!
  方源直接逆著遠目兵光沖鋒,渾身巋然不動,一點傷勢都沒有,并且仙元的損耗也越來越小。
  “果然如陳樂所言,距離越近,遠目兵光的威力就越低,所以連血染征袍的仙元損耗都跟著減少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選擇是如此果斷和英明,眨眼間,他就拉近了自己和周敏之間的距離。
  雙方不足百步!
  “給我死死死!”周敏口中大喊不止,雙眼迸射出的白金光輝越加明亮鋒利。
  她已經被憤怒支配,毫不足慮。
  冷靜的馮軍,卻是被嚇得汗毛炸立!
  方源的突進,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無比的死亡危機。
  驚懼的情緒,讓他下意識地使出最為熟悉的防護手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運往來動!
  大風驟起,方源頓時被一股玄妙的巨力,遠遠推開。
  陳樂的話,猶在方源的耳畔:“說起來,蠱仙馮軍也很厲害哦。他是三仙當中,唯一的凡人闖蕩繼仙山后,成就的蠱仙。這樣的仙人,往往比我這種受到長輩扶持升仙的,要厲害許多。而且,馮軍修行的,可是大名鼎鼎的運道呢……”
  運道。
  一個蠱仙數量很稀少的流派。
  運道是巨陽仙尊所創,雖然大名鼎鼎,廣為流傳。但真正的運道蠱仙,還是不多。
  作為運道的源頭,巨陽仙尊留下三大真傳,己運、眾生運、天地運。
  己運真傳留在了瑯琊福地之中,是支付給長毛老祖的報酬。其中的****運仙蠱,就流落到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眾生運真傳,被巨陽仙尊放在了八十八角真陽樓中。其中一部分,被王庭爭霸的勝者繼承。方源曾經掌握的連運仙蠱,便是眾生運真傳中的內容。
  馮軍的這份真傳,其實同樣來源于八十八角真陽樓。
  昔年,黑家蠱師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,有幸繼承了一部分真傳,獲得氣運仙蠱。
  之后,修行成蠱仙,傳承了數代。最后一代蠱仙因為黑風月失蹤,丟失態度仙蠱而獲罪,最終這份真傳就留在了繼仙山。
  馮軍繼承了這份真傳,擁有氣運仙蠱,平時演練最熟悉的一招便是運往來動。
  此招十分奇妙。
  目標來攻時,使出來,能將目標推走。
  敵方撤退時,再使出來,能將敵人拉回來。
  此招一發,會產生大股的狂風,但這只是表象,關鍵是那股無形之力。
  方源查看不出這股無形之力,只得再次中招,被推出去老遠。
  一下子,距離又拉開。
  似乎他之前所做的,都是無用功。
  不過方源的嘴角卻微微翹起,心中低喃:“運往來動……第二次了。”
  根據陳樂透露,此招不可多使。一天之內,只能運用百次左右。
  姑且就算一百次的話,這數量看似很多,其實不然!
  催發過往來運,不單單只是表面上這么簡單。
  首先是仙元,馮軍是六轉蠱仙,底蘊并不深厚,催動這個殺招,就要連續耗費仙元。馮軍能支撐多久?
  其次仙道殺招并不是次次多能催成,馮軍只要一次失敗,不僅是反噬受傷,更可怕的是無法抗拒方源的沖鋒,讓方源一下子逼近,施以斬殺。
  所以,看似方源拿周敏、馮軍沒有辦法,實際上他已經占據了絕對的優勢。
  馮軍、周敏仿若懸崖邊上行走,稍有不慎,就是滿盤皆輸,身死道消。
  “死,你給我死!!”周敏仍舊在怒吼,死死地盯著方源,眼冒白光。
  “撤,必須趕緊撤!”而冷靜的馮軍,卻是口干舌燥,心頭亂跳,渾身都是冷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