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14 別來礙事

砰!
  一聲悶響,落星犬狠狠地撞在鉆熊的身上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鉆熊雖然只是六轉荒獸,但身軀硬實無比,像是一堵墻死死堵住落星犬。
  它被落星犬一撞,倒退五六步,仍舊站穩。落星犬倒退了一步,卻有些頭暈眼花。
  它晃晃腦袋,清醒過來。
  趁著這個時機,五六發殺招,從巨人草間遙攻過來,接二連三地打在落星犬的身上。
  落星犬痛得嚎叫一聲,被打得皮開肉綻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。
  “看來不只是毛十二大有長進,其他毛民蠱仙居然也都掌握了仙道殺招。”
  “不過這些仙道殺招,大約都只有一只核心仙蠱,六轉層次的威力。”
  落星犬挨了許多下,雖然皮開肉綻,但也只是輕傷。
  它是上古荒獸,雖然是幼體,并未成年,但防御和恢復能力還是很強的。
  “這一次我絕不能失敗,讓方源看笑話!”毛十二聚精會神,心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斗志。
  三頭荒獸也好似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,戰意昂揚。
  在毛十二的指揮下,身體最硬實的鉆熊擔當了抵抗主力,金白虎協助,是第二主力,至于板栗牦牛雖然很弱,但也能勉強在旁策應,起到干擾的作用。
  “毛十二指揮荒獸,有板有眼,似乎還有余力。但場面膠著,落星犬沖勢很猛,他卻并未放出第四頭荒獸來。恐怕,這三頭荒獸就是他的全部了。”
  方源冷靜分析著。
  板栗牦牛這種荒獸都拿出來用,方源的這個猜測極可能是正確的。
  “寶黃天開啟,毛十二大概從中收購了一頭鉆熊,一頭金白虎。不過他挑選大有問題,其實一頭鉆熊就勉強夠用。金白虎是金道荒獸,也是防御強硬的那種,反倒不如換了一只飛行荒獸,攻擊更具威脅的。如此一來,反而會讓落星犬投鼠忌器,攻勢減弱,分心于防守。嗯?”
  方源正想著,毛十二指揮出現了失誤,鉆熊走過了地點,讓出了空隙。
  “該死!”毛十二怒目圓瞪,第一時間調動最近的板栗牦牛補位。
  “一定要給我頂住!”毛十二心中怒吼。
  落星犬大吼一聲,將板栗牦牛直接撞飛出去。
  隨后,落星犬突破包圍,狠狠撲向周圍的草叢。
  因此在周圍草叢中的毛民蠱仙,紛紛驚呼。
  “快,快用那一招!”眼看自己就要被落星犬撲中,倒霉的毛民蠱仙連忙驚惶大吼。
  刷。
  下一刻,他驟然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距離他千步之外的另一位毛民身邊。
  “謝謝,謝謝,還好你手快,要不然我小命不保。”獲救的毛民蠱仙驚魂未定。
  救他的人,正是毛六。
  他拍拍毛民蠱仙的肩膀:“淡定,淡定,別忘了還有外人在場呢,別給咱們瑯琊派丟臉啊。”
  到這一刻,他還不忘挑撥離間。
  獲救的毛民蠱仙連忙收斂臉上神情,只是身軀還在微微顫抖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看著毛六的目光中隱藏著冰冷的殺機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,遲早要宰了他!不過我和他同是瑯琊派的一員,身負信道盟約,不可自相殘殺。所以要殺他,還得先偷偷解決了自己身上的瑯琊派盟約。”
  方源要借助瑯琊派的力量,而毛六是他的一個嚴重阻礙。
  方源和瑯琊派的關系,變得如此糟糕,毛六起到相當大的作用。
  瑯琊派中,方源、毛六都是心懷不軌之徒。他們兩人之間,關系也不單純。
  方源和毛六之間曾經交易過,因此各自都有對方的把柄。
  方源身負瑯琊派盟約,不能故意做任何對瑯琊派上下有害的事情。當然,想和說是可以的。毛六正是瑯琊派的成員。甚至此次,毛六若有性命危險,方源還不能見死不救!當然這方面,也有量力而為的規定。所以毛六主動作死,惹來什么上古荒獸,坑害方源的計劃,是根本行不通的。
  方源既然能加入瑯琊派,簽訂盟約,自然不會主動受制于人。
  而毛六其實也想鏟除方源,得到他的肉身。但他一來自身實力不夠,二來方源手上也有他的把柄,三來關乎影宗大局,他已經是唯一剩下的內奸,還要留著對付瑯琊福地。
  雙方都投鼠忌器,相互忌憚。
  似乎是感受到方源的目光,毛六遙望方源,對他咧嘴陰笑。
  他是幽魂分魂之一,戰斗經驗其實很豐富。這也是他先于其他毛民蠱仙,能第一個出手救人的原因。
  盡可能的團結其他毛民蠱仙,排擠方源,壓制他的發展,就是毛六目前的行動方針。
  戰斗繼續。
  落星犬沒有撲殺了毛民蠱仙,很快就又被鉆熊、金白虎牽制。很快,板栗牦牛也從遠處趕來,重新形成包圍圈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繼續遙攻。
  但毛十二盡管使出十二分的實力,也難免因為戰況突發,而導致失誤。
  落星犬沖出包圍之后,就試圖撲殺其他毛民蠱仙。
  但這些毛民蠱仙之間,似乎掌握著一個相同的仙道殺招。每一個毛民蠱仙要被撲中之時,就會被另外的同伴拉走,瞬間挪移到同伴身邊去。
  “這個仙道殺招很有意思。”方源安靜地旁觀,他下意識地就設想,如何自己站在落星犬的角度,該如何破解了這個殺招?
  很快方源就得到結果。
  他要破解殺招,十分困難,因為光靠收集到的這一點點情報,根本不足以分析出什么。
  他甚至連殺招的名目,都不清楚。
  短時間里來看,這個殺招似乎沒有什么缺陷。
  “不過就算破解不了,我要殺掉這些毛民蠱仙,也是輕易的。我的移動速度完全凌駕于他們,劍痕索命、暗歧殺都能叫他們死傷慘重,甚至單靠飛劍仙蠱,也能將他們殺得七零八落。當然,毛六隱藏實力,要另外估計。具體情況,還得真正交手再看。”
  “快要成功了!這一次,我真的快要擊敗落星犬了!”毛十二越戰越興奮,他看到了勝利的曙光。
  這一次他屬于超常發揮,七八位毛民蠱仙,再加上三頭荒獸,圍毆一頭幼年落星犬。再加上正確的戰術,讓勝利的天平慢慢向毛民一方傾斜。
  “方源,你看到了嗎?即使沒有你,我們也能驅逐落星犬,獲得真正的勝利!”毛十二在心中高喊。
  他無比地熱愛自己的家園,對瑯琊派極度忠誠。所以,之前瑯琊派開發太丘的大計受阻,方源袖手旁觀,毛十二對方源很有意見。
  他受傷臥病在床,方源去探望他,他連方源的面都不想見到,直接派遣凡人蠱師拒絕方源進入云城。
  這一次得勝,對他而言,意義重大。
  能夠在方源的面前獲勝,更能讓毛十二感到揚眉吐氣!
  時間流逝,戰況越加明顯。
  落星犬漸漸支撐不住,毛民蠱仙們都感到戰斗的壓力越來越小。
  他們不可避免地興奮起來,甚至有些人預見到了勝利,都激動得雙眼泛紅,微微顫抖。
  不容易啊!
  以他們如此渣滓的戰斗能力,和落星犬交戰,堪稱是屢戰屢敗,屢敗屢戰。
  他們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,為了制定對付落星犬的戰術,他們不知熬了多少個夜晚,苦心煎熬。如今終于要品嘗到勝利的甘美了!
  雖然疲累不堪,仙元消耗無數,但毛民蠱仙的精神氣都提起來,陷入到一種亢奮的境地。
  “殺,把這頭死狗殺掉!”
  “不錯,剝了皮,掛在云城上,讓外人看到我們的戰績!”
  “哈哈哈,終于要把它擊敗了。”
  “方源你看到了嗎?我知道你不甘心,但你又能如何?”
  “今天就教你一個乖,讓你明白,我們毛民蠱仙不是沒有能力。瑯琊派是我毛民的瑯琊派,不是你區區一個人族的!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怒吼、吶喊,激動萬分。
  方源淡笑,似乎沒有聽到的樣子。
  他這份神態,讓毛民蠱仙都十分失望,甚至更加厭惡、憤恨。
  “也就裝裝這個樣子吧,還能如何?”一位毛民蠱仙冷笑不已。
  就在這時,異變突生!
  一頭鷹犬,忽然出現在戰場中央。巨爪一拍,將鉆熊擊倒!鷹嘴一啄,將板栗牦牛啄瞎!翅膀一扇,颶風刮起,金白虎被迫倒退數十步。落星犬縮成一團,瑟瑟發抖。
  “什么,這是哪里來的上古荒獸?”毛民蠱仙們大驚失色。
  “不,不只一頭!”旋即,草叢中現出五頭鷹犬,天空中也盤旋著三頭。
  不知何時,鷹犬已經完成了對毛民蠱仙們的包圍。
  “怎,怎么會這樣?”毛十二瞳孔縮成針尖大小,一下子懵了!
  從天堂到地獄的心理歷程,不外如此。
  前一刻,他還是高高在上的勝利者,下一刻,他就陷入命垂一線,岌岌可危的絕境之中!
  “哦?天意,這就是你的埋伏么……的確是精妙。”方源心里笑了笑。
  鷹犬們并不出聲,毛民蠱仙們都是驚駭絕倫,一片死寂。
  “毛十二啊,看目前的情形,你們是失敗了。按照之前的約定,該輪到我出手了吧。”一片寂靜中,忽然響起方源淡然的話語。
  不知為什么,毛十二心中騰的一下,燃燒起旺盛的怒吼,他對方源吼道:“你,你有沒有搞錯!胡言亂語什么?你睜大眼睛,好好看清楚我們現在的狀況,好嗎?!”
  方源嘴角微微一撬。
  轟!!
  力道大手印憑空而出,將方源身邊最近的一頭鷹犬,直接拍到地上去。
  煙塵四起。
  鷹犬們頓時轉移了注意力,紛紛注視方源,如臨大敵。
  滾滾煙塵中,傳出方源平靜的聲音:“好了,這筆禮物我就收下了。閑雜人等,都走開,別來礙我的事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