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17 戰罷

“這,這是什么?”
  “好大的一只雞啊!”
  看到上古年獸忽然亂入戰場,毛民蠱仙們都被驚到了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“根據黑凡真傳的內容所述,年獸有十二種形態。這次能召喚到雞年獸,也算是運氣不錯。”方源一邊打量這頭年獸,一邊在心中評估。
  這頭年獸,體型好似小山。
  雙翼張開,在地面上投下巨大的陰影。
  它雄赳赳氣昂昂,神威凜然。羽毛鮮艷燦爛,雞爪鋒利如刀。
  它迅速掃視戰場一圈,然后盯著方源看。
  沒有人比方源更吸引它,因為它從方源的身上,嗅到了年蠱的味道。
  年蠱!
  這可是年獸的食物。轉數越高的年蠱,年獸就越喜歡。
  仙道殺招年獸召來,便是依此原理所創。創造者正是黑凡,早在煉制出似水流年仙蠱之前,他就已經創造出這個殺招。
  “這是你的。”方源笑了笑,忽然一揮手,灑下大量的凡級年蠱。
  雞年獸大喜,揚起脖頸,張口一吸。
  頓時,龐大的氣流形成,仿佛是龍吸水一樣,眨眼間它就將半空中所有的凡級年蠱,都吸入腹中。
  “打殺了它,你就能獲得更多。”方源伸出右手食指,指向那頭關鍵的上古鷹犬。
  雞年獸頓時目光犀利起來,閃電般轉頭,直視目標。
  上古鷹犬頓時皮毛乍起,露出鋒利的獠牙,它從雞年獸的身上,感受到了強大的威脅。
  上古鷹犬和雞年獸比起來,體型顯得較小,就算人立起來,也抵不過雞年獸的一半高度。
  喔喔!
  雞年獸一扇翅膀,沖向目標。它爆發出來的速度,居然比上古鷹犬還要更快。
  砰。
  兩者狠狠地撞在一起,雞年獸不過后退了七八十步的距離,而上古鷹犬則倒飛出去老遠。
  雞年獸發出一聲長嘯,對上古鷹犬展開追殺。
  上古鷹犬的確狡詐,吃了點虧之后,就再不跟雞年獸對撞,而是左右游曳,游斗雞年獸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會兒,放下心來。
  這頭雞年獸身上并無仙蠱,但本身素質比上古鷹犬要高出很多。
  年獸,就算是在光陰長河當中,也十分少見的珍獸!
  當然,上古鷹犬若催動仙蠱,雞年獸就會落入下風。一次兩次無所謂,數量多了,雞年獸也會落敗。
  擁有仙蠱的一方,戰斗力自然能得到極大的提高。
  “黑凡在真傳中告誡,召喚過來的年獸,并非奴役,掌控力度不夠。遇到太強的敵人,不會迎戰。就算戰斗起來,有時候也會中途撤下,向召喚的蠱仙索要更多的年蠱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便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。
  他沒有選擇和雞年獸一起,夾擊上古鷹犬。
  因為雞年獸不受他的掌控,只能通過黑凡留下的方法勉強溝通,雙方很難配合在一起。
  方源真身隱藏在萬我大軍中,悄悄接近一頭荒獸鷹犬。
  鷹犬們還在空中,和萬我大軍糾纏。
  時不時有鷹犬,被方源的力道虛影給打下去。但旋即,這些鷹犬就又飛上高空,繼續參戰。
  力道虛影雖然數量很多,但是面對荒獸、上古荒獸,攻擊能力顯得比較弱小。只能起到騷擾和消耗的作用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!
  忽然間,方源動手,力道大手印憑空而生,照準一頭鷹犬的腦袋拍去。
  方源的位置極好,鷹犬猝不及防,被一巴掌拍中,當場慘嚎一聲,昏了過去。
  鷹犬開始墜落,但方源又催動一記大手印,早就在下方等候。
  第二只大手印,一把抓住這頭昏死過去的鷹犬,仔細地將它放到地上。
  而方源真身,則再次隱沒在萬我之中,消失不見。
  但很快,他又在戰場的另一處出現,力道大手印奇襲,又拍昏一頭鷹犬。
  然后,他如法炮制,將第二頭鷹犬繼續放到地上,和第一頭擱置在一塊兒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都看傻了。
  “方源長老似乎是在……”
  “沒錯,他是打算生擒活捉了這批上古鷹犬!”
  “真是藝高人膽大啊。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無法不感慨。這些他們視若性命殺手的鷹犬獸群,在方源看來,卻是一筆主動投懷的財富。
  一個接一個的鷹犬,被方源算計,拍昏過去,疊累在一起。
  很快,這些昏死過去的鷹犬,就堆成一座山,景象頗為壯觀。
  上古鷹犬看到這一幕,發出怒號。但它被雞年獸牽制住,無法救援。
  雞年獸也有些慘,渾身傷痕累累,似有退縮之意。
  畢竟黑凡乃是宙道蠱仙,能創出類似奴道效果的仙道殺招來,已經十分了不起了。
  “看來年獸召來這種殺招,打順風戰是比較理想的。若打逆風死戰,效果就多有不佳。”方源暗中記下。仙道殺招還是在運用中,得到的體會更深一些。
  方源牢牢占據場上主動。
  雞年獸和上古鷹犬的戰斗情況,他始終分心留意。
  在雞年獸退縮之前,方源將其余的鷹犬都解決掉。
  大手印拍昏的鷹犬有八只,其余的卻是被拍死了。畢竟大手印并非專門的擒拿手段,方源能用到如此程度,已屬不易。
  “死!”
  方源一飛沖天,沖上前去,和雞年獸夾攻上古鷹犬。
  戰了幾個回合,果然是效果不好。
  方源便叫雞年獸退下去,守護住那些昏迷的鷹犬。
  雞年獸早已戰意衰減,不過接到方源的指令后,它也沒有立即行動,而是稍稍退了一段距離,望向方源,不斷張嘴。
  方源了然,向它撒了一大把年蠱。
  雞年獸飽餐一頓,這才聽話,掉轉身體,落到地面上,做起守護的工作。
  方源和上古鷹犬再次交手。
  但這時,情況又和之前不同了。
  上古鷹犬急于援救那些昏迷的同伴,左沖右突。
  “可嘆。堂堂蠱仙,落到如此境地!居然真的以為自己是一頭鷹犬了。”方源此時作戰,較之之前,大為輕松。
  上古鷹犬速度飛快,又有仙蠱傍身,關鍵時刻,還能激發殘存的戰斗本能,催起曾經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改變了戰術。
  之前,他沖上去使用大手印,太過冒險。血染征袍的防護效果,在這頭上古鷹犬面前,可不夠看。
  方源便屢次動用劍道殺招,遙攻上古鷹犬。
  但上古鷹犬的防護手段上佳,具體不知道是什么仙蠱。估計這位變化道蠱仙身前,是有感鷹犬本身防護能力較低,所以才特意加強了這個方面。
  方源久攻不下,上古鷹犬也援救不來,雞年獸打起保衛戰,還是比較到位的。
  上古鷹犬身上的傷勢,慢慢累積。
  “還真是難纏。大手印速度慢,打不中。劍道殺招能打中,但是效果不佳。毒氣噴吐簡直是浪費仙元。上古鷹犬本身就極為耐毒!”
  方源無奈。
  似乎,這位變化道蠱仙徹底轉變成上古鷹犬之后,擁有了野獸般的直覺,再加上殘留的戰斗本能,變得更難對付。
  面對它,方源發現自己居然有些無計可施。
  變化道蠱仙的強勢之處,就在于變化成功后,身體素質極高。就眼下這頭上古鷹犬,單單本身的飛行速度,就可在短程內比擬劍遁了。更別說仙蠱運用起來之后。
  眼下,方源只好選擇消耗戰。
  等到這位上古鷹犬身上的仙元,消耗一空,仙蠱調動不起來,那就是他的勝利了。
  或者,等到它傷勢累積到一定程度,出現破綻,讓方源抓住!
  方源感到無奈,其余的觀戰者卻不是這般感覺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都看得雙眼發直。
  實力!
  競爭殘酷的蠱仙界里,最看重還是蠱仙的實力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來的實力,讓毛民們都感到震驚。
  即便是毛六也不例外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,短時間內,怎么戰力增長得這么多?!他居然能召喚出年獸,這個手段他如何掌握的?明明只是外出了那么一段時間而已啊……”
  毛六感到心里沉甸甸的。
  方源進步的速度,讓他十分壓抑,幾乎有些透不過氣來。
  又戰了片刻,上古鷹犬忽然拔空而起。
  “嗯?想逃!”方源心中咯噔一下,連忙追上去。
  上古鷹犬的傷勢積累到了一定程度,不管是攻擊力道,還是飛行速度,都有明顯下滑。
  不管是蠱仙生前的戰斗才華,還是野獸趨吉避兇的本能,都讓它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至于那些昏迷過去的“同伴”,那也只好舍棄了。
  方源心中叫糟,這個情況他早有預料,只是發生的時機有點早過方源的預期。
  方源催動劍遁仙蠱追趕,但距離縮小的速度很慢。
  上古鷹犬亡命飛馳,速度驚人得很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過往來動!
  方源無法,只好催動這個殺招。
  成功了!
  上古鷹犬直接退回到之前的位置,方源趕上,雙方再次激斗起來。
  戰了幾個回合,上古鷹犬再次跑路了。
  方源只好再追。
  過往來動!
  再次成功。
  雙方又戰做一團,毛民蠱仙們遙望。
  但很快,上古鷹犬舍棄方源,雙翼瘋狂的扇動,第三次撤退,態度比之前更堅決。
  方源無奈,他斷不了對方的鷹翼。
  過往來動。
  可惜,第三次他催動失敗,立即吐了一小口鮮血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功夫,上古鷹犬已經飛到天邊去了。
  方源只能收手。
  天意一直在關注,太丘危險,又隱隱有獸潮的雛形出現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