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15 鷹犬

鷹犬!
  狼身鷹首,背上生長著一對鷹翼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頭顱、脖頸、翅膀都覆蓋黑色羽毛,狼身和四肢都是灰色狼毫,渾身上下暗道道痕最多。
  這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猛獸。
  通常的荒獸、上古荒獸等,繁衍生機,都是通過雄雌兩性的互動。但鷹犬卻不是這樣。
  鷹犬的繁衍,是通過侵染。
  鷹犬的毒液,會對任何一種犬類、鷹類的猛獸,造成影響。當這種影響足夠程度的時候,中了鷹犬之毒的犬類、鷹類猛獸,都會漸漸轉變成一只鷹犬。
  所以,鷹犬這個種族中,個體實力不一。
  有的鷹犬,是荒獸轉變過來,所以是荒獸級。有的鷹犬,是上古荒獸轉變過來,因此是上古鷹犬。太古鷹犬很少見,即便是在黑天、白天之中。
  一切都了然了。
  當第一頭鷹犬出現的時候,方源就已經明悟出落星犬和這些鷹犬的關系。
  這只落星犬被鷹犬群盯上,從天上打下來,圈禁在太丘之中,令其成長。
  等到落星犬成長起來,脫離幼體,便是真正的上古荒獸。到了那個時候,鷹犬獸群就會利用毒液,將落星犬轉變成上古鷹犬。
  至于為什么落星犬,流落到了傳送蠱陣附近。答案一目了然——天意的影響!
  “兩頭上古荒獸,其余都是荒獸鷹犬。”方源的目光充斥冷意,重點關注著兩頭上古荒獸。
  他沒有感覺到,這些鷹犬身上,有什么仙蠱的氣息。
  這讓他對接下來的戰斗,把握更大!
  有無野生仙蠱,完全會導致方源采取兩種截然不同的戰術。
  “鷹、鷹犬,就被他一擊殺死了……”
  “沒死,但昏倒了。”
  “剛剛的招數是什么?”
  “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手掌!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這時候才反應過來,極為震動。
  剛剛被方源一記大手印打得昏死過去的,自然是一頭荒獸鷹犬。力道大手印,有七轉層次的戰斗力,造成這一戰果,并不稀奇。若是對付上古鷹犬的話,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毛十二從未見過方源真正出手。
  他一直以為,方源指點他戰斗時,展現出的就是方源的實力。
  毛十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心道:“雖然方源打昏了一頭鷹犬,但場中還有那么多!就算他再勇猛,單憑一個人怎么可能?此戰兇多吉少,還是先撤為妙!啊!”
  想到最后,毛十二忽然忍不住,張口驚呼起來。
  方源出手之后,和鷹犬獸群的對峙時間十分短暫。幾乎是打昏了身旁鷹犬的下一刻,他就展開了進攻。
  劍遁仙蠱。
  嗖!
  原處留下方源的一個殘影,速度之快,簡直駭人聽聞。
  一瞬之后,方源就從整個戰場的邊緣,突入到了戰場最中央。
  “這,這是何等的速度?!”毛民蠱仙們心頭狂震。
  就連毛六都是瞳孔猛縮,咬牙切齒。他猜到方源運用的是仙蠱劍遁,這可是薄青的仙蠱!
  方源懸浮在半空中,俯瞰腳下的巨獸。
  這是一頭上古鷹犬,之前剛一出現,就擊倒鉆熊,扇飛了金白虎,啄瞎了板栗牦牛。
  上古鷹犬正腳踩著鉆熊,讓鉆熊無法爬起身。身后是幼年落星犬,正團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
  距離相當的近!
  方源和上古鷹犬之間,不足百步距離。
  雙方的瞳眸中,清晰地映照著彼此的身影。
  上古鷹犬嚇了一跳,方源忽然出現在他的眼前,讓它下意識地倒退一步。
  但很快,獸性被激發起來,上古鷹犬張口,憤怒尖嘯,扇動背上雙翼,后肢發力,向方源猛烈地襲擊過來!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斷喝道:“畜生,給我趴下。”
  轟!
  力道大手印再出,從上而下,像是個大鍋蓋,狠狠地蓋下去。
  大手印和上古鷹犬撞在一起,上古鷹犬盡管來勢兇猛,但仍舊不敵大手印的威能,被打壓下去。
  大手印也是被反震向上一段距離。
  但很快,在方源的調動和補充下,力道大手印又仿若夾裹風雷,一掌蓋下去。
  大手印打在上古鷹犬的腦袋上,立即把它打得頭顱低垂下去,四肢都夸張地彎曲下來,狼爪支撐著身軀,將地面直接踩出四個坑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再次被反震,向上升起一段距離,厚實濃郁的大手印變得稀薄起來。
  但下一刻,大手印再次凝實如初,重重拍下。
  上古鷹犬十分不忿,想要抬頭,然后下一刻,它就看到力道大手印,仿佛鋪天蓋地一般,充斥它的整個視野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巨響,上古鷹犬的整個腦袋被巨大的力量,狠狠地拍到地上去。
  尖銳堅硬的鷹喙,深深地插進地面之下。
  鷹毛散亂飛舞,四只狼爪也都嵌入到地面之中。
  上古鷹犬陷入極端的憤怒之中,它何曾受過如此屈辱,它想要拍起來,于是它四肢發力,肌肉賁發,下一刻就要昂首!
  砰!
  力道大手印比它更快,打在它的腦袋上、背上。
  把它的骨骼都拍得嘎吱作響,不堪重負。大腦劇烈震動,頭昏眼花,剛剛凝聚起來的全身力氣都散去了。
  但方源得勢不饒人,砰砰砰,又連續三下,將這頭上古鷹犬幾乎拍到地下去了。
  它一動不動,周圍的土壤中漸漸滲出鮮紅的血液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都看傻了!
  方源在打昏了一頭荒獸鷹犬之后,一點都不怵敵群勢大,直接沖進了鷹犬中央。
  面對上古鷹犬,他連續十多個大手拍下去,就像是拍面餅,把堂堂的上古鷹犬都直接拍死了!
  如此兇威,毛民蠱仙們前所未見,駭人至極。
  事實上,不只是毛民蠱仙,甚至就連其他的鷹犬都看得愣住。
  等它們反應過來時,它們中的一位首領,就直接報銷了。
  萬籟俱寂,甚至連風都沒有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緩緩地抬起頭來,仰頭望向天空。
  天空中盤旋著好幾只鷹犬,其中就有第二頭上古荒獸。
  “接下來,該你了。”方源語氣淡淡,下一刻,一飛沖天!
  天空中的鷹犬們,頓時發出刺耳驚惶的鷹啼,一哄而散,四散而逃。
  毛十二等人嘴巴已經合不攏,看到方源沖上更高空,將鷹犬們驅趕得宛如麻雀和烏鴉。
  這還是鷹犬嗎?
  堂堂的上古荒獸,你的氣魄呢!
  毛十二看得,就像是夢一樣。
  其實,趨吉避兇,保存自己,求得長存乃是萬物的本能。野獸欺軟怕硬,也是相當正常的。
  鷹犬一散,方源就不好辦了。
  鷹犬的速度很快,不管是在荒獸、上古荒獸中,都是佼佼者!
  方源將目光繼續盯著那頭上古鷹犬。
  “跑得了么……”方源口中呢喃一聲,刷!
  下一刻,他的身影就出現在鷹犬的上方。
  萬我第一式,力道大手印!
  大手印再次拍下去,砰的一聲,聽得毛民們渾身一顫,鷹犬們毛羽炸立。
  然后,毛民們就看到那頭上古鷹犬,仿佛是皮球一樣,被方源結結實實地從空中拍下來,轟的一聲,撞在地上。
  劍遁仙蠱配合大手印,效果相當出色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本身的速度,是比較緩慢的。若是遙攻,拍向鷹犬,估計飛不到半程,就被這幫鷹犬提前跑脫了。
  但方源親身直往,利用自己的速度,彌補了力道大手印的這個缺陷。
  當然,這種戰術也有弊端,容易讓方源自身陷入到危險的境地里去。
  所以,方源也是在催動了血染征袍這記仙道防御殺招之后,才實施的這個戰術。
  還有一個前提,就是方源沒有發現這兩頭上古鷹犬身上,有什么野生仙蠱。若是有野生仙蠱,在沒有試探出具體是什么的情形下,方源也不會采用這種戰術。
  太丘中長滿巨人草,上古鷹犬被拍到地上,倒沒有多大損傷。
  盡管上古鷹犬擅長的是速度,但都是上古皇室,還是皮糙肉厚的。方源沒有十幾下力道大手印,拍不死。
  不過,就在方源準備要趁勝追擊的時候,忽然間,他神色微變。
  在他的瞳眸中,閃現出了一副未來的畫面——
  在他沖下去的半途中,陡然出現第三頭上古鷹犬,對方源出手突襲。
  方源猝不及防,被狼爪拍中,砸在地上,當場七竅噴血,渾身骨骼碎裂,身上的血染征袍殺招被破,就連血本仙蠱都受到傷害,無法再用。
  畫面一閃即逝,但方源卻深信不疑。
  因為這是他提前就催動著的仙道殺招——三息后現!
  來源于黑凡真傳中的宙道偵查殺招,“三息后現”用以后仙蠱充當核心,能令蠱仙看到有關自己的未來。而這個未來發生的是時間,是在未來的三個呼吸之內。
  方源沒有失措,反而眼中透著冰冷的笑意。
  “果然天意布局不會是這么簡單,竟是有埋伏!”
  “我的血染征袍,雖然是仙級防御,但核心仙蠱只有一只六轉的血本。面對上古荒獸,還是有點弱。”
  既然知曉了埋伏,那所謂的埋伏自然就毫無用處了。
  劍痕索命!
  方源照準空中的某個位置,忽然射出一抹犀利的劍芒。
  正當毛民蠱仙們看得疑惑不解的時候,劍痕索命直中那頭隱藏埋伏的上古鷹犬。
  鐺!
  一聲清脆的激響,上古鷹犬卻是將劍痕索命直接攔截了下來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一個個驚呼出聲。
  “居然還藏著第三頭上古鷹犬!”
  “難以想象,若是它偷襲任何毛民蠱仙,恐怕都要得逞。”
  “方源居然能察覺出來?”
  方源微微揚起眉頭,他盯著毫發無損的第三頭上古鷹犬,眼中精芒激閃。
  “能夠擋下劍痕索命,這頭上古鷹犬身上,似乎有野生仙蠱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