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06 以殺定局

雙方交戰并沒有多久,但馮軍已經打了退堂鼓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方源先是暗殺,除去最強的七轉血道蠱仙鄭馱,隨后又兩次沖鋒,采取了最正確不過的戰術,立即奠定了絕對的優勢!
  馮軍不是傻子,就算戰斗經驗再怎么不足,也意識到自己危在旦夕。
  他想要撤退,無疑是明智之舉。
  蠱仙之間的戰斗,斗力更斗智!
  “三妹已經情緒失控了,黑城更是七轉蠱仙,我們兩位六轉聯手,也不是對手。還是先和其他蠱仙匯合,以陳尺老仙為主,將其圍殺!”
  馮軍想到這里,立即開始撤退。
  他催動仙道殺招,身邊騰起一陣祥云,托著他和周敏,急速向左后方逃竄。
  “干什么?二哥,讓我殺了他,讓我殺了他!”周敏連聲吼叫,在馮軍的懷中不斷掙扎。
  馮軍苦笑不已,擒抱周敏的力量不由加大了幾分,口中敷衍道:“不要亂動,我正拉開距離,為你的遠目兵光創造戰機!”
  周敏聞言,渾身一震,興奮地脫口而出:“好想法!”
  她聚精會神,牢牢盯死方源。
  隨著距離增大,遠目兵光威能越強,方源的防守壓力頓時蹭蹭往上漲。
  方源望著二仙腳下的祥云,無所謂地笑了笑。
  他并沒有急著追擊,而是忽然向下俯沖,落到地上,將鄭馱被劈成兩半的尸軀撿起來,放入至尊仙竅之中。
  “惡賊!放下我家大哥的尸骨!”周敏怒吼,氣得肺都要炸了。
  方源的行為,實在可惡。殺了鄭馱不說,連他的尸體都不放過。
  如何能放過?
  這七轉血道蠱仙一身的道痕,對方源的底蘊增長將是十分巨大的!
  算一算,連同鄭馱的話,方源已經先后殺了四位蠱仙,仙竅吞并比較麻煩,條件苛刻,但道痕的收獲就非常可觀了。
  “尋常蠱仙,道痕之間相互掣肘,唯有斬殺相同流派,才能吸收道痕。否則的話,往往得不償失。不過我這至尊仙體卻不一樣,道痕之間互不影響,真是妙哉!殺得任何蠱仙,都能吞并了道痕,增長自身底蘊。這樣看來,這無疑是實力提升的好方法了!”
  這一刻,方源忽然又有新的領悟。
  這至尊仙體乃是至尊仙胎蠱所化,魔尊幽魂想憑此重生。
  真要讓他得逞,本體重生,后果簡直難以想象!
  首先魔尊幽魂在生死門中吞噬了不知多少魂魄,擁有無法估量的修行經驗。其次,他的各個流派境界,基本上都是大宗師級數!最后,他還有影宗的殘余勢力幫襯。
  他一旦有了這個新的起點,恐怕要效仿前世生前,大殺四方。他殺蠱仙,可吞并仙竅,也可吸收道痕。成長的速度,簡直匪夷所思,絕對會超越想象!
  不像方源,只有四個流派是宗師境界,吞并仙竅比較困難,最常用的只能是吸收道痕了。
  方源將鄭馱的尸體塞入仙竅,這一幕看得周敏睚眥欲裂,氣憤交加。
  馮軍沒有說話,他心中也有悲憤,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氣。
  “看來,黑城沒有得力的移動手段。或許他用來代步的就是上極天鷹。可是這只太古荒獸還未成長起來,只是六轉戰力。他沒有放出來,是擔心上極天鷹被遠目兵光滅殺么?”
  馮軍的心,稍微放下了一些。
  但下一刻,他的嘴巴下意識地張大,驚駭的神情忽然浮現在臉上。
  原來方源催動了劍遁,身形如劍,一飛沖天。
  速度之快,把馮軍和周敏嚇得一時噤聲!
  “怎么會這么快?”周敏驚怒交加。
  “原來這才是他的真正速度!”馮軍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,自己的移動手段簡直拿不出手!
  幾個呼吸,方源就再次逼近!
  冰冷的殺機,幾乎要將馮軍的心靈凍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過往來動!
  危急時刻,他不得不再次使出保命的手段。
  大力襲來,之前的一幕再次上演,方源被重新推到后方去。
  “第三次,呵呵。”方源心中默記,三撲未中,他毫無挫敗之感。
  周敏清醒過來。
  她剛剛被方源的速度一嚇,額頭都是冷汗,憤怒消退,驚懼涌起。
  “快走!這人太強,我們先和其他人匯合再說!”周敏低呼道。
  馮軍聞言,大感欣慰。
  有周敏出手幫襯,兩人速度再增,極速逃竄。
  方源尾追在后,屢屢撲擊。
  但每次,都被馮軍的過往來動殺招破壞。
  追了一會兒,前方出現兩個蠱仙的身影。
  正是那兩個蠱仙散修,平日里獨居一處,一位叫做蔣基,一位名喚高米。
  “堅持住,我們來了!”
  兩仙也在飛奔,迅速地和周敏、馮軍匯合到一處去。
  方源察言觀色,見他們一絲驚訝都沒有,便知馮軍、周敏在逃竄的過程中,已經動用某種信道手段,告知了這兩位蠱仙。
  “黑城,你竟如此膽大包天,居然敢在黑凡洞天里妄圖加害我等!”
  “今日你必死無疑!”
  馮軍、周敏不再逃竄,返身迎戰方源。
  “黑城公子,是你殺了婉蕓姐姐?!老祖宗是不是也遭到了你的毒害?”一個凄厲的聲音,忽然響起。
  是陳樂。
  陳樂開動了華光示警的手段之后,去找方源,但那個時候方源已經先一步離開,去迎接鄭馱等三仙。
  陳樂沒有找到方源,一時間無比茫然,不知道怎么辦才好。
  她不敢撤銷了仙道殺招,在宮殿中躲了一陣,接到馮軍的報信。
  信中說明了方源偽裝成陳樂的模樣,利用劍道殺招,殺害了蠱仙鄭馱一事,陳樂再笨,此刻也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  她連忙跑到陳尺的住處,但哪里能找得到她老祖宗的身影?
  馮軍雖然一直在逃竄,但其實早已聯絡了其余蠱仙,陳樂也決定響應號召。
  所以,此刻戰場上出現了她的身影。
  “是你啊。”方源看到陳樂,殘忍地笑了笑,“你終于變得聰明一點了,不錯,不管是陳尺、陳立志、陳婉蕓,還是鄭馱,都死在我的手中。你們這里,也就兩位七轉,連他們都死了。你們這些人,不如乖乖投降。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也。”
  陳樂的臉色刷的一白,渾身劇震。
  方源親口承認,讓她遭受到巨大的心理打擊。
  “為什么?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!”陳樂尖聲嘶吼起來,淚水大股流淌,“我們哪里虧待了你?你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?!”
  “不要被他影響,陳樂,我們結陣!”已經清醒過來的周敏,高聲提醒。
  以方源為中心,方圓百里之內,忽然罩起一座巨大的碧玉光球。
  這赫然便是一個巨大的戰陣。
  以馮軍、周敏、陳樂等五仙為陣眼的上古戰陣!
  “黑城,就算你是七轉蠱仙,今日也要飲恨!”
  “不錯。這個戰陣自從我們演練完畢,已經殺死了十多頭荒獸,八只上古荒獸。”
  “你逃不出去的!我會把你抽筋扒皮,祭奠被你殺死的數位仙友的冤魂!”
  黑凡洞天的蠱仙們紛紛吶喊,一時間士氣高漲。
  方源一臉淡笑,從容的神情絲毫不變。
  他慢條斯理地道:“青城戰陣啊?呵呵呵,不過是上古戰陣青城縱橫的一部分而已。你們以為,我不知道?”
  群仙臉色紛紛微變,心中皆涌起不妙的感覺。
  陳樂的臉色再白一分,一時間她心中的懊悔痛恨,簡直難以復加!
  因為這個青城戰陣,就是她告訴方源的。
  黑凡洞天中的歷代蠱仙們,都要演練一個大陣。這就是青城戰陣,用來圍殺荒獸或者太古荒獸,威力極其強大。
  “我畢竟是七轉修為,而你們只是六轉。所以早已料到,你們會用這一招。結了陣之后,你們就跑不了了吧?呵呵呵,這個戰陣一破,你們也要反噬,就算不死也要重傷不是么……”
  方源淡淡地說著。
  他的語氣很平和,聲音也不大,但偏偏清晰地在群仙耳畔響起。
  群仙剛剛鼓舞起來的士氣,被這番話層層削減下去。還未開戰,這些蠱仙的心里已經開始動搖!
  “現在,就讓你們看看我的真實實力吧。”
  方源低喝一聲,渾身上下,轟的一聲,猛地噴涌出澎湃的蠱蟲氣息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萬我!
  剎那間,整個戰陣的空間里,憑空出現了成千上萬的方源。
  全都是力道虛影!
  而方源的真身,也化作其中一位,巧妙地隱藏起來。
  決戰就在此刻展開。
  甫一開始,就進入白熱化的階段。
  馮軍、周敏等蠱仙,各施手段,種種仙道殺招交替輪現,對著萬我大軍狂轟亂炸。
  方源的力道虛影,自然防御不強。但毀滅多少,就有更多的力道虛影同時產生。
  方源在作戰之前,已經做了充分準備。
  就算他不再催動萬我仙道殺招,他的仙竅中也提前儲備了數十萬的我力虛影。
  不差錢!
  方源的青提仙元儲備很多!
  馮軍等人很快發現,他們陷入兩難的境地。
  不用仙道殺招,萬我虛影沖擊戰陣,難以抵御。但用了仙道殺招,雖然毀滅無數虛影,但因為方源的及時補充效果不佳,而且仙元虧損很多。
  這相當于仙元的對耗,方源占盡上風!別忘了力道的優勢,就是仙元消耗少。奴道的優勢,在于消耗戰。
  萬我殺招正是兩道合流,兼并了兩大流派的特長!
  方源在萬我大軍中耐心等待,仔細觀察。
  種種情報,被他收集過來,銘記在心。
  決戰持續了幾個時辰,黑凡洞天的蠱仙們已現疲態,不僅是精神**上的疲勞,還有仙元的劇烈消耗,讓他們漸漸支撐不住。
  覷得破綻,方源真身忽然顯現!
  “哈哈哈,陳樂,我還多謝你,沒有你的情報,我如何能殺掉陳婉蕓等人呢?”方源大笑。
  陳樂如遭電殛,心中的痛悔難以言喻。
  趁此良機,方源突施辣手。
  飛劍仙蠱!
  一道光輕易地洞穿陳樂的防護,將其殺死。
  柿子當然要撿軟的捏!
  方源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再殺一仙。
  陳樂命喪當場,青城戰陣頓時不穩,晃蕩起來。
  其余蠱仙們連忙發力,好不容易將其穩住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輪到你們了。”方源陰笑幾聲,卻沒有進攻,又退回到萬我大軍之中。
  剩下的四位蠱仙,一個個面色發白,心中升騰起一股股的冰寒涼氣。
  明明是他們包圍了方源,但此時此刻,這四位卻是沒有絲毫的喜悅之情。
  大局已定!
  從一開始,方源就采取最正確的戰術,建立了巨大的優勢。
  這些蠱仙的手段,他已經熟知,而他的手段,對方卻很陌生。
  本來對方也是有優勢的。
  比如陳樂的隱身手段,方源就無可奈何。
  可惜遭了方源算計,陳樂主動參戰,組合青城戰陣,憑白丟棄了自身的最大優勢。
  說到底,還是黑凡洞天承平太久,這些蠱仙雖然仙蠱不缺,資源不缺,但戰斗經驗卻缺乏得厲害。
  盡管他們平日里也相互切磋。但生死激戰的經驗,是單靠切磋萬萬不能取代的。
  半天之后。
  方源陸續斬殺了兩位蠱仙,破開青城戰陣。
  馮軍、周敏再次敗逃。
  兩仙被方源殺破了膽,不敢再戰,悶頭向繼仙山逃竄。
  在這個途中,方源又殺掉周敏。馮軍拖著重傷之軀,墜落到繼仙山山巔。
  “天靈救命啊!”他嘶吼著。
  這情形有些諷刺,前不久他還在計劃中鎮壓天靈,但此刻卻不得不依靠天靈求救。
  “它是不會救你的。”石亭中,閃現出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他的語氣依然平淡如水,渾身上下毫無傷痕,仍舊是風流倜儻。好像剛剛的戰斗,沒有發生一般。
  馮軍見到方源,嚇得渾身一顫,又連忙凝神望向黃鐘天靈。
  黃鐘天靈無動于衷。
  馮軍一臉死灰之色。
  “為什么?”他口中喃喃。
  “為什么!”下一刻,他又忽然大喝,像是在質問天靈。
  黃鐘天靈仍舊靜止無波。
  “因為,你們皆是罪仙后裔。黑凡老祖臨死之前,留下真傳時,考慮到了這點。所以才布置出這樣的最后考驗。只有得到黑凡洞天中超過一半的蠱仙支持,才能繼承真傳。呵呵呵,萬一你們這些罪仙后代,對黑家怨恨,不愿讓黑家正統繼承真傳,惡意破壞,該怎么辦呢?”方源伸出手掌,輕輕撫摸著石碑表面。
  “那就只有先殺了你們。把你們全殺光,只剩下我一人,那么黑凡真傳的最好考驗,我也是滿足的。”
  方源云淡風輕,甚至臉上還微微帶笑。
  馮軍撲通一下,癱坐在地上,滿臉全是絕望。
  他仰著頭,看向天空。
  曾經厭煩的碧青之色,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卻是一點都看不膩呢。
  但下一刻,他卻又聽方源道:“現在,我給你一個機會。只要你臣服于我,今后全心全意地侍奉我,我便留你一條性命。”
  “什、什么?”馮軍渾身一個激靈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方源又重復一遍后,又道:“你是個聰明人,不感情用事,不像周敏或者陳樂。這一點我很欣賞。交出仙蠱和運道真傳的全部內容,我就饒你不死,給你生存的機會。”
  馮軍眨了兩下眼,他心動了。
  “你沒有騙我?”他仰頭望向方源,眼底深處有深切的期盼。
  “我騙你做什么?殺了你,對我而言,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。不過你也別想和我討價還價。”方源臉色一沉,“你只有三個呼吸的時間考慮。要么死,要么交出一切,投降,與我定下盟約。”
  “我投降。”第一個呼吸的時間,馮軍道,很是干脆。
  “這是我身上的全部蠱蟲。”第二個呼吸后,馮軍交出了一切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伸手一攝,將其收起,在馮軍的配合下,全部鎮壓!
  “請訂盟約吧。”馮軍深呼吸一口氣,對苛刻的盟約,他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。
  哧!
  他的額頭忽然出現一個血洞。
  他滿臉驚駭之色,死死地望著方源,然后緩緩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第三個呼吸的時間,剛過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